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绿茶也想起舞

绿茶也想起舞

金金江白 著

其他类型连载

《绿茶也想起舞》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绿茶也想起舞》主要讲述了金金江白的故事,同时,金金江白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主角:金金江白   更新:2022-09-10 09:4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金金江白的其他类型小说《绿茶也想起舞》,由网络作家“金金江白”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绿茶也想起舞》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绿茶也想起舞》主要讲述了金金江白的故事,同时,金金江白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绿茶也想起舞》精彩片段

为了追江白,我一个每月几十万零花钱的小公举,足足装了三年穷光蛋。

只为蹭他吃,蹭他喝。

但现在他的白月光却突然回来,还嘲讽我是个穷逼。

好!好!比钱多是吧?

我不装了!

我追江白整整三年,才把他追到手。

所有人都说我是把他缠得太烦了,他才答应跟我在一起的。

我觉得他肯定是发现了我的闪光点!

我这么聪明可人娇俏美丽,江白怎么可能会不耐烦呢。

于是我追问江白为什么喜欢我。

他被我问得一脸不好回答的样子,搁下笔想了半天说道:「被你贫穷却不屈的意志感染了。」

我当时就是一个懵逼,别人说出来可能是假话。

但是看江白的表情,我就知道是真的了。

他这个人,从不说假话骗我。

这特么,就难办了。

原来在江白眼里面,我一直都是个顽强开朗的贫穷小二逼。

都怪我,这三年我蹭饭装穷,把自己搞得太狠了。

我看到微信里,老爸给我转过来的十万元生活费。

打土豪:「闺女,你妈说,从今天开始给你解禁了,恢复你的零花钱!」

要是搁在以前,我绝对要拿着这笔钱,带着大家去嗨个三天三夜。

但是现在,我不敢了。

我默默地点了退款,麻溜地删除了微信转账记录。

江白看我不吭声了,叹了口气轻声说道:「把这两页题做完,带你去吃毛血旺。」

大三以后,江白整天泡在图书馆,也逼着我跟他一起考研。

可我呢,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一看书就想睡,江白对我十分无语。

我看着他幽幽地说道:「我不想吃毛血旺,我想吃你。」

江白白皙的耳根一点一点地红起来,用力捏了捏我的手。

他长相冷峻,看起来就是一朵不好摘的高岭之花。

其实靠近了,发现这人特容易耳朵红。

江白吧,外表冷。内心更冷,把他捂热了特别不容易。

回想起这三年的追夫史,谁不感慨一句,我当年学习要是有这劲头,清华北大都考上了。

所有人都以为我追江白是见色起意,其实我对他是蓄谋已久。

因为江白是我爸资助的贫困生,他的名字,贯穿了我整个高中生涯。

初三那年我胖得跟一只小猪仔似的,青春期还满脸是痘。

我妈为了让我减肥,下了狠心不让我多吃。

我跑到我爸办公室偷偷啃鸡腿,也就是那个时候江白来了。

他比我大一岁,已经上高一了。穿着白色的 T 恤,发白的牛仔裤。

江白走进来的时候,浑身的冷郁,几乎要把周围的空气凝结住。

我是知道他的,我爸已经资助他三年了。

他八岁的时候他妈生了一场大病,拖垮了他们家。

他从小就上过当地的报纸,说他小小年纪就在病房里陪床,给他妈妈做饭洗衣服。

他爸爸是个赌鬼,整天打他,还是街坊邻居闹到了居委会,他爸爸才收敛了点。

后来他妈没了,他爸也不知所终。剩下一个奶奶相依为命,我爸爸跟他奶奶认识,这才资助他一直读书。他每年都是全校第一,都会把成绩发给我爸爸。

每次提到他的时候,我爸都会说他非常优秀,顺便打压我两下,但我可是死猪不怕开水烫,根本无感。

直到见到真人,我不争气地沦陷了……


他奶奶生病了,他是来找我爸借钱的。

知道这个消息,我当晚就带着水果去了医院,准备展开攻势。

可是我去医院的时候,看到一个穿着鹅黄色连衣裙的女孩儿,扑在江白怀里哭。

「好了,好了,钱已经借到了,奶奶会没事儿的。」江白扶着她的肩膀,让她站好了,神色之中尽是温柔。

「别哭了,你这么晚过来,叔叔阿姨该担心了。正好我也要出院,咱们一起回家吧。」

江白站在朦胧的光里,低头帮那个女孩子擦眼泪。

我紧紧地捏着手里的水果,看了看自己胖乎乎的手,终究是没有迈出去那一步。

从那以后,我就像一个小偷一样,偷窥着江白的生活。

看着他得了英语演讲比赛第一,看着他又拿到了年级第一,看着他拿到了市三好学生。

又看着他骑着车带苏雪回家,看着他跟苏雪一起站在演讲台上,看着他帮苏雪背书包。

我请了一个又一个家教,疯狂地补习功课,再也不出去玩儿。

我拼了命地减肥,躲在房间里一边啃生菜叶子一边哭,任由我爸爸怎么说我都不肯吃肉。

我花了整整三年时间,才走到江白身边。

又花了整整三年,才把江白变成了我的男朋友。

江白比我高一届,我进学校的时候,他已经是闻名全校的校草了。

追他的女生太多了,什么手段都用过。

高中三年我铆足劲学习减肥,真到了他身边,我反而没那么勇了。

我跟江白接触的一个契机,是我在食堂拜托阿姨多给我一份菜。

我妈是个狠人,她为了逼我出国读书,断了我的经济来源。

我刚进大学花钱大手大脚,不到一周就穷得肉都吃不起了。

我打饭的时候,没注意到江白就在我身后。

等我用甜言蜜语哄着阿姨给了我一份红烧肉菜汤,我一扭头,江白站在我身后。

我当时脸噌地就红了,差点撞到他身上。

江白眼疾手快地扶了我一下,并要了我的微信。

我那会儿觉得江白肯定是对我一见钟情了!

可是加了微信他发给我一些兼职信息,有奶茶店、便利店,我看得一愣一愣的。

从那以后,我就跟在江白屁股后面打工。

也是那个时候我才知道江白日子过得有多苦。

他每天除了上课就是打工,没有任何娱乐活动。

发了工资的第一时间,他只留下一点生活费,立马还债。

有欠我爸的、有欠别人的。他每份账单都清清楚楚,甚至会还利息。

我在江白身边混着混着,一不小心就混成了他的女朋友。

如今想想,还有些精神恍惚,感觉是买彩票中了一等奖。

我正走神儿呢,视频里明珠一声吼,把我惊了一下。

「搞定他!」明珠贼兮兮地说道,「装备我都帮你准备好了,金钱豹,你要散发出你豹子的魅力,让他神魂颠倒,欲罢不能。」

明珠是我发小,我俩从小一起长大,对彼此间那点事儿门清。

我躲在被窝里跟她打电话,扯着那条蕾丝睡裙,咬咬牙说道:「万一江白不吃这套这么办?」

我们恋爱半年了,江白对我一直是点到为止。

我想趁着江白生日,整一把大的!

有时候我也能感觉到他的反应,但是他很快就会整理好状态,跟个没事儿人似的。

唉,我都要怀疑自己的魅力了。

「那他就不是个男人,你可不是当年那个小胖子了,你现在前凸后翘稳坐艺术系第一纯欲女神的宝座啊!」明珠继续鼓励我,「我现在就发你 200 个 G,你好好学习观摩,务必拿下江白,才能对得起你这六年的付出。」

「你这话说得,好像我这六年就是为了睡江白一样。」我强调道,「我们是真爱!真爱,懂?」

明珠扑哧一下子笑出来:「都一个意思,真爱才更好翻来覆去地睡个够。」


我跟她商量了一下具体的行动计划,在脑子里模拟了一下。

她又问我:「豹子,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江白你的身份?」

我被她问得一愣,沉默了。

她不提,我差点要忘记了。

我在江白面前,叫金金,是个一分钱掰成两半花,喝酸奶舔盖、吃红烧肉舔盘子的穷学生。

上大学那年,我强烈要求我爸给我改名字。结果他从金钱钱,给我改成了金金。

当时我拿到身份证的时候,觉得好像改了,又好像没改……

我们老金家的人,真是刻在骨子里的财迷。

「算了算了,以江白的性格,要是知道你骗了他三年,还不气得当场吐血。」没等我回答,明珠就自己抢答了。

「知道你还问!你可给老子藏好了!要是让江白知道了我的身份,大家一起死!」我咬咬牙,决定先不去想这个问题。

江白给我打视频,我赶紧挂了明珠的视频。

「快十一点了还没睡?」视频里的江白,皱了皱眉。

我这才注意到时间,小声嘀咕着:「想你想得睡不着。」

上个月我熬夜熬得大姨妈都不来了,室友都怀疑我怀孕了,我当时就是一个大大的无语。

江白带我去医院检查,结果医生说是熬夜熬的,江白那个脸色啊,不知道还以为我意外怀孕,结果孩子还不是他的。

从医院回来,他每天定时定点查我的岗。

江白听了我的话,表情有一瞬间的停顿,轻声说:「好了,快睡吧。」

「亲亲嘛。」我跟他撒着娇,看着他湿漉漉的头发,心跳不已。

唉,怎么能这么帅!这么帅还是我的男朋友!

江白飞快地看了一下四周,在屏幕上啄了一下。

他耳根又红透了,催着我:「睡吧,明天七点我来叫你。」

我挂了电话,心满意足地躺在床上,回味无穷啊。

室友王笑笑踩着点冲进寝室,眼睛锃亮地把我拽起来:「宝儿啊,你这爱马仕从哪儿买的?今天可是让我出尽风头,把那个狗眼看人低的东西震慑得够够的。这高仿的,也太真了吧。」

笑笑前阵子联谊认识一个富二代,那个狗东西钱不知道有没有多少,口气倒是大得能吞鲸。今天笑笑说要镇镇场子,带上我的假爱马仕去。

我很想告诉她,那是真的……可我不敢说,我怕她撕了我。毕竟这三年,我室友们没少接济我,吃啥都不忘给我带一份。

我是真没想混到这个份上!谁知道弄巧成拙!

我妈一狠心,断了我三年的粮。我又跟着江白到处打工,大家都以为我穷得叮当响。

「忘记了……」我催她,「赶紧洗漱!还要十分钟就熄灯了!」

她这才没有追问我更多,我暗暗捏了一把汗,总觉得哪天说出真相,她们要把我打出血。

我躲在被窝里学习,搞得我晚上睡觉春梦连连,第二天都流鼻血了!

终于熬到了江白生日,我摩拳擦掌,在微信群发下宏愿。

我:如果我能一举拿下江白,愿意明珠胖十斤。

珠圆玉润:??亲亲,你拿什么举?你真的能举,我胖二十斤都愿意。

我:……滚!

这是我第一次给江白过生日,前三年忙着打工,他根本不过生日。

我呢,现在也有了立场帮他庆祝。

江白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骗他晚上有事情,不能跟他一起吃晚饭。

「那你忙吧。」江白的语气十分平静,听不出什么情绪。

我故意问道:「怎么啦?今天是什么特殊日子吗?平时你可是随便吃两口的。」

江白对吃穿是一点追求都没有,只要我不陪他吃饭,他青菜馒头也能将就一顿。

跟他在一起打工那三年,他夏天两套衣服,冬天两套衣服轮着穿。

还是我看不下去,发了工资以后给他买了新衣服。

唉,结果他转头就给我买了一个上千元的项链,心疼死我了。

一千块钱能吃多少牛肉了,买个项链。

江白沉默了两秒钟才说道:「没有,那我们明天再见吧。」

我挂断电话,嘿嘿一笑,我已经在他家里了!

江白有个两室一厅的小房子,是他奶奶留下来的。

他周末都会回来打扫卫生。


我在他的卧室里点上了香薰蜡烛,淡淡的香气充盈着整个房间。

我在他的床上滚了滚,想到了一些不该想的事情,满脸通红。

江白周六都会在图书馆学习到七点,八点肯定会回来。

他是个时间观念很准的人。

我洗了澡换好衣服才七点半,在床上躺着躺着居然睡着了。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已经晚上八点多了!

擦!我真是关键时刻掉链子。

我赶紧整理了一下衣服,听到外面有动静。

江白肯定已经回来了,还好他还没进卧室,不然我就白等一晚上了。

我深呼吸一下,扒拉了一下细细的肩带。

「江白!生日快乐!」

我猛地拉开门,跳了出去!

可是眼前的一幕,让我整个人石化了。

苏雪穿着鹅黄色的连衣裙,跟江白并肩而立。

三年不见,她更加漂亮了,像一只优雅的白天鹅。

那一瞬间,时光好像一下子倒流到了六年前。

又黑又胖的我,躲在门口看他们两个。

苏雪看向我的穿着,眼神中透露出一股轻蔑。

我下意识地捂住胸口,尴尬得无地自容。

那一晚,江白用空调毯裹住了我,给苏雪介绍我们彼此的身份。

苏雪当时笑了一下:「原来是你女朋友啊,我还以为是什么不正经……」

她话说到半路,显得有几分尴尬。

我知道,她是想说我是不正经的女人。

这话要是别人说,我当场就翻脸。但是苏雪一脸歉意地看着我,我一下子就没气了。

唉,谁让她是我高中三年的女神呢。

「苏雪,往后再来我家,提前打个招呼吧。」江白牵着我的手送别苏雪,平静地说道,「毕竟我们不是小时候了,有些不方便。」

我看着苏雪脸上笑容僵硬了一下,她很快地笑道:「嫂子真是好福气啊,小时候我帮我哥挡了多少情书。现在有了女朋友,我这个做妹妹的就没用啦。」

苏雪比江白小几个月,从小到大都喊他「哥哥」。

从前我减肥撑不下去的时候,跟在他们屁股后面啃黄瓜,就着江白的脸下饭。

那个时候听着苏雪一口一个「哥哥」地喊着,又浪漫又亲密,羡慕得我都冒泡了,回家非要闹着让我爸给我找个哥哥,结果挨了一顿揍。

长大了再听听,总觉得有点怪。这又不是演蓝色生死恋,一口一个「哥哥」的,怪难受。

我想问问江白对于苏雪回国的感想,又不敢开口问。

毕竟我亲眼见过,苏雪出国留学那一天,江白坐在大雨中,落寞又孤单的神情。而当时我就坐在他的对面,一边啃生菜叶子,一边看着他。

我把苏雪回国的事儿讲给明珠听,把自己那点小心思讲了出来。

明珠翻了个白眼骂我:「拜托!你有什么好自卑的!她苏雪是白月光,是女神。你金钱豹也不差啊,现在追你的人都能排到安河桥了。你现在踹了江白,我保证整个南大一半男生都要吃席庆祝。」

「唉,你不懂。」我咬着雪糕刺客,伤感道,「我从初三到高二,闲着没事就跟在他们俩屁股后面。当时我还嗑他俩的 cp 呢,苏雪在我心里就是月光女神啊。长得漂亮,学习好。那会儿我心想啊,我跟江白是没戏的,他俩大学能在一起,也圆了我这个 cp 粉的梦。」

明珠正在翻看网页,看着看着惊叫一声:「金钱豹!你快上你们校内网看看!」


明珠翻了个白眼骂我:「拜托!你有什么好自卑的!她苏雪是白月光,是女神。你金钱豹也不差啊,现在追你的人都能排到安河桥了。你现在踹了江白,我保证整个南大一半男生都要吃席庆祝。」

「唉,你不懂。」我咬着雪糕刺客,伤感道,「我从初三到高二,闲着没事就跟在他们俩屁股后面。当时我还嗑他俩的 cp 呢,苏雪在我心里就是月光女神啊。长得漂亮,学习好。那会儿我心想啊,我跟江白是没戏的,他俩大学能在一起,也圆了我这个 cp 粉的梦。」

明珠正在翻看网页,看着看着惊叫一声:「金钱豹!你快上你们校内网看看!」

我打开一看,第一页帖子全是关于苏雪的信息。

「劲爆!国外新生代美女画家苏雪空降南大!」

「扒皮贴!苏雪跟计算机系的校草江白竟然是青梅竹马!」

我点开帖子看了看,里面把江白跟苏雪小时候的事情说了好多。什么江白打球,苏雪送水;苏雪跳舞,江白唱歌之类的。一看爆料人就跟他们一个学校的,讲的都是真的,还贴了好多照片。

匿名:我作证!他们真的好甜啊!从初中到高中一直一个学校一个班,青梅竹马,特别让人羡慕。我记得有一次苏雪在班上吐了,江白课都没上冲过来抱着她就去医院。

我忍不住回复了一句:明明是苏雪大姨妈来了,疼得不行,不是吐了。

这事儿我特别有发言权,因为我那天在医院,亲眼看见江白跟苏雪一起去的医院。

看着里面的爆料帖,有一种追忆青春的感觉。难怪人人都爱磕 cp,上头啊!

只是看着看着,里面的回复就变了味儿。

「我靠!这些傻×在胡说什么呢。」视频里明珠气得爆了粗口,而我也看到了那些留言。

匿名:艺术系的金金真不要脸!乘虚而入,做了他们的第三者。要不是她倒贴了江白三年,脱光了爬到江白床上,害得江白跟苏雪闹了误会,能轮得到她?

匿名:真的假的!?我看金金长得一副欲女样子,仗着胸大整天穿得风骚,天生就是勾引男人的贱样。苏雪那种清纯的女孩,怎么可能是她的对手。现在苏雪回来了,金金这个小三也该让位了。人家郎才女貌,有她这个妖精什么事儿。

匿名:同学们,别说我造谣啊。贴一张图片,让你们看看这女的都爱慕虚荣。明明大学三年整天打工,现在却有钱穿名牌了,我看她肯定是被包养了,她特别精明,真假混着穿,让人发现不了。

我点开那张图片,大晚上偷拍的,不放大看还真看不清楚。我从一辆保时捷上下来,手里还拎着一个限量版的 LV。

我正兴致勃勃地看那些回复,门被猛地踹开。

去上选修课的室友们冲进来。

走到前面的王笑笑撸起袖子,杀气腾腾地说道:「妈的!都给我上号!大号小号都给老子上!老子当水军的时候,这些人还在被窝啃脚指头呢!老三!联系你那个程序员男朋友,让他查查 IP!老二,问问你法律系的男朋友,这种造谣的该怎么弄他们!老虎不发威,当我们 306 宿舍都是病猫!这么诋毁咱们老四,都给老子死死死死!」

江白冲进来的时候,我正两眼泪汪汪地坐在王笑笑身边,看她激情四射地跟黑子对喷。

他看到我流泪的样子,脸色更冷了,过来一把抱住我,狠狠揉了揉我的头说道:「金金,别难过,那些造你谣的人,我一定会揪出来,让他们承担后果的!」

我眨了眨眼睛,看他气成这样也蒙了:「骂我两句不疼不痒的,我有什么可难过的。」

「她刚滴了眼药水。」王笑笑插了一句话,继续敲键盘,「行啊,这几个人有点水平,看来是职业喷子。」

江白表情有一瞬间的凝固,抬手给我擦了擦脸上的泪,没再说什么。

原本以为只是有几个黑子躲在网络后面黑我,但是真正查出那几个 IP 的时候,我们都愣了。

居然是外国的 IP,很难追诉到对方。

学校封了那几个账号,可是关于我的黑料却发酵得越来越厉害。

隔三差五地就有人发帖,然后学校删帖封号。

——啧啧啧,被包养了就是牛逼啊,捂着嘴不让说,事情就不存在了?

我在学校的名声黑红黑红的,走在马路上都有人对我指指点点。

「她就是金金啊,长得是不错。」

「废话,不然谁会包养她啊。看她手腕上戴着的那块表了吗?三十万呢。」

「唉,往那儿一躺,腿一张就是三十万,这钱真好赚。」

那些在我背后的议论声,毫不避讳地传到我的耳朵里。

甚至有人给我打骚扰电话,发短信问我:金金,睡你一晚多少钱啊,太贵的话,哥们几个凑凑钱行不行。

我本来以为这些流言蜚语,只是影响到了我的生活,但是我没有想到居然还牵扯到了江白。

江白为了我打了一架,打的那个男的叫林小龙,是计算机系有名的富二代。

林小龙恨不得把「我有钱」这几个字刻在脑门上,他之前追过我,被我拒了。

苏雪找到我的时候,她哭得眼睛红肿:「金金,你也知道我哥为了那个项目付出了多少心血。如果拿了奖,他能顺利保研,甚至能够获得一笔不菲的奖金来还债。可是因为你的事情,他打了林小龙,林小龙他叔叔是评委会的评委。而且他家赞助了这场比赛,一旦撤资,很多人都会恨死我哥的。」

「林小龙不该打吗!」王笑笑气得骂道,「江白打得好!要我说这种王八蛋打死也活该!」

江白打林小龙,是因为那条问我睡一晚多少钱的短信,是林小龙发的。

「金金,我知道你委屈。可是当务之急,是先让林小龙消了气。」苏雪拉着我求道,「林小龙说了,只要你跟他道个歉,他就原谅我哥。金金,你不是喜欢名牌吗?这件事情结束以后,我送你两个大牌包包,LV 跟香奈儿怎么样?」

「学姐!我怎么听你这话这么奇怪呢?」王笑笑皱着眉头,又嘀咕一声,「还非要挑在食堂讲这些话,这下可好了,明天那些黑子要在校论坛团建了。」

苏雪找上我的时候,我跟笑笑正在食堂吃饭。

一堆人看着她哭着进来,求着我去给林小龙道歉。

所有人都在竖着耳朵听我们讲话,看我的眼神也越来越奇怪。

我扭头看向苏雪,她为了江白的事情哭得梨花带雨。

而我这个正牌女友,反而一脸平静。

「给林小龙道歉是吗?」我噌的一下子站起来,冷笑道,「好啊,走吧。」

江白跟林小龙还待在小教室,我过去的时候,正听到林小龙在叫嚣。

「短信是我发的又怎么样!」林小龙吼叫道,「老子睡过她!江白,你的女人也就那样。」

江白捏紧了拳头,被他的三个室友死死拉住了。

「老大,冷静点!冷静点!再动手,就要记过了。」

林小龙得意洋洋地说道:「江白,再敢动老子一根手指头,老子保证让你毕不了业!你们的毕业设计不是送去参加大学联赛了?这个项目是我家赞助的,我今天就告诉你!你完蛋了!你考不了研,毕业以后会被所有公司拉黑!」

江白他们宿舍的毕业设计参加大学联赛,一旦能够获得前三名就能够获得保研资格,还能获取大学生创业基金。

江白为了这个项目付出了特别多,可是现在就因为林小龙一句话,他们的心血就要前功尽弃。

就是有林小龙这样的傻叉太多,才搞得江白这样专心研发项目的人到头来白忙活。

「林小龙,你尽管去学校告我!」江白一把抓住林小龙的领子,把他按在墙上,冷冰冰地说道,「看学校是处分你这种人渣,还是处分我!至于我能不能毕业,能不能考研!不是你说了算!而是我的考研成绩说了算!」

我推开门走进去,江白看到我,立刻走了过来。

「金金。」江白按住我的肩膀低声说道,「我已经申请退赛了,打算把项目卖给一家公司。我查到是有人在国外买水军黑你,等我拿到卖项目的钱,就雇人去查清楚这件事情。你放心,我一定揪出幕后黑手,还你一个清白,让那些人无话可说。」

我听了只觉得心酸,那个项目对于江白来说,就跟他的孩子一样。

他从大一开始研发,已经三年多了才有了成效。

他一直想毕业以后利用这个项目,招募合伙人。

一旦卖给别人,他就永远丧失了自主权。

江白不单单是卖了一个项目,更是卖了他的梦想。

「江白,你不用卖项目!也不用退赛!你不是说过,毕业以后要创业。以后赚了钱,给我买名牌,让我住大房子吗?」我重重抱了一下江白,把他推了出去,然后反锁住门。

王笑笑使劲儿拍打着大门吼道:「老四!别为了这种人渣低头!」

江白透着窗户,看着我,他的眼神很沉,就像是下过一场雨。

苏雪站在他身边,也在看我,她哭过一场,眼睛还红肿着。

所有人,都在看我。

林小龙凑过来,抬手想摸我:「怎么?想好了?金金,你今天当着所有人的面亲我一下,我就放过江白。你知道吧,我家是做程序软件起家的。只要我一句话,江白就别想在这个行业混下去!」

我对着他露出个笑容,然后扬起拳头朝着他的脸狠狠就是一拳!

妈的!

退一步万丈深渊,忍一时乳腺结节!

今天不打得这个人渣哭爹喊娘,我金钱钱当场投胎转世!

当年减肥愣是被我爸逼着练了三年的自由搏击,今天全用上了!

我想起当年老金跟我讲过的话。

「闺女,你老爹老妈奋斗这么些年,就是为了给你撑腰。

「在外面,咱们不惹事,但是也不怕事!你只管闯!出了事情我们给你兜底!」

林小龙被我打得嗷嗷惨叫,鼻青脸肿。

他冲过去打开了门,吼道:「金金!我要让你坐牢!」

苏雪急得一直哭,拦着我说道:「金金!你怎么这么冲动啊!一点都不为我哥想想。项目没了,我还可以给他投钱继续研发。但是你不跟林小龙道歉,他和学校追究起来,我哥是要挨处分的!」

「到底谁才是江白的正牌女友啊,金金也太鲁莽了。」

「人家背后有干爹,当然不在乎江白的死活了。」

「江白真惨,摊上这么个女朋友。」

「我……」我想解释,又不知道怎么说,有点急了,「江白,你不会有事的,放心吧!」

江白抓过我的手,看了看,问我:「手疼不疼啊?」

我听了一愣。

江白帮我揉了揉手,看向苏雪说道:「苏雪,金金是我的女朋友,有任何事情我们共同承担。她被流言蜚语中伤,被林小龙这种人骚扰,我为她出头心甘情愿。我们两个的事情,你别掺和了。」

「哥!你真的被金金骗了!」苏雪难以置信地吼道,「你也不想想!她一个穷学生,哪来的那些钱买名牌!她骗你说是假的,可是我看得出来,她现在从头到脚的东西,都是真的!我都是为了你好!」

我忐忑地看了一眼江白,怕他误会。

苏雪气得要死,瞪着我说道:「你要是真爱我哥,就跟他分手!他跟你在一起,被人指指点点,将来能有什么好前途!」

我眨了眨眼睛,看着苏雪,有点傻眼了,下意识地问她:「咋?不跟我在一起,难道跟你在一起?跟我没前途?跟你就能少奋斗十年?」

「苏雪,本来想给你留点脸面。」江白拿出手机,把一份资料晾在苏雪面前,冷淡地说道,「但你这么欺负金金,已经彻底不要脸了。你在背后雇用水军黑造谣诽谤金金,我们已经拿到了证据。刚刚我已经报警,你等着被传唤吧。」

这个消息大家听得一清二楚,一瞬间就跟捅了马蜂窝一样。

我看向江白的手机界面,他显示的是微信聊天界面,发他资料的那个人叫珠圆玉润。

我:「???」

明珠!她什么时候跟江白联络上的!

「江白!金金!我告诉你们,我已经打电话告诉我爸爸了。等他来了,非得给我讨一个说法。」林小龙得意洋洋地说道,「到时候你们求我也没用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