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最惨豪门儿媳

最惨豪门儿媳

南溪不喜作者 著

现代都市连载

黎希雾本是金牌经纪人,在圈中本就备受荣宠,可有些人却觉得她走到哪里都有人讨好……毕竟作为裴家的少奶奶,世家圈子里的人见到她都要问声好,更不要说她还做过明星导师。这样的身份谁不羡慕,可黎希雾却始终清楚自己的身份地位,她不过是裴荆州心里白月光的替身,风光无限也与她无关。

主角:黎希雾,裴荆州   更新:2022-09-14 12:0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黎希雾,裴荆州 的现代都市小说《最惨豪门儿媳》,由网络作家“南溪不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黎希雾本是金牌经纪人,在圈中本就备受荣宠,可有些人却觉得她走到哪里都有人讨好……毕竟作为裴家的少奶奶,世家圈子里的人见到她都要问声好,更不要说她还做过明星导师。这样的身份谁不羡慕,可黎希雾却始终清楚自己的身份地位,她不过是裴荆州心里白月光的替身,风光无限也与她无关。

《最惨豪门儿媳》精彩片段

裴荆州有个爱而不得的白月光。

外界传言,除了那个白月光,此后再无人能走进裴荆州心里。

直到这一天。

裴家出现了新的女主人。

沐浴过后的黎希雾,在陈助理的带路下进入裴荆州的卧室。

丝柏香薰蜡烛杯里攒动着橙黄色细焰,整个卧室里都充满了丝柏的味道,几乎是沁人心脾的好闻。

‘咔哒’

身后,陈助理出去时贴心的把房门关上。

黎希雾环视四周有些紧张,那是身体本能面临未知的恐慌,她下意识想逃,还没退到门口就被一股铺天盖地的力道拉扯回来。

天旋地转之间——

黎希雾以为会被重重一压,她甚至提前皱眉做好了准备,但男人只是屈膝跪在她旁边,再将半个身子笼住她全身。

强大的压迫裹挟而来。

“裴……裴先生。”黎希雾说话不争气的结巴。

身上男人嗓音沙哑低沉:“你回来了。”

黎希雾小身板骤然一僵,不似刚才那样抖得厉害。

她清楚的知道,裴先生刚才说的那个‘她’,其实是他心底深爱着的那白月光,并不是现在的她。

她不知道该不该应声,只好沉默以对。

黑暗中,两人鼻息间的呼吸混在一起。

忽然,黎希雾下颌被轻抬起。

接下来的一切不言而喻……

……

黎希雾沉沉的睡到第二天早上八点半。

起来后,她托着精疲力竭的身体,到楼下用餐厅吃早餐。

放在手边的手机发出轻微震动。

黎希雾放下餐具接起电话:“裴先生?”

回应她的声音并不是昨晚的声音,而是陈助理的声音:“黎小姐,我是陈信,裴先生已经抵达T国,他正在休息。”

黎希雾想问,为什么昨夜裴先生离开时没有说要出国,现在给她回电话的也是裴先生的助理,不过这些话都在嘴边,她没有问出口,而是乖巧的应了下来:“嗯,我知道了。”

那边挂了电话。

黎希雾嘴里早餐粥突然没了味。

她是心甘情愿做这个替身的,所以没什么好委屈。

裴荆州是现在唯一能给她安稳生活的人,她无父无母是个孤儿,生活一塌糊涂,如果不是遇见裴荆州,她应该还在迷茫的泥泞里挣扎。

虽然,两人只是协议结婚三年。

可这三年内,能做高高在上的裴太太,能拥有华贵的衣服首饰,能心安理得住大别墅里,她的幸福感已经超越全国百分之九十九的人。

替身不算什么。

她得知足。

三年后。

一场众星云集的颁奖典礼正在演播厅如火如荼的进行。

上升期当红小花季为零,提名最佳女配。

季为零上台后,从前辈手里接过奖杯,站在立麦前忐忑的说着发言稿:“感谢风台颁给我这个荣誉,感谢我的公司,还有一直支持我的粉丝,最后我还要感谢的人是黎姐,我的经纪人。”

提到经纪人时,季为零的目光看向台下靠前的一个座次里。

同时,预先彩排好的镜头,也落在了黎希雾身上。

紧接着,黎希雾的脸,出现在台上偌大的屏幕上方。

屏幕上的黎希雾,一袭黑色长裙端坐,她脸维持着从容的微笑,那张脸比台上的季为零还要令人移不开眼。

“这个奖是对我的鼓励也是对我的鞭策,新的一年我会继续努力,交出更好的作品,谢谢。”

说完最后的发言稿,季为零提着裙摆在掌声中走下台。

颁奖典礼结束。

黎希雾出来就被好几个人拦了路。

“黎老师,余导想请你一叙。”

“黎老师,祁总今晚安排了饭局,希望您能赏脸到场。”

“黎老师……”

不等那些人把传达的话说完,黎希雾抬了一下手,有眼力见的助理圆圆,立马上前拦住那些人。

黎希雾则回了演播厅对面的酒店。

刚到酒店大堂,黎希雾碰见三个人。

为首的那个男人黎希雾认得,是她近半个月没见面的老公——裴荆州。

而此刻她老公身边,除了助理,还跟着一位身姿婀娜的靓丽佳人。

裴荆州在接电话,当他抬眼看见黎希雾,仿佛看见陌生人那般,目光自然的移开。

倒是陈信看到黎希雾后,脚下驻足,颔首打了声招呼:“黎小姐。”

黎希雾挽唇问:“裴先生来这做什么?”

“裴先生他……不好意思黎小姐,我先进去了。”陈信不方便多说,敷衍的笑了笑,赶紧跟了进去。

黎希雾看着三人进入电梯,在电梯门合上的那一刻,她与裴荆州目光对视。

“黎老师。”

身后有人在喊她。

黎希雾转过身。

季为零拎着裙摆跑来,她手里拿着今晚获奖的弧形奖杯:“黎老师,我给你争气了。”

今晚降温了。

黎希雾看着季为零身上的抹胸礼礼服,取下身上印着CHANEL的披肩,递给季为零:“你是为自己争气。”

“要是没有黎老师督促,我哪来的今天。”季为零拢着披肩,很谦虚的说道。

黎希雾淡笑。

助理圆圆跑过来问道:“黎老师,秦总问你今晚的庆功宴去不去?”

黎希雾还没回答。

季为零很肯定的说:“黎老师肯定要去,现在的华冠传媒,全靠黎老师狂揽的资源才撑起半边天。”

“不去了。”

季为零话音刚落,就听到黎希雾说不去。

她没觉得打脸,更多的是诧异:“黎老师,你真的不去吗?”

黎希雾昂了昂下巴,对圆圆说:“庆功宴上监督她别喝太多酒,十点前回家给我发微信。”

圆圆点头应下来:“知道了黎老师。”

季为零有些失落,走之前把奖杯交给了黎希雾。

目送两人离开,黎希雾拿着季为零交给她的奖杯乘电梯上楼。

她很自觉的没有去找裴荆州,以免打扰他的好事。

偏偏很巧,她一上来就撞见不该撞见的一幕——

 


黎希雾撞见,裴荆州和那个身姿婀娜的女人搂在一起。

她凝视片刻,悄无声息退回转角处站着。

约莫一分多钟,高跟鞋的声音逐渐靠近。

黎希雾佯作出走路的姿势,‘恰好’与那高跟鞋声音的主人碰上。

四目相对。

是楼下跟在裴荆州身边那个身姿婀娜的女人,也是刚才和裴荆州在过廊上搂抱在一起的那个女人。

她长相很艳,气质很魅,但并不像那个白月光。

黎希雾忽然想起这三年来,裴荆州身边只有她一个正宫。

但黎希雾很清楚,他看似洁身自好不将就别的女人,其实是因为那些女人跟他的白月光长得不像。

可如今,他身边开始有女人了……

“你怎么走路的,挡我正面。”女人高傲的说。

黎希雾侧让,女人见状十分满意,踩着八公分的高跟鞋摇曳离开。

直到高跟鞋的声音消失在电梯里,黎希雾这才整理好标准的状态,抬脚走过去。

门外,陈信骂骂咧咧的抬手抹掉脸颊上的口红。

一转身,见黎希雾朝这边缓步走来。

刚才在楼下,陈信怕耽误时间没敢和黎希雾多说话,这会儿见了黎希雾,立即上前来问道:“黎小姐,你来找裴先生?”

黎希雾露出标准的微笑:“不是,我住这层。”

陈信露出尴尬的笑,悻悻的让路。

黎希雾刷卡回房,换了拖鞋,去盥洗室卸掉妆容洗澡,吃了一个苹果,调了一杯蜂蜜水,戴上发热眼罩,直接上床睡觉。

大概是因为脑海里想太多事,辗转反侧始终难以入睡。

她拿下发热眼罩,从床头柜摸过手机,点开闺蜜乔俏的微信,给她发了一条微信:[我和裴荆州要离婚了。

静等了几秒。

手中的手机‘嗡’了声,是乔俏回了她消息。

方便接电话吗?

黎希雾回复:[嗯。

然后,乔俏一通电话直接打过来。

黎希雾刚把手机贴在耳边,电话那边就传来乔俏噼里啪啦的问话:“要和裴荆州离婚了?律师找好了吗?律师可靠吗?裴荆州有没有说要分给你多少离婚财产?我这边有个朋友结交了一整个人律师团的人,要不要介绍给你?”

黎希雾笑出声。

不愧是闺蜜,不仅没有觉得突然,还立马想办法帮她争取最多的利益。

乔俏说:“这样吧,我问你答。”

黎希雾还没酝酿好怎么跟乔俏表达真是想法,现在乔俏展开了话题,她就顺势接上:“好。”

电话那边的乔俏问:“你觉得裴荆州怎么样?”

黎希雾回答的时候没有一丝犹豫:“很厉害!!”

乔俏无语了一阵继续说:“我是指,你觉得他人怎么样。”

黎希雾:“人也很厉害。”

乔俏:“……”

乔俏的思路被黎希雾拉偏,她凝噎了几秒,继续说道:“你嫁给裴荆州三年,过贵妇生活,还顺便搞了一搞事业,抛开夫妻这层关系,就当他裴荆州是你的金主,这金主宠你还舍得给你砸钱,现如今突然就要离婚了,想想确实很舍不得。”

这话简直戳中了黎希雾的心尖尖:“嗯。”

乔俏把现在存在的问题摊开了点明:“不过你这是协议结婚,离婚财产可能搞不了多少,只能尽量想办法多搞一笔离婚财产。”

提起离婚财产,乔俏比黎希雾还长吁短叹:“正常结婚没啥事,可协议结婚这就是件难事了,想多拿一点离婚财产,等于从资本家身上刮油……”

乔俏继续说,“裴荆州能在京城叱咤风云这么多年,可不是吃素的,好聚好散虽然后路很稳,可谁不想从他身上捞一笔在离开?毕竟这随便捞一笔也够普通人生活大半辈子。这样吧,你等着,我帮你联系律师,看看有没有律师愿意接你和裴荆州的离婚案单子。”

黎希雾想,试问整个京城,哪个律师敢接她和裴荆州的离婚案呢。

这时,电话突然提示占线,黎希雾匆忙和乔俏说了句明天聊,然后结束和乔俏的通话,接了占线的这个电话。

“裴先生?”她的声音一如既往,任何时候都很平稳。

电话那边是裴荆州的声音:“到1822来。”

黎希雾知道1822在哪,她隔壁。

一些飘远的思绪被打断,她先应了声好,拢了拢睡袍趿着拖鞋就这么过去了。

叩叩叩

她抬手敲门,门缝是虚掩着的,她直接推开进去。

这一层的套房都一样,棕黑色商务风。

黎希雾走进去,听到盥洗室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应该是裴荆州在洗澡,她进来后在落地窗前安安静静的站了一会儿,等裴荆州洗完澡。

过了几分钟。

水停了,裴荆州下半身围着浴巾走出来。

他身形很高大,常年锻炼,身材各方面管理很优越,沟壑起伏的腹肌块块分明,这三年来黎希雾见过无数次,仍然会稀罕的多看几眼。

视线慢慢往上,脖颈上方是棱角硬朗的轮廓,下颌坚竖,鼻梁如山峦,虽面无表情却气势如山海。

时隔半月,彼此仿佛又成了陌生人,大概需要做一件畅汗淋漓的事情,才能恢复之前的熟悉。

此时裴荆州站在床边,朝黎希雾揽了揽手。

黎希雾走过去。

裴荆州应该很想念她的身体,在她靠近时,他的手就立马探向了她腰间,钻进了睡袍……

他掌心湿热,宽大,有力。

很快禁锢了她的腰肢,将她揽入怀里。

按照平常的流程,接下来要做什么,尽在不言中。

黎希雾忽然喊道:“裴先生!”

裴荆州垂眸看她。

“我……”黎希雾身体有些发僵,这是抗拒的表现,裴荆州也发现了。

“我没洗澡。”她撒了谎。

刚才他的亲近,让她感到生理不适,大概是因为他已经开始接受别的女人……

 


氤氲的盥洗室里。

黎希雾腿脚发软的坐着,正在思索着今晚怎么躲过去。

她不想和裴荆州发生关系,可显然,她难以躲过,想想刚才那十几分钟,他已经很克制了……

“黎希雾。”

门外传来裴荆州的声音,将黎希雾神飞天外的思绪拉回来,她应道:“嗯?”

“出来。”他说。

不是命令的语气,却胜过命令。

黎希雾不敢不听,知道再待下去也改变不了什么,今晚躲不过的。

索性,她调整好自己的状态,从容不迫推门出来。

四目相对。

男人身高近一米九,高大伟岸的身躯矗立黎希雾面前,把有一米六八身高的黎希雾显得十分娇小。

“洗好了?”他问。

黎希雾点头,然后开始脱身上的睡袍。

她动作有条不紊,没有紧张也没有羞涩,是久处相伴的坦然。

睡袍带子解到一半,裴荆州手伸过来。

黎希雾以为他急色,便由着他来剥开。

可事实的发展和她想的完全不一样。

裴荆州给她把带子系上,拉起她手腕走向大床,躺下,给她掖了被子,搂着她安稳的睡觉。

他腿很长,微微弯曲搭在她身上,却不会太压着他。

做的时候他喜欢把她笼罩在怀里,不做的时候他也喜欢用另一种方式把她笼罩在怀里。他很霸道,但黎希雾并不抗拒这样的霸道,会很有安全感,像被捧在手心里的团子。

“裴先生。”黎希雾吁气喊他。

“不想睡?”他问。

灯没关,视觉下很清晰。

黎希雾说了句不是,就切入话题:“还有两个月。”

“什么两个月?”

不知道他是真的一时没想起,还是故意没想起,不过黎希雾更愿意相信是后者。

她已经下定决心,尽快离婚去过属于自己的日子。

正想着,黎希雾忽然皱着眉头喊疼:“裴先生,别咬……”

“痛么?”

“痛。”她诚实回答。

“知道痛就好。”

“……”

黎希雾想跟他生个气,可又觉得没资格,只好闷着不出声。

“明天有没有时间?”他问道。

声音自头顶上方传来,让她在他怀里显得更娇小。

她假装没听见,不理会。

他掐住她腰身:“黎希雾,说话。”

她怕了,瓮声瓮气似的:“没时间。”

“后天呢?”

“也没。”

“什么时候有时间?”他耐心的问。

黎希雾唔了声:“星期四。”

“那就把星期四的时间腾出来,回裴家吃饭。”

“好。”她顺从的应着。

作为替身要有替身的自觉,这三年来她都很自觉。

除了偶尔耍小性子闹闹脾气,裴荆州都会包容她。

直到有一次她提起要跟他一起去T国,他立马就变了脸色。

……

翌日。

黎希雾被频繁震动的手机吵醒。

她看到电显示上的名字,犹豫了一下接起:“伯母。”

打来电话的人是韩千叶,裴荆州的母亲,也是黎希雾现在的婆婆。韩千叶在京城贵妇圈子里是有头有脸的第一贵妇,娘家是高干背景,嫁的老公更是数一数二的豪门裴家,无人不羡慕。

电话那边的韩千叶交代了几句话。

黎希雾应道:“有时间。”

最后又应了声:“好,我会准时抵达。”

通话结束,她放下手机起床,趿着拖鞋去盥洗室洗漱。

进去时差点撞上出来的裴荆州。

黎希雾脚下后退,侧身,让他先出来。

在裴荆州走出来后,她这才进去。

是夫妻,更像同居的室友。

裴荆州抽完一根烟的时间,黎希雾从盥洗室出来,他将烟头摁灭在石米里:“要去哪?”

黎希雾略带诧异的目光望向站在落地窗前的裴荆州:“去公司。”

“我送你。”他说。

黎希雾更诧异。

“不想?”他走过来。

昨晚见面,他身上穿着浴袍,性感又迷人。

今早他已经换上正装,白衬衣搭配蓝黑竖条纹商务马甲,熨帖整洁的西裤与马甲同色,一举一动都散发着无尽的魅力。

“去公司是下午,我上午还有其他事。”她没打算把韩千叶约见她的事告诉裴荆州。

婆媳关系向来不和,她都是自己处理。

裴荆州静静的睇了她一会,然后走上前,扼住黎希雾细软的腰肢,低声问她:“不高兴?”

“裴先生从哪里看出来我不高兴?”她问。

“写在脸上。”

“……”

裴荆州挽起瑰丽的唇畔。

他那张脸本来就生得颠倒众生,在外难得有人能从他脸上见到笑容,黎希雾是为数不多的一位。

他松开她转身,去吧台,将昨天带回没来得及拿给她的礼物拿过来。

他没直接给黎希雾,而是抽出包装,打开丝绒盒子,取出里面那枚鸽血红宝石戒指,执起黎希雾的手,将戒指稳稳地戴在黎希雾食指上。

“日出。”她认出戒托上那枚天价红宝石。

裴荆州满意的欣赏:“它只适合你。”

黎希雾没有拒绝,客气的说了声:“谢谢裴先生。”

“只是谢谢?”他嗓音低沉,看着她的眸光黯了一些。

黎希雾仰头,垫脚,吻他。

这个吻虽然是黎希雾主动,可主导权还是在裴荆州那,他不尽兴,便把她摁在怀里亲个够,算是勉强弥补昨晚。

离开酒店。

黎希雾把鸽血红宝石戒指取下来放好,然后驱车前往‘赫缇’。

赫缇是知名的美容连锁品牌,这里拥有独一无二的美容护理手法和先进的美容器械,是京圈贵太太常去消费的地方。

韩千叶今天约见她的地方就在那。

泊车后,黎希雾进去赫缇。

彼时韩千叶刚做完热玛吉医疗美容,顶着一张略微红肿的脸朝黎希雾走过来,不看脸,贵妇仪态仍然不减。

“你倒是很会踩时间。”韩千叶在黎希雾对面坐下。

赫缇的员工端来水果拼盘和花茶,周到的服侍着韩千叶。

黎希雾抿唇:“您找我什么事?”

她不想在这耽误太多时间,所以直接切入话题。

韩千叶也没有为难她,直接说:“上次给你八千万,你不同意和荆州离婚,这次我再大方一点,给你两个亿,拿了这两亿,你和荆州离婚。”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