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狩猎游戏韩佳人

狩猎游戏韩佳人

韩佳人 著

其他类型连载

《狩猎游戏》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狩猎游戏》小说主要讲述了韩佳人秦心慈的故事,同时,韩佳人秦心慈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主角:韩佳人   更新:2022-09-10 14:4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韩佳人的其他类型小说《狩猎游戏韩佳人》,由网络作家“韩佳人”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狩猎游戏》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狩猎游戏》小说主要讲述了韩佳人秦心慈的故事,同时,韩佳人秦心慈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狩猎游戏韩佳人》精彩片段

她心中黯然,他大概是不想见到自己。

但无论何时,只要看到他,她心里依旧会泛起涟绮。

喝完水,韩佳人故作镇定问:“我妈呢?”

“她缴费去了。”

他干巴的接话,似乎都透着不耐。

韩佳人有些无措握紧陶瓷杯,囫囵接话:“哦,那……谢谢你,现在我醒了,你可以走了。”

话落,门口就传来苏母嗔怪的一句:“兮兮,你这孩子怎么不懂礼呢,你能醒来多亏了御风给你喊魂,哪有醒来就赶人走的道理。”

韩佳人却根本没听清苏母说了什么,她翻身下床,冲到门口一把抱住了母亲。

“……妈,我好想你。”

鼻吸间熟悉的味道,差点让韩佳人泪目。

“才三天不见就这么黏人,让御风看笑话。”

韩佳人摇着头,于她而言,跟妈妈已经四十年不见了。

上辈子妈妈被人谋害,因找不到证据,草草结案被判自杀,而自己也落得个克母的名声……

这一次,自己一定要好好保护妈妈,让她安享晚年。

就在这时,耳旁传来秦心慈低沉的嗓音:“苏阿姨,那我就先走了。”

韩佳人思绪被打断,努力平复着情绪。

苏母却拦住要走的秦心慈:“走什么走,你跟阿姨回家吃饭,你为了兮兮辛苦了三天,我不好好犒劳你一顿,心里哪能踏实?”

没等秦心慈开口,苏母就压低声音冲韩佳人说:“苏云清三天前的晚上不知道做了什么,惹怒了你沈伯母。”

“沈伯母一气之下,撤掉了之前答应给她的文工团推荐名额,你爸当晚就带着苏云清去卢阳舞蹈团找她老师去了。”

“所以这几天,都是御风帮我照顾你,你可要好好谢谢人家。”

闻言,韩佳人诧异望向秦心慈。

四目相对,秦心慈眼里只一片深幽,并没有什么情绪波动。

但韩佳人心头却惊涛骇浪。

三天前的晚上,不就是自己算计秦心慈,苏云清带人去撞破的那一晚?

秦心慈没把自己供出来?

他不是喜欢苏云清吗?怎么没帮着苏云清说话?

带着满脑子的疑问,韩佳人出了院回到家。

苏母怕他们饿,一进门就奔厨房忙碌。

转眼,堂屋只剩下秦心慈和韩佳人两人。

而这时,左上方的头顶传来秦心慈清冽一声:“我先回家换个衣服,你跟苏阿姨说一声。”

韩佳人抬头看过去,秦心慈已经朝院子外走去。

他果然不愿意和她多呆一刻。

韩佳人缓缓回到自己的房间,狼狈坐在床边,捂着胸口压抑难过。

上辈子,两人结婚后,秦心慈也是这样,哪怕同住一个屋檐下,他都对她视而不见。

她吵过,闹过,却只能换来秦心慈的冷脸。

后来,他干脆不回家。

来来去去八年,几千个日夜,她等到最后,甚至几年才见他一面,梦里,她甚至都记不住他的脸。

她追了他半生,遗憾了半生,凄凉了半生……

正想着,半敞的门外传忽然来妈妈的声音:“御风啊,你和兮兮现在都大了,准备什么时候娶她回家?”

韩佳人脑袋嗡的一声响,耳边听不清任何回答。

让秦心慈娶她?

重来一次,自己还要执着于一段不属于自己的感情吗?

就在愣神中,肩膀忽然被拍了一下。

她回头,原来是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了:“房间收拾一下,等会出来吃饭。”

韩佳人回过神,当即点头:“好。”

……

半小时后,三人坐上饭桌。

苏母笑给韩佳人夹菜,笑着道:“兮兮,你这次生病昏迷,只有御风叫你名字的时候,你才有知觉,我记得你小时候很喜欢御风,还吵着要嫁——”

“妈,我胡说的!”

说完,韩佳人望向妈妈,却冷不丁和身旁的秦心慈四目相对。

他的眼神宛如一池清水,将内心真切的想法照的透亮,韩佳人立即心虚的挪开视线。

局促的扒拉碗里的菜:“小时候不懂事,那些荒唐事就别提了,在说还有一个月就高考了,哪还有时间想这些……”

苏母干笑了两声,还想说什么,却被韩佳人夹菜堵住话。

这一顿饭,吃的韩佳人忐忑不安。

饭后,她送秦心慈出门。

韩佳人看着秦心慈的背影思绪渐渐飘远。

秦心慈长得帅,学问好,家世好,是北城姑娘们心中完美的丈夫人选。

而她呢,十五岁就下乡,过了四年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回来北城的这一个月,她依旧感觉到自己和周围格格不入。

她确实配不上秦心慈。

正想着,头忽然撞上前面的背,思绪碰的稀碎。

韩佳人捂着脑袋,抬起眼,然后和秦心慈疏淡的视线。


1977年10月27日,北城。

夜深风冷,一栋红砖房内却传出一阵酒气和热气。

韩佳人被秦心慈推下炕,再次睁开眼后,壳子里却是四十年后的灵魂!

她凝着炕上年轻稚嫩的秦心慈,瞳孔倏地睁大。

她重生了!

可没想到,竟然重生到算计秦心慈的这一晚!

正想着,却见秦心慈扣紧衬衫踉跄走下来:“韩佳人,你的廉耻之心都喂到狗肚子去了吗?!”

他的视线冰冷嫌恶,刺得韩佳人一时分不清前世今生。

她起身,本能环住秦心慈的腰:“老公我错了,求求你别不要我……”

秦心慈听得面红耳赤。

他咬牙低吼:“韩佳人,你疯了?放开我,我们还没有结婚,我不是你老公!”

韩佳人被男人的怒吼声吓得清醒过来。

是啊……

他们现在还没有结婚。

上辈子,她下乡回来之后极度自卑,总是担心配不上未婚夫秦心慈,养姐苏云清怂恿她‘生米煮成熟饭’!

而就在她闯进秦心慈房间没多久,苏云清就故意带着人来敲门……

至此,她声名尽毁。

秦心慈虽然在沈司令的命令下娶了她,可婚后八年却没有对她笑过一次。

正想着,院子外忽然响起了一阵凌乱的脚步声。

韩佳人猛地松开秦心慈,快速捡起外套穿上。

“老公……不是,御风哥,今晚真的对不起,但我真的也是被算计了,等会儿有人过来,你能不能说今晚没有见过我?”

秦心慈冷冷盯着她,那利刃一般的目光似乎径直看透了韩佳人。

很明显,他不信她,所以也不会护她。

韩佳人心头一刺,可这个时候也来不及解释和伤感。

她在屋中逡巡了一圈,而后走向窗边,打开窗户跳了出去。

刚一落地,前面的院门就被打开。

接着,苏云清尖细的声音传来:“沈伯母,兮兮实在太喜欢御风哥了,我真担心她做傻事。”

“他们两人虽是未婚夫妻,可结婚之前要是有个什么,这名声就坏了,说不定还影响御风哥报名高考……”

韩佳人猫在墙角,月色下,她能清晰看见苏云脸上的迫不及待。

上辈子,她到底是有多蠢,被竟然把这样的蛇蝎毒妇真的当做亲姐妹。

这一世,自己绝不要再重蹈上辈子覆辙。

从后门离开后,韩佳人在夜色中摸索回了家,悄悄回到了自己房间。

也不知道是不是重生的后遗症,她躺上阔别几十年的拔步床,随即意识就变得昏昏沉沉……

梦中,韩佳人好像又回到跟秦心慈结婚八周年那个晚上。

那晚的雨下得好大好大,她撑着伞,独自在秦心慈工作的研究院的门外,足足等四个小时。

可她等来的却是——

他拥着苏云清,对她说:“韩佳人,我们离婚吧,我从来没有爱过你。”

梦里,韩佳人好像又把上辈子又过了一遍。

十五岁那年,她被亲生父亲调换了下乡的名单,替养姐做了四年知青。

被调换人生的自己,就好像被厄运缠身。

爱而不得,求而不得。

所有人都说她配不上秦心慈,她爱了他一辈子,也被他嫌了一辈子……

恍惚间,黑暗中忽然传来一阵清冷熟悉的声音——

“韩佳人!醒醒!”

是秦心慈!

这声音惊得韩佳人骤然恢复意识,睁开了眼。

入目,是秦心慈年轻冷峻的面容。

韩佳人这才想起,自己重生了!

梦里那凄惨的后半生,都还没有发生……

那秦心慈是不是还没有彻底厌恶她?

想着,韩佳人撑起身体,眼神发亮凝着秦心慈。

“你怎么来了?你相信我昨晚不是故意算计你的?你……原谅我了?”

秦心慈淡漠睨了她一眼,抬手拎起桌上的热水壶,给她倒了一杯水。

“你发烧昏迷了三天三夜,苏阿姨托我照看你。”

韩佳人神情一僵,这才发现墙壁对面那一句显眼的‘为人名服务’标语。

她原来是在卫生院的病床上。


她确实配不上秦心慈。

正想着,头忽然撞上前面的背,思绪碰的稀碎。

韩佳人捂着脑袋,抬起眼,然后和秦心慈疏淡的视线。

鬼使神差的,她脱口说出一句:“秦心慈,我知道从前的自己错的离谱,以后我不会再缠着你,你如果遇见喜欢的姑娘就去追求吧。”

话落,秦心慈眉间皱成了一个川字,周身气场更冰寒。

“韩佳人,你终究在玩什么把戏?”

韩佳人知道自己说的话有些鲁莽,她垂眸,压住眼里的热意:“我没有玩,我只是……认清了自己而已,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时间会证明我没有撒谎。”

说完,顾不上秦心慈的反应,她飞快转身回了屋。

接下来的一周,韩佳人一直避着秦心慈。

又过了三天。

韩佳人根据上辈子的经验,想去一家偏僻的书店淘高考资料。

不料,她刚跨出书店,迎面就撞上拿着书,站在柜台边的秦心慈。

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韩佳人就知道要遭。

果然,接着就听秦心慈冷嘲:“不是要躲着我,为什么还跟踪到我的书店?”

韩佳人刚想解释,屋内就传来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

“御风哥,我早说了妹妹为了你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撒谎不过是家常便饭。”

韩佳人当即扭头,只见苏云清穿着长款的确良连衣裙走出来,长发及腰,身材和容貌都很不错。

也难怪秦心慈喜欢她。

她又望向秦心慈,没忍住解释:“我没有跟踪你,我只是来这里找书备考。”

“这里没有你要看的书。”

他回答迅速,像是着急赶人。

韩佳人再也待不下去,狼狈转身离开。

可这时,身后又传来苏云清明褒暗贬的‘劝诫’。

“有上进心是好事,但不是谁都能考上大学,妹妹初中没毕业就去乡下待了四年,你还是别好高骛远,先回家把小学知识学熟吧。”

韩佳人被狠狠激了一下,想到上辈子受的委屈,她突然回头看着苏云清——

“我考不考得上起码问心无愧,而某些弄虚作假,调换别人人生的人,真该下地狱赎罪!”

此话一出,苏云清整个人僵住。

韩佳人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既然如此,韩佳人,你绝不能待在北城!

……

而韩佳人撂下话后,转头来到了北城最大的图书馆,找了个位置看书。

这一看,就到了晚上七点。

韩佳人收拾着东西回家,临近家门却见妈妈一脸惊慌的跑过来:“兮兮,你快跑!你爸爸把你举报了,说你没有知青返城同意书,现在民政部门来人说要抓你回下乡点!”

来不及反应,苏母便推着韩佳人往前跑。

韩佳人回头朝着家门口看去,只见围在家门口的那群人在看到自己后,立马指向了这边。

眼见人就要追过来了,苏母着急的大叫:“快走啊,去找个地方去躲着!”

韩佳人来不及多想,两辈子的求生欲汇集在脚下,她不要命往前奔。

她返城的程序合法正规,但返城同意书确实还没有到。

没想到,苏学军竟然钻这样的空子!天底下怎么有他这种卑劣的父亲?!

追逐中,韩佳人却跑到一个死胡同。

就在这时,胡同左侧的小门忽然被人打开,接着一双大手伸出,一把将她拽了进去!

韩佳人刚要大喊,这时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跟我走!”

是秦心慈!


追逐中,韩佳人却跑到一个死胡同。

就在这时,胡同左侧的小门忽然被人打开,接着一双大手伸出,一把将她拽了进去!

韩佳人刚要大喊,这时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跟我走!”

是秦心慈!

韩佳人忽然放松下来,随后一路被带出胡同,俩人牵着手一前一后的跑着。

微风轻拂在脸上,韩佳人看着秦心慈背影,思绪翻涌。

此刻手腕上属于他的温度这么炙热,她想不通,他为什么会救自己?

俩人一路跑到秦心慈的租房处。

这里是他为了准备高考,特地租下来的,只有他一个人住。

韩佳人靠着墙面色红润,上气不接下气,而秦心慈却个没事人一样。

这时,忽然一杯水递到了自己面前。

她意外的双手接过:“谢谢。”

一杯水喝完后,瞬间缓过来很多,韩佳人感激的看向秦心慈,而他的视线却有些奇怪。

韩佳人顺着他的视线,低头望去,却见自己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勾破了!

此刻,左肩膀到心口处的肌肤都露出来,白皙的一片!

韩佳人吓得一颤,迅速后退一步,捂住自己的左胸。

“哐当——”,水杯掉落在地。

韩佳人不敢去捡,也不敢抬头。

她太熟悉此刻秦心慈的目光了,上辈子他在床上往死里折腾她的时候,就是这种侵略的视线。

大约是不喜欢她,所以他从不怜惜她,无论她怎么哭怎么说痛,他不满足就不会停下……

屋子的尴尬在蔓延。

就在韩佳人脸不知所措的时候,下一秒头就被罩住了,鼻息间充斥着秦心慈身上的薄荷味。

只听耳边传来秦心慈不甚清晰的话:“披着吧”。

韩佳人愣了片刻,然后将头上的东西拽了下来,原来是他的外套。

再看,却见秦心慈已经捡起来杯子。

奇怪的是,有洁癖的他竟然用脏杯子直接灌冷水喝。

他很渴?

不过,跑了这么久,口渴也正常。

想着,韩佳人默默穿好外套,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

而秦心慈放下杯子,就问:“那群人追你做什么?你不是说你回城是正规的吗?还是说你又撒谎?”

“我没撒谎!我回来经过了队长和村民一致同意,但返城同意书寄上来大概还需要几天。”

“那群人太凶了,我很害怕,你能不能别把我交出去?”

韩佳人解释着,额头上都急出了虚汗。

而秦心慈那双黑不见底的眸子里,却没有任何波动。

她心里忽的一揪,失落从心底蔓延。

果然,他还是不信自己。

就在这时,头顶上方传来秦心慈清冷磁性的一声:“你有没有撒谎我自己会查。”

话落,他拿着钥匙便开门出去了。

韩佳人还没回过神,就听见门‘咔’的一声,秦心慈居然把门从外面反锁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