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林琳顾时策小说

林琳顾时策小说

顾时策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在偌大的城市废墟中苟延残喘。仅仅半年,在一次丧尸围困中弱小的我被同伴推进了丧尸群为他们争取逃命的时间,那种血肉被啃食的滋味至今令人心底发颤……重来一次,我该怎么选?我还在发愣,手机短信铃声突然响起打断了我的思绪。

主角:林琳顾时策   更新:2022-09-10 04:5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琳顾时策的其他类型小说《林琳顾时策小说》,由网络作家“顾时策”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在偌大的城市废墟中苟延残喘。仅仅半年,在一次丧尸围困中弱小的我被同伴推进了丧尸群为他们争取逃命的时间,那种血肉被啃食的滋味至今令人心底发颤……重来一次,我该怎么选?我还在发愣,手机短信铃声突然响起打断了我的思绪。

《林琳顾时策小说》精彩片段

一觉醒来,我重生了,重生在丧尸病毒爆发前七天,我被男朋友妈妈约出来被逼分手的那一天。


记忆回笼,男朋友妈妈好像给了我两千万让我离开她儿子,可当时我拒绝了。


没两天我就丢了工作,紧接着就被房东找了个理由赶出了出租屋,在丧尸病毒爆发后我四处躲藏。


为了活着,我丧失尊严、失去自我。


在偌大的城市废墟中苟延残喘。


仅仅半年,在一次丧尸围困中弱小的我被同伴推进了丧尸群为他们争取逃命的时间,那种血肉被啃食的滋味至今令人心底发颤……


重来一次,我该怎么选?


我还在发愣,手机短信铃声突然响起打断了我的思绪。


「林小姐,我十分钟后到蓝山咖啡厅。」


是男朋友妈妈吴女士发来的短信,和上一世短信发来的时间一分不差,内容也一模一样。


我立刻回神,洗了把脸,带上自己的包,带上自己所有证件,穿上轻便的运动鞋下了楼。


匆忙赶到家门口的蓝山咖啡厅时,吴女士已经到了。


蓝山咖啡厅中一片寂静,就连服务员也不见一人,明显是被包场了。


吴女士端着手中的蓝山咖啡,对面放着一杯冰拿铁,应该是帮我点的。


这熟悉的场景令我心底一颤,我越发觉得七日后丧尸病毒真的会爆发。


「阿姨好。」


我匆匆落座,打了声招呼就无声观察着吴女士。


嗯,香奈儿的定制裙装,百达翡丽的手表,卡地亚的高级定制钻石、项链、耳环系列,硕大的鸽子蛋粉钻戒指,上一世我完全没注意,光顾着第一次见家长的忐忑了。


此时此刻我才明白吴女士是刻意这样打扮朝我展示阶级差距的。


见我像个傻子似的坐下就不说话,吴女士很满意自己这身打扮带来的震慑效果。


她拿过自己精致的爱马仕手包,从里面拿出一张银行卡。


「这里面有两千万,你懂我的意思吧?」


这熟悉的语气、熟悉的动作,我怎么不懂?


我一个父母双亡的孤女,怎么配得上顶级豪门的公子,可说喜欢我要追我的是您儿子又不是我。


上一世的我因为那点可怜的自尊,因为被羞辱双眼含泪,此时的我面无表情地端起眼前的冰拿铁抿了一小口。


我带着满脸讥诮,将拜金女的形象表现得惟妙惟肖。


「原来在您心里,您儿子就只值两千万,还不如您今天这一身行头的价值高呢!」


吴女士看着眼前漂亮得像一朵百合花,嘴角带着三分挑衅模样的女孩,满脸怒容。


可随即她似乎想到什么,嘴角忍不住带着笑容:「林小姐觉得我儿子值多少,不如开个价吧!」


我确实不知道顾时策家有多少钱,毕竟他在学校的时候很低调,低调到我拼夕夕给他买的十元一件的短袖他穿起来也毫无违和感。


我只能估摸着吴女士的底线报了个数。


「五千万,外加您身上的这块表,这套项链和耳环。」


「我不要卡,直接给我转账就好,当然手表和耳环、项链也可以直接折现。」


反正都是来朝我炫耀的,不如就都留下吧。


我目不转睛地看着吴女士脖子上的闪亮钻石,将贪婪的神色展露无遗。


演戏谁还不会。


吴女士错愕了一下,脸上的表情精彩纷呈,显然没想到我这么厚脸皮,连她身上的饰品也不放过。


「好,很好!把你的卡号发给我,我要你今天就离开这座城市,再也别回来!」


我朝吴女士甜甜一笑,利落地从自己的斜挎包里拿出银行卡和身份证摆在了吴女士面前。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叮咚声,我查看短信,看到自己银行账户里面 8 开头的八位数存款,微笑着拿回身份证和银行卡,站起身朝吴女士告辞。


「谢谢阿姨!」


我步履轻快地离开咖啡厅打了个车就直奔机场,订了一张最快起飞回老家云省的机票。


「时策你都听到了吧,妈妈早就告诉过你这林琳是看上了你的钱,根本经不起考验,她之前玩的就是欲擒故纵的把戏……」


咖啡厅中传来吴女士胜利的话语,可惜我一句也没听到。


离开咖啡厅前,我在吴女士眼皮底下给顾时策发了一条分手短信便把他拉黑了。


嗯,我还是很讲诚信的。


我大学刚毕业因为刚和顾时策确定恋爱关系,所以打算留在京都找一份工作,现在已经没必要了。


打电话给房东将房子退租,我踏上了归家的飞机。


我老家在云省的二线城市,依山傍水,环境很好,在一个风景区外围,父母在老家给我留下一栋带围墙的三层小楼,是政府统一规划,完全是按着独栋别墅设计修建的,只为给景区提升档次。


我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去银行取了不少钱,然后联系装修公司来我家修围墙、加固门窗,顺便以种花为由让他们在顶楼铺满泥土。




一觉醒来,我重生了,重生在丧尸病毒爆发前七天,我被男朋友妈妈约出来被逼分手的那一天。

记忆回笼,男朋友妈妈好像给了我两千万让我离开她儿子,可当时我拒绝了。

没两天我就丢了工作,紧接着就被房东找了个理由赶出了出租屋,在丧尸病毒爆发后我四处躲藏。

为了活着,我丧失尊严、失去自我。

在偌大的城市废墟中苟延残喘。

仅仅半年,在一次丧尸围困中弱小的我被同伴推进了丧尸群为他们争取逃命的时间,那种血肉被啃食的滋味至今令人心底发颤……

重来一次,我该怎么选?


我还在发愣,手机短信铃声突然响起打断了我的思绪。

「林小姐,我十分钟后到蓝山咖啡厅。」

是男朋友妈妈吴女士发来的短信,和上一世短信发来的时间一分不差,内容也一模一样。

我立刻回神,洗了把脸,带上自己的包,带上自己所有证件,穿上轻便的运动鞋下了楼。

匆忙赶到家门口的蓝山咖啡厅时,吴女士已经到了。

蓝山咖啡厅中一片寂静,就连服务员也不见一人,明显是被包场了。

吴女士端着手中的蓝山咖啡,对面放着一杯冰拿铁,应该是帮我点的。

这熟悉的场景令我心底一颤,我越发觉得七日后丧尸病毒真的会爆发。

「阿姨好。」

我匆匆落座,打了声招呼就无声观察着吴女士。

嗯,香奈儿的定制裙装,百达翡丽的手表,卡地亚的高级定制钻石、项链、耳环系列,硕大的鸽子蛋粉钻戒指,上一世我完全没注意,光顾着第一次见家长的忐忑了。

此时此刻我才明白吴女士是刻意这样打扮朝我展示阶级差距的。

见我像个傻子似的坐下就不说话,吴女士很满意自己这身打扮带来的震慑效果。

她拿过自己精致的爱马仕手包,从里面拿出一张银行卡。

「这里面有两千万,你懂我的意思吧?」

这熟悉的语气、熟悉的动作,我怎么不懂?

我一个父母双亡的孤女,怎么配得上顶级豪门的公子,可说喜欢我要追我的是您儿子又不是我。

上一世的我因为那点可怜的自尊,因为被羞辱双眼含泪,此时的我面无表情地端起眼前的冰拿铁抿了一小口。

我带着满脸讥诮,将拜金女的形象表现得惟妙惟肖。

「原来在您心里,您儿子就只值两千万,还不如您今天这一身行头的价值高呢!」

吴女士看着眼前漂亮得像一朵百合花,嘴角带着三分挑衅模样的女孩,满脸怒容。

可随即她似乎想到什么,嘴角忍不住带着笑容:「林小姐觉得我儿子值多少,不如开个价吧!」

我确实不知道顾时策家有多少钱,毕竟他在学校的时候很低调,低调到我拼夕夕给他买的十元一件的短袖他穿起来也毫无违和感。

我只能估摸着吴女士的底线报了个数。

「五千万,外加您身上的这块表,这套项链和耳环。」

「我不要卡,直接给我转账就好,当然手表和耳环、项链也可以直接折现。」

反正都是来朝我炫耀的,不如就都留下吧。

我目不转睛地看着吴女士脖子上的闪亮钻石,将贪婪的神色展露无遗。

演戏谁还不会。

吴女士错愕了一下,脸上的表情精彩纷呈,显然没想到我这么厚脸皮,连她身上的饰品也不放过。

「好,很好!把你的卡号发给我,我要你今天就离开这座城市,再也别回来!」

我朝吴女士甜甜一笑,利落地从自己的斜挎包里拿出银行卡和身份证摆在了吴女士面前。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叮咚声,我查看短信,看到自己银行账户里面 8 开头的八位数存款,微笑着拿回身份证和银行卡,站起身朝吴女士告辞。

「谢谢阿姨!」

我步履轻快地离开咖啡厅打了个车就直奔机场,订了一张最快起飞回老家云省的机票。

「时策你都听到了吧,妈妈早就告诉过你这林琳是看上了你的钱,根本经不起考验,她之前玩的就是欲擒故纵的把戏……」




咖啡厅中传来吴女士胜利的话语,可惜我一句也没听到。

离开咖啡厅前,我在吴女士眼皮底下给顾时策发了一条分手短信便把他拉黑了。

嗯,我还是很讲诚信的。

我大学刚毕业因为刚和顾时策确定恋爱关系,所以打算留在京都找一份工作,现在已经没必要了。

打电话给房东将房子退租,我踏上了归家的飞机。

我老家在云省的二线城市,依山傍水,环境很好,在一个风景区外围,父母在老家给我留下一栋带围墙的三层小楼,是政府统一规划,完全是按着独栋别墅设计修建的,只为给景区提升档次。

我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去银行取了不少钱,然后联系装修公司来我家修围墙、加固门窗,顺便以种花为由让他们在顶楼铺满泥土。

我价格开得高,不过半小时就有装修公司带着工人上门。

我提醒他围墙和大门都要加厚结实的防盗门,围墙要修到三米以上还要加上倒刺,所有的窗户都要安装实心防护栏。

务必保证三五个魁梧大汉都闯不进我的屋子,工头见只有我一人主事,顿时了然。

「小姑娘一个人住,有这样的安全意识很不错,你放心,我保证给你修得结结实实的。」

想了想我觉得砖围墙不太保险,丧尸速度快,力气比普通人大,万一墙塌了怎么办?

「麻烦你,砖墙里面再加一道密一点的铁围墙,价钱好说。」

当场付了一半定金,工头笑呵呵地给我保证三天就能完工。

我不由得感慨有钱能使鬼推磨,果然钱就是万能的。

装修的事交给工头后,我换了身旧衣打了个车来到了市里买车的地方,买了一辆五菱宏光。

让老板帮我拆掉后座,我回忆着驾校学习的驾车知识,磕磕绊绊地上了路。

半个小时后我已经成为了一名老司机在来往的车流中熟练穿梭,来到最大的粮油市场,我立刻借口家里要办坝坝宴,开始大量采买粮油米面。

回去的时候不仅我的五菱宏光塞得满满的,后面还跟了两辆小货车。

一到家就把采买的粮食放进了一楼的仓储室,里面还孤零零地放着两袋大米,是去年父母种的水稻打的,可惜还没来得及吃他们就出了意外双双去世了。

我家的大阵仗早已惊动了周围的邻里,我还没开口,粮油店的司机就帮我解了围。

「姑娘家准备办坝坝宴,是不是要结婚了?」

我含糊着点点头算是默认,说一声等日子定下招呼大家来吃席,就又匆忙离开了。

「一回家就翻修房子,她大学还没毕业吧?难不成钓上金龟婿了?」

「结婚怎么不见男人,让一个女人自己回老家操持?」

「看她长得那样,别是被人包养或是当三儿了吧?」

邻里们的窃窃私语我只当没听见,那种羡慕嫉妒的眼神从小到大我看得太多了。

卸完货我将仓储室门一锁,重新开着我的五菱宏光直奔下一个目的地——户外用品店。

背包、睡垫、防潮垫、煤油灯、登山绳、冲锋衣、羽绒服、炉具炊具、多功能水壶、净水器、高倍望远镜、强光手电筒、登山镐、瑞士军刀……

晃眼见到店主放在角落的甩棍和防狼喷雾,我若有所思。

我掏出一沓钱跟店主聊了几句,果然他这里还有带电击功能的防狼棒和捕兽夹等管制物品。

林林总总只要感觉用得上的我买了三套,差点把店里买空了,跟店主约好晚一点送货上门后,我驱车来到了零食饮料批发市场开始扫荡。

泡面、自热火锅、自热米饭、水果罐头、易拉罐熟食等直到车装不下,跟老板定下饼干、糖果等其他易存储的干货后,我开着车停在了一家药店门口。

咨询了店员,让她帮我配齐了十人露营所需的各种常备药后,我又换了一家药店以同样的套路继续买不同种类的药品。

直到车上只剩下一人下脚的地方,我才驱车回家。




来来回回跑了十几趟我才将车上的东西搬完放进了二楼的一间空房间。

第一天工头手里的建材准备得不充裕,工人们都已经下班,等明天材料准备充足他们会加班加点地搞完。

半日的工夫所有房间的防盗门都已经换好,围墙的地基也初见雏形,进度还不错。

我刚准备歇口气,就听见门外的汽车轰鸣声,一看时间,是户外用品店送货来了。

等到将所有的东西妥善放好,我已经累得脚指头都不想动。

匆匆洗漱完,明明累极了的我却突然没了睡意。

我怀揣着巨大的秘密此时此刻居然找不到一个人能分享。

我拿着手机无意识地翻看着各类咨询,忍不住匿名在各大社交平台发布了一条讯息。

「七天后可能世界末日就会来临,信我的多囤点食物和水,到时候关紧门窗不要外出。」

可能很多人会骂我是疯子傻子,可我能做的也只有这样了,毕竟我也不能保证七天后丧尸病毒到底会不会爆发。

我躺在床上慢慢进入梦乡,凌晨四点,门外突然响起两声男人的哀嚎声。

黑暗中我没有开灯,我冷笑一声,套好衣服从床边拿起防狼电击棒和强光手电慢慢走到楼下。

透过猫眼,借着月光,我看到了三个身影。

其中两个人正弓着身子猫着腰,抱着一条腿低声谩骂,另一个人影正趴在地上试图把人解救出来。

我皱了皱眉,果然还是捕兽夹太少不够密集,居然还有漏网之鱼。

在我犹豫着报警还是自己出去收拾他们的时候,又一声压抑的惨叫传入我耳中。

正在救人的那个人在帮忙拉扯捕兽夹的时候一个趔趄踩中了另一个捕兽夹。

得了,没我什么事儿了。

我看了看厚重的防盗门和链条锁转身回到了三楼卧室。

没过多久楼下再次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随后归于平静。

天亮后我从楼上往下看。

楼下那三处安放捕兽夹的地方已经连人带捕兽夹都不见了。

我下楼将剩余的捕兽夹收好等着工头过来。

半小时后工头带着一大群工人和两大车材料到来,我把该锁的地方锁好,跟工头交代了两句便开车出了门。

药品依旧是我今日采购的大头,毕竟在吃不饱穿不暖的时候,一场小感冒都可能要了一个人的命。

感冒药、退烧药、胃药、高血压药、糖尿病药但凡我稍微知道点的药我都买了,甚至氧气瓶都备了好几个。




我几乎跑遍了全城的药店这才一点点将我的五菱宏光装满。

解决了药品,我将车找了一个安全的地方停好,打车来到了农贸市场,开始采购种子。

各种各样的蔬菜种子、水果种子,但凡店里有卖的,我都买了三份以上。

将种子放回车上,我来到了市里最大的电器商城。

容量大的冰柜和冰箱、太阳能热水器、太阳能发电板、空调、充电宝、电饭锅、电磁炉、电饼铛、空气炸锅、整套刀具、炊具。

还有最关键的煤气炉和煤气罐。

付过钱、留下地址、约好送货上门的时间已是下午两点,匆匆吃完午饭,我专程来到了农机具市场。

锋利轻便的充电式除草机、大功率充电手持电锯、消防斧等都是我的主要目标,对于需要砍头才能杀死的丧尸,这些都是有用又能买到的武器。

一口气下单五套,跟老板约好后天送到我的小独栋。

我这才找了个咖啡厅坐下,拿出纸笔仔细列着清单。

安全的住宅马上就能竣工,大量的食物已经准备妥当,药品和武器配备妥当,剩下的就是大量的饮用水和四季衣裳。

我回来时行李都没拿,衣服鞋袜也该准备起来。

太阳快要落山,我不知疲倦地来到市里最大的商城,直奔运动专区开始扫货。

运动装和运动鞋无疑是我的首选,一年四季的运动装和各式轻便的运动鞋。

内衣裤、袜子、毛巾、毯子,卡里钱足够我买买买。

等我坐着商城安排的专车带着几十袋衣服回到家的时候,围墙已经砌好了一大半。

我特意让工头在墙体中加入了钢筋增强牢固。

在太阳落山前工人们堪堪将围墙砌好,趁着夕阳的余光开始安装锋利的倒刺。

第三天,我早早出门在工人们来之前就把药品拉回来锁进了屋子里。

上午我没有出去,在家等着电器商场的人送货上门。

等到工人帮我把所有的电器安装调试好,我的堡垒也修筑得差不多了。

下午外围墙全部竣工,宽敞厚重的双开防盗门也安装妥当。

内里的铁围墙也顺利完成浇筑。

给工头结算完尾款,看着严实的围墙大门,我这才有了点安全感。

锃亮的防盗门倒映出我瘦弱的身躯,我皱皱眉当即开车来到了卖健身器材的商店。

跑步机、哑铃、跳绳、臂力器,凡是老板推荐的我都买了。

随后我开着车批发了一整车矿泉水回了家。

来来回回跑到了晚上,看着满满一屋子的瓶装水,我有些佩服自己的潜力。

原来我并不是自己想象中那么手无缚鸡之力。

颤抖着双手躺在床上,我点开购物软件开始疯狂下单。

正值 618 活动,囤货的人很多,我正好浑水摸鱼。

卫生纸、牙膏、牙刷、洗衣液、洗发水、卫生棉条、卫生巾等日用品全部十箱十箱地买。

压缩饼干、巧克力、铁制罐头食品,还有我最爱的辣条从来不嫌多。

估摸着在一个平台买的数量到了极限,我又接连换了另一个平台。

我下单时通通联系过客服,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次日达。

第四天是个雨天,我看着窗外的暴雨,隐隐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早早出门来到菜市场采购了一整车新鲜的蔬菜水果和鲜肉,将家里的冰箱装得满满当当,这才打开手机开始刷新闻。

上一次丧尸病毒爆发前也是下了一天一夜的暴雨,随后各地就出现了人咬人的伤人事件。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