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难的深情

难的深情

魔王桑桑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我这人有个癖好,喜欢做舔狗。没事舔一下,增加生活乐趣。最近在舔一个高冷男,舔了俩月,他爱答不理。我很满意。但我很快找到了新男神。几天后,高冷男第一次主动找我:你最近很忙?我正在陪新男神吃饭:是的呢,哥哥,最近工作可忙了,我还在加班。高冷男:加班?我:嗯嗯。高冷男:那你回头看看?

主角:沈一南林曼曼   更新:2023-01-06 16:3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一南林曼曼的其他类型小说《难的深情》,由网络作家“魔王桑桑”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这人有个癖好,喜欢做舔狗。没事舔一下,增加生活乐趣。最近在舔一个高冷男,舔了俩月,他爱答不理。我很满意。但我很快找到了新男神。几天后,高冷男第一次主动找我:你最近很忙?我正在陪新男神吃饭:是的呢,哥哥,最近工作可忙了,我还在加班。高冷男:加班?我:嗯嗯。高冷男:那你回头看看?

《难的深情》精彩片段

我这人有个癖好,喜欢做舔狗。

没事舔一下,增加生活乐趣。

最近在舔一个高冷男,舔了俩月,他爱答不理。

我很满意。

但我很快找到了新男神。

几天后,高冷男第一次主动找我:你最近很忙?

我正在陪新男神吃饭:是的呢,哥哥,最近工作可忙了,我还在加班。

高冷男:加班?

我:嗯嗯。

高冷男:那你回头看看?

闺蜜骨折,我去某高端私立医院看她。

在病房闲聊时,主治医生恰好进来。

我回头去看,一下愣住。

男人身形高大,一身熨帖白衣,气质清冷,神色疏离。

同闺蜜说注意事项,声音像是一潭清泉,清越低磁。

我站在一旁,能看到他高挺的鼻梁和细密的眼睫,以及捏住病历时骨节分明的修长十指。

在他走后,我炸了。

「快把你主治医师的联系方式给我!」

闺蜜神色一动:「你干吗?」

我一本正经:「我朋友圈缺一位高冷男神。」

她白眼翻上天:「舔狗病犯了就直说。」

最后,她还是把微信名片推给了我。

我很快发去好友申请。

他的微信昵称应该是本名,叫姜延。

朋友圈没有设置隐私权限,我随手翻了一下,都是些推送的转发。

医学讲座、疾病研究,或是健康科普。

一看就是工作号。

过了很久,姜延才同意。

我:姜医生你好,我是病人乔灿的朋友,我叫林曼曼。

姜延:嗯。

我:她大概什么时候能出院?

姜延:后天。

我:劳烦你费心了。

姜延:应该。

我卡住了。

他这公事公办的高冷态度,让我不知该如何舔起。

不行,我得先刷存在感。

剩下两天,我打着照顾闺蜜的旗号,几乎住在医院。

妆容精致,衣着光鲜。

闺蜜恨不得立刻把我扫地出门。

事实证明,这方法很有效。

再见到姜延,他眼神在我身上停顿两秒,然后才移开。

我沾沾自喜,回头继续在微信上给姜延发一些无关痛痒的垃圾话。

聊天最后,姜延顿了一会儿。

姜延:林小姐。

我:在的在的。

姜延:医院有呼吸道疾病患者,建议您少喷香水。



闺蜜出院那天,我很伤心。

闺蜜差点没把我捶死。

「你放弃吧,我跟护士打听了,姜延好像还是个富二代,你根本舔不到。」

我更兴奋了:「舔不到才开心,舔到了就没意思了。」

闺蜜沉默了几秒:「我真是无法理解你。」

我笑笑。

有时我自己也不理解。

闺蜜出院后,我继续「骚扰」姜延。

当然,我非常有舔狗修养,都是挑他不忙的时候。

比如装作咨询:姜医生,我最近颈椎不舒服,请问你什么时候上班啊?

他直接甩了个医院公众号:网上预约。

再比如,在他朋友圈转发的推送下留言:辛苦了、真厉害、学到了之类的。

他通通没回。

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我还不知道他是不是单身。

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我决定亲自去问。

周二下午,我预约了姜延的门诊。

费用很贵,但为了能快乐地舔下去,我忍了。

没多久,护士叫我的名字,把我带进姜延的诊室。

这是我第一次跟姜延独处。

不到两米的距离,我能看清他高挺鼻梁上的痣,根根分明的细密睫毛,以及弧线分明、透着淡粉的唇。

他抬眼望来。

我心口忽然漏跳了一拍。

他示意我坐下,让我说明症状。

在我结结巴巴描述后,他又问了几个问题。

我从来没这样紧张过。

姜延的瞳仁很黑,认真望来时,有种非常专注的温柔。

和他清冷疏离的气质反差极大。

我思维混乱,说了一堆有的没的。

姜延耐心听了许久,最后给出建议:「林小姐,我个人认为你的颈椎问题不算严重,如果还不舒服,可以转去康复科。」

我恍然回神,连连摇头。

走出诊室,我才意识到,我把来意忘了。

转身想回去时,发现姜延已经离开诊室,走到了走廊的尽头。

低头看手机,已经五点多了。

我竟然耽误到他下班。

我追过去。

「姜医生。」

他回头。

「我有点头晕。」

他眉心微皱:「刚晕?」

「嗯。」

「那先去做个核磁,拿到片子再……」

他话还没说完。

我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我骗了姜延。

我没有颈椎病。

我低血糖。

迷迷糊糊,还有些意识。

我感觉有人把我抱了起来。

怀抱宽厚坚实,充满安全感。

在护士给我扎上吊针没多久,我终于睁开沉重的眼皮。

身边站着个人。

我抬头,就看到皱着眉头的姜延。

「如果有低血糖的毛病,就记得按时吃饭。」

他丢下这句话,转身要走。

「姜延。」

这是我第一次叫他的全名,他顿住,回头看我。

我终于记起此行目的:「你是不是单身?」

姜延眼底透出一丝不耐,微微皱了下眉:「林小姐,如果你没有其他事……」

「你是不是?」我又问了一遍。

姜延顿了两秒:「嗯。」

转身要走,被我拽住。

他再次回头,面上显而易见地不悦。

我像是没看见,仰面望向他,露出一个发自肺腑的真诚笑容。

「那……我可以喜欢你吗?」

说完这句话,我清楚地看到,姜延方才还充满不悦的漆黑瞳仁,震颤了两下。



我犯了舔狗的大忌。

舔狗守则第一条,嘴甜心冷就好,没必要打直球。

姜延之前的生活估计规矩惯了,没见过我这样直白放肆的人。

一句话,就给吓跑了。

离开医院,我陷入深深的后悔。

这下估计连微信列表的位置也保不住了。

犹豫片刻,我试着发去一条消息:你还活在我列表吗?

竟然发出去了。

我赶紧撤回。

姜延回了一串省略号。

姜延:活着。

我:……

完了,他看见了。

我:抱歉啊,我今天脑子有点不清醒,说的都是胡话。

他没回。

我都跑去刷了会儿短视频,才跳出聊天弹窗。

姜延:嗯。

出师未捷身先死。

过早表明自己的目的,让我接下来的舔狗之路异常艰难。

后面几次聊天,姜延压根没怎么搭理我。

好在我是经验丰富的舔狗,知道以进为退,把刷存在感的频率大大降低,并挑选合适时机。

在他夜班结束后说一句无关痛痒的「辛苦了」,或是在他休息日的晚上问一句「最近忙吗」。

退到没有侵略感的安全距离线后,姜延偶尔会跟我聊两句。

我也没有聊很长时间,每次都是见好就收。

毕竟我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忙。

在我问「下班了吗」,他会回「嗯」了之后。

我知道他已经不反感我的存在了。

我突然很想见见他。

挑了个不忙的周末,我坐门诊等他下班。

其实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见到他。

但毕竟没有强烈的目的性,我就当生活的调剂,一切随缘。

很巧,我见到他了。

还撞见了戏剧性的一幕。

姜延已经换上便服准备下班了,却被一个姑娘拦住去路。

隔着很远,我听不清两人说什么,只能看到姜延眉心微皱,眼底透着不耐。

和那天面对我的神情一模一样。

估计又是一个坚持不懈的追求者吧。

果然,靠近后,我听见了他们的对话。

「孙小姐,我个人认为,你换个医生会比较好。」

「姜延,我不是找你看病的,我……」

「妹妹。」我走过去打断她,「姜医生已经下班了,我想他可能不想再被打扰了。」

我的突然出现让她愣了一下。

到底是年龄小,她红着脸「嗯」了一声,就匆匆离开了。

姜延皱眉看了我一眼。

我并不准备继续打扰,朝他点点头,转身离开了。

站在路边等车时,一辆 SUV 停在我面前。

车窗缓缓降下。

我挑了下眉,饶有兴趣地走过去。

「姜医生有话对我说?」

姜延双手搭在方向盘,目视前方,声音凉凉的:「林曼曼。」

这是他第一次叫我的名字,我心头一跳。

「嗯?」

「我不喜欢在下班后被打扰。」

我微微一愣。

他是指刚刚那个姑娘的行径吗?

我低下头,了然一笑:「我和她的目的不一样。」

姜延偏头看来。

街灯的光亮落下,在他脸庞映出深浅不一的阴影,瞳仁漆黑,带着怀疑和探究。

他略显轻怠地嗤了一声:「哪里不一样?」

「我只是来医院坐坐,见到你最好,见不到也无所谓。我不求你的回应,喜欢与否,是我自己一个人的事,如果打扰到你,以后我都不会再来了。」

他抬眸望来的眼神,充满不解。

我想可能常人都不会理解我这种心情吧。

于是我笑笑,又说:「姜延,能被我喜欢,说明你是个很优秀的人。」

他没有回应。

我朝他摆手:「早点回去吧,再见。」

那次之后,我很少打扰姜延了。

舔狗守则第二条,见好就收。

再说我一个多年社畜,早就没有小姑娘胡思乱想的时间了。

偶尔想起,我还是会跟姜延聊两句。

可能是我分寸感很好,他每次都会回。

虽然话不多,但并没有表现出厌烦。

某天早上,日程跳出来提醒——姜延生日。

这还是最开始对他感兴趣时,在他们医院官网扒出来的。

我真是个敬业的舔狗。

如果换作从前,我可能会送个礼物什么的。

但我已经不打算打扰他的现实生活了,就准备祝福一下算了。

那天我熬夜写策划,零点一过,顺手给他发了句「生日快乐」。

姜延没回。

意料之中,我也没太在意。

等我完成策划,凌晨两点躺在床上,手机屏幕亮了。

姜延:谢谢。

我随手回了个「不用」。

姜延:还没睡?

毕竟是舔过的男神,条件反射还在。

我嘴甜地回道:在等你回复。

我:你怎么也没睡?

对方顿了一会儿。

姜延:刚下手术。

我:辛苦了。

我:祝你新的一岁四面来财五谷丰登六六大顺七星高照。

我: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保持开心。

「对方正在输入……」两分钟后。

姜延:嗯。

姜延:睡吧。

我并没觉得那晚的对话有什么不妥。

毕竟,应该没人会不喜欢好听的生日祝福吧?

事实证明,我的想法没错。

那天过后,我明显感到姜延跟我聊天时话变多了。

有时甚至会说些身边的事。

当然自始至终,他也没有主动找我说过话。

还是个高冷男,挺好,我很满意。

石膏打了一个多月,闺蜜去医院拆石膏。

正好那天我没事,就陪着一起去了。

其实我根本没抱着去见姜延的目的,所以在医院见到他后,我表现得很平静。

就是医生和病患家属间的普通关系。

倒是姜延在跟闺蜜说话时,几次把视线落在我身上。

我偷偷闻了下手腕。

难道昨天喷的香水,留香到了今天?

拆完石膏,闺蜜男友来接她。

两人邀我一起去吃饭,我不想做电灯泡,就借口还有约,让他们先走了。

走到门诊,正好撞见下班的姜延。

怕被误会我是在故意等他,我加快脚步,企图先他一步离开医院。

姜延忽然叫住我:「林曼曼。」

我猛地停住。

他阔步走到我面前:「你跑什么?」

我一愣:「我没跑。」

姜延哽了一下。

空气忽然诡异地沉默了。

下班后的门诊大厅灯光昏暗,我抬头看向姜延,很容易就想起上次见面时,他坐在车里,皱眉望来的样子。

我低下头:「那……你下班吧,我走了。」

错身走出两步,姜延再次叫住我。

我回头。

「一起吃个饭吗?」

姜延还是那副冷冷的样子,甚至眉头都没动一下。

可我却清楚听到了自己加速两秒的心跳声。

我们选了医院对面的一家连锁水饺店。

刚好饭点,客人不算少。

嘈杂的环境,稍微缓解了一些尴尬。

坐在姜延面前,我突然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

多年舔狗经验,我很少会有这种状态。

好在点的水饺上来后,我们俩低头各吃各的,没有一点交流,就像临时拼桌的陌生人。

可视线还是会有落在姜延身上的时候。

他坐姿很正,咀嚼几乎没有声音,配上那张总是没什么表情的脸,像是认真品鉴菜品的评委。

我忍不住脱口问:「好吃吗?」

姜延抬眼。

我揉了揉鼻子:「我看你吃得很认真。」

他勾了下唇角。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姜延笑。

暖白色的灯光下,他微微敛着眉眼,睫毛轻颤,淡色的唇抿起一弯弧度。

那双盛满笑意的漆黑瞳仁,再次望向我。

我忽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其实如果不认识姜延的人,可能根本看不出来他在笑。

可我的心里却在反反复复回荡一句话——

高岭之花的芬芳,果然是勇攀高峰者的独家限定。

「嗯,好吃。」他说。

最后,是姜延送我回的家。

一路我们几乎没有对话。

到底目的地后,我说了句「再见」,他回了个「嗯」。

看起来就像恰巧一起吃了顿饭的普通朋友。

可我却隐隐觉得,有什么不一样了。

这种不一样,让我感到慌乱。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