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失忆前妻不好撩

重生失忆前妻不好撩

酒酒很萌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世的这个时候,乔汐傻傻的相信所谓的好友至亲,最终被双重背叛,惨死他乡。重活一世,乔汐步步为营,再不傻乎乎的相信任何人,主动出击,脚踩渣男贱女。作为娱乐圈的女神,却执掌着一个商业帝国,这一世乔汐好不快活。

主角:乔汐,墨厉寒   更新:2022-09-14 12:0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乔汐,墨厉寒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失忆前妻不好撩》,由网络作家“酒酒很萌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的这个时候,乔汐傻傻的相信所谓的好友至亲,最终被双重背叛,惨死他乡。重活一世,乔汐步步为营,再不傻乎乎的相信任何人,主动出击,脚踩渣男贱女。作为娱乐圈的女神,却执掌着一个商业帝国,这一世乔汐好不快活。

《重生失忆前妻不好撩》精彩片段

窗外大雨滂沱,大雨潮湿的气息层层隔绝住狭小出租屋里发散的腐朽味道,屋子幽暗,只有一台老旧的电视机提供着唯一光源。

对面沙发上,女人披头散发,面无表情看着电视上,新晋影后林微微公布恋情的八卦。

突然间的敲门声,打破了一直以来的静寂。

女人起身,行尸走肉一样地开了门。

只是看到门外人的那一刻,脸色却突变,一双眼里面涌起浓重的仇恨,咬牙道:“林微微?!”

“你来做什么!”

林微微抚了抚精致的头发,顺势跻身进了出租屋,肆无忌惮的打量着。

“我来看你啊,毕竟是这么多年的好姐妹不是么?”

“啧啧啧,乔汐,你怎么住到垃圾堆里了?”

林微微皱了皱眉头,对着乔汐捂住鼻子。

“还有,你看你这个样子,哪里像是乔家大小姐,又哪里像是曾经大受追捧的流量小花旦?”

“呀!”林微微一拍脑门,一脸笑吟吟的。

“我好像忘了,你的家产早就被霸占身无分文了,而且你靠潜规则上位的事情泄露,被公司雪藏了。”

“不仅如此,还要赔偿经纪公司一笔巨款,所以,你也只能住这种地方了。”

她说着,一边咯咯地笑了起来,声音清脆,可听在乔汐这儿,却是格外刺耳。

乔汐不由得紧握双拳,指甲深陷进肉里:“谁跟你是好姐妹!”

“被潜规则的事情,还不是因为你的陷害!”

她紧盯着林微微,眼中的恨意难以掩饰。

“我被退婚,家产被霸占……”

“后来闹出丑闻,被公司雪藏……这一桩桩一件件,哪样没有你的手笔!”

一想到愚蠢的自己多年来竟与这蛇蝎般的女人情同姐妹,乔汐就觉得怒火中烧,胸腔里的火焰恨不得冲出喉咙,烧烂眼前这女人的狠毒嘴脸!

“我变成这样的罪魁祸首就是你!”

“恩将仇报的女人,你还有脸出现在我面前!”

乔汐怒不可遏,抬手就要往林微微脸上打去,却被林微微轻巧地抓住了手臂,狠狠甩到了地上!

犹如蝼蚁一样地看了乔汐一眼,林微微缓缓道:

“乔汐,我们不聊这些不开心的了,我今天是来向你报喜来的。”

她不经意地瞥了眼电视上有关自己的八卦,“看来你是知道我刚得了金兰奖最佳女主角这件事了,不过我再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扬起手背,无名指上那颗硕大的钻戒就入了乔汐眼眶。

“看到没?”

“乘宁向我求婚了,就在我得奖那个晚上。真不好意思,你喜欢了十几年的人,最终却将许太太的位子,给了我。”

“什么?!”

乔汐满是震惊。

“你公布恋情的对象居然是许乘宁!”

钻戒折射出的光芒刺得乔汐眼睛发疼,她目眦欲裂,恨恨道:“要不是你勾搭乘宁哥……!”

林微微没有被她的话给扰了兴致,反而是一脸笑眯眯:“还是要多亏了你呢,要不是和你做闺蜜的话,又怎么能接近到你的未婚夫呢?”

“某种意义上来说,乔汐你可真是我的大恩人。如果不是你,我怎么会和许乘宁走到一起?又怎么会误打误撞进入演艺圈,成为影后?”

林微微举手投足间洋溢着高高在上。

“乔汐,现在你的感觉如何啊?”

“当初你所拥有的一切,你的地位、名声和心上人……现在都是我的了,而你,已经彻底坠入泥潭,没救了。”

林微微嚣张的模样,让乔汐越发的悔恨自己当初养虎为患!

林微微可不管乔汐心里面是怎样想的,她指间摸索着硕大的钻戒,漫不经心道:“乔汐,说实在的,看到你现在这么痛苦,我可真是于心不忍呢。”

“既然是这样,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好了……”

她双手环胸,精致的指甲有一搭没一搭敲在胳膊上,视线落在乔汐的身上,竟忍不住轻笑起来。

“其实啊,你被退婚,家产被霸占,包括被公司雪藏,都是出自许乘宁的手笔呢,我在这之中起到的作用微弱极了。”

看着乔汐脸上渐渐露出的不敢置信,林微微好像被打通了任督二脉,从头到脚都格外的轻松畅快!

她扬着笑脸,继续道:“没错,就是你那个心心念念的前未婚夫,你惦记了十几年的白月光,许乘宁。事实上,他只是表面上装作温柔,实则看到你就觉得恶心,他讨厌你,讨厌极了。”

 


“你撒谎!”

乔汐脸色剧变,“乘宁哥不是这样的人!”

林微微嗤笑一声,反问道:“事已至此,我为什么要骗你?还是说你真的傻到以为我一个弱女子可以只手遮天,把你斗倒?”

“别天真了,乔汐。许乘宁是真的讨厌你,还记得你二十岁生日和几个混混开房的丑闻吗?”

“药是我下的没错,可是那些人都是许乘宁找来的,也是许乘宁把这事儿散发出去的,目的就是让你身败名裂,好从你们的婚约中顺利脱身……”

林微微的话,让乔汐如坠冰窖!

是许乘宁……

竟然是许乘宁!

这个让她爱慕了十几年的男人毁了她!

偏偏她还像个傻子一样的被蒙在鼓里!

顿时间,一股气堆积在胸口,压得乔汐脸色灰白,喘不过气来。

是哮喘复发!

意识到这一点,乔汐忙从身上一阵摸索,把哮喘药掏了出来。

可是,手不自觉的颤抖让药瓶直接跌落到地上,跌到了林微微的脚边。

林微微高跟鞋踩住药瓶,冲着乔汐微微一笑。

明媚的脸上如同魔鬼一般。

在乔汐身子不住的抽动中,她笑道:“乔汐,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自己这幅鬼样子,就不要继续活在世界上恶心人了吧。”

“早死啊,早超生,我这可是为你好。”嘴角勾起一抹狠毒的笑意。

“不——!”

伴随着乔汐满脸的惊恐和绝望,林微微鞋跟使劲一踩!

药瓶顿时化作一滩碎片。

药没了,希望也没了。

乔汐呼吸越来越急促,气息也越来越微弱。

乔汐伏在地上,身子止不住的抽动,视线也变得越发模糊。

身前林微微看着她的丑态,止不住狞笑。

林微微……

乔汐头痛欲裂,身子紧缩成一团。

还有……许乘宁……

你们害得我好苦!

我就算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带着浓浓的恨意,她彻底失去了意识。

好疼……

脑袋像要炸了一样的疼。

自己好像置身于另一个陌生的空间,空旷明亮。乔汐努力睁开迷蒙的双眼,明晃晃的灯光直勾勾地刺进眼睛。

乔汐一怔。

她不是在出租屋里哮喘复发了吗,可现在却置身于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洁白明亮的瓷砖,头顶华贵的吊灯,以及身前一排排的洗手台……这是酒店的洗手间?!

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

乔汐茫然间,记忆争先恐后的涌入脑海。

乔汐这才意识到,她,重生了!

或许是老天爷看她太可怜了,所以让她重生,回到她的二十岁生日宴上。

也就是在这个晚上,她的人生开始走下坡路。

然而现在一切都还没发生。

除了……林微微给她下的药。

药效似乎已经发挥了作用,乔汐觉得身体发烫,格外乏力。

偏偏洗手间外,传来林微微的声音。

“汐汐,你在里面吗?”

乔汐顿时警醒,身体紧绷!

“汐汐?”

“许少快来了啊。”

林微微又叫了两声,没听到回应,以为乔汐不在,便离开了。

乔汐松了一口气,趁着林微微走远,一鼓作气打开洗手间的门,朝着相反的方向跑了过去。

决不能让林微微发现她!

乔汐顺着走廊跑到尽头,居然没有出路了!

另一边林微微好像听到了她的动静,似乎要找过来了。

过于紧张的情绪,让乔汐心口发慌,大口喘着粗气。

她虚虚地扶了一下尽头的房门,努力撑起身子。

原本就虚掩着的门,直接开了。

乔汐看着开了的门,有那么一刹那的怔愣,不过没思考太多,就闪身钻了进去。

咔嚓一声,门被紧紧的关上。

彻底的隔绝了林微微,和等待着她的那几个小混混。

乔汐松了一口气。

只是下一刻,她那刚刚放下的心又紧张了起来。

屋子里面黑漆漆的一片,静的发慌。

乔汐看不清楚,对着面前的漆黑虚无喊了一声:“喂,有人么?”

没有回应。

按理说,不应该啊……

但是这个时候的乔汐,脑子早就成了一滩浆糊,她思考不了什么了。

现在就只想赶紧去冲个冷水澡,把自己身上这该死的热意给压下去!

乔汐啪嗒一下,打开了灯。

然后,她就看见了——

一个男人!

 


那个男人坐在靠近落地窗的沙发上。

借着窗外透进来的月光,乔汐依稀分辨出男人英俊的侧脸,眉目如剑,眼底像是有一滩沉寂的深渊。

通身冷清的气质不由让乔汐感到冷冽。

手握一杯威士忌,冷冷的视线投过来。

她顿时被这蔓延的冷气给激得,背后冒起一层冷汗。

几乎是在瞬间,乔汐就意识到了一点——

这个男人不好惹!

不好惹的人,就不要去招惹他。

后果她承担不起。

尽管头脑一阵发昏,乔汐还是带着笑脸,态度十分和善地对男人道: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要打扰你的……”

殊不知她因为之前一阵跑,冒出的汗把妆都给融了,白得跟鬼一样的底妆露出了原本的肌肤,一块一块,像脱落的墙皮。血红的口红蹭到了脸上,眼线晕染到下眼圈,一片乌黑,还有恶心的焦黄大卷发粘到了汗淋淋的脸颊上……

不笑还好,一笑更渗人。

对面的男人看了,冷眉一蹙道:“滚。”

男人声音冷漠得不像话,看她的眼神也是像看垃圾一样。

可是乔汐怎么能出去?

林微微或许就在外面等着算计她呢!这时候离开,无异于往火坑里跳。

所以就算这里是龙潭虎穴,她也决心待定了!

乔汐喘了口粗气,声音急促道:“我不走!”

“让我留下来吧!”

“拜托!”

乔汐决意不离开,原因其实还有另一个——现在她腿软的得不行,浑身上下都发烫,也没有几分力气了。

看来,药效越来越强了。

必须要解决掉!

乔汐看了一眼沙发上气势凛冽的男人,鼓起勇气,向他讨价还价:“你要我走也可以,浴室借我用用先。”

她知道自己这个要求的确不合理,但是也没办法了,要是不把自己身上的热意给弄掉,她迟早会栽在上面!

果然,就眼看着男人脸上的表情开始龟裂,甚至带上了丝丝怒意。

屡次三番让她走,她却还是厚颜无耻地要借浴室,之后呢?

男人看着乔汐脏兮兮的脸庞,就不禁一阵恶心,厌恶的感觉怎么都压不住。

于是,冰冷的眼神甚至带上了刺,冷冷道:“你找死!”

脑子都变成了一团浆糊,乔汐哪里还能管那么多,直接跨步朝着男人走了过去,扑到男人的腿上,仰头看着他,眼神迷离道:“求你了……”

声音因为药物的作用酥的不行,就连乔汐也被自己的声音给吓了一跳。

不过很快她就没在意这个了,因为男人身上凉凉的,好舒服。

鬼使神差的,她把自己的脸也蹭了上去……

舒服啊。

乔汐喟叹一声。

男人的身子,因为她这个动作直接僵住。

看着乔汐鬼一样的一张脸,还有黏腻的汗液都蹭到了他一丝不苟的西装上,男人饶是经历过再大的场面,也淡定不了了。

墨厉寒,也就是被乔汐紧紧抱住的男人,一双剑眉已然是皱成了道深深的沟壑,下意识的想一把掐死面前的这个女人,可是看着她那个粉底液掉的一块一块的脖子,又毫不犹豫的收回了这个念头。

默默缩回手。

他有洁癖。

墨厉寒一脚把乔汐踢开了。

乔汐就像一滩烂泥一样,趴在那里。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