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穿成降智女配

穿成降智女配

月不言作者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穿成要男人不要亲人的恋爱脑女配,炮灰短命人设,陆婉婉表示,这剧情什么的一定要改。作死的纠缠男主,跟女主作对,这些大大的不可以,从现在起,她要善待家人,远离男主女主,好好和那个从小便定了娃娃亲的未婚夫过日子。

主角:陆婉婉,顾轻舟   更新:2022-09-14 12:0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婉婉,顾轻舟 的现代都市小说《穿成降智女配》,由网络作家“月不言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成要男人不要亲人的恋爱脑女配,炮灰短命人设,陆婉婉表示,这剧情什么的一定要改。作死的纠缠男主,跟女主作对,这些大大的不可以,从现在起,她要善待家人,远离男主女主,好好和那个从小便定了娃娃亲的未婚夫过日子。

《穿成降智女配》精彩片段

[看到陆婉婉就倒胃口,分分钟想弃书!]

[陆婉婉脑子有病吧!她爹在医院抢救,她还有心情泡男人!]

[略!我家旭阳是弯弯的,她就算是脱光了衣服,旭阳恐怕都不会看她一眼!]

[姐妹们在忍一忍,她马上就要下线了,而且会爽到各位!]

[没错!作为看完全书的老粉丝,真的会……很爽哈哈]

陆婉婉使劲揉了揉眼,再睁开,依旧能看到从眼前飘过去花花绿绿的字幕。

不等她细想,肩膀用力的被人推开,陆婉婉身子踉跄着往后退了几步,后背狠狠的撞在墙上。

火辣辣的痛感袭来,陆婉婉的思绪拉回,一张俊美异常的脸凑近,紧接着脖子被他掐住,强大的窒息使她视线都模糊起来。

“你想死可以直接说,我成全你!”

男人眼中的杀意翻涌。

陆婉婉条件反射般要自救,屈膝往上一顶,呼吸立马顺畅。

“咳咳。”陆婉婉捂住脖子猛烈咳嗽起来,眼前的字幕再次滚动。

[什么情况?这降智女配竟然踹了旭阳。]

[完了,我们弯弯日后的幸福没了……]

降智女配?陆婉婉一愣,是在说她?!

陆婉婉再看跟前疼得说不出话的男人,面容俊秀的额上豆大的汗珠不停地滚落下来,弓着腰,双眼赤红活脱脱要把她给杀了的架势。

额,她不是故意的。

不过,好像除了她之外,旁人都看不到弹幕。

弹幕的信息量对陆婉婉来说可真不小。

弯弯是谁?陆婉婉拧眉细想了下,还是没印象。

虽说她从小就死了亲娘,可亲爹陆镇远对她这个女儿是捧在掌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长这么大都没受过什么委屈,唯独在李旭阳身上,不止碰过一次壁。

他们两个人的相识,起于一次英雄救美。陆婉婉对他是一见钟情,再见倾心。

李旭阳对她兴致不高,反观陆婉婉是越战越勇,认定李旭阳是腼腆,不好意思表达感情。

现在看来,李旭阳不仅喜欢她,而且还非常讨厌!

陆婉婉嘴角不着痕迹的抽搐两下,刚刚那一脚,应该问题不大……吧?

“陆婉婉!”李旭阳咬紧后槽牙,他被陆婉婉骗进来,一关门,这疯女人就对他动手动脚,甚至还主动脱起衣服打算生米煮成熟饭!

这疯女人又不知道哪根筋搭错,猛地给他一脚!

陆婉婉被他瞪得心虚,佯装镇定的清了清嗓子,“谁让你掐我脖子的,还你一脚,咱俩扯平。”

既然已经知道不管她怎么努力都跟李旭阳没结果,干脆及时止损。

天底下好男人多的是,没必要在他一棵树上吊死。

想到刚才的字幕,陆婉婉还有件更重要的事做。

“你!”李旭阳看她就这样跑了,搞得像他调戏她一样!

“旭阳?”清灵的熟悉嗓音传来,李旭阳当场死过去的心都有。

再看郑弯弯,好看的小脸刷白,难以置信的看着李旭阳。

刚刚跑出去的那个人好像是陆婉婉,她听人说,李旭阳跟陆婉婉密会,起初她还不相信,现在看来……她才是那个笑话。

“弯弯,不是的,不是你看到的这样,你听我解释。”

李旭阳正欲出去,腿间的又是一阵剧烈的疼痛袭来,差点没让他晕过去。

“没什么好解释的。”郑弯弯眼眶发红,失望的扭头跑开。

李旭阳嗓子发不出声音,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郑弯弯跑开,心里是恨极了陆婉婉,他饶不了她!

……

县人民医院。

陆婉婉是根据字幕知道爸爸在这里的,她气喘吁吁的爬上四楼,累的是上气不接下气,顾不上休息,冲进病房。

“爸?”掉了漆的风扇在头顶“吱吱呀呀”的转着,绿色行军床上躺着的中年男人眼眸微瞌,听到女儿声音,陆镇远缓缓睁开眼,瞬间激动不已。

“唔额……额”

陆镇远张开嘴只能发出僵硬的音节,嘴角的口水流了半张脸。

[唉……这么好的爸爸是女鹅的该多好!偏偏是降智女配的,真是不公平。]

[楼上+1]

[+n]

陆婉婉:“……”他们说的女鹅应该是那个叫弯弯的。

她也知道爸爸很好,但唯独在李旭阳的事情上,从小事事顺她心意的爸爸,死活不同意他俩在一起。

倒是对她那个定了娃娃亲,死了爹娘,下面还带有一双拖油瓶弟妹,穷的叮当响的未婚夫很满意。

这次就是陆婉婉跟爸爸又发生争执跑出来,她是想跟李旭阳私定终身的,谁知意外出现“字幕”,她的满腔情谊成了笑话。

“爸?你这是怎么了?”陆婉婉眼前朦胧,眼珠如断了线的珠子一个劲儿往下掉。

[现在知道哭了?早干嘛去了!]

[你说怎么了?还不都是你气到中风!]

[其实也怪陆镇远自作自受,从小就娇生惯养陆婉婉,把这个女儿养废了!毁了十几年的奋斗下来的家产不说,还把自个儿的这条老命给搭进去!]

陆婉婉被骂的都不知道怎么哭了,搞得她虚情假意一样。

但她们说的没错,陆镇远颇有经商头脑,早些年跟朋友们合伙做生意,赚了不少钱。

前段时间,爸爸突然跟她说家里破产了,不光住的房子要被人收回去,他们日后连生活都很难。

陆婉婉从小就衣食无忧,根本就没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始终都没有注意到爸爸郁郁寡欢的心情,再加上她跟他发生争吵,这才一时气血攻心。

难不成破产也跟她有关系?

陆镇远现在连说话难,陆婉婉什么都问不出来。

“你放心,伯父身体没有大碍,大夫说语言障碍是一时的,后面可以慢慢恢复。”

突然,一道好听的声音响起,陆婉婉看去,男人穿着土绿色的工装,剃着寸头,刀削般的脸庞上看不出任何情绪,鼻子挺拔,一双如墨般深邃的黑眸静静的看着她。

这是她那个穷不拉叽的未婚夫,顾轻舟。

[又来一个瞎眼的!]

[郁闷!这么好看的男人应该给弯弯才对,凭什么喜欢陆婉婉!想问看过全文的姐妹后面有没有反转?]

[没有反转,顾轻舟很深情,被陆婉婉退婚后,他出国了,再后来回来时陆婉婉就死了,他还给她迁了墓,还是合葬墓。]

[真可恨,都怪陆婉婉害的弯弯误会旭阳,我女鹅又要伤心了。]

 


顾轻舟喜欢她?

陆婉婉微微拧眉,每次见他都是冷着脸,甚至连正眼都不看她,还曾一度以为这男人有家暴倾向!

小女人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看,顾轻舟莫名慌了,是他脸上有什么东西?

“啊啊……”陆镇远出声打破病房内的寂静,他是担心婉婉见到轻舟又生气。

这次幸亏轻舟及时送他来医院,要不然这条老命早就没了。

陆婉婉不知道她爸要说什么,赶忙安慰他别急,“爸,你先别说话,好好休息。”

陆镇远眼神中满是忧虑。

陆婉婉看了眼站在原地的男人,起身,“出来一下。”

顾轻舟转身跟出去。

医院楼道内有股浓烈的消毒水味儿,刺激的鼻子很不舒服,陆婉婉打了声喷嚏。

“阿嚏~”

顾轻舟眉心不经意间皱起,刚要开口,甜软的嗓音响起,“谢谢你。”

谢谢?话中的疏离狠狠刺痛顾轻舟,果然,她还是要退婚的。

即将要说出口的话一下子梗在喉咙口,顾轻舟迟迟没有说话。

“我在医院照顾我爸就好,你工厂那边挺忙的,就先回去吧。”

陆婉婉没别的意思,就算顾轻舟喜欢她,她也不好意思麻烦人家。

对李旭阳的感情刚结束,她还没能来得及抽出时间好好调整情绪。

这话落在顾轻舟耳中又变了味儿。

顾轻舟轻嘲,原来他连守在她身边的资格都没有。

[啊啊啊!这女人真伤人……]

[可怜我轻舟小哥哥心要碎了。]

[呜呜~]

花花绿绿的字幕再次飘过,陆婉婉眼角狠狠的抽搐了下,再次看向顾轻舟毫无表情的脸,他哪里伤心了?

大概是受不了字幕吐槽,陆婉婉朝着顾轻舟背影说,“路上慢点。”

顾轻舟脚步微滞,转头微微点头示意,随即离开。

[谁说这女人没智商的?她简直是太会了!]

[完了!我家轻舟小哥哥又要沦陷了。]

[……]

陆婉婉发现字幕除了偶尔会吐槽外,对她而言,造不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

有时看到他们吵起来,陆婉婉竟觉得也挺有意思的。

陆镇远待病情稳定后出院,当天,顾轻舟早早的就来了。

几天不见,他人黑了,精神颓了。

“伯父,出院手续我已经办好,你们打算去哪儿住?”顾轻舟是想把他们接回家的,但又怕婉婉会嫌弃。

陆镇远说话的语速偏慢,“好,轻舟,我们回老家。”

陆镇远已经跟婉婉商量好,出院后搬到乡下老家去住。

早些年,他们发家,父女俩搬到县里,现如今破了产,搬回去是唯一的去路。

顾轻舟利索的收拾好行李,“我租了辆三轮车,送你们回去。”

[自己一穷二白,家里都快吃不上饭,竟然借钱给未来老丈人看病就算了,关键这女人不值得啊!]

[像顾轻舟这样的好男人,我怎么就遇不到?]

[轻舟小哥哥真是太体贴了……怎么办?我好爱他。]

[众筹给小哥哥还债!]

陆婉婉心中惊讶不已,没想到顾轻舟背地里为她做了这么多事。

顾轻舟不让她提行李,把所有东西全都抬到三轮车上,又回来搀着陆镇远。

“伯父,我就不跟你们回去了。”顾轻舟看着他们父女俩坐上三轮车,嗓音淡淡。

“嗯好。”陆镇远想着家里还没收拾好,改天再把他叫到家里来吃饭。

从始至终,陆婉婉都没说话,她早就被惊得说不出话。

字幕还在滚动。

顾轻舟倒是想把他们送回家安顿好,可他就请了一个小时的假,一来一回根本就来不及。

没有及时回工厂上班是要扣工资的,他想早点把借款还上。

陆婉婉眼神复杂的看着顾轻舟逐渐变模糊的身影,心里更是说不出来的滋味。

陆镇远瞅着自家宝贝闺女,还以为是想到接下来的苦日子不高兴。

“唉。”

“爸,好好的叹什么气?”陆婉婉思绪拉回,疑惑的看他。

“爸爸拖累你了。”

“爸,钱财都是身外之物,没了还可以再赚。”陆婉婉是陆镇远娇生惯养的不假,偶尔会耍些小性子,可她有人哄。

自从弹幕出现后,陆婉婉知道今时不同往日,若是在不懂事的撒娇,恐怕只会陆镇远带来麻烦。

陆镇远激动的伸手拽过婉婉手背拍了拍,“乖女儿。”

前两天刚刚下过雨的缘故,乡下的小路比较难走,三轮车骑的费劲,他们父女俩不好意思在车上继续坐着,只让师傅拉着行李,他们走路。

临近村口,陆镇远稍稍歇了会儿,他们家早就破旧的不成样子,好在房顶没塌。

院里的篱笆跟大门也坏了,陆婉婉推开屋门,掀起一阵灰尘。

“咳咳。”陆婉婉拿手挥了挥。

三轮车师傅卸下行李就走了,先简单把床收拾出来,好让陆镇远躺下休息。

陆镇远坚持要跟女儿一起收拾,被陆婉婉按在床上不许动。

“爸,你要是再这样我就生气了,难不成你忘了大夫的叮嘱,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休息,像这些活我来做。”

陆镇远最怕女儿生气,赶忙乖乖上炕,“你别累着。”

“嗯。”陆婉婉点点头。

[哎?我怎么觉得陆婉婉有点可怜?从被人宠的大小姐,一夜间变成小村女,没了依靠。]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谁让她总缠着旭阳的?!]

[陆婉婉不是惨,她是蠢。]

[楼上正解,她那个黑莲花闺蜜快来了,随便两句话就能把她骗的团团转,这次陆镇远要死了。]

[……]

陆婉婉拿着扫帚的手掌微微收紧,她们说的是王艳?

还有“爸爸要死了”是怎么回事?

大夫说他这次发病是由于气血攻心导致的中风,不会致死。

难道说王艳会害死爸爸?

陆婉婉身边的好朋友很少,可以说是几乎没有,大部分都是为钱接近她,而她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人。

唯独王艳跟别人不一样,在遇到别人欺负的时候,王艳总会第一个站出来维护她。

现在看来,王艳的真心是装出来的。

 


翌日,王艳真的来了。

陆婉婉这下确认字幕可以“预测”未知事件。

不知怎的,自从知道王艳心口不一的嘴脸后,陆婉婉对她实在是连戏都懒得演。

王艳直接红了眼睛,声音哽咽,“婉婉,你还好吧?我也是刚听说伯父的事,心里实在是放心不下,这才来看看你。”

王艳的小道消息一向灵通,她爸都出事好几天了,现在才来,肯定是琢磨她还有没有利用价值。

[没劲,蠢货对上黑莲花完败!]

[王艳喜欢顾轻舟,心里肯定是恨透了陆婉婉吧!]

陆婉婉郁闷,这些人一口一个蠢货的喊她,难不成她们就没有识人不清的时候?

“婉婉?你该不会是生我的气了吧?”王艳看她不说话,耐着性子问道。

陆婉婉抬头看她,“看完了就走吧!”

王艳上前猛地拽住她胳膊,“婉婉,你别生气,是不是跟旭阳的那事没成?”

[来了!又来了!这女人又开始挑唆陆婉婉干蠢事。]

[天啊,这两个女人什么时候能消失!]

[……]

陆婉婉抽回胳膊,现在终于知道她们怎么会骂她蠢货!

王艳演的真好。

从一开始就是王艳说李旭阳喜欢她,然后又想出各种各样的法子追求他,包括生米煮成熟饭这个办法。

现在想来,王艳始终都在拿她当傻子耍。

王艳手段够狠,就算她跟李旭阳在一起了,在外头肯定会落个她婚前不检点的名声,脊梁骨都得被人给骂穿。

李家老两口都是知识分子,骨子里非常传统,自然是容不下她这样的儿媳。

反之他俩的事情没成,她的追男人的名声已经传出去,日后就算是找别家,恐怕也会受影响。

王艳是要彻彻底底的毁了她。

屋内的陆镇远听到动静,说道:“王艳来了。”

“伯父,是我。”

王艳趁着陆婉婉不注意,径直往屋里走。

“刚才你俩说什么呢?还挺热闹。”

“是婉婉跟旭阳。”王艳犹豫的看了眼陆婉婉,这才说道。

[陆镇远要被气死了。]

[降智女配即将黑化吼~]

[女鹅跟女婿的感情也要更进一步了,算是虐里找糖。]

陆婉婉再看陆镇远脸色,果然彻底黑下来,垂在身侧的双手微微握紧,这贱人!

“爸,我不喜欢李旭阳了。”

“婉婉,你们两个人的事情是不是没成?”

王艳假惺惺的关心问道。

陆镇远撑着的胳膊轻微发抖,“什么意思?”

“爸,你别听她胡说八道。”陆婉婉赶忙安抚陆镇远,一旁的王艳还想继续说,陆婉婉甩手就是一巴掌。

“啪——”

的一声。

王艳脸颊高高肿起,嘴里有着浓重的血腥味,难以置信的看着陆婉婉,她竟然动手!

“滚!”

陆婉婉生气的瞪着她,“你要是再敢说一个字,信不信今天没法活着出这个门!”

[呦呵!霸气!我喜欢看这剧情。]

[哎?怎么不对劲。]

[刚刚这一巴掌真解气……]

王艳捂着脸,半张脸都是麻木的,这会儿也顾不上说,眼眶盈泪的跑了。

“爸,我跟李旭阳没什么。”陆婉婉赶紧解释,“以前没发生什么,以后也不会发生什么。”

“你说得对,我跟他不合适。”

陆镇远难看的脸色这才缓和几分,“肯定出事了,否则你的想法不会对他有这么大的改变。”

陆婉婉缓缓地舒了一口气,不能真的跟他提字幕的事,干脆扯个谎。

“李旭阳喜欢的另有其人,你女儿我长得这么漂亮,干嘛非得追着他不放?”

陆婉婉摊了摊手,“爸,以后不管谁跟你说什么,你都不要信。”

“原来是这样。”陆镇远这才明白女儿的转变,那刚才……

“王艳不是你朋友吗?你这样打她,她会生气的。”

“她根本就没有真正把我当朋友过。”陆婉婉轻哼出声,“算我识人不清。”

“好了,爸,其他事情你不要管,我心里有数。”

陆镇远轻点下头,“这才像我陆镇远的女儿,拿得起放得下。”

陆婉婉笑了笑,“待会儿想吃什么?”

不过,家里好像除了小米外,没别的东西能吃。

陆镇远现如今的身体正在恢复期,按说应该吃点好东西补补身子。

但他们现在是身无分文,看来得把赚钱提上日程。

陆婉婉晚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赚钱。

之前赚钱有陆镇远操心,现在她要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

陆婉婉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醒的时候,外头的天色已经大亮。

陆镇远已经起来锻炼,看到女儿起床,他想到什么似的,过来塞给她一块男士手表。

“你把这块手表卖了,应该还值个几十块钱。”

“回来的时候再买些肉跟菜,今天晚上叫轻舟回家吃饭。”

“爸?”陆婉婉记得,这块表是他最喜欢的。

“你不是说钱财都是身外之物吗?这块表唯一的用处是能解咱们当下的燃眉之急。”

“嗯。”陆婉婉轻点下头,“我这就去。”

“……”

表当了五十块钱,但在这80年代,几十块钱足够她跟爸爸几个月的生活费。

陆婉婉拿着钱,没着急去买菜,她顺路去趟工厂跟顾轻舟说一声。

中午这个时间点,工人们正好下班。

陆婉婉穿着齐膝白底碎花裙站在艳阳下,很是吸睛。

她长得好看,一双杏眸大眼,白皙的肤色,梳着高马尾,看到顾轻舟,高高摆手。

“哎!找你的。”

李旭阳其实早就注意到陆婉婉,上次的事情跟弯弯闹了误会,到现在还没把人哄回来。

李旭阳满脸的不耐烦,瞪了眼身旁起哄的工友,“闭嘴!”

顾轻舟也注意到陆婉婉,站在原地迟迟没有动作,在看到李旭阳后,眸色微暗。

陆婉婉疑惑的皱了下眉,没看到她?

陆婉婉小跑过去。

“陆婉婉!我警告你注意影响。”

陆婉婉还没走进顾轻舟,一道冷冽的嗓音突然响起。

她这才后知后觉的注意到李旭阳。

“是你啊。”陆婉婉还真没注意到他,忽然觉得李旭阳长得没顾轻舟好看是怎么回事?

李旭阳脸色一黑,这女人又在搞什么把戏?

欲擒故纵吗?

哼!不管她想干什么,他心里始终只有弯弯。

“我不想看见你。”

陆婉婉:“……”这男人未免太自恋了点。

“我不是来找你的。”

[哈哈……有点搞笑怎么回事?]

[咱们旭阳自恋了。]

[陆婉婉身上竟然有搞笑基因。]

[旭阳小可爱,人家是来找顾轻舟。]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