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阮宁陆廷舟陆裴庭82545232

阮宁陆廷舟陆裴庭82545232

阮宁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京都北巷,状元府。陆裴庭升官回府,阮宁特意做了他爱吃的点心送到书房,可陆裴庭却递上了了一纸休书!“啪——”,瓷盘掉落摔碎。

主角:阮宁陆廷舟陆裴庭   更新:2022-09-10 16:0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阮宁陆廷舟陆裴庭的其他类型小说《阮宁陆廷舟陆裴庭82545232》,由网络作家“阮宁”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京都北巷,状元府。陆裴庭升官回府,阮宁特意做了他爱吃的点心送到书房,可陆裴庭却递上了了一纸休书!“啪——”,瓷盘掉落摔碎。

《阮宁陆廷舟陆裴庭82545232》精彩片段

这时,又见月色下,两匹汗血宝马拉着一辆华丽富贵的马车,朝她走来。

马车辘辘声在雨中仿佛汉白玉的敲击声,悬着的铜铃也发出清脆的引路声。

阮宁抬头望去,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从马车内探出,轻轻掀起帘子,露出了陆廷舟冷峻的脸。

他天生薄情的眼看向阮宁时,却带着几分温润和宠溺。

“阿宁,好久不见。”

“陆二哥……”

陆廷舟是本朝的摄政王,也是她皇兄从小到大的好友,对她最是疼爱。

阮宁看着熟悉的脸,一时间所有的委屈都涌了上来,伴随着热泪夺眶而出。

陆廷舟连忙上前,伸出手擦拭着沈苏荷的眼泪。

“别哭,有二哥在,谁欺负了你我一定帮你欺负回去。”

阮宁摇着头,扑进他的怀里:“我好想你,也好想皇兄和母后,可现在的我,根本没有脸见你们……”

“傻丫头,胡思乱想些什么呢?你知不知道暗卫汇报说找到了你,你皇兄有多高兴。”陆廷舟亲自将人抱上车,拿着帕子,轻轻擦拭着她额头上的伤。

“我在边塞找了你三年,没想到你却在京城。你先跟我回府修养,等伤好了,我再带你去见你皇兄。”

阮宁点了点头,想起皇兄,眼眶中又带了几分红意,手放在膝头上不自觉的收紧。

“弄疼你了?”陆廷舟看着阮宁湿润的眼,手一顿。

阮宁摇了摇头:“其实这三年,我失忆了,还……”

“这些事,等回摄政王府后你可以慢慢和二哥说。”

她抬起头,却看到陆廷舟手上那条帕子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看到过,还未看清,陆廷舟已经将它收了起来。

“对了,陆二哥,我听闻皇兄要为新科状元和长公主赐婚,我如今不再宫中,哪来的什么长公主?”

陆廷舟转过头,对上阮宁那双清澈的眼,喉结滚动了一下,轻轻‘嗯’了一声。

“当年你遇袭失踪,太后因此大病一场,皇上没办法,只得在宫外寻了一个与你有七分相似的女子,认为义妹,对外宣称是长公主,以此来安抚太后。”

陆廷舟顿了顿,又说:“那新科状元刚来京城,不知道那人是假的,将其赐婚,也好堵住那些外臣们的悠悠众口。”

阮宁垂眸,只觉得讽刺。

陆裴庭为了娶‘长公主’休了她,却殊不知她才是真正的长公主。

……

回了摄政王府后,陆廷舟找了最好的大夫给阮宁看诊,用了上好的药材。

短短七日,她便痊愈。

这天,阮宁终于随着陆廷舟回宫。

宫门口,马车停在宫门外,例行检查。

此时,一文臣见了陆廷舟,忙上前俯身道了句:“摄政王。”

阮宁见状,便微微向陆廷舟点头示意,随后独自走远了些,自古宫中女子不得干政,这点道理她还是懂的。

阮宁刚走到僻静处,身后忽然有人叫住了她。

她回过头,这才看见陆裴庭和陆玉屏出现在她的眼前,陆玉屏见了她,目光愤愤,疾步走上前来,推搡着阮宁。

“你好不要脸!竟敢跟踪我们到了宫门口!这么高贵的地方?岂是你这种上不得台面的人能来的?”

阮宁蹙眉,抬手拍了拍方才陆玉屏推搡过的地方,脸上还带着嫌恶。

陆玉屏看着阮宁身上穿着的罗裙名贵,锦衣绸缎,绝非她一个村妇能买得起的,随即便怒骂道。

“好啊,你个贱人!竟敢偷藏私房钱买衣服!交出来,那是我陆家的钱!”

说罢便要上前去抓阮宁,阮宁微微侧身,躲过了陆玉屏。

陆裴庭看着阮宁,皱起了眉头,开口问:“你不是已经答应过,会消失在我的眼前?怎么?刚过了一夜就反悔了?”

阮宁看着陆裴庭,只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自己以前失忆,莫非也瞎了眼,要不然怎么会喜欢这种男人?

“看什么看!我告诉你,你别想再纠缠我们陆家!我哥马上就要迎娶长公主了,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是什么东西?”

阮宁闻声冷笑,刚要开口,身后一只大手就将她轻轻拉到了身边。

陆廷舟轻轻扶了扶阮宁头上的簪子,轻声说道:“发簪歪了。”

陆裴庭看着眼前男人,虽然不认识他,可这人一身贵气,显然不是自己能够招惹的。

阮宁一介村妇,怎么能攀上这等贵人?

他正想着,身后的内侍官忽然高喊一声——

“还不参见长公主!”



几人闻言望去,只见那背对着他们的内侍官看向的是不远处的轿撵。

阮宁只是远远地看了一眼,料想那坐在轿子里的人是假的长公主。

这时,陆廷舟恰好转身对她说:“今日皇上在殿内接待外交使臣,不宜面见,我先带你回去。”

阮宁点了点头,陆廷舟掀开马车的帘子,将阮宁扶上了马车。

而陆裴庭和陆玉屏兄妹早就朝假公主的轿撵迎了上去。

不远处,假公主阮幼渔下轿后,恰好见到陆廷舟将一女子送进了马车,神色一变,径直越过了陆裴庭,走向了陆廷舟。

陆裴庭刚要开口的话,被生生咽了回去。

阮幼渔走到陆廷舟面前,竟然一副吃醋的做派:“陆哥哥,方才那马车里的人是谁啊?居然值得你亲自接待?”

“与你无关。”

说完,陆廷舟便头也不回地上了马车。

阮幼渔看着陆廷舟那副冰冷的模样,又想起了方才他对待那女子的亲密,眉间染上妒意。

陆廷舟离京三年,半月前才回来,她一见他就喜欢上了。

跟无权无势的陆裴庭婚约,她本就不愿意。

她本意想着,勾搭上陆廷舟,只要他心悦自己,凭他摄政王的身份,一定能让皇帝收回成命。

可没想到,半路上冒出个狐狸精坏自己的好事!

阮幼渔看着那马车渐渐走远,眼神也变得阴冷了起来。

“你们方才可有见到马车里的女子是谁?”

一旁的陆玉屏见状,连忙上前,语气里尽是对阮宁的鄙夷。

“长公主,那女人是个对我哥死缠烂打的贱货,不知用了什么狐媚子手段巴结上了新男人。”

阮幼渔闻言更是气愤,回手便狠狠给了陆玉屏一个巴掌。

“放肆!那可是摄政王,岂容你在这里编排!”

陆玉屏连忙跪了下来,惶恐地说道:“长公主息怒,是我眼拙嘴笨,说错了话。”

陆裴庭也被陆廷舟的身份惊到,反应过来后,连忙上前求情。

“舍妹骄纵惯了,一时口无遮拦,还请长公主息怒。”

阮幼渔咬着牙看着马车消失的方向,对陆裴庭冷冷放下一句:“本公主现在没空搭理你们,滚吧。”

说罢,便乘了轿辇,对内侍官说道:“回宫。”

陆裴庭看着阮幼渔消失在宫门外,不禁握紧了拳头。

……

入夜,陆府,书房内。

陆玉屏来回踱着步,不断地转悠着,陆裴庭皱紧了眉头,脸上浮现出不耐烦。

“够了!别在我眼前晃悠着!”

“哥!你怎么就不急呢!”陆玉屏面带急色看着陆裴庭。

“阮宁那个贱女人一定是故意的!她知道你要娶长公主了,便勾搭上了摄政王,她一定是要报复我们陆家!”

陆玉屏说这话时,恨不得咬牙切齿。

陆夫人也急声道:“那贱蹄子攀上摄政王了,还不翻了天了!若是让皇上知道你已经娶过亲了,就是欺君,那咱们陆家就完了!”

陆裴庭闻言,眼里闪过一丝狠厉。

透过烛火,陆玉屏看着陆裴庭渐渐抬起头,阴恻恻地看着她,开口说道。

“阮宁若敢不听话,那就让她永远无法开口!”



翌日,城外护国寺。

阮宁从佛堂内走出来,她刚刚拜访完这里的高僧。

三年前,这位京城的高僧曾下山游医,恰逢路过陆家镇时,为当时重伤的她医治,是她的救命恩人。

来了京城后,她有空就过来拜访,为护国寺添些香火。

不料,这次刚出寺院,她竟然看到陆裴庭站在寺门外,似乎是等她。

陆裴庭看着眼前的阮宁,身形一顿。

他原本是想来对阮宁下手的。

原本的阮宁每日身着素衣棉麻,干着活计,一张脸也永远苍白。

可如今的她虽然穿的素雅,可一身月白流光裙却将她衬的白皙如玉,头上的白玉发簪也相得益彰。

她就像变了个人,美得像是画内出来的神仙妃子。

陆裴庭不由想到,两人刚成亲时她的含羞笑靥,一时心头缱绻。

若是阮宁乖乖听话,一辈子藏在他的后院不出来见人,他也不是不能留她一命。

相处三年,阮宁哪还不知道陆裴庭此刻想的是什么。

她厌恶蹙眉,有些后悔没让侍卫跟上来。

陆裴庭却恍若未见她的不耐,上前抓住阮宁的手腕:“我有话跟你说。”

阮宁一把甩开陆裴庭的手:“我跟你没什么话好说。”

陆裴庭终于察觉阮宁的嫌恶,眉头微微一皱,面带不悦。

但想到今日的目的,随即又换上了一副温柔的模样。

“阿宁,摄政王那等人物同你只是玩玩,绝不会给你名分,你不若同我回了陆家,我愿意给你一个贵妾的身份。”

“就像我们从前那般,我会好好养着你,如何?”

阮宁闻言,一声冷笑。

“养我?你如何养我?陆裴庭,你别忘了,当日就连你上京的盘缠都是靠我做绣品一点一点赚来的。”

陆裴庭脸色一变,他如今已是新科状元,不同往昔,最厌烦他人说他靠着女人养。

随后,他的语气也变得有些不耐烦:“摄政王只是与你图个新鲜,若是知道你嫁过人,你说他会不会生气你玩弄他?到时候——”

“你也配和摄政王相提并论?”

阮宁只觉得陆裴庭不可理喻。

说罢,便要转身离去。

陆裴庭本想跟上去,可见到不远处已经走来的侍卫,只好停了脚步。

……

一个时辰后,玉石坊内。

陆玉屏陪在阮幼渔身边,为她挑选着首饰。

阮幼渔看着眼前的首饰,脸上露出些许嫌恶之色,这些东西跟宫内相比,简直差得远了。

这三年,她在皇宫里吃穿用度都习惯了,自然再也瞧不上宫外的东西。

两人刚出了玉石坊,便看到陆廷舟正将一女子从马车上扶下来,陆廷舟神情温柔,动作细心,生怕摔了那女子。

两人有说有笑的模样,并肩进了一家酒楼。

阮幼渔脸色一变,陆玉屏顺着阮幼渔的视线看过去,一眼便看到了那阮宁,当即就对阮幼渔说道。

“长公主,那就是我之前跟你说过的,勾引我哥的贱胚子,那日在马车里勾引摄政王的女人就是她——阮宁!”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