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神医驸马

神医驸马

橘子和他的猫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晨飞是一名急诊室医生,常常忙到黑天不知白夜,如今在这个看起来像是个小型手术室的地方,还以为是单位新的工作室,可接下来发生的一切让晨飞淡定不起来了……穿越成了差点被净身的假太监,在这个偌大的吃人不吐骨头的皇宫中,生存成了一门必修课。

主角:晨飞,王德   更新:2022-09-14 12:0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晨飞,王德 的女频言情小说《神医驸马》,由网络作家“橘子和他的猫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晨飞是一名急诊室医生,常常忙到黑天不知白夜,如今在这个看起来像是个小型手术室的地方,还以为是单位新的工作室,可接下来发生的一切让晨飞淡定不起来了……穿越成了差点被净身的假太监,在这个偌大的吃人不吐骨头的皇宫中,生存成了一门必修课。

《神医驸马》精彩片段

敬事房一家蚕室内,一群人正被绑在架子上奄奄一息。

“水水水,我要喝水。”

一群人正不停叫唤着,却是无人应答。

就在此时吱呀一声,门应声而开,一群敬事房的太监簇拥着一名老太监走了进来。

看着一群被绑在架子上的少年,开口问道。

“小德子,这些个人能否净身了?”

而从一群太监中走出一个管事模样的太监,掐着公鸭嗓子,道。

“禀千岁,这些个人已经多日未曾进水,鸡子黄也食用有些日子了,想必现如今胃禁水也排个一干二净了,可以净身了。”

老太监是皇帝身边的管事太监,专门负责替皇帝处理一些小事。

如今长安城外天花横行,长安城外不远的蓝田县更是整个全部被控制了起来了。

而一群太监和侍卫被派往蓝田县,想将长公主接回来,却被长公主以夫君始终未归,需要照顾婆婆为由给拒绝了。

皇帝大怒之下,便将一群太监以办事不利为由全部处死。

而伴随着处死的一群太监,宫里的人手瞬间紧缺了起来,只好将天牢里的一些人,拉到敬事房准备净身后好补充人手。

老太监坐走到蚕室里的一个椅子上坐了下来,一旁很懂事的敬事房管事德公公则是很狗腿的为老太监沏茶。

伴随着德公公一声令下,蚕室里的阉割太监,举起了一把黑漆漆的小刀,快准狠,伴随着一声惨叫便完成了一次转换。

这刀确实是够锋利的,就是有点儿不太卫生,放后世不知道一刀下去得打多久破伤风。

听着一声声惨叫,仿佛一群尖叫鸡玩具般的惨叫此起彼伏,从刚开始的高亢到有气无力,不知道经历了什么。

而绑在架子上的一名少年,本来已经脱水休克了,当听到一声声惨叫后,瞬间惊醒了。

“这是哪?握草我怎么在这?”

就在此时一堆记忆涌入了脑海,晨飞明白自己这是穿越了,穿越到一个正要被阉割的少年身上。

晨飞是未来一名急诊医生,好不容易下了两台手术,又刚好到了之前预约的一台手术。

想着说打起精神给病人做了包皮手术后,自己可以回家睡个美容觉。

没想到,自己带的实习医生,给病人打了个麻醉,就在没有自己指导的情况下私自动了刀。

这一切,直接造就了新时代的第一个太监。

当见到自己宝贝不见以后,愤怒之下那病人当场暴走。

抢过手术刀跑到了办公室将教育完实习医生正要回去的晨飞,与实习医生给当场咔嚓了。

自己也因为激动过度,伤口崩裂失血过多而亡,而晨飞则是失血过多,又由于精神涣散导致休克死亡,这才有了穿越这一说法。

“下一个!”

就在此刻阉割太监扯着公鸭嗓,对着小太监吩咐道。

也就是在这时晨飞才将神游天外的思绪给拉扯了回来。

“等等,净身?这还了得!”

看着小太监已经将自己架到了台上绑好,而阉割太监则是磨了磨刀子,放在火上一烤又喷了口酒在刀上后,便朝自己微笑走来。

“等…等等,别下刀啊,我不想做太监啊!”

而阉割的太监见状嘿嘿笑道。

“哦豁,小子还挺有精神啊!嘿嘿,进了我的敬事房,就没有人能完整走出去。”

看着老太监磨刀霍霍向猪羊般朝着自己走来,晨飞想起近日来在敬事房听太监们聊天得知,现在天花横行,百姓民不聊生,更有甚者传言皇帝得位不正。

一想到此,晨飞急忙就是急中生智道。

“等等,等等,住手我可以根治天花,我可以治天花啊!”

这时正从管事太监手里接过茶水的老太监,手顿时一抖将茶杯都给摔地上了。

老太监是照顾皇帝的老人,名叫王德,王公公。

看着自家皇帝陛下经常茶不思饭不香的处理着家国大事。

老太监打心底里心疼,这不看着人手不够的情况下,为了不让皇帝操心,便想着替皇帝分忧。

而最近让皇帝陛下心烦意乱的除了长公主,就是这个天花了。

再三思量后,终于还是开口叫停了阉割太监。

“慢!”

“诺”

而听到王公公出声以后,众太监则是答应一声后,弯腰往后一退。

随后两个小太监搀扶着王公公走到了晨飞面前,道。

“小子,你当真能治...能治天花?”

“莫要口出狂言欺瞒咱家,否则定没有你好果子吃。”

晨飞一听,诶!有戏。

顿时头点的跟拨浪鼓一样。

“当真,当真,比珍珠还真。”

王公公也并不傻,不可能听晨飞一言之词,毕竟他跟在皇帝身边那么多年了,比任何人都明白伴君如伴虎的道理。

王公公盯着晨飞仿佛要将他看透一般,思考良久后还是开口说道。

“希望你说的是真的,若你可治好天花到时候我定然为你禀告陛下为你封赏,但是若你欺骗咱家,咱家定要你比下阿鼻地狱更要生不如死”

为了让老太监相信自己,晨飞只好看着王德开口,道。

“公公是不是近日来,胸闷气息不畅夜不能寐,时常口干舌燥还时不时想咳嗽。”

王公公正在思考是否该相信晨飞说的话,却忽然听见晨飞一下子把自己病因给诊断出来了。

当下身躯一震,满脸兴趣的看着晨飞,道。

“你这小子,还真有点本事,与太医院的李御医诊治一般无二,就连李御医都得诊脉,却不想你这小子用眼就可看出。”

晨飞压在心里的石头顿时一落,侃侃而谈,道。

“公公过奖了,小子不过是熟能生巧罢了,公公的病对于小子也不过是一针便可痊愈。”

随即在王德的示意下,小太监将晨飞放了下来。

晨飞则是为王德通了下气血,又嘱咐要多休息,多喝水少喝茶。

原因其实很简单,在皇帝身边时长一站就是好长时间气血会不畅,在着王德年纪也不小了。

抛去这些外在原因,还有一点就是休息少,毕竟太监不像皇帝累了就可以休息了,还得在一旁候着,休息就少了,在加上茶是有些提神作用的,才会导致睡不着觉。

没多久王公公满身舒坦的看着晨飞道。


“好小子还真有点神,你这一针下去,咱家这么多天的毛病顿时舒服多了。”

“走,咱家带你去面见圣上。”

说完便带着晨飞,着急着往太极殿赶去。

......

“饭桶都是一群饭桶,朕养你们是干什么吃的!”

太极殿,李世民正在大发雷霆,焦急的来回踱步,不时还对着底下的御医和大臣怒吼出声。

而在底下则是一群御医和大臣跪倒在地上瑟瑟发抖。

“天花一出,为什么不禀报,而是放任到了现在无可挽回的地步?”

“如若不是濒临长安,是不是你们还要瞒着朕?”

李世民满腔怒意的对着御医和大臣怒骂着。

而便随着李世民怒吼一声底下的大臣就如同提线木偶般颤抖不已。

看着底下没出息的一群饭桶,李世民则强忍着怒意,对着一旁的侍卫问,道。

“丽质呢?是否给朕带回来了?”

一听皇帝开口,侍卫砰的一声跪倒在地。

“陛下,长公主让臣告知陛下,夫君未归家里还有婆婆需要照顾...”

李世民一听,怒不可遏的拔起旁边的刀。

“废物,都是一群废物,一个个一点小事都办不好,朕要你们何用。”

皇后娘娘驾到!

就在此时一名雍容华贵的美妇人走到了李世民身边,将李世民手中的刀推回了刀鞘里,道。

“陛下,何事动那么大的气。”

看着自家皇后过来了,李世民平复了下心情,讲述了现如今的状况。

“丽质朕找到了就在蓝田县,让朕生气的是,如今她还要跟朕怄气不肯回来,如今天花横溢,已经快到了长安城外的蓝田县了。”

“天花蔓延太快了,蓝田县不久也快要沦陷,你说这时候朕怎能不着急。”

当长孙皇后听到找到女儿第一时间是开心,而当听到天花就快要蔓延到蓝田县了,那自己女儿岂不是...

随即头晕眼花,幸好李世民及时搀扶住了长孙皇后。

“观音婢,你怎么了,别吓朕啊!”

而长孙皇后则是双眼起了水雾,看着李世民道。

“二郎,您得救救丽质啊。”

就在此时。

“报!”

一名侍卫走了进来,单膝跪在地上,对着殿上的李世民说道。

“启禀陛下,王公公在门外求见,说有人自告奋勇可以治愈天花!”

李世民本来以为王德这狗奴才没事找事添麻烦,刚想叫他滚蛋后又听到后一句,急忙搀扶着长孙皇后坐下后走到龙椅传唤王公公。

而王德一进殿便小跑到近前跪下,道。

“老奴王德参见陛下吾皇万岁...”

李世民看着王德这般也不忍心在难为他。

“起来吧,你这狗奴才,朕听来人说,有人可以可以治愈天花?”

王德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这脆弱的样子仿佛风一吹就要倒了一般。

如果晨飞看见这番场景一定会惊讶。

“哦豁,这老太监表演得太逼真了,放后世绝对妥妥的奥斯卡小金人没跑了。”

只见王公公站定身形后,双手作揖,道。

“禀陛下,老奴见陛下近日多忙于国事,时常废寝忘食,老奴心疼陛下便想着为陛下排忧解难。”

“近日,宫里人手已然不够,所以奴才便想着说到敬事房带一些新人。”

李世民一听顿时气的破口便骂。

“王德你这狗奴才,说正事少拍朕的马...龙屁。”

王公公一听哪还敢说废话。

“陛下,老奴在敬事房里,有个小子说天花可治,并且还帮老奴治好了一些毛病。”

王公公说完后便,等着李世民发话,而李世民思考片刻后,便叫侍卫将王公公所说的人传唤了进来。

当晨飞进入大殿后,看到了殿上龙椅坐着的李世民。

而王公公见状大惊,道。

“该死的小子,面见圣人怎敢直视...”

而在龙椅上的李世民则是挥了挥手后,道。

“来着何人?听王德说你可以治愈天花可否属实?”

“回陛下,草民是蓝田县人,天花确实可以治愈。”

而李世民看到晨飞年纪轻轻的模样,哪可能相信晨飞说的话。

“大胆,你这刁民可知欺骗朕的下场?就连孙神医都无法治愈天花,就凭你这小子敢直言不讳说治愈天花?”

李世民忽然拍了下桌子后说道。

而晨飞见状也不慌,毕竟自己是从未来过来的,这时候得证明自己的本事。

“陛下,草民的确可以治愈天花,孙神医医术高超不假,可也很难涉及太多,毕竟天花在百姓和大夫眼中已然触之必死。”

说完为了证明自己,思考一阵道。

“陛下若不信的话,可将草民置于那天花患者之中,草民自有办法证明自己。”

李世民听后也点了点头。

“此法可行,如若无法治愈便是犯了欺君之罪,也省的让朕的手下徒增一条人命。”

晨飞不知道的是,自己如果解释不好的话,等着自己的就只有死路一条。

而李世民不知道的是,自己刚刚交谈的小子就是拐走自己女儿的凶手,如果他知道的话,会不会恨自己没有早点将人给处死。

其实也不怪李世民不认识晨飞,毕竟当时将晨飞偷偷绑来以后,就有不良人告知自己天花这件事。

而近来李世民一直忙着想办法与百官探讨控制天花,另一边又得安排人去将长乐公主带回来,根本没时间去想晨飞的事。

而抓走晨飞是因为这人拐走了自己宝贝女儿,自己想看看此人究竟是有什么三头六臂,当时晨飞是在钓鱼,因为钓上了一条鲤鱼,被李世民派去的侍卫正好以钓到鲤鱼为由给带走了。

这边解释一下,皇姓为李而鲤鱼的谐音跟李是一样,所以皇帝下令鲤鱼不可捕捉。

随后李世民便下旨派人将晨飞带到蓝田县参与预防救治天花。

......

“散开,都散开,发高烧有啥好看的?”

看着一群人围在一户猎户家中,一群侍卫用步捂住口鼻,走到人群中疏散。

一进门就发现一名女子搀扶着一个老妪,坐在了床尾看着躺在床上的男子哭着。

躺在床上的男子名叫赵铁柱,是蓝田县的一名猎户,而搀扶着老妪的女子是他的妻子,老妪则是赵铁柱的母亲。

而在床头则是一名风姿绰绰的老道士正在给男子把着脉。


侍卫中走出一名百夫长样的男子,走到道士面前开口询问,道。

“孙神医,现在是什么情况?”

被称为孙神医的老道士正是药王孙思邈。

而孙思邈则是没有回答男子的问题,而是紧皱眉头,掀开了赵铁柱的衣服,身上有些红点已经开始出现水泡,而水泡被衣服摩擦破损后,还有脓液流淌而出。

“哎~”

一声叹息,孙思邈看着备受折磨昏迷不醒的赵铁柱,缓缓开口。

“这是天花,刚刚接触的人,恐怕要染上天花了。”

“天花?”

听到孙思邈口中说出的这两字,赵铁柱的母亲和妻子顿时哭得更厉害,就连外面的人也顿时出现了骚乱。

古时候天花完全就是看老天爷,根本没什么特效药,一个天花就足以传染百万人。

“孙神医,得了天花我们娘仨认了。”

“我估摸着我们也都染病了,不能出去祸害邻里,你们出去吧,把门封上吧,这就是命我们娘仨认了!”

老妪一边擦着脸上的眼泪,一边在儿媳妇搀扶着朝孙思邈跪了下去,道。

“这...老人家这使不得,快起来别折煞老道了。”

孙思邈急忙上前就要搀扶,却被一旁的侍卫拦了下来。

“孙神医,您不可触碰他们...”

孙思邈明白,侍卫是怕自己因为触碰他们白白丧命。

老一辈的人都说过,但凡是得了天花的都得直接封门绝户,然后一把火给烧了,可是在自己眼中,如果不努力到最后一刻的话,是不可放弃的。

看着孙思邈这般为难的神情,急忙对着身后的几个侍卫道。

“去找两个腿快的去长安城禀报陛下,就说蓝田县已经出现瘟疫。”

不到片刻后,那两个跑出去的人又回来了,只是这次回来却带了一个人和一个手拿圣旨的太监,还有几个宫里的侍卫。

而那百夫长则是,满脸疑惑的看着去而复返的两个手下。

而就在此时,有一个拿着圣旨的太监在门外喊道。

“圣旨到!”

屋内的人和外面围观的众人一听,纷纷跪倒在地,随后那名太监则开口道。

“今天花横溢,朕唯恐蓝田百姓染上天花,没感染的没接触过天花的人,全部去蓝田县衙领取白布,浸湿后围在脸上盖住鼻孔。”

“另外蓝田县现在只许进不许出,百姓禁止出门!但凡发热发烧的,全部送往隔离区集中管理。”

当太监宣读完圣旨后便看着晨飞道。

“晨大夫,如今我们只能送你到这了,我还得赶回宫中复命。”

见晨飞点头后,太监走到了侍卫旁吩咐道,蓝田县的所有人要听晨飞调遣,然后又走到了孙思邈面前,与孙思邈叽里呱啦说了一通。

只见两人说话的时候,孙思邈还会时不时的看向自己。

当太监走了以后,孙思邈就朝着晨飞走了过来,看着晨飞,道。

“老道孙思邈见过晨大夫,听闻先生可以治愈天花可否属实?”

晨飞用着敬佩的眼神看着这个身穿道袍的老道士道。

“小子晨飞见过孙神医,小子确实有治愈天花的办法。”

孙思邈见晨飞肯定了这件事后,就急忙追问道。

“晨先生可否告诉老夫,如何才可以治愈天花,毕竟古往今来一但染上天花便都是一命呜呼,老道不忍百姓受这天花之苦。”

晨飞见孙思邈如此激动,不由得打心里佩服这个老神医。

“孙神医别叫我先生了,小子确实有办法治愈这天花,但是过程却有些不一样,可能会让您感觉到不可思议,待我让人准备一番可好?”

“无碍,古往今来天花令人闻风丧胆,小友能有治愈天花的办法,也可以解救被感染受苦的百姓。”

而另一边老李在睡梦中又被惊醒。

近来李世民因为闹瘟疫这事,已经梦见好几次自己游历地府,被李建成等人状告道了阎王处,每当醒来后都会觉得周围仿佛有些阴风环绕。

传来太医们却也瞧不出究竟是得了什么病,不管吃了什么药都没有作用。

最后老神棍李淳风知道了,这是李世民的心里在作祟,并没有什么鬼神之说,这才治好李世民的心病。

......

晨飞在与孙思邈探讨后,就吩咐两群认出去了,一群人去寻找中了牛痘的牛,还有让另一群人去寻找芨芨草去了。

在孙思邈疑惑的目光下晨飞解释道。

“孙神医,目前蓝田县已经出现天花了,芨芨草可以清热解毒您也明白,虽然不能治疗天花,但是却可以起到一定缓解作用,至少不至于让人那么容易死。”

孙思邈其实也明白明白,晨飞是想用芨芨草来熬制汤药,给庄子里的人服用,好让有更多时间针对天花施为。

但是这得了牛痘的牛是怎么回事?

而晨飞也不知道如何与他解释,毕竟说牛痘可以治疗天花谁信啊,毕竟无凭无据的,但是瞧着疑惑的看着自己的孙思邈还是告诉了他。

但是孙思邈并没有不相信,毕竟世界之大多少有些解释不了的事情,听完晨飞这样说后孙思邈则是与晨飞一同等待着侍卫们可以找到得了牛痘的牛。

蓝田县隔离区。

就这样过了两天了,始终还找不到患有牛痘的牛,但是却又一群接一群的人进入了隔离区。

晨飞自从穿越过来后这段时间,记忆开始融合不分彼此,他十分的担心自己的老母亲与妻子。

期间也派过人去家中报平安,因为自己还得想办法,在更多人感染天花之前找到中了牛痘的牛来治愈百姓,毕竟自己的人头还别在裤腰带上。

晨飞走到了侍卫面前问道。

“怎么样?牛还是没找到吗?实在不行就让人去之前得了天花的村落找去。”

侍卫只是满脸为难的神情。

“晨大夫,之前的村落已经成了鬼村了一个人都没有,更何况还是天花的起始点,兄弟们都不敢靠近那里。”

晨飞这才明白,也是在这个落后的时代,哪怕人命如草芥也没人敢冒这个必死的风险。

最后晨飞思来想去对着侍卫吩咐道。

“兄弟,你去将村里的牛全部赶到隔离区,让他们同天花病人一起,这样也方便寻找。”

最后侍卫在晨飞的示意下,召集了人手分布出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