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首辅大人傲娇妻

首辅大人傲娇妻

聂隐娘作者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穿书之后的罗锦书,发誓要将原主的人设撕毁。嫁给冷漠的相公,婆婆刁难,原主还作死的虐待人家儿子,最终落得个死无全尸的下场。如今罗锦书穿书到此,一定要改写自己的命运,洗心革面,照顾好这一大家子,抱紧便宜相公的大腿。

主角:罗锦书,闻轻舟   更新:2022-09-14 12:0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罗锦书,闻轻舟 的现代都市小说《首辅大人傲娇妻》,由网络作家“聂隐娘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书之后的罗锦书,发誓要将原主的人设撕毁。嫁给冷漠的相公,婆婆刁难,原主还作死的虐待人家儿子,最终落得个死无全尸的下场。如今罗锦书穿书到此,一定要改写自己的命运,洗心革面,照顾好这一大家子,抱紧便宜相公的大腿。

《首辅大人傲娇妻》精彩片段

“要是早知道你这小娼妇脏心烂肺,害我孙子,我买谁也不会买你……”

一阵不堪入耳的谩骂声中,罗锦书恍然醒来,膝盖传来针刺一样的痛,密密麻麻地传遍全身。

在她弄清楚状况前,身旁忽然又传来一道男声,低沉悦耳,无比严肃。

“你这毒妇!若你再敢伤害闻砚,我一定送你去见官。”

闻砚?

这名字听着有些耳熟,这不是罗锦书昨晚看的那部小说,《首辅已过万重山》里男主的便宜儿子吗?

“毒妇,你可听见了!”

这话也耳熟,好似是男主说给他那恶毒原配听的。

等等……闻砚?毒妇?

这两个词如一道惊雷,直接锤得罗锦书天塌地陷。

熟悉的台词,熟悉的名字,所以她这是穿书了?

可那个与她同名同姓,却致力于虐待孩子的罗锦书最后的下场,是死后扔在乱葬岗,被野狗分尸啊!

罗锦书盯着混合草秆砌成的墙角震惊得无以复加,抬眸望去,一个面容清癯,眼神阴鸷的男人落入眼帘。

她打了个激灵,试探地叫了一句:“轻舟?”

“嗯?”闻轻舟停下脚步,浓密睫毛遮挡下,眼底是满满的厌恶之色。

罗锦书心下一颤,躲开男人的目光。

这回她毫不怀疑,自己真的穿了!

“没什么。”罗锦书慌忙站直了身子,视线越过男人,落在床上那个瘦瘦小小的身体上,这就是闻砚?

“我,我来给砚儿上药吧!”

“住手!”察觉到她的意图,闻轻舟清瘦的身形挡在面前,语气带着嘲弄与冷冽,“毒妇,你又想做什么?这里没你的事,还不赶快做饭。往日忍你敬你,但今日之事,稍后定与你清算!”

见他这般维护闻砚,罗锦书心底有同情一闪而过。

若闻砚真是他的孩子倒也罢了,可闻砚的存在,却是闻轻舟最大的耻辱。

那是他的未婚妻和他的长兄私通生下来的孩子。

偏偏闻砚出生没多久,突发饥荒,亲娘嫌弃闻家太穷,跑路了,亲爹死了,倒是老太太邹氏把他疼得像眼珠子似的,逼闻轻舟认他当儿子,而闻轻舟也果真把他当成亲儿子对待。

即便日后闻轻舟成了权倾朝野的首辅,也没忘记报当年闻砚被虐待之仇,让罗锦书不得好死。

眼下灾年,易子而食典妻卖女的人家多的是,罗锦书便是离开闻家,出去也活不成,但若是留下来……

“小贱蹄子,还不出来,装什么死呢!你要是再敢让我大孙子饿着,我死也拉着你们一起!”

西头房里邹氏的叫骂打断了罗锦书的怜悯,也叫她清楚自己现在的地位。

她不禁垂眸叹气,还是先怜悯一下自己吧,走也走不掉,留下来也没有好日子过,真是穿越前没翻黄历,倒霉催的。

意识到闻轻舟鄙夷的视线还在自己身上,罗锦书立马转身出去,“我这就去。”

既然逃不掉,目下她就得想办法讨好讨好家里的几个祖宗,小祖宗晕着,大祖宗气着,老祖宗骂着,一眼望去,前路渺茫。

出了门,堂屋外面是破泥烂瓦做的厨房,厨房只有一口大锅灶,灶台和烟囱之间有个放热水的小井罐。

罗锦书对这样的大锅灶并不陌生,童年时她帮姥姥做饭用的便是这样的锅灶。

于陌生世界得到的头一份熟悉,让她升起些许安心。

生火,热锅,用丝瓜瓤把锅刷了一遍,罗锦书正准备大展拳脚才想起闻家的穷,穷途陌路的穷。

家里仅剩的小半袋米还锁在他们东头房的柜子里——原主怕他们三人偷吃,还特意用小锁锁起来了。

真正的原主性子彪悍,仗着闻轻舟还要靠她传宗接代,不敢对她动手,压根没把闻轻舟放在眼中,唯一怕的也就是那邹氏了。

可罗锦书不同,罗锦书不怕邹氏,她害怕这个沉默不语却极有主意的男人。

想到这儿,罗锦书找到自己衣服袖袋里的钥匙,顶着闻轻舟的嫌弃的目光,硬着头皮取小半碗暗黄的黍米出来,把锁取下放在一旁,端着碗做饭去。

黍米虽粘稠,但量太少,这点做出来不够四人吃的,罗锦书见菜篮子里还有一颗蔫了吧唧的塌塌菜,巧思一转,把菜切吧切吧扔进锅里,放点盐,煮成一锅粥。

就这也已经是闻家的最后一颗菜,还真是吃了上顿没下顿。

锅底大火熬粥,黍米菜粥在旺盛火势的催化下咕嘟咕嘟直冒泡,菜粥咸香四溢,米香味盈满整个厨房,飘向小院。

灾害年头日子难过,闻家顿顿清汤寡水,黍米煮出来的粥都能当镜子照,更别说煮出香味来了。

因而闻到这味道,西头房的谩骂声停了下来,头发花白的邹氏顶着满脸能夹死苍蝇的褶子走出来,和儿子一起走去厨房。

听见脚步声,罗锦书赶紧从暖和的灶台下起身,拿起锅铲划拉两下,粥香弥漫,勾人馋虫。

邹氏的肚子没出息地咕噜一声,罗锦书心里一喜,抓胃这招果然有用!

她欣喜万分地盛粥摆上桌,抬头却发现闻轻舟站在门口的阴影中,望向她神色阴冷,晦暗不明,似乎在看一个陌生人。

罗锦书吓得哆嗦连连,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暗暗给自己加油鼓劲。

看来,巴结闻轻舟的计划是对的,至少得给自己留个衣冠冢吧!


“我来给锦娘送菜,你为啥不让我进?你们家穷成这样,老子肯送菜给你吃就不错了!”

罗锦书拿着丝瓜瓤一边刷锅,一边思索家里没菜吃,得出去找吃的时,门外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那小蹄子再不济,也是老娘的儿媳妇,用得着你刘根宝整天献殷勤吗?东西要留就留,人给我滚!”

这泼辣蛮横不讲理的妇女一听就是邹氏。

“上家黑锅下家背,上家自由我悲催。”罗锦书撇嘴,放下丝瓜瓤,慢吞吞挪了出去。

书里提过,刘家和闻家本来也算和睦,刘家女儿刘桂香和闻家老大早前订了婚约,结果婚没成,闻老大却睡了弟弟的未婚妻,还弄出了个孩子。

这种丑事自然不能外传,于是在刘家看来,就是闻家背德背理,无故退婚在先,慢慢也就交恶了。

直到罗锦书的出现,成了闻刘两家另一个矛盾点——罗锦书盘亮条顺,在这小湾村美成了一朵花,刘家长子刘根宝丢了魂似的,非要得到罗锦书不可,可惜最后惨死于闻轻舟手中。

好在现下事情还没有那么糟糕,刘根宝只处于献殷勤的阶段,罗锦书还来得及掐灭这该死的小萌芽。

“我呸!锦娘在你这儿多受磋磨,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吗?闻大娘,就算锦娘是你买来的,你也不能把她当骡子使。闻轻舟那孬种护不住女人,还不让别人来护了?”

罗锦书闻言愕然,抬头撞入一双笑盈盈的含情桃花眼,青年模样周正,面对邹氏的威风在罗锦书面前化为惊艳,“锦娘……”

“小贱蹄子!当着我的面就敢勾人,看我打不死你!”邹氏气急败坏,抬起拐杖就打在罗锦书的身上。

不过拐杖并未落下,而是被刘根宝紧紧握住。

见罗锦书望向自己,刘根宝露出大白牙笑道:“锦娘,我不会让人伤害你的。”

“谢谢你。”罗锦书声音轻柔,如羽拂面,“相公已经去瓦屋山找吃的了,这些菜你拿回去吧。现在年成不好,家家粮食都不够吃,你紧着刘家就行。”

她是吃饭后听闻轻舟对邹氏说的,瓦屋山就在闻家的破院子后面,近得很,也荒得很。

“嘁!瓦屋山那鸟不拉屎的地方能有啥吃的?锦娘,你就收下,改天我带你去石景山找吃的,我知道有个地方没人去过,肯定有很多野菜。”

“不必!”罗锦书变了脸色,依旧拒绝,“我一会儿就去找我相公,以后有事让桂香过来就成。”

以刘桂香和闻轻舟的关系,怕是死都不肯过来,正好解决了她的麻烦。

听她拒绝得这般彻底,刘根宝眼底闪过一丝阴狠,随即盯着邹氏道:“好,我这就走。但要是这老婆子害你,你一定跟我说。”

听完这番搅屎棍的发言,罗锦书厌恶地看了眼刘根宝。

“你还盯着人家看做什么?”邹氏警惕地看着她,顿时回过神来,手里拐杖又高高举起,“小贱人你别是又想跑吧?老娘腿瘸了照样追你三个村!”

是了,原主曾经逃跑,被邹氏追了三个村才追回来呢。

不过现在……开玩笑,比起未知的自由,她还是更想抱紧大腿,好好活命。

罗锦书缩着脖子,好汉不吃眼前亏,赶紧哄邹氏道:“娘你放心,我肯定不跑。我先去瓦屋山找相公,那山我不熟,要是跑了,肯定就死在外面了。”

这话说得邹氏顺心,吊三角的眼睛高高扬起,“谅你也不敢。早点去早点回,别耽误给我大孙子做饭。”

安抚好邹氏,罗锦书才敢往屋后走。

瓦屋山就在闻家后头,书里提过一句山头荒凉,连野菜都挖不到两棵,但罗锦书没想到这地方能这般荒凉,除了剌嗓子的野草,干枯的藤蔓,就是奇形怪状的石头。

“相公!闻轻舟!”

她的声音穿过重重树影,落在水洗发白的蓝衣男人耳朵里,男人脸上闪过一丝惊讶。

他停顿片刻,起身迎上去,见到罗锦书,冷淡的清癯面容没有丝毫喜悦。

刹那间,罗锦书想起了闻轻舟说过的算账,不会就是在这儿吧?

她压下心头的恐惧,挤出笑容冲过去,“相公,我就知道你在这儿,特意来找你的。”

闻轻舟还是不说话,罗锦书也不恼,跟在闻轻舟身后,主动交代了刘根宝过来的事,末了道:“咱们不要别人的东西,我和相公一起找,夫妻齐心,说不定就能找到野鸡野兔野獐子……”

她的话没说完,嘴就被人捂住,鼻尖萦绕着皂角的草木清香。

愣神听着耳边传来的嘘声,罗锦书顺着闻轻舟的手指看过去,嚯!一只獐子被藤蔓卡住脖子,正扑腾呢。

罗锦书指着獐子,小嘴张张合合,声音脆嫩,“肉!”

半天就憋出一个字来,她自己都觉得害臊。

她按捺不住兴奋,俏生生的脸上因为激动漾起一抹红晕,看着闻轻舟不禁感叹,不愧是男主!气运逆天了!

“在这儿待着。”闻轻舟没有鄙夷,走到獐子前,不知用了什么法子,獐子的身子忽然就软了下去,一股腥气蔓延开来。

等待獐子放血的过程,他转过身,不期然对上一双亮如星辰的眼眸,薄唇微抿,神情淡泊。

方才他绕了大半座山,什么都没找到,罗锦书刚来便有了这上吊獐子,是因为她,还是只是巧合而已?

忽然,罗锦书一声低呼,“相公!你……你怎么把獐子血给放了!这玩意儿大补啊!”

闻轻舟的脸顿时黑了下去。


罗锦书还不明白闻轻舟为何突然变了脸色,想着他身体弱,这獐子血可以补身体,不禁面露惋惜。

但她乖巧地没有再说话,生怕惹恼闻轻舟,一言不发地和闻轻舟一同将獐子扛回家。

这会儿天色已晚,乌金西坠,闻家地处偏僻,更是无人发现他们得了这么大个獐子。

一到家,罗锦书就赶紧拿刀出来,处理獐子肉。

余光瞥见闻轻舟挽起袖子要动手,罗锦书赶忙叫住他:“相公,你明天还要去书院,这种事还是交给我吧,你去看书就好。”

开玩笑,这可是未来首辅,权臣之首,自己哪里敢让他纡尊降贵碰这些东西。

古人不都信奉君子远庖厨吗?无论如何也不能耽搁闻轻舟读书考功名!

闻轻舟没有拒绝,凤眼狭长透着清辉,站在罗锦书背后静静凝望着她熟练划开獐子腹,心中转了几个弯。

做饭不好吃可以装,对闻家人的态度可以装,但刀工是装不出来的,没有熟悉过宰杀牲畜之事,根本不可能这般流畅。

她绝不是罗锦书。

在瓦屋山念着与她算账的事,也被闻轻舟按下不表,他还要再观察一段时间再说。

收回念头,闻着血腥味,闻轻舟转身回屋。

在他离开后,罗锦书僵硬的身子也松软下来。

被大佬用那样的眼神盯着,她很难不心惊胆战啊!

就在刚刚那一瞬间,她已经在脑海里反复回忆自己有没有说错话做错事了,确定没有做什么得罪闻轻舟的事,罗锦书才继续宰獐子。

她娴熟地把獐子肉切成肉条,只保留腹部的整块肉,又把内脏去除血水,放进盐水里浸泡。

做完这一切,罗锦书拿出碱面倒点热水洗手,洗到手上没有血腥味,她才把水倒在处理獐子的地方,冲刷血迹。

“处理好了?”闻轻舟清冷的声音比秋天的夜风还要冻人。

罗锦书吓得打了个激灵,险些把木盆摔在地上,稳住心神回道:“嗯,都处理好了。一会儿我把獐子肉炒一炒,去和刘桂香换几个鸡蛋,闻砚身上有伤,鸡蛋能祛除淤青。”

看见闻轻舟那张冰冷的面孔,罗锦书心底就惴惴不安,生怕他现在要和自己算账。

原主理亏,还不是初犯,要是他真把自己撵走,自己还真没有留下的理由。

可是眼下荒年灾害未过,离开小湾村只有死路一条,就算要走,也得等荒年过了,等她哄好闻家人,再和平分手。

闻轻舟对她的话不置可否,俊秀的脸庞多了一分厉色,“你想送肉无妨,但闻砚的伤不用你操心。”

扔下这话,闻轻舟冷着脸离去。

有漆黑夜色遮挡,罗锦书压根看不清他的神情,只能暗自揣度,他这是同意了吧?

这么想着,她取了一小条獐子肉,用闻轻舟找到的野山菜加油爆炒,獐子肉嫩滑爽口,不一会儿香味就盖住了院子里若有似无的血腥气。

月亮还没到头顶,罗锦书端着炒好的半碗肉去敲了敲刘桂香家的门,开门的正是刘桂香。

原书里,刘桂香是原主为数不多能说得来的人,也因此,罗锦书对她有几分天然好感。

“桂香,这肉你拿去吃,别跟别人说啊。”罗锦书把碗往前送了送,香得刘桂香直流口水。

她接过海碗,咽了下口水问道:“你这哪儿来的哇?我听我哥说你们去瓦屋山了,那地方能有吃的吗?你要是不想跟我哥一起,赶明儿我跟你去。”

“不用,我相公运气好,抓着一只小獐子,够吃一段时间的。我只给了你,你可不能跟别人说啊。”罗锦书连忙拒绝,表明来意,“你家有鸡蛋吗?我想换点鸡蛋。”

知道刘桂香不喜欢闻砚,罗锦书没提鸡蛋的用处。

有了这碗肉,刘桂香豪爽地给了她十个鸡蛋,罗锦书趁夜色赶回家,拿了两个鸡蛋放在锅台井罐里,用热水捂着。

热水烧好,鸡蛋也就捂熟了。

虽然闻轻舟说不让罗锦书管闻砚的伤,但她还是想做点事情弥补一下。

恰好她走进屋里时,闻轻舟不在,罗锦书这才松了一口气。

她用衣角裹着两个鸡蛋来到闻砚床边,发现闻砚已经洗过澡了,一头柔软的黑发用布带松松垮垮地扎着,因为背后有伤不敢躺着睡,只能趴着闭上眼睛。

只是扫一眼闻砚攥紧的小拳头,罗锦书就忍不住心疼起这孩子来。

她轻手轻脚走过去,却还是惊醒了床上的小娃娃,那双水灵灵的眼睛一见到罗锦书,就蒙上一片雾气。

“嘘!”罗锦书赶紧抬手阻拦要掉金豆子的闻砚,“我给你敷伤口,用鸡蛋滚一滚,痛痛就飞走啦!”

和原主不同,罗锦书很喜欢小孩子,从前在外婆家,她就是出了名的孩子王,这会儿哄孩子毫无压力。

但闻砚眼中没有喜悦,只有不敢说出口的恐惧。

罗锦书叹气,掀开他的衣裳,把闷熟的鸡蛋放在后背来回滚动,企图消除他身上的淤青。

确定她真的是给自己敷伤口,闻砚小心翼翼地回头,对上她晶亮的闪着笑意的眼眸,茫然无措。

然而这样温馨的场景没有持续多久,就被一道冷厉的声音打破。

“你这毒妇又对闻砚做了什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