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穿越王府弃妃

穿越王府弃妃

妖妖雪儿作者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前世是天才军医,如今穿越成了下堂妃,花月颜表示她也是有尊严的,让她滚了之后就别想再让她回来。从此医毒双绝的下堂妃开始了逆袭人生,虐渣斗极品,新仇旧恨,就在她一念之间。战神王爷意识到下堂妻对他的重要,可也同样意识到追妻的艰辛。

主角:花月颜,君离夜   更新:2022-09-14 12:0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花月颜,君离夜 的现代都市小说《穿越王府弃妃》,由网络作家“妖妖雪儿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是天才军医,如今穿越成了下堂妃,花月颜表示她也是有尊严的,让她滚了之后就别想再让她回来。从此医毒双绝的下堂妃开始了逆袭人生,虐渣斗极品,新仇旧恨,就在她一念之间。战神王爷意识到下堂妻对他的重要,可也同样意识到追妻的艰辛。

《穿越王府弃妃》精彩片段

东黎国,夜王府。

夜色降临,阴雨绵绵。

“花月颜,你到底承不承认?”

花月颜趴在长木凳上,三五个侍卫,拿着粗大的板子,毫不留情的打在她身上。

她的背部,皮开肉绽。

刚才说话的,正是东黎国高高在上的战神王爷——君离夜。

同时,也是她的夫君。

“王爷,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我......我没有和侍卫通奸......”花月颜眼泪簌簌落下。

“夜王妃,若不是我奉了皇上的口谕前来夜王府给王爷看病,我竟不知你与我将军府的侍卫有染。如今事实摆在眼前,岂容你狡辩!”李雪柔眼底闪过一丝得意。

花月颜,夜王殿下是我的,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敢抢我的人。

这一次,定让你翻不了身!

“王爷,王妃通奸,累及皇室,趁事情还没有传到皇上耳中,您一定要早做决策,否则怕是殃及夜王府。”

花月颜脸色苍白,“没有......王爷,我不认识那个人,你要相信我,从始至终,我喜欢的人只有你......”

君离夜听到‘喜欢’二字,嫌恶的皱眉,“够了!人证物证俱在,你觉得,本王会信你?”

她的王爷,宁肯相信别人也不相信她!

身体上的疼,抵不过她心里的疼。

胸腔一股血气上涌,她趴在木凳上,逐渐的连头都耷拉了下去。

气息变的越来越微弱,直到心跳停止。

“王爷,花月颜她......不会死了吧?”李雪柔见状,故作担心的问着。

她话音刚落,只见花月颜垂落两侧的手臂,轻轻动了动。

无人注意到,少女停止的心跳,复苏了!

痛!

花月颜紧闭的双眸,‘唰’的一下睁开。

扫视四周,眸光凛然。

她暗暗冷笑了一声,想她堂堂二十二世纪的顶尖军医,竟然穿越到了东黎国这个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国家。

她可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刚穿越过来就被打!

原身十六岁,是丞相府的嫡女,同时也是当今夜王殿下的王妃。

只不过这个王妃,是个弃妃!

通过原主的记忆得知,原主原本在房间里好好的,结果冲进来了一个侍卫,见了她就开始脱衣服。

原主还在懵逼状态,刚要喊叫,君离夜和李雪柔就来了。

两人撞见了衣衫不整的侍卫和惊慌失措的原主,还没等原主解释,侍卫就自尽而亡了。

原主吓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结果可想而知,原主直接被拉到了院子,板子侍候,被毒打质问。

让花月颜抓狂的是,她一醒来,就被人安上了通奸的罪名。

这种罪名,一旦落实,那可就是被人活活打死的下场。

“王妃,奴婢没用,帮不了您,只要您乖乖承认,王爷说不定会对你从轻发落的。”绿萝在旁边哭的梨花带雨。

在不远处,还有一个腹部插着刀子已经自尽的侍卫。

“奴婢求王爷高抬贵手,饶了我家小姐吧,她身子骨弱,可禁不起这些板子啊。”绿萝跪着朝君离夜不停地磕头。

“闭嘴!是谁让你污蔑我的?”

绿萝如此一说,就是替她变相认罪。

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君离夜薄唇轻掀,“花月颜,人证物证俱在,为保皇家颜面,你是自行了断,还是本王送你一程?”

花月颜触及他眼中情绪,君离夜对她的厌恶不加掩饰,甚至是恨的。

她趴在木板上,雨淅淅沥沥的落下,浇落在她的伤口上,蛰的生疼。

上一世父母掌心的宝贝,部队里的小公主,还从来没有受过这等委屈。

“这位......王爷敢不敢给我一个自证清白的机会。”

想说‘这位帅哥’,却在认清现实后立马改了口。

“你的奸夫为保你自尽而亡,如今死无对证,你觉得你还有机会?”

好绝情的男人!

“王爷,你我好歹成亲一年,你就一点也不念旧情?”

君离夜俯身凑近她,“当初,你耍卑鄙手段设计本王娶你,就该想到会有今天!”

他们之间,没有旧情,只有旧帐。

“君离夜,我的父亲,刚刚从敌国谈和归来,立下大功,此时此刻你就要杀了她唯一的嫡女,就不怕悠悠众口?”

君离夜倏然捏住她的下巴,“你还敢提你父亲!”

花月颜疼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前有君离夜这个冰块脸对她步步紧逼,后有李雪柔那小贱人对她紧咬不放。

进退两难的她,靠人不如靠己。

“我要见太后,请她老人家为我做主。”

君离夜冰魄色的眸子缓缓眯起,“呵,想见太后?可以。”

花月颜松了口气,只要有一丝证明清白活命的机会,她都不能放弃。

“那你就走着去皇宫,只要你有命见到她老人家,本王不拦你。”

李雪柔叹了口气:“夜王妃,你就认了吧,皇宫离夜王府可隔着好几条街,你都这样了,怕是还没走过去就没命了。”

她就不信,花月颜敢去皇宫,这丫头不过是说说大话罢了。

岂料,花月颜从木凳上爬起来,脑袋一阵一阵的犯蒙,随时都有可能晕倒。


她狠狠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剧烈的疼痛袭来,让她脑子瞬间清醒了几分。

雨还在下着,不大,她湿了一身,伤口大抵是发炎了,又冷又疼。

她望着李雪柔,挑唇道:“能不能走过去,李姑娘拭目以待不就行了?”

她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一步一步朝府外走去。

在部队锻练了这么多年身体,没少外出执行任务。

这种皮外伤看着渗人,也不过是受点罪罢了,她承受得起。

君离夜看着她坚毅的背影,眸光轻闪,他怎么觉得花月颜被打了一顿,似乎跟之前有些不一样了?

下着雨,街上行人不多。

但有人看到了她,仍对她指指点点,议论不休。

“听说夜王妃跟一个侍卫通奸了。”

“这样胸无点墨的女人,怎么配的上咱们的战神,夜王殿下。”

“当初死乞白赖嫁给夜王殿下,夜王殿下不理她,她就耐不住寂寞了,自找的!”

皇宫。

雨渐渐停了,花月颜撑着仅有的一点力气来到慈宁宫前。

徐嬷嬷走了出来,“夜王妃请回吧,太后娘娘已经听说了夜王府发生的事,夜王要如何处置您,也是您咎由自取,她不想见您。”

“嬷嬷,请您通传一声......”

徐嬷嬷叹了口气,“夜王妃啊,不是老奴说你,你这事做的也太过分了,就算夜王殿下不喜欢你,你也不能和别人通奸,还是将军府的侍卫。”

花月颜嘴角抽了抽,现在所有人都认为她耐不住寂寞,守不住空房。

“我就在这里等着皇祖母,直到她见我为止。”

“随你。”徐嬷嬷横了她一眼,转身离去。

花月颜抬起酸痛的手臂摸了摸额头,滚烫的额头,全身的疼痛让她瞬间意识到她发烧了。

身体一阵一阵的泛着寒意,背上火辣辣的疼,流着血,沾染了衣衫,她动一下,都生不如死。

如今她浑身都湿透了,使得本就虚弱的身体雪上加霜。

眼前一黑,她直接昏死了过去。

迷迷糊糊间,她看到了自己的军事医药基地。

在实验室里,她找出医疗包,从里面取出一支注射器和一支复方氨林巴,直接从自己静脉注射。

打了退烧针,她瞬间松了口气。

也不知道她睡了多久,更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

外面闹哄哄的,看到亭台楼宇,才知道她刚才是在做梦。

只是,刚才发生的一切,太真实了。

抬手抚上额头时,才发觉手里拿着东西,定睛一看。

竟是一支注射器!

她猛地睁大眼,确定这就是从医疗包里拿出来的那支注射器。

她深吸了一口气,狠狠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有疼意泛上来,她没做梦。

她看到身侧有一个红白相间的医疗包,是她每次在部队里给兵哥哥们医治外伤的行囊。

也跟着她一起穿越了,太邪乎了。

看来有时间,她得琢磨琢磨玄学了,真是应了老祖宗传下来的那句话,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另一边,宫外。

李雪柔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瑟瑟发抖的绿萝。

她涂着丹寇的指尖微微一挑,似笑非笑道:“没想到花月颜还真走到了行宫。”

绿萝低垂着脑袋,“三小姐,当初毕竟是花月颜的娘亲救过您一命,通奸的事,要不要放花月颜一马?”

李雪柔目光一沉,“怎么?作为花月颜的陪嫁丫鬟,看到主子快死了,心软了?”

绿萝赶紧摇头,“不是的,奴婢的主子只有三小姐一人。”

李雪柔云贵妃扯了扯唇,开口道:“这次的事,你表现的很好。”

“多谢三小姐夸奖。”

“只不过,没想到花月颜竟然真敢去找太后。”这是李雪柔始料未及的,“就算她见到了太后,太后也不会帮她的,这一次,花月颜翻不了身了。”

“小姐,慈宁宫那边出事了!”有丫鬟赶紧跑进来禀报。

——

“快来人!有......有蛇!”

徐嬷嬷着急的大喊。

黑夜里,风雨刚停,冷风拂过,花月颜刚打了退烧针,身体缓了一点力气,奈何后背的伤,太过严重,已经接近溃烂。

她没有时间去管,听到徐嬷嬷的声音,皱了皱眉,当即快步走了过去。

花月颜循声走去,在后院里有一处小花园,徐嬷嬷正蹲在那里,而她身边,已经有一个老人昏迷。

“皇祖母!”花月颜吃了一惊。

徐嬷嬷吓的一张脸惨白,见到花月颜,年迈的她梗着哭声,“夜王妃,快去叫人救救太后,娘娘她被蛇咬了。”

太后千金贵体,徐嬷嬷一点都不敢怠慢,只好喊了人来。

可太后喜静,又是晚上,丫鬟侍卫本来就少。

遇到这种突发情况,一时间,人来的并不及时。

花月颜蹲下身体,冷静问道,“咬到哪里了?”

“我,我不知道,太后娘娘本来在这里赏花,我过来的时候,就见到一条蛇跑了,紧接着太后她老人家就昏倒了。”徐嬷嬷紧张害怕的手一直在发抖。花月颜小心翼翼的检查了一遍,她撩开太后的衣衫,发现在小腿处,有很明显的蛇咬痕迹。

“你快去叫几个侍卫过来。”这里地太凉,太后年纪大了,昏迷久了,就算体内毒素清理干净了,也得受了风寒。

徐嬷嬷已经手足无措了,“可是大夫呢,我得去叫大夫......”

“我就是大夫!快去喊人!”

花月颜顾不了那么多,牙齿印痕很深,太后面色和嘴唇已经发紫,四肢冰冷,显然这蛇毒极其强烈。

如果在两分钟之内不把毒控制住,太后必死无疑。

等着御医前来,已经是不可能了。

伤口已经肿了起来,青紫了一大片,她必须立马救治。

徐嬷嬷刚走,花月颜袖子里就滑出了医疗包。

“血清、注射器......”她打开医疗包,拿出注射器,立马给太后注射了血清,先控制住毒素不蔓延。

虽然毒素已经被控制住,但太后的伤口需要清理。

古代医疗条件很差,目前快速的解毒方法就是将毒吸出来。


身为大夫,救死扶伤是她的责任,花月颜没想太多,直接低头覆上太后的小腿,一口一口的将小腿里的毒素吸出来。

吐在一旁,反反复复了七八次,毒素才被吸干净。

太后意识逐渐清醒,模模糊糊间,看到一个小丫头不停的吸着她腿上的毒。

她脑袋一栽,彻底昏死了过去。

“御医来了!御医来了!”徐嬷嬷带着两个御医过来,后面还跟着几个侍卫。

御医大致检查了一遍太后的生命体征,然后让侍卫将昏昏沉沉的太后抬进了房间。

人太多,一心只顾着太后的安危,没人搭理花月颜,她就像个被世界遗弃的人。

看着太后被人抬走,她松了口气,将嘴角的血迹擦去。

站起身,脑袋传来阵阵晕眩,眼前黑了一瞬,刚刚站稳。

“花、月、颜!”身后一人大力攥住她的手腕,将她强制性的转过身体,面对着他。

花月颜背部的伤仿佛被人硬生生的撕开,疼的她倒抽了一口冷气。

额头沁了一层冷汗,她强撑着虚弱的身体望着突然而来的君离夜。

他目光如刀,仿佛她掘了他家祖坟,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了。

又是他,见到这男人准没好事!

“你对皇祖母做了什么?”

“我能做什么?”花月颜反唇相讥,脑子很乱,身上疼的她难受。

“本王就不该让你来这里,没有你,太后也不会晕倒。”君离夜一步一步逼近她。

花月颜呵了一声,“你难道觉得太后昏倒是因为我?”

“你怕不知道你自己有多阴毒。嫁本王,是如此。如今,太后不帮你,你下此毒手,有什么是你做不出来的!”君离夜望着她的眼神,充满了不屑和愤恨。

不管花月颜如何设计他,他都可以忍。

但是,他决不允许花月颜伤害他身边的人。

花月颜可笑的望着他,“不知王爷哪只眼睛看到我把太后弄晕了?”

两人四目相对,针尖对麦芒,谁也不让谁。

脚下一滑,花月颜直接跌倒在地,一身的狼狈不堪。

手掌趴在地上,砂砾磨破了掌心,她深深吸了口气,这具身体也太差了。

“清风,把王妃拖下去,找个没人的地方,杖毙!”

花月颜小脸倏然一沉,“狗男人,你!”

君离夜刀削斧刻般的俊颜泛着幽冷之色,“花月颜,你最好祈祷皇祖母无事,否则,你就不是被乱棍打死那么简单了。本王会亲手将你挫骨扬灰!”

“混蛋......”花月颜张口还想再说什么,侍卫直接将她的嘴堵住。

清风招呼着两个侍卫,架着花月颜的胳膊,将她往外拖走。

花月颜睁大眼,只能呜呜的瞪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

君离夜到了前殿,只听得御医的声音传来,“这蛇毒太烈了,幸亏有人提前将毒吸了出来,老臣赶去那会再进行的话已经来不及了,这一次真要感谢提前医治的人。”

徐嬷嬷一抬头,便看到了刚进来的君离夜,“参见夜王殿下。”

君离夜示意她小声一些,“皇祖母情况怎么样了。”

御医连连点头,“太后娘娘福泽深厚,有高人相助,保住了性命。老臣已经为太后开好了方子,是疗养身体的,至于蛇毒方面,多休息几日便没事了。”

“夜......夜儿......”

“皇祖母,您醒了?现在感觉怎么样?”君离夜在榻前坐下,心中存疑,刚才他听到了‘蛇毒’两个字。

太后扫了一圈,御医已经下去煎药了。

只有徐嬷嬷和君离夜守在一侧。

她找了许久,也没找到想见的人。

“皇祖母在找什么?”

“就你自己?那丫头呢。”

君离夜微微蹙眉,“皇祖母指的是......”

“花月颜。”太后稳了稳心神,意识更加清醒了几分,“你该不会是把她杀了吧?”

“通奸之事,罪无可恕!”

太后一听,可心急了,“快把那丫头带过来,要不是她,哀家早没命了。”

“皇祖母难道不是被她推倒的?”

一旁的徐嬷嬷低声道:“夜王殿下有所不知,太后娘娘是在后花园被蛇伤着才昏过去的。”

君离夜凤眸幽光一闪。

他此番听下人禀报太后晕倒了,来人也没说是为何晕倒,等他过去时,就见到花月颜一人,还以为是花月颜搞了阴谋手段,毕竟花月颜在这里跪了好几个时辰的事,他也是听说了的。

“皇祖母想见她怕是来不及了,她与人通奸,已经被我下令杖毙了。”

“皇祖母。”门外踏进一个身影。

君离夜和太后循声看去。

“花月颜?”君离夜剑眉微蹙,她没死?

清风跟在花月颜身后,君离夜走过来,清风在他耳畔说了几句话。

只见君离夜俊颜沉的似是能滴出黑水来。

“饭桶!”君离夜气的朝清风冷喝出声,两个侍卫连个女人都弄不住。

清风也很无语,想起他刚才去查看夜王妃情况时,他简直惊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原本王妃应该被杖毙的,可他见到她不过两招,就将两个侍卫撂倒了。

没有任何花哨的招式,只有简单的两招。

花月颜对上君离夜微怒的神色,她挑衅似的看了他一眼。

想弄死她,没那么容易。

“怎的把自己搞成了这副样子。”太后看到她,嗔了一句。

血水混合着汗水沾染着花月颜的衣衫,贴在伤口上,只要稍微动一下,她就疼的直打哆嗦。

“徐嬷嬷,带她先去换洗衣服。”

花月颜摇了摇头,声音立马软下来,“皇祖母,阿颜能忍得住。”

“可哀家看不得这般血腥的场面。”

“夜王妃随奴婢来吧。”

太后到底是太后,皇上的母亲,她说的话,花月颜是无法反驳的。

进去了换洗了衣服,徐嬷嬷就守在殿外。

花月颜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来,就用了小半个时辰,仿佛她身上蜕了层皮,疼到早已麻木。

“王妃,需要奴婢进去帮您吗?”

花月颜拒绝道:“不用,我自己来就好。”

徐嬷嬷在殿下候着,心下疑惑,往日里她也见过夜王妃几面。

怯懦胆小,说话都不敢大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