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布衣官场

布衣官场

最帅的帅白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其他小说小说《布衣官场》是由网文作者“最帅的帅白”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苏榆北向伊雯,其中内容概括:保安警惕的目光下来回踱步。七点四十的时候,一个很惊讶的声音在旁边响起:“你是苏榆北?”苏榆北下意识一转身,一个跟他年纪相仿的女孩俏生生站在不远处。女孩个子很高,足足有一米七二,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身高,才会有那两条逆天的长腿。女孩漆黑的长发盘在脑后,让女孩平添几分端庄、素雅。女孩的皮肤很白,白得象洁白无瑕的牛奶,没有任何......

主角:苏榆北向伊雯   更新:2024-06-11 23:1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榆北向伊雯的现代都市小说《布衣官场》,由网络作家“最帅的帅白”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其他小说小说《布衣官场》是由网文作者“最帅的帅白”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苏榆北向伊雯,其中内容概括:保安警惕的目光下来回踱步。七点四十的时候,一个很惊讶的声音在旁边响起:“你是苏榆北?”苏榆北下意识一转身,一个跟他年纪相仿的女孩俏生生站在不远处。女孩个子很高,足足有一米七二,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身高,才会有那两条逆天的长腿。女孩漆黑的长发盘在脑后,让女孩平添几分端庄、素雅。女孩的皮肤很白,白得象洁白无瑕的牛奶,没有任何......

《布衣官场》精彩片段


早上七点,一夜没睡的苏榆北洗漱一番,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出门了。

出了小旅店的门,对面是个卖包子、粥的早餐店。

苏榆北闻着包子扑鼻的香气,在看看食客们就着粥大口吃汤汁横流的肉包子,忍不住咽了两口口水。

苏榆北很饿,但却没过去吃早点,因为他兜里没钱了,今天晚上连住都是问题,没准就要露宿街头了。

想到自己的窘境,苏榆北不由是苦笑连连,自己混成这个样子,还真是有够惨。

以前自己是空有屠龙技,但奈何没有屠龙刀,一身本事无处施展。

可现在不同了,省保健委员会给自己提供了一个施展自己屠龙技的舞台,苏榆北相信自己会在这个舞台上大放异彩。

想到这苏榆北头也不回的迎着初升的太阳直奔省党校。

七点半的时候苏榆北到了省党校大门口,门口很安静,一个人都没有,但八点后从各地赶来的领导会陆续前来报道,场面肯定会很热闹。

尴尬的事出现了,苏榆北发现自己什么证件都没有,这么一来,连党校的大门都进不去。

苏榆北只能是空着肚子,在党校门口两个保安警惕的目光下来回踱步。

七点四十的时候,一个很惊讶的声音在旁边响起:“你是苏榆北?”

苏榆北下意识一转身,一个跟他年纪相仿的女孩俏生生站在不远处。

女孩个子很高,足足有一米七二,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身高,才会有那两条逆天的长腿。

女孩漆黑的长发盘在脑后,让女孩平添几分端庄、素雅。

女孩的皮肤很白,白得象洁白无瑕的牛奶,没有任何瑕疵,并且女孩根本就没有化妆,就这么素面朝天的出了门。

放眼现在,不化妆的女人要么是懒女人,要么是天生丽质的女人,眼前的女孩就属于后者。

女孩美得仿佛天上的仙子跌入凡尘,美得难以用现在的词语去形容他的美。

苏榆北一愣,很是诧异的道:“安老师您怎么在这?不,我该喊您安书记。”

安卿淑柔柔一笑,露出一排洁白的贝齿,脸颊上出现两个俏皮而可爱的酒窝。

就见她道:“别叫我安书记了,我已经不在你们学校担任团委书记了,我现在在党校工作,你怎么在这?”

苏榆北大学二那年,安卿淑调来学校担任团委书记,还肩负着学生们党政选修课的老师。

苏榆北清晰的记得,安卿淑来的那天,学校里不管男女,只要看到她,心里都有一种惊艳了时光的感觉。

学校里一万多女生,在安卿淑面前全部都黯然失色,江北医科大学女神的称号,从此花落安卿淑。

党政选修课向来被江北医科大学的学子们嫌弃,除了那些积极入党分子外,就没人会选这门课。

但安卿淑的到来,直接让这门选修课成了所有学子趋之若鹜的存在,每次上课,已经不能用人满为患来形容了,走廊里都是人。

甚至其他大学的学生也会逃课大老远跑过来,就为了一睹安女神的风采。

安卿淑不知道是多少男生的梦中情人,这些爱慕者中也包括苏榆北。

但那次苏榆北见到安卿淑都有一种自惭形愧的感觉,其实不光苏榆北这样,很多青涩的大学男生都是这个心态。

安卿淑那时候就是所有男生可望而不可及的女神,如此佳人,谁都感觉自己配不上她。

苏榆北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在见到安卿淑,谁想今天在这遇到了。

苏榆北张嘴想说我是省保健委员会的保健员,这次来党校是负责学习班各位领导健康保健工作的。

可话到了嘴边他又咽下去了,他怕安卿淑不信,认为他在吹牛。

省保健委员会下属的保健员最年轻的都是将近五十岁的中老年大叔,何曾又自己这般年轻的保健员?

说出去谁信?

就在苏榆北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时候,一个关切的男声传来:“卿淑我就知道你没吃早饭,喏,给你买了你最喜欢吃的素米线!”

一个三十多岁儒雅、英俊的男子提着个餐盒走了过来。

还不等安卿淑说话,男子的目光放在了苏榆北身上,有上位者的审视,还有一丝丝雄性动物对同类的敌意。

但宋元鑫很快就热情的笑道:“卿淑这位是你以前的学生吧?你好,我叫宋元鑫。”说到这宋元鑫伸出了手。

苏榆北跟宋元鑫握下手,随即笑道:“你好,我叫苏榆北,是安书记以前的学生。”

安卿淑无奈的叹口气道:“宋元鑫同志,以后能不能不要叫我卿淑!”

宋元鑫笑道:“不叫你卿淑,难不成你想让我叫你安校长?这太生疏了吧?”

苏榆北不由暗暗心境,当时安卿淑来他们大学担任团委书记就够吓人的了,虽然江北医科大学在国内算不上顶尖的医疗学院,但好歹也是江北省最好的医学院校。

安卿淑二十多岁的年纪,就能来这样的大学担任团委书记一职,这就已经很吓人了。

谁想没几年的光景,安卿淑竟然成了省党校的校长,这可是省党校,安卿淑也才二十多岁的年纪,这特么的简直是吓人回家,吓人他妈给他开门,吓人到家了。

想到这苏榆北不由摇头苦笑,那句话说得果然没错,自己终其一生走到终点,但却是别人的起点。

安卿淑对自己这个追求者很无奈的摇摇头,叹口气道:“你来党校干什么?”

宋元鑫笑道:“你忘了我在那里工作了?我在省组织部,这次省里举办的学习班,我们组织部是要参与组织,并且为各位领导做好服务、保障工作的。”

苏榆北再次心惊一下,宋元鑫撑死也就三十出头,这个年纪不但进了省组织部,省组织部还把这么重要,并且能极大拓展人脉的工作交给他。

要知道这些学习部的学员级别最低可都是市委书记,都是一方大佬,全程陪同、保障这些大佬学习,能拓展多大的人脉关系?

就冲这,宋元鑫未来只要不犯原则性错误,他仕途之路肯定是光芒万丈。

果然配得上公主的,只有王子,自己还是那只看着天鹅流口水的癞蛤蟆啊!

宋元鑫对苏榆北笑道:“小苏这是省党校,一会还要来很多各地的领导,你要是没事就赶紧走吧,不然负责安保的同志没准会把你当成上访人员给抓起来,那就麻烦了!”

安卿淑也道:“对,苏榆北没事你就赶紧走吧,喏,这是我电话,你要是遇到什么难处了,就给老师打电话,能帮你的我一定帮。”

安卿淑对苏榆北这个曾经的江北医科大学的才子印象不但好,还很深刻。

苏榆北却是尴尬得差点没用脚指头在地上挖出个三室一厅来,现在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这叫什么事啊!

这时一辆黑色轿车开了过来,车门上还有清晰的四个大字——公务用车!

小说《布衣官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一个订婚宴都大操大办的话,被有心人利用,可够他们喝一壶的了。

身处官场,他们自然要小心行事,中午就请这些人,家里亲人一个都没有,都是他们俩家各自单位的实权领导,在有就是级别差不多的同事了。

这些人可没一个身份简单的,久居官场,处在领导层,自然自带一股让普通人不敢靠近的气场。

苏正海、聂冬香就是个小县城的老百姓,别说眼前这些位高权重的领导了,他们连县长都没见过。

现在被这么多领导用审视的目光看,两个人立刻感到无比的自卑,赶紧低下头,下意识往儿子身后躲。

苏榆北左右看看,发现不远处有两杯酒,他走过去端起两杯酒走到高梓淇跟陈汉青跟前。

高梓淇立刻后退,陈汉青可能是被苏榆北刚才那一脚踹出了心里阴影,竟然很不男人的躲到了高梓淇身后。

高梓淇色厉内荏的喊道:“苏榆北你想干嘛?我告诉你,你在打我,我就报警!”

但这话一出,高梓淇心里虚得厉害,刚不就已经报警了吗?自己父亲还找了关系,可没多大会苏榆北竟然被放了出来,还报警?有用吗?

苏榆北冷冷的道;“放心,我不会打你,我是来祝贺你订婚的。”

听苏榆北这么说,高梓淇悬起来的心刚稍稍放下,谁想苏榆北一杯酒直接泼到她脸上,随即寒声道;“这是我的贺礼。”

还不等高梓淇反应过来,苏榆北一把把陈汉青揪出来,把另外一杯酒泼到他脸上。

在场的人全傻了,这个苏榆北是一点面子都不给陈家还有高家啊,当着他们这些人的面赤裸裸的羞辱陈家、高家。

他一个普通老百姓,这是疯了?

别说陈家了,就算一个高家也不是他能斗得过的啊。

高梓淇的尖叫声响起。

向雪娇怒气冲天的跑过来挡在女儿身前,厉声咒骂道:“你个没教养的小杂种,你怎么敢?你怎么敢?”

苏榆北随手把两个酒杯仍到地上,冷冷的看着向雪娇道:“我怎么就不敢?”说到这他指指高梓淇、陈汉青。

这话一出,一下把向雪娇噎得够呛,是啊,他怎么就不敢?酒可都泼到了她宝贝女儿,还有好女婿的脸上。

高鹏举已经快要被气疯了,他跟疯了似的拍着桌子怒吼道:“苏榆北你想干嘛?你想干嘛?”

高鹏举不是没想过,冲过来跟苏榆北拼命,可他毕竟是领导,在场的不是他的顶头上司,就是跟他级别差不多的同僚。

这场的场合,跟个地痞流氓似的跟苏榆北这没教养的狗杂种打成一团,同事怎么看他?领导又怎么看他?

在有,他一把年纪了,苏榆北年轻力壮,他真冲过来拼命,是对手吗?

在场的人自持身份,可不会跟他围殴苏榆北。

所以哪怕高鹏举都要被气疯了,也只能用力拍桌子,大喊你想干嘛!

苏榆北冷笑道:“我不想干嘛,就是过来送他们订婚贺礼的,现在贺礼送完了,我要去隔壁吃饭了,高科长跟向科长一会不来敬一杯酒嘛?”

高鹏举心中疯狂的怒吼:“我敬尼玛的酒,我特么要不整死你,我就不是高鹏举。”

但如此粗鄙的话,高鹏举在怒火中烧,也是不能当着自己的顶头上司,以及一干同龄说出来的。

他只能怒吼道:“你给我滚,滚。”

小说《布衣官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苏榆北微微一笑道:“我想一会你们都会非常后悔不接受我的邀请,陈汉青、高梓淇你们两个狗男女,感觉我这份大礼大还是不大啊?”

既然已经彻底撕破脸了,苏榆北自然不会在好声好气说话。

陈汉青一张脸胀得通红,有心过去跟苏榆北拼命,可一想起刚才那一脚,刚冲上头顶的怒火,飞快又退了下去。

陈汉青咬紧牙关,满脸怨毒之色的道:“苏榆北你等我爸来的,我不整死你,我就不叫陈汉青!”

苏榆北无比鄙夷的扫了一眼陈汉青,很是不屑的道:“你也就这点本事了,垃圾就该待在垃圾场里,废物!”

陈汉青当初说的话,苏榆北如数奉还,气得陈汉青差点没当场原地爆炸。

想跟苏榆北拼命,但却又没那勇气,只能跟疯了似的拼命拍桌子,桌子没事,他差点没把自己的手拍骨折了。

此时连高梓淇都有些鄙夷陈汉青了,你堂堂男子汉,被人这么说,你拍什么桌子啊?抄起酒瓶跟苏榆北这狗杂种拼命啊,就算打不过,也不能一个屁都不敢放吧?

此时高鹏举、向雪娇已经是快要气疯了,但却真不知道该拿苏榆北怎么办。

打,够呛是对手,还在自己领导、同事面前显得自己跟地痞流氓似的。

报警吧,不见准有用。

世界上还有比这更憋屈的事吗?

没有!

苏榆北冷冷一笑,拽着自己呆愣愣的父母扬长而去,直接进了隔壁的包间。

城建局的局长王水生走过来皱着眉头道:“鹏举,这怎么回事?”

高鹏举气得都快要原地爆炸了,但面对自己的顶头上司,赶紧是陪着笑脸跟小心道:“实在是对不起啊王局长,那个没家教的小子是我女儿的前夫,就是个地痞无赖。

也怪我当初识人不明,让我女儿嫁给这样的人,他气不过我女儿跟他离婚,这才过来闹的,实在是对不住啊。”

王水生不由一皱眉,心想这高鹏举也是够倒霉的,当初怎么把女儿嫁给这样的地痞无赖。

想到这王水生道:“别跟这样的地痞无赖一般见识,他要是在来闹事,就报警,现在是法治社会,还能让他无法无天了?”

这话一出,高鹏举心里恶心得跟吃了苍蝇屎似的,报警好像对苏榆北这狗娘养的没用啊!

包房装修得很简约,并不给人以金碧辉煌的感觉,但对于苏正海以及聂冬香这对一辈子生活在小县城,平时连公交车都舍不得坐的老两口来说,还是太过奢华了。

这也导致老两口很是拘束,哪怕房间里只有儿子。

聂冬香拽了下苏榆北的衣服道:“儿子要不咱们出去随便找个面馆吃一口算了,在这地方得花多少钱啊,更何况你现在还没找到工作。”

苏榆北笑道:“妈你就坐在这,一会隔壁那些当官的都得一一过来给您敬酒。”

这话一出,可是把苏正海跟聂冬香吓了一大跳,儿子这话说得太大了一些吧?

隔壁那些人一看就都是当官的,自己儿子现在连个工作都没有,自己两个人还是从小县城来的普通老百姓,人家会来给自己敬酒?这怎么可能?

苏榆北知道现在自己解释,父母也不会相信,那就让事实说话吧。

几分钟后,王水生接了个电话,秘书(联络员)打来的,他很是诧异的道:“你说什么?雷厅长进这酒店了?”

小说《布衣官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王水生来参加订婚宴,没让秘书进来,让他在一层随便吃点,谁想却有意外收获。

王水生确认这个消息后,迈步就要往外走,高鹏举不解的道:“王局长您干嘛去?马上就要开席了。”

王水生头也不回的道:“不用管我,你们先吃。”

说完打开门跑了出去,看得高鹏举一愣一愣,很是纳闷王水生这是怎么了,看他那着急劲,难不成家里着火了?

王水生一路小跑的到了电梯前,看着红色的数字一点点变化。

“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一身便装的雷天成出现在王水生面前,旁边是他的贴身大秘李长东。

王水生立刻微微躬身,满脸笑容的道:“雷厅长您好,您好。”说话的同时赶紧把手伸了出去。

雷天成到是没什么架子,跟王水生握下手后笑道:“哎呦,水生同志你也在这吃饭啊,真巧。”

王水生到是想问堂堂厅长同志怎么来这吃饭了,可这话却是万万不能问出来的,你是领导,还人家是领导?

王水生只能道:“同事孩子订婚,过来参加,雷厅长您在那吃饭,方便不方便我一会过去打扰下您,跟您汇报下工作?”

汇报个狗屁工作,王水生是想过去敬酒,顺便在跟雷天成同级的大领导前刷下存在感,拉拉关系,说不定那位领导看自己表现好,在雷天成跟前帮自己说上一两句好话。

真要是这样的话,自己这位置说不定能往前挪一挪。

但在官场,尤其是这个网络高度发达的年代,绝对不能说去敬酒,被有心人听到,真拍下来,回头给你发网上去,说领导大吃大喝,那就麻烦了。

所以现在都是打着过去跟领导汇报工作的幌子,过去给领导敬酒。

雷天成既然来了,那就是愿意借苏榆北这把刀,这么一来,他自然不会介意王水生过去“汇报”工作了。

就见雷天成指着不远处的包房道:“就是那,一会你没事就过来吧。”

扔下这句话,雷天成迈步就走,李长东赶紧跟上。

王水生没敢追上去跟领导肩并肩走,但却追在身后,李长东抢先一步把门打开,雷天成迈步进去了,身后的王水生踮起脚尖顺着门缝往里看。

不看不要紧,一看王水生差点没吓尿了。

刚才大闹订婚宴被他称之为地痞流氓的苏榆北就在里边,就见他赶紧站了起来,伸出手不卑不亢,但又不失热情的道:“雷厅长您到了,快请坐。”

门这时关上了,王水生就感觉脑子晕乎乎的,跟雷天成这大佬吃饭的,竟然是那个地痞流氓?

这怎么可能?

但很快王水生就想到高鹏举一家人对苏榆北的态度,心里不由大骂高鹏举是一只瞎狗。

还说他前女婿是个地痞流氓,纠缠他女儿?

瞎了的你的狗眼啊。

雷天成那是什么人?

江北城乡建设厅的厅长,妥妥的副部级大领导。

苏榆北能请这样的大佬吃饭,还带着父母,能特么的是地痞流氓?

这样的牛人,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纠缠你女儿?你女儿是天仙啊?

去你大爷的!

幸好自己那会没当着那小伙子的面说他是地痞流氓,不然自己脑袋上这乌纱帽肯定是保不住了。

得赶紧跟高鹏举这瞎狗划清界限,妈的,一会过去敬酒,直接跟那小伙表明下态度,让狗日的高鹏举回家卖红薯,对,就这么干了。

小说《布衣官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高鹏举做梦都不会想到,王水生出去这么大的功夫,就打算结束他的政治生命。

王水生很快就回去了,高鹏举很是殷勤的张罗着王水生坐在主位,不过王水生没坐,随便找个地方坐了下来,态度很是冷淡。

这让高鹏举有些懵,搞不懂自己的顶头上司这是怎么了,想问吧又不敢问,只能小心翼翼的陪着,生怕自己说错了什么话。

心里很是期望亲家带那位大领导来,只要那位一到,王水生也得高看他几眼,也绝对不会在对他这个态度。

可偏偏亲家跟那位领导就是不来,高鹏举也只能是等了。

这边到也没急着开席,还要等陈汉青的父亲,还有他父亲请来的大领导。

可很快高鹏举就发现不对劲了,没过多长时间,王水生先出去了,随即城建局的同僚们一个接着一个出去了,没多大会城建局的人一个都没了。

高鹏举不由有些纳闷,嘱咐妻子照顾其他客人,他也出去了,一出去立刻傻眼了。

就见自己这些同事竟然在隔壁的包房门前排队,一个个都是小心翼翼的,说话都不敢大声。

高鹏举走过去找到跟自己关系最好的一个同事压低声音道:“老赵,这什么情况?”

老赵很是诧异的看了一眼高鹏举,随即压低声音:;“你不知道啊?雷厅长在里边吃饭,咱们局长进去汇报工作了,我们这都等着那,看看雷厅长愿意不愿意见我们,愿意我们就也进去汇报下工作。”

简单一句话把高鹏举吓了一大跳,我草,雷天成!

那可是江北省城建当之无愧的大佬啊。

等等,刚苏榆北那狗杂碎好像说他要在隔壁吃饭,不会……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高鹏举想是这么想,但不知道为什么,心慌得厉害!

包房里苏正海、聂冬香拘束无比,坐在那是如坐针毡,并且感觉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眼前这个白胖年纪跟自己两个人相仿的竟然是厅长。

一想到这,老两口心里慌得厉害,他们这辈子可是连县长都没见过,也就见过自己工作单位的厂长,这已经是他们见过最大的领导干部了。

现在突然跟厅长同席吃饭,并且厅长还一口一个老哥哥、老姐姐的叫着,老两口慌得不行。

同样慌得不行的还有站在旁边都不敢坐的王水生,看着跟雷天成谈笑风生的苏榆北,王水生心里是更慌了,同时也无比的庆幸自己刚才没蹦出来说苏榆北是地痞流氓。

王水生此时开始猜测苏榆北的身份起来,越猜就越是猜不透,看他父母这个样子,就是普通人。

一个出自普通人家的孩子,却能跟副部级领导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并且看雷天成那态度,对苏榆北很是欣赏,完全是拿当他自己的子侄看待。

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雷天成看王水生也站了一会了,便道:“坐吧,水生同志,不要那么拘束,这不是在单位,就是普通的家宴。”

一听家宴,王水生吓得差点瘫到地上,雷天成这真是把苏榆北当自己的子侄看待了,不然这么大的领导那可能说是家宴?

苏榆北这小子到底是哪路神仙啊?

王水生屁股小心翼翼的挨在椅子上,就坐了椅子的一小角,他端着酒杯小心翼翼的还真跟雷天成简单汇报了下工作。

小说《布衣官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唐洪宝是个社会闲杂人员,没当辅警前,整天在街面上胡混,虽说没被抓起来过,但偷鸡摸狗、打架斗殴的事却是没少干。

混到三十多岁了,才混个辅警干干,整天也是偷奸耍滑,能偷懒就偷懒,能趁机弄点好处就弄点好处,很是奸猾。

但就是这样一个人,却看不上堂堂江北警察学院毕业的梁友峰。

在唐洪宝看来,大学生咋了?

跟自己不也一样就是个辅警嘛?

他多个鸡毛?

梁友峰跟个傻子似的,领导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还什么脏活累活都干,真出点什么事,他第一个往前冲,这特么的不是傻子是什么?

有好处也不懂得捞,守着那些条条框框,就靠他那点可怜的死工资,这傻子早晚特么的活活饿死。

但唐洪宝在所里的人缘却比梁友峰强得不是一星半点,原因很简单唐洪宝是个会来事的,也是个会说话的,更懂得察言观色、溜须拍马。

在看梁友峰那?

那就是一根木头,就知道干活,性子首,眼里容不得沙子,歪风邪气的事他自己不干,看到其他人干,他还会阻拦,领导也不行。

也正是因为梁友峰这性子,在单位可是没少得罪人。

不然今天他也不会弄个内卫的差事,内卫看似是跟着领导,保护领导的安全,可累啊,得跟着领导走,还不能跟得太近,还要随时观察周围的情况,以及过往的人以及车辆。

唐洪宝混个外卫,就在学校大门口的保安亭中站岗,秋天的白天不冷不热,就往那一站,这工作可比梁友峰的轻松多了。

梁友峰是个首性子人,不懂圆滑,也不懂太多的人情世故,一听到自己转正的名额,被唐洪宝这样的人给顶了,心里一团怒火首冲脑门。

在想到从参加工作以来,自己每天兢兢业业的,别人不愿意干的脏活自己去,别人不愿意干的苦活,自己还干,可自己却从来没发过一句牢骚,抱怨过一句。

委屈宛如一盆热油猛然浇在了他心中的那团怒火中。

就见梁友峰用力把手里的酒杯摔个粉碎,随即几步过去,怒吼道;“甘黎明你凭什么把我转正的名额给唐洪宝?”

梁友峰这声音大得宛如惊雷一般,瞬间让喧闹的饭馆中变得安静起来,所有人都向他这边看来。

甘黎明吓了一跳,侧头一看是梁友峰,脸立刻黑了下来,他一拍桌子道:“梁友峰你胡说八道什么?

什么你的转正名额给了唐洪宝?

回去吃你的饭去,别在这给所里丢人。”

能来陪甘黎明吃饭的人,自然跟唐洪宝的关系不一般。

立刻有人笑道:“小梁啊,你是不是喝多听错了?

什么转正名额?

我们可没听甘所说过。”

其他人纷纷附和,显然都站在唐洪宝这边,睁着眼睛说瞎话。

梁友峰梗着脖子怒吼道:“我没喝酒,我也没听错,甘黎明刚才就是说把我的转正名额给了唐洪宝,甘黎明今天这事你要是不跟我说清楚了,我就去分局举报你,分局不管,我去市局。”

甘黎明猛然一拍桌子,桌子上的杯子、盘子蹦起来老高。

甘黎明冷冷的看着梁友峰道:“梁友峰你就是这么跟领导说话的?

我在跟你说一次,你听错了,如果你不信我的话,你想去分局也好,想去市局也罢,随你的便。”

梁友峰握紧了拳头,梗着脖子喊道:“去就去。”

一首没说话的唐洪宝站起来,打着哈哈道:“甘所消消气,小梁年轻气盛(不懂事),甘所可千万不要跟他一般见识(他是个傻子),小梁你也消消气,来,我跟你说。”

唐洪宝说完来到梁友峰身边,笑呵呵的拍了下他的肩膀,在外人看来,倆人关系应该挺好,不然唐洪宝也不会为他说话了。

就见唐洪宝面带笑容,用只有他跟梁友峰能听到的声音道:“你的名额我顶了,怎么着吧?

你特么的以为你是谁啊?

大学生了不起?

大学生现在比特么的狗都多,我知道你瞧不起老子,但老子比你会做人,梁友峰你特么的就是个辅警,你去分局、市局,谁特么的听你的?

你这名额,老子顶定了,等我转正,第一件事就是让你从所里滚蛋。”

唐洪宝这是在激梁友峰,梁友峰又是个没心眼的,怒火中烧下,猛然举起了拳头,奔着唐洪宝的脸就砸了下去。

这也是唐洪宝想要的,这一拳头砸下去,梁友峰就是个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的混账玩意,在场这么多人可都看到,也听到唐洪宝一首是在帮他说话。

可梁友峰连帮自己的人都打,他是个什么人?

这品性得恶劣到什么程度?

这样的人还能继续留在公安队伍中吗?

梁友峰知法犯法,明天就得滚蛋,他走了,唐洪宝顶他这转正的名额就更名正言顺了,到那时候梁友峰想闹,又怎么闹?

他是被开除在先,唐洪宝转正在后,谁能帮他证明,是唐洪宝顶了他的名额?

这唐洪宝别看就是个流氓混混,但这心计真不是梁友峰能比的。

就在拳头要砸在唐洪宝脸上的那一霎那,一只手飞快的握紧了梁友峰的手腕,梁友峰的拳头几乎贴在了唐洪宝的脸上。

梁友峰一侧头,发现阻止他的是苏榆北,他急道:“老苏你松开,我今天非得打死这王八蛋。”

苏榆北一用力,拽得梁友峰后退几步,苏榆北笑道:“各位不好意思,我这朋友多喝了几杯,你们继续。”

说到这苏榆北拽着梁友峰就走,梁友峰气呼呼的喊道:“老苏你是不是我兄弟?

他们这么欺负我,你还拦着我?”

苏榆北看看李长东,李长东瞬间了然,笑道:“消消气小梁,冲动是魔鬼,我出去打个电话。”

李长东一走,苏榆北笑道:“放心,转正名额是你的,跑不了,至于他们……一会过来给你敬酒你信不信?”

梁友峰惊呼道:“老苏你是不是出来之前喝了?

还是吃错药了?

那群狗日的会过来给我敬酒?”

苏榆北自信一笑道:“放心,老板上菜,两份柴鸡,在来个蔬菜拼盘,来点常温啤酒吧。”

小说《布衣官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刚才的事向伊雯都看在眼里,也听在耳中,梁友峰、苏榆北遇事的反应截然不同。

一个热血冲动,一言不合就要动拳头。

一个沉稳、自信,说话滴水不漏,过去三言两语就平息了这场争端。

有人要说,苏榆北这么做太窝囊,可现在是什么社会?

是法制社会!

打赢坐牢,打输赔钱,这句话,谁都知道。

为了哥们义气,不管不顾的跟对方大打出手,后果是什么?

先不说打赢打输的问题,就说梁友峰跟苏榆北的工作,肯定是要丢的,值得吗?

有时候,用拳头解决问题是最傻的行为。

在有苏榆北虽然现在也就是个刚参加工作没几天的小科员,但他这位置太过特殊,身边还陪着个省部级领导的贴身大秘。

如此大的优势,还挥着拳头去跟人拼命,简首就是没脑子的行为,这傻事苏榆北自然是不会干的。

向伊雯再次感觉身边的苏榆北陌生无比,完全不是她认识的那个苏榆北。

不过向伊雯却不在把苏榆北当个小孩看待,而是把他当成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看,这种转变,向伊雯自己竟然没有察觉到。

女人有时候就是如此的神奇。

苏榆北给梁友峰倒了一杯酒,梁友峰气呼呼的道:“不喝。”

不远处唐洪宝那桌又恢复了原样,一干人谈笑风生,就好像刚才的事根本就不曾发生过一般。

唐洪宝跟甘黎明也偷偷向苏榆北这边看来,倆人都是有些惊讶,惊讶这边坐着向伊雯这么个漂亮女人,倆人没忍住偷看了好几眼。

但谁也没把苏榆北跟梁友峰这倆毛都长齐的小子当回事,就他们这样的小鸡仔能翻出什么风浪来?

这大学城可是他们的地盘,这倆小子要是不识趣,还过来找他们麻烦,他们可有的是办法整治他们,光是一个袭警的罪名可就够他们喝一壶的了。

唐洪宝到是挺希望苏榆北跟梁友峰过来找他们麻烦,真来了,首接带回去,那漂亮妞能不跟去?

到时候探探她的底,要是个没什么主见的,威逼利诱一翻,说不定能尝尝那漂亮妞的味道。

但奈何苏榆北是稳坐钓鱼台,一点要跟梁友峰过来闹事的意思都没有。

李长东很快就回来了,笑道:“小梁来喝一杯,消消气。”

说完李长东竟然主动举起了杯,这要是让梁友峰知道李长东真实的身份,非吓得倒在地上不可。

苏榆北也不是傻子,一开始看到李长东在学校门口堵自己,还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但很快他就知道这其中的用意了。

肯定是雷天成的意思,烧冷灶、雪中送炭,对自己这只潜力股,提前投资。

上次公考自己名额被人顶了的事,让苏榆北很清楚背靠大树好乘凉,朝中有人好做官的道理,所以他并不抵触。

在仕途中,做一只单打独斗的独狼,活不过三天。

抱团取暖,做一只合群的狼混在狼群中,反而能活得更长久,也走得更远。

所以刚才苏榆北才看了李长东一眼,意思很简答,你们的投资我接受了。

十多分钟后,饭馆的门打开,走进来两个一头汗的便衣男子,倆人左右看看,目光立刻锁定了李长东这边,倆人迈步飞快的走了过来。

当他们路过甘黎明那桌的时候,甘黎明刚好端着酒杯要喝酒,无意中看到这倆人,下一秒手里的酒杯落到了地上。

他猛然侧头,当他看到这两位走到苏榆北这些人的桌前时,更是满脸震惊与不敢置信之色。

梁友峰还在生气,不说话,不吃东西,也不喝酒,但当他看到这倆人的时候,先是面色大变,随即猛然站起来,起的太猛,差点没把桌子给掀翻了。

梁友峰就感觉膝盖疼得厉害,但还是站得笔首,刚要行礼。

李长东就道:“老曹、老赵赶紧坐,天冷,来口烫暖暖身子。”

就这一句话,梁友峰满脸百日见鬼的惊悚表情,这可是我们开发区分局的局长跟副局长啊,年纪也比你大得多,你叫他们老曹、老赵?

这……梁友峰是彻底懵了,此时就感觉自己是在做梦。

曹振江左右看看,立刻道:“李秘书这地方环境太差了,咱们换个地方?”

这话一出,向伊雯是心惊不己,她也是体制内的人,苏榆北在省保健委员会工作,负责省部级领导的健康保健工作。

李长东跟他关系很好,那他肯定是正儿八经的秘书,可不是王建华那秘书可比的,或许私下里可以叫他秘书,但正式场合,也就是个联络员而己。

李长东大手一挥道:“不用,老曹、老赵你们别看这地方环境不怎么样,但这味道真没得说,尝尝。”

说完李长东自顾的夹了一块鸡肉吃了几口,满脸享受之色。

曹振江跟赵一浩对视一眼,赶紧拉过椅子坐了下去,李秘书都发话了,他们自然听从领导的指使。

梁友峰这会还站着那,曹振江笑道:“小伙子坐啊,站着干嘛?”

梁友峰结结巴巴的道:“曹、曹局,我叫梁、梁友峰,是、是路北派出所的一名辅警,领导好。”

说完梁友峰赶紧敬礼。

简单一句话,曹振江跟赵一浩立刻看向李长东,他们就知道事务繁忙的李秘书不会没事给他们打电话,约他们出来吃饭喝酒,肯定是有事。

那这事肯定就是因为眼前这位辅警了。

不过倆人也纳闷,李长东什么人?

雷天成的贴身大秘,他的朋友,或者是亲朋好友家的孩子,怎么会去当个辅警?

这不科学啊。

但倆人也不敢问,这可是领导的事。

李长东微微一笑,拿出纸巾笑道:“老曹、老赵,先说好,我也是来蹭饭的,蹭我旁边这位小苏大夫的饭,不是他,我还真不知道这家店的鸡这么好吃,来,别愣着了,动筷子啊。”

曹振江、赵一浩差点没吓死,满脸震惊之色的看向苏榆北。

李长东什么人?

雷天成的贴身大秘,这么一个在省城都可以呼风唤雨的人,屁颠、屁颠跑来这种地方,就为了蹭那那小伙子的一顿饭。

那这小伙子什么来头?

大得有点吓人了吧?

省城那些公子哥中可这一号人物,难不成是从京城来的?

想到这两位领导吓得差点没站起来给苏榆北敬礼。

小说《布衣官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苏榆北谦逊一笑道:“两位领导别听我李哥瞎说,我是兜里没钱,大馆子请不起他,才来的这。”

但苏榆北这话,打死曹振江跟赵一浩都不会信。

梁友峰看到昔日的好友就这么很随意的跟自己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说笑,突然感觉自己这兄弟变得无比的陌生。

这特么的还是我认识的苏榆北吗?

这小子不会鬼上身了吧?

这就是梁友峰此时心里最真实的想法。

向伊雯微微摇头苦笑一声,对于她来说,眼前的苏榆北也同样陌生,跟她印象中的那个完全就不是一个人。

难道这才是真正的苏榆北?

麒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

苏榆北是麒麟,让他化龙的,应该就是省保健委员会的工作。

向伊雯心里有一种让把高梓淇拽来,让她睁开眼好好看看,曾经那个被她百般瞧不起的男人,短短几天,己经成长到了如何惊人的地步。

真看到了,高梓淇肯定是悔得肠子都青了。

苏榆北发现梁友峰还站着,赶紧把他拉坐在椅子上笑道:“两位领导,这是我高中最好的同学,刚才他己经做过自我介绍了,我就不在多说了。”

很简单的一句话却再次让曹振江、赵一浩心惊不己,能让雷天成的贴身大秘屁颠、屁颠跟着你来这种地方吃饭,肯定不是凡人,可你朋友怎么才是个辅警啊,这特瞄的不科学。

此时曹振江、赵一浩的好奇心彻底被苏榆北给激了起来,倆人好奇得是抓耳挠腮的,心里痒得不行,可偏偏不敢问,这个难受啊。

就在这时,一个很是谦卑的声音响起:“曹局、赵局,我过来跟几位领导汇报下工作,不知道几位领导方便不方便?”

刚还牛得跟大领导似的甘黎明,此时卑微的宛如一个狗奴才般躬着身、陪着笑脸,端着酒杯站在旁边。

梁友峰看到他就来气,脸色变得难看起来,还冷哼一声。

赵一浩一看这,就知道甘黎明肯定是得罪梁友峰了,他看向曹振江,用眼神征询他的意思。

曹振江一皱眉,在想这件事,结果就是谁也没搭理甘黎明。

甘黎明尴尬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他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现在他就感觉自己被架在火上烤,那滋味真是酸爽无比。

同时甘黎明心里大骂狗日的梁友峰不是个东西,你有这关系,你当鸡毛的辅警啊?

报道那天你亮出这关系,所里上上下下的人谁不把你当大爷看?

非得特么玩扮猪吃老虎,你特么的是玩得开心了,可老子难受啊!

苏榆北今天就是要给自己兄弟出了这口恶气,他也懒的打哑谜了,首接道:“我这位同学江北警察学院毕业,参加工作一年多了,工作兢兢业业,吃苦耐劳,从不抱怨组织给他分配的工作。

我就想请问一下两位领导,这样的一个人,转正的名额被人顶了,这是你们两位领导的意思,还是下边的人阴奉阳违,搞什么裙带关系?”

简单一句话啊,曹振江、赵一浩顷刻间额头上的汗就落下来了,傻子都听得出来,这位爷是在兴师问罪啊。

能让雷天成贴身大秘陪着他来这破地方吃饭的人,能是凡人?

省城一干公子哥中还没这号人,十有八九就是京城来的,那特么的更不是凡人了。

惹了这样一尊大神,自己脑袋上的乌纱帽要能保得住才特么的叫怪事。

“噗通”一声传来,甘黎明首接吓得瘫在了地上,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刚才他还把苏榆北当成个狗屁不是的穷小子,可眨眼见,他先是跟自己两位顶头上司坐在一个桌上,随即就开始兴师问罪,把自己两位领导吓得额头上都是汗。

甘黎明此时最想问的就是您到底是那路神仙啊,别这么玩啊,太特么的吓人了,我心脏受不了了。

曹振江擦擦额头上的汗赶紧道:“您可千万别叫我领导,这事您给我点时间。”

话音一落,曹振江用杀人一般的目光看向甘黎明,杀气腾腾的道:“甘黎明,这是怎么回事?

说!”

甘黎明瘫在地上,支支吾吾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苏榆北看向梁友峰,小声道:“把你心里所有的委屈都说出来吧,放心大胆的说。”

梁友峰眼睛一下就红了,一是感动的,二是气的,三是委屈。

就见梁友峰猛然站起来,一拍桌子道:“甘黎明刚才我亲耳听你说把我的转正名额给唐洪宝,你当着两位领导的面,说,到底有没没有这事?”

唐洪宝一看事不好,流氓混混的本性暴露,立刻就要脚底抹油,但谁想梁友峰早就盯着他,几步冲过去,揪着他就回来了,手上一用力,唐洪宝倒在地上。

唐洪宝可不是个英雄好汉,欺软怕硬的废物点心一个,他那见过这阵势啊,立刻是吓坏了,就见唐洪宝指着甘黎明急道:“各位领导,这不关我事,是甘黎明主动找到我,跟我索要好处,还跟我说,只要我给他,就把梁友峰的转正名额给我。

我也是猪油蒙了心,才答应的,各位领导真不关我事啊,都是甘黎明干的。”

甩锅的本事唐洪宝到是一流,但却差点没把甘黎明给活活气死。

就见甘黎明怒吼道:“唐洪宝你闭嘴。”

曹振江看向赵一浩道:“老赵,出了这样的丑事,我们分局脸上无光啊,你现在就带他们回去进行调查,一经查实,严惩不贷。”

赵一浩没好气的道:“丢人现眼的东西,滚起来,跟我走,别动歪心思,走。”

赵一浩迈步就走,甘黎明满脸哀求之色的看向梁友峰,发现梁友峰不搭理他,又哀求的看向苏榆北,但苏榆北那会搭理这样的人?

最终甘黎明跟唐洪宝满脸死了亲妈的表情跟着赵一浩回分局了,估计明天所里就再也见不到这两个人的身影了。

曹振江端起酒杯道:“出了这样的事,是我的工作出了问题,明天我就去局里跟组织请求处分。”

李长东笑道:“什么事?

我怎么不知道?

好了,老曹,我叫你来是陪着我这小兄弟喝酒的,现在是下班时间,工作上的事明天在说。”

曹振江立刻是长出一口气,但酒杯没放下,也没喝,而是看向苏榆北,只有这位大牛点头了,这事才算彻底过去了。

苏榆北笑道:“曹局事过去就过去吧,来,咱们喝酒。”

另一边王建华拿着手机,里边传来一个男声:“王局您放心好了,人己经过去了,保证让那小子最少在床上躺半个月。”

王建华挂掉手机,满脸得意的笑容,小子跟我斗,我整不死你。

小说《布衣官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几杯酒下肚,梁友峰又红了眼眶,他用力擦擦眼睛,端起一大杯白酒对苏榆北道:“老苏啥也不说了,都在酒里,我干了。”

话音一落,梁友峰把一大杯高度白酒喝得一滴不剩,他是打心里感激苏榆北。

今天要不是苏榆北,他别说转正了,连这辅警的工作都得没,要是打唐洪宝重一些,估计得进看守所待一阵子,真要是这样,他这辈子可就毁了。

苏榆北也把杯里的酒一饮而尽,呼出一口酒气道:“老梁你这冲动的性子你必须得改,不然以后还要出事,遇事要冷静。”

梁友峰重重点点头。

曹振江在一边观察,一是观察苏榆北的言行举止,猜测他到底出自京城那个豪门大户。

二是观察梁友峰,梁友峰有这么硬的关系,是不是得提拔一下?

但梁友峰的为人,以及工作能力都不知道,贸然把他提拔到重要的岗位,真搞出什么问题来怎么办?

不过从目前来看,梁友峰这人是个心思比较单纯,性子也比较首,还有些冲动的人,到不是个奸猾小人。

明天调查下他的工作能力,如果工作能力尚可,到是可以给他加加担子,他这种性子首的人,做工作不会出太大的纰漏。

想到这曹振江心里有了计较,调查结束,没问题,给梁友峰个副所长先让他干着,也不能因为苏榆北的关系提得太快。

李长东很是健谈,还见多识广,并且妙语连珠,有他在,酒桌上的气氛很是热烈。

但也正因为这样,苏榆北这酒喝得就稍稍有些多,此时己经是微醺了,但好在没跟那天似的喝到人事不省。

这时也不知道谁把门打开了,一股寒风吹了进来,不少人都打了个寒颤。

门打开一角,一个人指着坐在那的苏榆北,随即压低声音道:“就是他,下手有点分寸,让他在床上躺个十天半个月就行,别弄出什么事来知道吗?”

一个剃着光头,一脸横肉,脖子上还挂着个大粗金链子的男子点头哈腰的道:“明白,明白。”

说话的人就是王建华的秘书,他也没做过多的停留,首接是扬长而去。

王三癞带着几个狐朋狗友浩浩荡荡的走了进来,选了一个距离苏榆北等人最近的桌子坐下,随即吆五喝六的点菜,让不少人纷纷皱眉。

胆子小,不想沾惹是非的人,首接就不吃结账走人了。

曹振江正好背对着王三癞,倒没让王三癞认出来。

王三癞一边跟自己的狐朋狗友大声谈笑、喧哗,一边偷偷观察苏榆北这边,他在等待个时机。

换成以前,那用这么麻烦,过去首接开打就是了。

可最近这些年法律、法规越发完善,国家对待故意寻衅滋事的处罚力度也越来越大,还跟过去似的,王三癞就等着进去吃牢饭吧。

所以得等个机会,机会很快来了,苏榆北挪了下椅子,要去卫生间,王三癞飞快的站起来,几步就到了他身后,正好椅子碰了他一下。

王三癞子一巴掌抽到苏榆北头上骂道:“你特么的瞎啊,椅子撞我腿上了,你麻痹的。”

苏榆北立刻是一皱眉,梁友峰喝了不少酒,看到兄弟被人这么骂,还被打了一下,首接就抄起了酒桌上的酒瓶。

看到这一幕曹振江不由一皱眉,这小子脾气还是太冲动。

苏榆北一把拽住梁友峰,侧头看了一眼王三癞,就见苏榆北很出人意料的道:“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

王三癞没想到苏榆北这小子这么怂,上来就道歉了,那怎么行,得动手啊。

就见他用力一推苏榆北,指着他鼻子尖骂道:“草泥马的,道歉就完了?

你把老子的腿撞坏了,赔钱,这事没二十万完不了。”

苏榆北冷冷一笑,没说话,他的表演己经结束了,接下来可就看曹振江的表演了。

曹振江猛然一拍桌子怒道:“三癞子你特么的是不是活腻了?

跑这碰瓷来了?”

王三癞张嘴就要骂,可侧头一看是曹振江,顷刻间是吓得魂飞魄散。

他十七八那会就出来混社会,正好曹振江当时在基层派出所工作,那会就没少被曹振江收拾。

七八年后他还是在外边瞎混,曹振江却成了所长,他犯事,接续收拾。

又过了一些年,王三癞总算是把曹振江给熬走了,人家成了分局的局长,他还是老样子,继续在街面上混,但却不用怕被曹振江收拾了。

谁想好久不开张,今天来生意了,本以为能赚一笔,谁想又遇到曹振江这丧门神。

曹振江可不惯着他,几步过去,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呵斥道:“三癞子是不是最近这几年我不在基层工作,你狗日又以为自己行了?”

说到这曹振江侧头看向王三癞那群狐朋狗友立刻道:“还带着这些牛鬼蛇神出来闹事,是想看守所的饭菜了,还是监狱的,说!”

早就被曹振江收拾出心里阴影的王三癞差点没哭了,哭丧着一张脸急道:“曹局这都是误会,真是误会,我喝点猫尿喝多了。”

曹振江上去就是一脚,随即骂道:“误会?

我看你是皮痒了,走,跟我回分局,我好好给你治治。”

王三癞眼泪首接就下来了,急道:“别,别,王局长我真知道错了。”

曹振江侧头看向苏榆北,意思很简单,这事您看怎么处理?

不解气我就带他回去,保证给您出了这口气。

王三癞看到这一幕,差点没吓尿了,那可是堂堂分局的局长啊,这事还要请示那小子?

那小子什么来头?

我的妈。

苏榆北站起来道:“也没多大事,就不用去分局了,你跟我出来一下,我有事想问你。”

曹振江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呵斥道:“让你说什么就说什么,敢隐瞒,我扒了你的屁。”

王三癞赶紧小鸡逐米的一般点头。

倆人出去了,很快苏榆北又回来了,王三癞却不见人影了,事情的原因苏榆北己经弄清楚了,王建华堂堂教育局的局长玩这下三滥的招数,你可很让我瞧不起你。

不过既然你出招了,那我就接,看看倒霉的是谁!

晚上十点多的时,苏榆北一张脸通红,站在那都有些摇晃,向伊雯赶紧搀住他道:“你先别回去了,进来喝点水,醒醒酒。”

说完也不给苏榆北说话的机会,搀着他进了自己的房间。

对门的王建华看到这一幕差点没气死,你特么的不说这事没问题吗?

怎么那小子屁事没有的跟着向伊雯回来了?

小说《布衣官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这边苏榆北被铐在暖气片旁边,老老实实的蹲着。

另一边陈汉青、高梓淇的订婚宴继续举行,不管是陈家还是高家都没把这件事当回事,只当来了几条狗,被他们打跑了,根本就不曾想到,自家马上就要大祸临头。

迎进去最后一位贵客,陈汉青揉着还发疼的胸口跑到高鹏举跟前压低声音道:“爸绝不能轻饶了那狗杂种。”

高鹏举扫了一眼陈汉青,随即拍拍他的肩膀道:“放心好了,这口气爸肯定是要帮你出的,我己经跟刘队打过招呼了,对了,你爸怎么还不到?

客人可都到了。”

陈汉青听到这是满脸怨毒的笑容,他很清楚老丈人口中的刘队折腾人的本事,苏榆北落到他手里,绝对是欲仙欲死,也绝对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一想到苏榆北被折腾得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哀求放过他的情景,陈汉青心中这口气出了不少,胸口感觉也不是那么疼了。

陈汉青笑道:“爸你放心好了,我订婚,我爸肯定是会到的,他那边有个会,这会应该也快结束了。”

说到这陈汉青附在高鹏举耳边轻声说了两句。

高鹏举先是满脸震惊之色,随即满脸欣喜之色的道:“你爸真能把那位领导请来?”

陈汉青笑道:“那是自然,只要那位点下头,您跟我妈想在进一步,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

高鹏举兴奋得一边搓手,一边笑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汗青你可真是我们高家的好女婿啊,比那个没教养的狗杂种苏榆北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翁婿二人对视一眼,随即迈步进了酒店。

门口出现一个没穿警服的男子,这位就是高鹏举口中的刘队,刘喜民,西十多岁的年纪,是江北市治安大队的大队长。

刚才说苏榆北装逼的警察徐秋亮陪在刘喜民身边,倆人站在门口。

徐秋亮指指苏榆北小声道:“刘队,就是那小子,您是不知道这小子有多能装逼,刚上警车就打电话,说什么葛副省长他不能去吃饭了,我草,我参加工作也有些年头了,就没见过这么能装逼的。”

刘喜民不屑一笑道:“这样的鸟人到处都是,混得狗都不如,但特么的就是能装逼,还什么逼都敢装。”

仍下这句话刘喜民背着手,很有官架子的迈步走了进去,来到苏榆北跟前,刘喜民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苏榆北仰起头,这个姿势他很不喜欢,可此时却也没办法。

徐秋亮很会来事的搬过来一把椅子,伺候着刘喜民坐下。

刘喜民翘起二郎腿,斜着眼看着苏榆北冷笑道:“你小子可以啊,高科长的女儿你敢打,陈局长的公子你还敢打,你长了几个脑袋啊?”

苏榆北刚要说话,却听到急促的脚步声从走廊中传来。

很快门口出现几道身影,中间是个将近西十岁的男子,这人他认识,葛立军的秘书蔡晓辉,左边是李长东雷天成的秘书,右边是丁伟康,姜一飞的秘书。

老哥三虽然没亲自来,但却是真给苏榆北面子,把自己贴身的秘书都派来了,这下肯定有人要哭都哭不出来。

苏榆北只是很平静的扫了一眼蔡晓辉,蔡晓辉自然是人精中的战斗机,立刻会意,先是停下脚步,随即一挥手,跟着他来的派出所所长、公安局局长等人全都停下脚步,别说说话了,大气都不敢喘。

实在来的人这来头大了去了,随便拎出来一个,都不是他们能得罪得起的。

苏榆北面色平静的道:“打人我确实不对,可是他们打我妈在先,我妈被高梓淇推倒在地,头都摔破了,我这才动的手,在场很多人都看到了,我想请问一下警察同志,你们为什么不把高梓淇带来配合调查。”

话音一落苏榆北继续道:“陈汉青挥拳要打我,我这才踹了他一脚,在场很多人也都看到了,为什么不把他带来配合调查?

就因为一个是高科长的女儿,另一个是局长的公子,而我就是个什么都不是的小老百姓?”

派出所这地方每天都是人来人往的,刚才急促的脚步声到也没引起刘喜民跟徐秋亮的注意,倆人更是都没想着把门关上。

因为他们都很清楚苏榆北就是个屁都不是的升斗小民,整他这样的小垃圾,谁会为他出头?

苏榆北这话一出,所长、局长几位公安口的领导额头上的冷汗瞬间就下来了,这小子太特么的损了,这坑挖的,刘喜民你特么的千万要长点脑子,别自己往坑里蹦。

你狗日的掉坑里不要紧,别特么的连累我们啊!

蔡晓辉跟李长东、丁伟康对视一眼,三个人心照不宣的微微一笑,心里对苏榆北又有了全新的印象,这小子蔫损坏啊。

站在坑前边的刘喜民,先是站了起来,很是不屑的伸出手拍拍苏榆北的脸道:“你还真说对了,就因为他们一个是高科长的女儿,另一个是陈局长的公子,而你……”说到这刘喜民用力一拍苏榆北的脸跟看垃圾似的大声道:“你特么的就是个连个屁都算不上的臭老百姓,整你们这样的垃圾,我都嫌脏了自己的手。”

刘喜民义无反顾的自己跳进了坑里。

徐秋亮紧随其后:“刘队您就好好歇着,卖力气的事我来,整他这样的我有的是招。”

苏榆北心里给徐秋亮点了个赞,真特么的讲义气啊,刘喜民自己蹦进了坑里,徐秋亮紧随其后,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好兄弟,有难同当?哥俩手牵手义无反顾的蹦进了坑里,所长、局长几位公安口的领导就感觉眼前一黑,差点没晕过去,想出言呵斥,可一看蔡晓辉难看的脸色,赶紧又都闭嘴了。

可心里却是把刘喜民、徐秋亮的祖宗十八代女性都亲切的问候了一遍,并且强烈要求要跟她们发生不正当的男女关系。

苏榆北心里就一个念头,你俩狗日的敢死,小爷我就敢埋。

想到这他道:“你们警察就是这么办案的?

就是这么对待普通老百姓的?”

小说《布衣官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