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后,渣男跪下叫祖宗

重生后,渣男跪下叫祖宗

无尽夏作者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现代言情虐恋佳作《重生后,渣男跪下叫祖宗》的主角是墨寒霆和司烟,这本书的作者名字是“无尽夏”。小说主要内容为:全世界都知道,司烟爱墨寒霆爱的超过了自己的生命,而墨寒霆娶了司烟却只是因为他心爱的白月光司若需要司烟的血来续命,即使医生告诉墨寒霆:司烟严重贫血,再抽血的话,甚至会有生命危险!可是墨寒霆还是命人抽出了司烟的血输给司若......这么多年来,所有人都知道,司烟喜欢墨寒霆。可是墨寒霆,却拿着司若的喜欢,当做伤害她的利器,一刀一刀的剜她的血肉……

主角:墨寒霆,司烟   更新:2022-09-14 12:0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墨寒霆,司烟 的现代都市小说《重生后,渣男跪下叫祖宗》,由网络作家“无尽夏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现代言情虐恋佳作《重生后,渣男跪下叫祖宗》的主角是墨寒霆和司烟,这本书的作者名字是“无尽夏”。小说主要内容为:全世界都知道,司烟爱墨寒霆爱的超过了自己的生命,而墨寒霆娶了司烟却只是因为他心爱的白月光司若需要司烟的血来续命,即使医生告诉墨寒霆:司烟严重贫血,再抽血的话,甚至会有生命危险!可是墨寒霆还是命人抽出了司烟的血输给司若......这么多年来,所有人都知道,司烟喜欢墨寒霆。可是墨寒霆,却拿着司若的喜欢,当做伤害她的利器,一刀一刀的剜她的血肉……

《重生后,渣男跪下叫祖宗》精彩片段

“墨寒霆,今晚再不回来,你就等着为你心爱的司若收尸吧!”

墨家宅院里,司烟放下狠话,就直接将电话挂断。

紧接着,她喉间涌上一股腥甜,一口鲜血猛地从口中喷出来。

她眸底闪过一抹苦涩。

抬手将嘴角的血迹清理掉,她双手撑着书桌,缓缓站起身,下楼。

半个小时后,房门被推开。

墨寒霆回来了。

见到他的一刻,她不知该庆幸还是难过。

她的丈夫,让他回家,却只能用别的女人做威胁。

多可笑啊。

见司烟就坐在餐桌前,墨寒霆阔步上前,满眸冷戾地一把拎住她的衣领:“司烟,谁给你的胆子,竟然敢要挟我?”

谁给她的胆子?

她的命给的啊,她……已经快死了!

她平静的看着他,扬唇笑笑,笑容却不达眼底。

她言语间几分嘲弄:“我不要挟你,你还记得你家中有个妻子在等你吗?墨寒霆,我只是让你回家陪陪我,不过分吧?”

“陪你?简直妄想!难道你忘了你墨夫人的身份怎么来的?于我而言,你不过是个移动血库……”

“今天是我的生日,”司烟压下心底的酸涩,不让他再说下去:“即便你不肯陪我,跟我一起吃个饭总可以吧?如果我胃口好多吃点,也能为你的心上人多输点血,不是么?”

墨寒霆阴鸷的视线,落在她一半绝美,另一半却疤痕遍布的脸上。

她身上传来一股异香,他没有注意。

厌恶地移开视线,墨寒霆冷厉道:“那就快吃!我的时间,你耽误不起。”

司烟缓缓坐在餐桌前,长睫垂下,掩住了眸底深深的晦涩。

她重新拿起筷子,慢吞吞地吃了起来。

她在心中默数着时间——

十、九、八、七……

陡然,墨寒霆身上浮起了熟悉的燥热感!

他突然一把将司烟从餐桌前拽起,推倒在地!

鹰隼的视线,透着犹如寒冬冰棱般的冷意,凶狠道:“贱人,你竟然又给我下药!”

司烟一双明眸微抬,凝视着他,自嘲轻笑道:“没错,药是我下的,反正,你早就已经认定上次是我给你下了药,那我给你下一次还是下两次,又有什么分别?”

瞬间,墨寒霆怒气冲顶:“你不止恶毒,还下贱!以为我还会碰你吗?别做梦了!”

他说完,转身就踉踉跄跄的往外走去。

司烟从地上费力的站起,望着他明明中了烈药却绝然的背影,心里一阵悲凉。

呵,到头来,他还是这么厌恶她啊!

她真的想不明白,那个曾经将她捧在手心里,不舍得她受一点点伤害的男人,为什么星月斗转后,却对她越来越残忍了?

可她已经没有退路了,她身体内的寒毒越来越重,只有他能帮她中和毒素……

她不能死,她必需要活着,只有她活着,一切……一切才有希望!

“墨寒霆,你今天敢走出这里一步,那么……从今天开始,我不会再去抽一滴血!”

墨寒霆的动作瞬间顿住。

他看向司烟的目光阴翳。

这个该死的女人,又拿司若的命要挟他!

她因为这个理由,逼自己娶了她还不够吗?简直可恶!

墨寒霆猛地回身,拽住她的衣领,将她拉到自己身前:“司若因为你受了那么多委屈,你凭什么利用她,一而再再而三的要挟我!”

“因为你是我的丈夫!”

墨寒霆冷嗤一笑:“丈夫?这婚姻关系是如何得来的,你不清楚?要不是为了司若,你以为,我会多看你一眼?”

“你愿与不愿,都已经娶了。”司烟凄凉笑笑:“墨寒霆,就算你觉得我是在要挟你,我也认了,但你起码尽好你做丈夫的义务!”

“呵,义务?司烟,别把话说的这么好听,你不就是下贱,想要找男人么?如果只是这点要求,那我成全你,反正你这种女人,本来就人尽可夫!”

他说着,扯着她的衣领,就将她粗暴的甩到了沙发上……

 


墨寒霆狠狠的、毫无温柔可言的凌虐她。

他自然不会照顾她的情绪,因为,他只想让她痛!

可这女人的体温,为什么这么奇怪?

冷的……竟不像一个活人!

司烟被墨寒霆抵死折磨的几乎去了半条命,直到他完全餍足,才带着满身戾气地从床上离开。

她原本犹如被寒冰冰封住的身体,终于有了一丝丝温度。

可因为墨寒霆刚刚极其暴戾的动作,所以现在她的身上,没有一处是不疼的。

但,她又能怪谁呢?

这一切都是她自己选的,她必须得承受……

司烟努力的平息了半分钟,才从沙发上起身,将衣服一件件的裹到了身上。

这时,已经离开的墨寒霆,从书房回来,直接来到她身前,将一盒药狠狠地砸到了她的脸上,他狭长的眸子透着无情:“吃了它!”

司烟侧眸,看了一眼从她脸上滑落到沙发上的避孕药盒。

墨寒霆薄凉的声音再度涌入司烟的耳膜:“永远记清你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你就不配为我生下孩子!”

司烟无法麻木的心脏,狠狠的抽痛了一下,抬眸望着他,试探性的问道:“那如果我不吃呢?如果我就是要为你生儿育女呢?”

墨寒霆森冷的眸光,犹如冰箭一般,狠厉的扫向她:“即便你怀了孕,我也不会让他来到这世上!就算他真的来到这世上,我也有的是办法,让他从我的世界里消失!所以,司烟,你想都别想!立刻给我吃了它!”

墨寒霆的话,一个字一个字地,狠狠地扎进了司烟的心脏。

可诡异的是,在这极致的痛苦下,她心中竟还升起了一丝侥幸——

还好,她把那孩子存在的一切,隐瞒的很好……

她怎么敢拿着自己拼死生下来的孩子,去赌一个墨寒霆的未知认可?

她不敢!

司烟抬手挤出了一粒药丸塞进了口中,连水都省了,就这么生生的将药吞下。

见司烟将药吃下。

墨寒霆森寒的眸子扫了她一记,语气冰冷的道:“起来!立刻跟我去医院!时间快到了,去给司若输血!”

墨寒霆说完,转身就往外走。

司烟看着他的背影,咬了咬牙,凝眸反驳道:“今晚不行!”

墨寒霆目光一冷,回头睨着她:“你说什么?想事后不认账?”

“墨寒霆,以司若的情况,只拖延一晚不会有问题的,明天一早,我一定跟你去医院!”

她的身体才刚刚恢复一些,必需修养几小时。

而且,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墨寒霆转身,一步步的走向她,直接一把拎起她的衣领,将她往外拽去:“今晚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司烟有些愤怒的喝道:“墨寒霆,当我求你行不行,我身体不舒服,如果强行抽血,我会死的,即便我死了,你……也没关系吗?”

墨寒霆鄙夷的看着她,语气极尽讥讽:“你敢威胁我?怎么,难不成你还以为你死了,我会伤心?你别做梦了!你这种祸害,怎么会死,就算真死了,也是报应!”

听着这些话,司烟心底的痛,几乎已经无法压制。

他总是能这样三言两语,就狠狠的刺痛自己。

可曾经,他分明是将她捧在手心上的啊……

那时候的他,爱她如命,如果全世界的人都与她为敌,那么他的敌人,就是整个全世界……

墨寒霆丝毫没有再给司烟反抗的机会,他强行将司烟往外拽去。

司烟知道反抗无效,所以便省了几分力气,如往常一样,她被带到了医院后面的VIP疗养区。

这里有一栋二层别墅,是专门为司若准备的。

司烟被推进房间后,墨寒霆看也不愿意再看她一眼,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听到门口传来医护人员走动的声音,司烟把心一横。

不能坐以待毙,她的孩子,还在等着她!

她走到窗边,推开窗户,拳心紧握。

紧接着,她掏出手机,快速地拨打了一通电话……

 


半个小时后,一个虽然很小却五脏俱全的小手术室中。

司烟虚弱的坐在一个扶椅中,手臂上扎着输血管,而输血管的另一端,连接的是静静的躺在手术台上昏睡着的孩子。

那孩子看起来,虽然白净,却纤瘦的不像样子。

明明已经快十个月了,却还没有别人家四五个月的婴儿大,体重只有15斤。

司烟的左手,轻轻抚摸着孩子的眉眼,在孩子的发上,轻轻吻了一下又一下,眼底散发出的母爱,让站在一旁的年轻少年,都不禁红了眼眶。

白月秋担心的问道:“师父,你这次给暖暖换血后,她的寒症还会复发吗?”

司烟凝了凝眸,语气带着几分失落的道:“会的,最多坚持两个月。”

“那两个月后呢?难道你还要用那烈药,让墨寒霆妥协吗?”

要不是暖暖病发的急,司烟也寒毒入骨,她是不会出此下策的。

可想到今晚,自己得逞后,墨寒霆对她的百般羞辱和万般嫌恶。

司烟一脸挫败的摇了摇头:“同样的方法,我算计得了他一次,却算计不了第二次,因为他会警惕的。”

“那怎么办?师父,要不我们去找墨寒霆摊牌吧,这孩子,是你一年半前为了救他,帮他引他身上的寒毒才怀上的,若不是因为他,孩子又怎么可能一出生就寒症附体?就算他那时候意识不清,但他毕竟是孩子的父亲……”

“小白!”司烟打断了白月秋的话,声音都不自觉的凝重了几分:“墨寒霆根本不接受我生的孩子,所以这件事,以后你不许再提了!”

看着司烟满眸伤楚的样子,小白心里也不好受,他难过的道:“我知道了,师父,那两个月后,我们要怎么办?我不想眼睁睁的看着你和暖暖……”

办法不是没有,只是……太难太难!

如果墨寒霆能够爱上她,跟她夫妻恩爱,琴瑟和鸣,那她体内的寒毒,自然迎刃而解。

只要她的身体好了,她就能为孩子多换几次血,到时候,她的孩子也能慢慢康复。

可,让墨寒霆爱上她司烟,简直难如登天。

司烟的额头,贴在了孩子的额头上,她咬了咬牙,握紧拳心。

不行,为了孩子,她不能认命!

她在孩子耳边低声呢喃着:“宝贝,你要等着妈妈,妈妈一定会努力的让爸爸回心转意的,妈妈会保护好你,让你好好的亭亭玉立的长大。”

听着司烟给自己加油打气似的说出的话,小白心里又是一阵难过。

墨寒霆就是个瞎子、蠢货、白眼儿狼,放着自己的老婆孩子不管,却一心扑在别的女人身上!如果当初,师父没有救他该有多好!

就让他寒症发作死了算了。

他的师父是个多厉害的人啊,博古知今,能文能武,就没有她不会的东西。

可现在,就为了救一个墨寒霆,她竟然把自己弄成了如此落魄的样子……

有的时候,他也会疑惑,他的师父,为什么懂的这么多。

若是师父什么都不懂,是不是就不会落得这样的下场了?

外面忽然传来急促的门铃声,小白心里一慌,警惕的与司烟对视了一眼,忙道:“我没约人过来。”

他话音才落,激烈的门铃声,夹杂着愤怒的拍门声,越来越响。

似乎对方马上就要破门而入一样。

小白立刻往门口边走边道:“师父别怕,我去看看……”

“小白,”司烟急切的叫住了他。

他们的医馆晚上并不营业,这么晚了会如此气势汹汹来撞门的,只有一个可能……

司烟面色凝重,快速给暖暖把了把脉。

寒症还尚存一些,暂时是没有生命危险了。

她立刻终止了换血,将自己的伤口胡乱的擦拭了一下后,对小白道:“我去,你带着孩子去密室藏好,不要出来!记住,一定不能让他们找到孩子。”

她说完,微微握拳,快步下楼。

她才刚走到厅里,就见墨寒霆已经满身戾气的带着人冲了进来!

司烟苍白着面色,虚弱的凝视着他,甚至没有回头看一眼。

她知道墨寒霆有多睿智,生怕墨寒霆从她的眼神中,读出端倪。

可即便她如此警惕,墨寒霆还是往她身后的楼梯方向看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