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女帝出山陪我

女帝出山陪我

我真不想扑街了作者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五年前的这个时候,人屠萧策被人诬陷算计,被贬到了卧龙山,本想着从此躺平人生,美女在怀过上闲云野鹤的潇洒日子……却被该死的南蛮子打破了平静,如今的大秦危在旦夕,就连这座寂静的卧龙山也不复往日的宁静。

主角:萧策,姬月如   更新:2022-09-14 12:0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萧策,姬月如 的现代都市小说《女帝出山陪我》,由网络作家“我真不想扑街了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五年前的这个时候,人屠萧策被人诬陷算计,被贬到了卧龙山,本想着从此躺平人生,美女在怀过上闲云野鹤的潇洒日子……却被该死的南蛮子打破了平静,如今的大秦危在旦夕,就连这座寂静的卧龙山也不复往日的宁静。

《女帝出山陪我》精彩片段

“南蛮北上,所过之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至我大秦数万生灵于水火之中,如今已到生死存亡之际,诸爱卿可有良策退敌?”

大秦女帝红袍如火,秋水明透的眸子下,一滴泪痣轻点,韵美倾城的容颜令人不敢直视,可此刻她的声音却沉重而压抑。

中秋月盈,南蛮横跨漓江北上,两日之内,便屠城十三座,更扬言未来三日杀入京都云阳,捉女帝为侍,豢大秦女人为奴。

如此畜生行径,天怒人怨。

可大秦将士屡战屡败,眼看江山破灭,朝堂文武百官尽是惶惶不安,不知所措。

女帝眯了眯眸子,看向自始至终都在沉默寡言的平国公,“国公,你可有对策?”

杨林幽幽叹息。

身为三朝元老,他忠心为国,远见与谋略皆为上乘,可此时他却神色复杂,咬了咬牙,“老臣担保一人,可退敌军!”

女帝猛然抬起双眸,“谁?”

杨林目光直视女帝,沉声道:“人屠,萧策!”

人屠?

此人可是女帝禁忌!

“放肆!”

果不其然,女帝听闻此言,登时拍案而起,火红色的龙袍翻涌,厉声道:“我泱泱大秦人才辈出,将帅犹如过江之鲫,怎么可能会将一国之命运交给那种整日留念风花雪月的浪荡男子!”

“平国公,朕看你是老糊涂了!”

“老臣确实老眼昏花,但,为大秦江山社稷,臣知无不言,死而后己!”

杨林咬牙上前,字字铿锵,“南蛮大敌,非萧策无人可破!”

“但…但…此人不堪重用!”

伴随着女帝略带颤抖的声音,杨林面色凝重,趁势开口,“若陛下能够为当年之事向萧将军低头认错,请他出山,大秦江山必然无恙!”

“认错?”

女帝红唇轻颤,她的神色恍惚。

依稀间。

姬月如想起三年前的白马青衣少年郎,他风流潇洒,曾一首诗词引动云阳城,数十花魁闭门谢客,甘愿陪伴左右,红袖添香;他为人张狂,曾一人一枪,横扫大秦诸侯帮她登上皇位,后亲率十万铁骑,坑杀百万南蛮!

但他为什么宁愿和那个贱人一起囚禁卧龙山,也不愿与我坐拥大秦山河?

眼眸深处的疼惜与怨恨渐渐收敛,女帝道:“朕乃大秦君主,何错之有?”

“没有萧策,我大秦照样可以歼灭敌军,照样可以千秋鼎盛!诸爱卿,谁愿意出城一战?”

扑通一声!

杨林双膝跪地,“老臣求陛下请萧将军出山,救我大秦山河!”

“臣,附议!”

“臣,附议!”

伴随着杨林双膝跪地,文武群臣纷纷双膝跪地,呼声响成一片。

“你……你们!”

见到眼前群臣下跪,女帝气的身躯颤抖,她无力地抓着红袍坐在龙椅上,叹息道:“也罢!”

“听闻萧将军喜爱美人儿,国公便请京都四大名伶前往卧龙山,魅诱萧策,请他出山吧!”

……

“都说人屠风度翩翩,乃谪仙降世,不知是真是假。”

“我可听姐妹说过,五年前,萧将军一首诗词引动京城,才华斐然。”

“可为什么我听到的是,萧将军月下鸡鸣凤舞,可让无数姐妹尽折腰呢?”

伴随着两道车辙印在卧龙山道,马车中传出莺莺细语,名动京城的梅、兰、竹、菊四大名伶嬉笑嫣然,传出几道轻声笑语。

红梅柳腰婀娜,身上粉色纱衣翩翩舞动,声音酥软道:“国公大人,敢问这萧将军是不是真如传言中……”

“萧将军乃盖世人杰,岂能妄下断言?”

杨林眸光淡漠,锐利的眼神横扫四大名伶,沉声道:“尔等所言,均不足萧将军万分之一,不稍片刻就能见到萧将军了,不可再议!”

此言一出,四大名伶美眸顿时亮起星光,齐齐看向卧龙山颠。

那里几片红叶坠落,落在败落的道观与几处竹屋檐下。

只见道观门口,咿咿呀呀传出几声孩童笑声,“萧叔,你快说,快说啊,牛郎偷走织女的衣服,然后干什么了?”

萧策放荡不羁,目光玩味地瞥了眼身侧粗布麻衣,可依旧国色天香的女子,“然后呀……”

几个孩童眼睛一眨不眨,紧紧盯着萧策。

“然后……”

萧策抬手勾起姜淑颜的白皙下巴,在她那清澈如水的眸光下,嘴角微微上翘,坏笑道:“当然是月下观鸟,鸡鸣凤舞喽!”

刹那间。

姜淑颜的俏脸布满红霞,她略带嗔怪地紧了紧萧策半开半合的青衫,气道:“瞎说什么呢,教坏小孩子!”

“萧叔,什么是月下观鸟呀?”

几个孩童不明所以,咿呀咿呀地围在萧策身边,想要刨根问底,可偏偏此时,马车的轰鸣声愈来愈近,阵阵铠甲的撞击声交叠起伏,让萧策剑眉倒竖,脸上的笑意立马收敛。

他蓦然回首,眼眸中寒光闪烁。

啪嗒,啪嗒。

伴随着一道仓促的脚步声响彻,只见杨林神色恭敬,赶紧上前,“老臣杨林,奉大秦女帝之命,率京都四大名伶前来有请萧将军出山!”

“萧将军?”

萧策眯了眯眼睛,随即端起身边的大碗山茶喝了几口,淡淡道:“这里哪有什么萧将军,不过是个等死的乡野村夫罢了!”

杨林面色一僵。

他自然而然能够听出萧策言语间隐含的怨气,赶紧赔笑道:“将军说笑了,您虽隐世不出,可大秦有谁不记得您当年的盖世神威,又有谁能忘了您的绝代风流?”

“故此,女帝命我以四大名伶前来相接,恳求萧将军出山。”

闻言,姜淑颜的玉手轻轻一颤。

她目光担忧地看了眼萧策,还是轻轻起身,对着几位孩童说道:“走吧,姐姐带你们去后山玩。”

瞥了眼并没有真正走远的姜淑颜,以及那几位随时准备回家喊人帮忙的小孩子,萧策放下手中大碗茶,冷笑道:“三年前将我放逐卧龙山,如今随随便便几句话就让我出山?”

“她姬月如倒真是打的好算盘!”

萧策剑眉上挑,掀起眼皮看了眼婀娜多姿,顾盼流连的四位名伶,厉声道:“名伶我留下!”

“你可以滚了!”


“这……”

听到萧策这冰冷淡漠的声音在空气中久久回荡,杨林的脸上满是苦笑,赶紧开口,“老臣知道萧将军对于当年之事心有怨气,但晋襄王如今已被贬至西疆,终生不得回京,这也算是陛下对于您的补偿吧……”

杨林的语气略有微弱,偷偷瞄了眼萧策,心中开始忐忑不安,又补充道:“毕竟,陛下对您心中有愧,她也是……”

“哦?”

萧策的眼睛眯成一条缝隙,似笑非笑地望着杨林,“对我心中有愧?”

“我看她是心中有鬼!”

五年前,萧策魂穿大梁,救下遭遇重兵埋伏的大秦长公主姬月如,而后为她横扫各路诸侯,定鼎大秦山河,扶持一代女帝登基皇位,昭告天下,被封镇国大将军。

之后大秦边疆战乱,梁国举兵南下,萧策奉旨出征,坑杀三十万大梁将士,此战之后,人屠凶名就此远扬,大秦江山稳固,诸国不敢来犯丝毫。

就此,厌倦纷争的萧策创建清月楼,酿美酒无数,名满云阳城,吸引诸国酒商前来,日进白银千两,引起姬月如亲弟晋襄王的窥伺,勾结权臣诬陷萧策凌辱晋襄王妃,更暗中释放毒箭,致使萧策从此双腿残疾,怒意难平。

“姬月如当年既然为了所谓的皇家威严,不问是非清白便将我贬至卧龙山,让我自生自灭,那她就应该做好迎接今日下场的打算!”

萧策的眸光冷冽森寒,就这么紧紧盯着杨林,“如今大秦在劫难逃,三三两两几句话就要我出山?”

“她姬月如还真是好大的脸!”

幽冷的目光落在脸上,有着匕首割裂的刺痛,让杨林的额头上冒出点点细汗,他赔笑道:“萧将军,陛下确实也有难言之隐,而且她已经真心悔悟,您……”

“既然是真心悔悟,那就不是让你来了!”

萧策怒上眉梢,沉声道:“滚!”

“萧……”

杨林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随即目光轻轻瞥了眼不远处的姜淑颜,他沉沉地叹了口气,只能冲着四大名伶使了个眼色,然后缓缓退下。

想要萧策出山,只怕唯有女帝亲临了。

片片红叶纷飞,落在四位名伶身侧,她们面面相觑,望着席地而坐的萧策,又看向了落魄败退的老国公,一双双媚眼闪烁星辰。

“是不是被本公子的风流倜傥给迷住了?”

萧策目光玩味,戏虐的瞥了眼四大名伶,懒洋洋地说道:“不然的话,为何还不赶紧伺候本公子?”

“萧公子说对了,奴家确实被你的英俊潇洒所迷醉了呢。”

红梅行走间粉色的红纱漫天飞舞,两条雪白如玉的美腿若隐若现,她婀娜翩翩,伸出宛如削葱般的手指轻轻划过萧策的胸膛,媚眼如丝,“都说公子一人一枪横扫百万大军,公子可否持枪而起,试试奴家的深浅呢?”

“公子,绿竹也想试试呢。”

绿竹眉心一点朱砂妖媚,她凑到了萧策耳边,轻轻吐了口热气,酥酥软软地小声道:“奴家别的不会,可是磨枪绝不在话下哦。”

“是嘛?”

嗅着空气中弥漫的浓郁清香,萧策微微抬眸。

绿色的轻纱若隐若现,白皙宛如皓月般的肌肤下,一抹幽壑深邃,顿时让萧策眼前一亮,猛然抓住绿竹纤细的手腕将她拉入怀中,嗤拉一声,撕开一道口子,大笑道:“来!让本公子瞧瞧,你到底是如何为本公子磨枪的!”


嗤拉!

绿色的轻纱随风舞动。

大片光洁如玉的肌肤展现在长空之下,泛着晶莹剔透的迷醉光泽,绿竹眼波流转,“公子,那奴家可要献丑了哦。”

绿竹妩媚风情。

纤细的柳腰摇曳间绿色的纱衣翩翩飞舞,宛如羊脂白玉的肌肤拥在萧策的胸膛上,绿竹若一条水蛇,缓缓游走……

“公子。”

望着沉浸在漫天轻纱中的萧策,姜淑颜的眼眶中氤氲弥漫,满是浓郁的疼惜之色。

因为她明白,纵然萧策迷醉美色,沉吟风月,可那双眸子,却永远清明透彻,并无半分邪念,如同一泓清泉,花丛而过,片叶不沾身。

而姜淑颜真正担心的,只怕从此以后再无宁静之日了!

一点夕阳斜挂。

皇宫逸文殿内,点点烛火晃动,女帝望着站在眼前的平国公,强忍着内心的紧张与激动,语气语气平静道:“国公,可曾见过他了?”

“这……”

杨林欲言又止。

萧策那些话狂妄霸道,倘若如实禀告,只怕女帝必然会勃然大怒。

“嗯?”

女帝骤然抬眸,原本平静无波的美眸中略有波澜荡漾,她不动声色地抿了口清茶,“他怎么说,可曾愿意出山御敌?”

“回禀陛下。”

杨林面色苍白,他垂了垂眼皮,心中在思索到底该如何开口,“萧将军他……”

“他怎么了?说!”

女帝黛眉紧蹙,声音陡然提高,整个逸文殿内登时宛如寒冬禀至,空气中都弥漫出森寒气息。

扑通一声!

杨林径直跪地,他咬牙,凝声道:“萧将军愿意出山,但,他……他要……您亲自去请!”

“要朕亲自去请?”

女帝纤细的玉手死死的抓着茶杯,她的眼神此时冰冷到了可怕,一字一句地问道:“朕让你带去的四大名伶呢?”

杨林沉沉地吸了口气,“被萧将军留下了。”

“留……留下了?”

女帝那双秋水长眸猛然紧缩,紧握着茶杯的玉手上隐隐约约已经有青筋暴露,她猛然从榻上站起,一身红色衣袍翩然滚动,死死地望着杨林,再问道:“那姜淑颜呢?”

空气中的压抑气息越发沉重冷厉,杨林这位三朝元老额头上已经满是冷汗,“亦在……萧将军身侧。”

“好!很好!”

大红色的衣袍在缕缕微风下猎猎作响,女帝咬了咬银牙。

宁可与那个贱人在一起,也不问我的死活!

萧策!

难道我在你心里就这么不重要吗?

微弱的烛火晃动下,刚好点点阴影遮住了女帝那略有氤氲的眼眶,只有一滴泪痣泛着些许光泽,她当场将茶桌掀翻,怒道:“既然他不愿意出山,那他就一辈子待在里面吧!”

“朕,要御驾亲征!”

“陛下!”

杨林蓦然抬眸,望着烛光下伟岸颀长的女帝,眉宇间满是惊撼之意,一时间,他瞬间红了眼眶。

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大秦泱泱数百万黎民,无人怕死,无人胆怯,可大秦之本,山河之基,没有女帝坐镇,怎能让天下人心安?

杨林泪眼模糊,声音嘶哑道:“不可!”

“老臣知晓陛下心系山河,心怀百姓,是为了天下苍生着想,可陛下御驾亲征,若出好歹,岂不是将大秦拱手相送?”

女帝风华绝代的俏脸上满是怒容,她居高临下,看着杨林老泪纵横的身影,冷声道:“那该如何?”

“难道朕就应该眼睁睁地望着大秦江山被南蛮践踏,望着数百万黎民于水火,而无动于衷?”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