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战君奶爸重返家乡

战君奶爸重返家乡

不酸的柠檬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南征北战这么多年,陈炎立下了赫赫战功,多少腥风血雨他都一一挺了过去,如今封号卫国战君,不仅自己荣耀一生,连带着家族也备受荣宠。谁想意外发生,陈炎被背叛失去了记忆,退役之后返回家乡,妻女被欺负虐待,可他却高烧不退躺在床上。

主角:陈炎,江若妍   更新:2022-09-14 12:0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炎,江若妍 的女频言情小说《战君奶爸重返家乡》,由网络作家“不酸的柠檬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南征北战这么多年,陈炎立下了赫赫战功,多少腥风血雨他都一一挺了过去,如今封号卫国战君,不仅自己荣耀一生,连带着家族也备受荣宠。谁想意外发生,陈炎被背叛失去了记忆,退役之后返回家乡,妻女被欺负虐待,可他却高烧不退躺在床上。

《战君奶爸重返家乡》精彩片段

“甜甜,甜甜…不要打我女儿…”

“大,大哥,我替甜甜挨打,不要再打她了…”

陈家后院,一个剑眉星目但神色略显呆滞的男人趴在地上,尽管他浑身上下伤痕累累,鲜血不断顺着伤口流下,依旧死死地护住了身下的女儿。

“陈炎,当年老爷子收你爸为义子,此后你们一脉都住在陈家。四年前你因伤退役,陈家不求回报地供养了你们这么多年,你们不想着报答家族,你女儿竟敢偷家族的东西!”

“你管不好你女儿,我来!”

陈凯恶狠狠说道,拿起皮鞭又是一鞭子狠狠抽下!

“不要!”

江若妍赶紧冲上前,这一鞭狠狠抽在她身上,在她精致的脸颊上留下一道鲜红的鞭痕!

“大哥,我家阿炎这几天高烧不退,病得厉害,您说家族现在资金链断裂,没钱养族人,这几天我都是到菜市场捡烂菜叶回来吃!甜甜她只是担心阿炎的病情,就去厨房拿了碗鸡汤,罪不至此啊!”

江若妍如杜鹃泣血,泪如雨下!

“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诚心要饿死你们一家三口不成?依陈家族规,族人偷盗者,鞭五十,谁也不能放过!”

陈凯一脚踹开陈炎,拿起皮鞭对准已经奄奄一息的甜甜,就要狠狠抽下!

“不准打我女儿!”

陈炎的逆鳞被触及,他也顾不得遍体鳞伤的身体,猛地扑了上去!

“保护公子!”

一个保镖拿起大棍用死手的力道敲在了陈炎头上,陈炎直挺挺地倒了下去,昏死之前,疼惜的目光还一直定格在甜甜身上。

……

我是谁?

像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陈炎的意识渐渐清晰了起来,前半生的经历走马灯般浮现在眼前。

当年陈家老爷子收养了孤儿院里的陈盛,陈盛从军为家族带来荣耀,退役后娶妻生子,生下陈炎。

陈炎从小就被父亲严厉培养,父亲经常和他说,陈家对他有大恩,他将来也要报答陈家。

长大后,陈炎子承父志毅然从军,他为这个姓氏豁出命的奋斗,多年南征北战,征漠北、平南蛮、镇九州,他为国家立下不世之功,授衔十星统帅,封号卫国战君。

陈炎的赫赫战功,帮助陈家从不入流的家族,一举成为江州一流家族!

四年前,十个敌国不堪屈服在陈炎的天威之下,派出数百位顶尖刺客,买通内奸先引开陈炎,趁陈炎孤身一人发起刺杀!

陈炎鏖战了一夜,亲斩数百头颅,但自己也身负重伤,失去记忆。

“为什么,为什么不肯放过我们一家?明明阿炎已经失去记忆,明明阿炎已经不会对你造成威胁了!”

与此同时,江若妍紧紧抱住甜甜,目光充满愤恨。

“为什么?当年老爷子可是多次召集家族长老,商量着要把家业交给陈炎继承,那时候我可焦虑得是每天晚上都睡不着啊!凭什么?他陈炎只是被收养的野生的庶子,我才是最有资格继承家业的陈家嫡子!”

陈凯得意地笑了:“万一他陈炎有朝一日恢复记忆了呢?我可不敢赌。斩草要除根,江若妍,你自个了断了吧!”

“人渣!”

江若妍狠狠啐了陈凯一口,这句话直接激怒陈凯,陈凯又是一皮鞭狠狠抽了下去!

江若妍绝望地闭上眼,然而过了很久这一鞭都没有落下,抬头一看,陈炎竟是站起身抓住了鞭子。

此时陈炎依旧鲜血淋漓,但目光却不似往常般呆滞无光,而是一种君临天下般的霸道与凌厉!

“陈,陈,陈炎,你还没死?!”

陈凯整个人都傻了,这他娘的是高达吗,都这么打了还活着呐?!

但。

陈炎直接一个耳光甩在陈凯脸上,陈凯的脸顿时肿成了猪头!

“当年国家用最好的医疗资源帮助我脱离危险以后,将我送回陈家,每个月给几十万的生活费,结果我的老婆女儿还是天天吃剩饭!这一巴掌,打你狼心狗肺!”

陈炎厉声喝道,说完又是一耳光下去!

“我从没想过和你争,当年我立下战功,国家要予我荣华富贵,我却拒绝并表示只要家族兴盛!然而依旧躲不过你的追杀,这一巴掌,打你恩将仇报!”

两巴掌下去陈凯的脸都要变形了,然而陈炎最后一个耳光,直接给陈凯打得五官扭曲,瘫倒在地,屁滚尿流!

“我女儿四岁孩子你都不放过,我老婆一个弱女子你都能下手。这一巴掌,打你丧尽天良!”

三个耳光,打晕了陈凯,也打懵了陈家众人!

“混账,敢打少主,活腻歪了!”

陈凯保镖一齐冲锋,然而陈炎不过只是几拳,众人皆倒地鬼哭狼嚎!

“阿炎,你,你恢复记忆了?”

感受到陈炎身上的气场,江若妍喜极而泣。

她心中那个无所不能的大英雄,可以给她遮风挡雨的保护神,回来了。

“陈家所有人都听好,你们这些人欺辱凌虐我老婆女儿,罪无可赦!七天之内,你们所有人都必须到我父亲墓前下跪认罪,否则,陈家一个都不能留!”

陈炎霸道的嗓音不断在众人耳畔回响,他抱起甜甜,牵着江若妍离开!

“少主,你,你没事吧?”

众人一阵抢救又是掐人中又是呼喊,陈凯这才恢复了几分意识:“追,给我追!”

……

在车上。

抚摸着胸前的玉佩,昔日的记忆再度涌上心头。

“唐枭,当初你说我身为战君,九死一生很是危险,便打造了这个玉佩,只要捏碎就可以向你发送我的位置,当时我只笑你多此一举,如今,倒是派上用场了。”

心中这般想着,陈炎猛地捏碎了玉佩。

与此同时。

北境,战龙军区。

“近日边境很不太平,敌对势力屡屡来犯,望各位勤加训练,守护好祖国每一寸土地!”

战龙军区总指挥唐枭站在高台上,望着前方数万精锐,朗声喊道。

“报!”

突然,一个亲信急匆匆跑了过来。

“没看见我正在进行演练么?军中之事大于天,有什么事,随后再讲!”

唐枭眉头一皱。

“唐,唐帅,您,您的设备突然响了…”

“什么?!”

哪怕泰山崩于前都面不改色的唐枭,此刻却不顾在场数万精锐,浑身颤抖,瞪大了瞳孔。

“战君,难道您…”

唐枭急忙接过了这个手表大小的设备,不断闪烁着红灯,屏幕中显示着一串坐标。

身为总指挥,唐枭很快就算出了这个坐标代表着的位置。

“立刻准备战机,我要火速赶往天州。”

唐枭厉声喝道。

“可是…可是下午上级要来视察…”

“这是命令!”


“妍儿…”

陈炎轻抚着江若妍脸上的伤痕,心里很是疼惜,“我不会放过陈凯的,他对我所作的一切,我十倍奉还!而这些年你的苦苦相伴,我百倍弥补!”

“阿炎,我不要报仇,也不要荣华富贵,我只想你和甜甜陪伴在我身边,咱们一家三口平平安安在一起,哪怕日子苦点累点,也值了。”

看着江若妍饱含爱意的目光,陈炎长叹了口气,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陈炎自身也会医术,他检查了一下女儿,伤势并不重,只是因为悲伤过度所以昏厥过去,问题不大,但江若妍放心不下,一定要去医院。

陈家位于郊区,驱车到达医院的时候已经过了半个钟头。

陈炎一下车,就察觉到危险的气息,本该人山人海的医院此刻空无一人。

“轰——”

突然之间。

引擎的轰鸣不断炸响,十几辆越野车将陈炎一家人围了个水泄不通!

陈家的人拿着钢管、砍刀纷纷下车,不断逼近!

“陈炎,本来家族还能给你留一条全尸,你不珍惜,好,如今你们一家三口都要被家法处置。”

一个长相阴柔的男人把玩着手中的蝴蝶刀,冷冷笑道。

“陈洪。”

陈炎摇头道:“陈洪,当年我辉煌时,你整天围着我转,后来我出了事,对我最狠的就是你。我不想大开杀戒,你现在滚回去,还能保住你的命。”

“你说什么?呵,大开杀戒?!”

陈洪像是听到什么笑话,得意地狂笑:“你以为你还是以前那个威风凛凛的军人吗?你现在不过就是一条丧家之犬,就凭你,拿什么跟家族斗?!”

“实话告诉你吧,正是我让你染上高烧,本想让你活活病死,没想到倒是给你恢复记忆了。也好,现在除你也不迟!”

看着杀心爆棚的陈家众人,江若妍赶紧挡在陈炎身前:“陈洪,阿炎和我会离开陈家,从此不踏入陈家一步,你为什么不肯放我们一条生路?”

“凯哥说得还不够明白么,斩草要除根。”

说罢,陈洪缓缓走向了陈炎。

“若妍,你带甜甜先进医院。”

陈炎摸了摸江若妍的头发,“你们在这里我会有顾忌的。”

“可是…可是你怎么办?他们这么多人…”

江若妍眼中满是担忧。

“我不会有事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乖,快点进去吧。”

江若妍这才抱着思甜走进医院,目光依旧充满担心地看着陈炎。

活动了一番筋骨,陈炎仿佛找到了昔日战斗的感觉。

等若妍抱着甜甜走进医院,消失在陈炎的目光时,陈炎杀气已是爆棚到极致!

“家主说了,一条腿奖一百万,给我上!”

陈洪一声令下,陈家上百位高手如蝗虫过境般冲向陈炎!

陈洪嘴角勾起一抹诡异,满心想着制住陈炎以后,到陈凯那里邀功请赏。

然而下一刻,他嘴角的阴厉凝固在脸上。

周围引擎的轰鸣不断炸响,四面八方有数不清的装甲车疾驰而来,将士踏步前进!

“这,这是什么?!”

陈洪心中一惊,定睛一看,只见这些将士肩袖上皆铭刻着一条霸道的游龙!

“北境王牌部队战龙军团?!”

陈洪心里顿时一惊!

正要动手的陈家众人见到这一幕,也愣住了,尽管他们都是陈家重金栽培的精锐,但就是给他们一百个胆子,也万不敢跟战龙军团作对!

“这位爷,您,您是来这边执行任务吗?我,我现在就走…”

陈洪赶紧上去做舔狗。

他的额头渗出冷汗,整个心都提到嗓子眼。

然而,唐枭却无视了他,步伐铿锵有力来到陈炎面前。扑通一声,战龙军团数百位精锐皆随着唐枭单膝跪地。

“战龙军团前来复命,请战君下令!”

众人齐声高喊,响彻云霄!

“战君?!”

身为陈家保镖的领导,陈洪又怎会不知战君是何方神圣?

陈洪满脸不可置信,但看到战龙众将皆用恭敬的目光投向陈炎,他的心顿时凉透了!

脸上的嚣张气焰瞬间消失,转而是无尽的绝望。

“炎,炎哥,当初家族长辈都说您在北境出人头地,没想到您就是大名鼎鼎的战君!”

陈洪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其实在我心里一直都把您当成亲哥,只是陈凯那卑鄙小人掌权,我不敢对您太好,现在您恢复了以前的记忆,我这就回陈家,把那陈凯抓到您面前......”

陈洪还在垂死挣扎,但,陈炎的目光无比冷漠,显然无视了陈洪的求饶。

“唐枭,你没有让我失望。”

陈炎拍了拍唐枭肩膀,“解决掉这些人以后打扫好现场,不要造成太大影响。”

“唐枭遵命!”

听到这话陈洪顿时急了,砰砰砰磕头如捣蒜,没两下就磕破了脑袋。

他哀求的看向陈炎,可是。

陈炎却冷漠的转身离开。

“炎哥,啊!!”

陈洪求饶的话语还没说完,他撕心裂肺的惨叫就响彻天际。

而当陈炎走到儿科所在的楼层时,就看见若妍抱着女儿,苦苦哀求着一位肥头大耳的医生。

“魏大夫,我老公马上就来了,钱我等等就会交的,我女儿先救,她已经昏迷很久了!”

江若妍泪水止不住地流下,眼中满是一个母亲对子女的担忧。

“若妍,也不是我不想帮你,只是…只是你还欠医院十万,医院规定必须补齐钱才能继续动手术。”

魏峰面露为难之色,随后又道:“但办法也不是没有,这样吧,我先帮你补齐钱,然后立刻给甜甜安排手术。不过呢,我有个好项目想带你一起,今晚来我家详谈一下吧?”

江若妍顿时紧皱黛眉,她又怎么听不出魏峰的话外之音?

“甜甜现在的情况确实挺危险的,如果再不治疗,恐怕会有生命危险。”

魏峰继续吓唬。

说着,魏峰还不忘在江若妍凹凸有致的身上看了几眼,眼中充满炙热。

“我的女儿我自己会想办法,不用你在这装模作样!”

一道冰冷的嗓音从背后传来。


陈炎走了过来。

“哟,这不是陈家的傻子么,不是听说你这几天高烧不退病得都快嗝屁了,看你这生龙活虎的样子,果然啊,贱骨头就是好养活。”

魏峰话音刚落,陈炎猛地向前,狠狠一脚踹在魏峰胸膛上!

咔嚓一声!

魏峰肋骨碎裂,整个身子狠狠砸在墙上!

“若妍,不要怕,甜甜一定会好起来的。”

陈炎紧握住江若妍纤细的玉手,才发现她的手冰冷到没有一丝温度。

“阿炎…”

陈炎的到来让江若妍彻底破防,泪如雨下。

“废,废物,敢打我…”

魏峰只感觉整个身子都要散架,他捂着腰缓缓起身,咬牙切齿道:“你今儿能走得出这家医院,老子跟你姓!”

“阿炎,这些怎么办?要不然我们报警吧,这里是魏峰的地盘!”

江若妍满眼惊慌,魏峰自身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但家里很有钱,还有这家医院的股份,得罪了魏峰,恐怕很难离开这里!

“院长!”

远处一群中年男人快步走来,魏峰看到救星,也顾不得身体的剧痛,起身走向院长:“院长,你可算来了,陈炎这家伙敢对我动手,可别让他跑了!”

却不想。

往日对自己恭恭敬敬,哪怕自己闯了祸也会帮忙收拾的院长,抡圆胳膊就是一个大嘴巴子!

“扶不起的阿斗,得罪睡不好得罪陈先生,赶紧给我滚!”

院长一脚踹开魏峰,随后恭恭敬敬地九十度弯腰:“恭迎陈先生莅临本院,邱名医得知您的女儿身体不适,特意前来为您女儿治疗!”

“邱,邱名医?”

江若妍愣了一下,满眼错愕:“您,您就是龙城协和医院的院长邱名医吗?民间都叫您当代华佗,听说就算是咱这的首富想请您出诊都被您拒了,可是为什么……”

天上没有白掉的馅饼,江若妍想破脑袋也想不通,什么风把邱元这尊大佬给吹来了。

“我受人所托,特意到此。”

邱元淡然说道,但颤抖的身子仿佛是在克制内心的激动。

“那就麻烦邱大夫了!”

江若妍也顾不得细想,只要甜甜能好起来就够了。

邱元带着徒弟,将甜甜带进了手术室。

“若妍,甜甜不会有事,你在门外休息一会,我进去看看。”

说完,陈炎便走进手术室里。

“你不知道邱名医医治时不允许旁人在场么,懂不懂规矩!”

见陈炎闯进了手术室,邱元徒弟厉声喝道。

“不得无礼!”

邱元却狠狠瞪了徒弟一眼,随后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恩师…”

邱元再无刚才那温文尔雅的名医风范,像是一位和恩师久别重逢的弟子,眼眶噙满泪水,难掩激动神色:“时隔多年,终于又见到您了!”

“小邱,好久不见。”

陈炎轻笑:“是唐枭带你来的吧?”

“最近将士们因为剿灭暗黑组织有不少人重伤,我特意前往战龙军团去给那些将士疗伤,唐枭告诉我有恩师您的下落以后,我就跟他一起来了!”

邱元和陈炎久别重逢的寒暄,而邱元的徒弟们却都一脸怀疑人生般的巨大震撼!

他们的师父可是大名鼎鼎的邱名医,不少手握重权的大人物可都是邱元治好的,一生从医生涯,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医学奇迹,哪怕医疗最发达的米国,先前也花大代价想聘请邱元!

他们也无一不是医生中的翘楚,万里无一的医学天才,否则也不可能被眼高于顶的邱元收为徒弟!

然而!

此时此刻,邱元竟是称陈炎一个不过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为恩师!

“恩师,当年我的医术进入瓶颈,是您的指点令我突破瓶颈有了今天的地位,如今我的医术已经达到一定水平,治好甜甜不成问题。”

说罢,邱元便取出了一套极其精致的银针,银针顶刻着‘九州名医’四个字,这套造价昂贵且极其稀有的银针足以证明邱元取得的成就。

在场这些徒弟也纷纷屏住呼吸,一刻也不敢大意,邱元之所以能有如此成就,离不开他的“天极玄针”,此针法可最大程度地刺激穴道,加强代谢来调养好身体令疾病自愈。

但这个针法,实在太难,到现在除了邱元没有人会,哪怕他们这些徒弟连入门都勾不到!

“你的天极玄针比以前更加熟练,不过我想你应该还不会第六式,所以甜甜还是让我来吧。”

陈炎这话一出,一个徒弟忍不住问道:“天极玄针五式就可以治好绝大多数患者,称得上是医死人肉白骨,难道还有第六式?”

邱元正要出声训斥,陈炎却笑着说道:“天极玄针一共七式,当初小邱还是军医的时候,我看他为人正直心怀慈悲,就教给他了,倒不是我藏私,只是前五式已经非常难了,第六式与第七式,小邱恐怕学不来。”

邱元也赶紧躬身:“恩师医术登峰造极,徒儿岂敢与您相比!”

“言重了,当初执行任务时兄弟们总是受伤,我也是那时练出的医术。”

说罢,陈炎持针开始医治,他的手法很是巧妙,施针的节奏看起来像是在织毛衣,先用银针轻轻转动,随后一针皆一针地刺进了甜甜的皮肤。

银针落在甜甜身上,杂乱中又显得整齐有致。

然而,当陈炎刺入最后一根银针的时候,顿时眉头紧皱起来。

“恩师,您,您也察觉出来了?”

邱元吞了口唾沫:“刚才我就有所怀疑,只是不敢说…按说您和师娘的身体素质都不错,生出来的孩子不大可能体质虚弱,但…甜甜的身体素质很差,我怀疑是被人动过手脚。”

“不用怀疑,就是被人动过手脚。”

陈炎眼中浮出杀机:“甜甜的脉象如同百岁老者般紊乱虚弱,完全没有正常孩子的水平,立刻查一下甜甜这几年的治疗记录!”

“是!”

以邱元的地位,很快就查了出来,甜甜在两岁时因发高烧被送往医院,当时治疗的医生就是魏峰,从那以后,甜甜就经常生病。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