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和你有个家

和你有个家

陈佳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婚事黄了。媒婆跑来我家,把我妈骂了一顿。"你说你们家姑娘是个黄花大闺女,哪个黄花大闺女,孩子都两个月了!""真是招牌都被你们家给砸了!"

主角:陈佳顾霄   更新:2022-09-10 19:4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佳顾霄的其他类型小说《和你有个家》,由网络作家“陈佳”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婚事黄了。媒婆跑来我家,把我妈骂了一顿。"你说你们家姑娘是个黄花大闺女,哪个黄花大闺女,孩子都两个月了!""真是招牌都被你们家给砸了!"

《和你有个家》精彩片段

分手6年,我坐在他的急诊室。

"我怀孕了,孩子是你的。"

他脸色铁青,"什么孩子怀6年?"

一时间气氛僵硬到极致。

"不认?"

"你觉得我会做接盘侠?"他反问我。

我沉默几秒,"行,那我去给他找个爹。"

九个月后。

他恶狠狠拽着主刀医生,"兄弟,算老子求你,给她划好看一点,她爱美。"

和相亲对象去做婚前体检。

体检出来一个孩子。

婚事黄了。

媒婆跑来我家,把我妈骂了一顿。

"你说你们家姑娘是个黄花大闺女,哪个黄花大闺女,孩子都两个月了!"

"真是招牌都被你们家给砸了!"

"以后别找我了,晦气!"

……

我妈被骂的狗血淋头。

然后我被我妈骂的狗血淋头。

"孩子爹是谁?"

"……"我闷着不说话。

"陈佳,你是28岁了,不是8岁了,你还在外面乱来?你有没有脑子?"

"你是不是想把你妈气死才甘心?"

"哦。"我转身上了楼,把门反锁了。



我躺在床上,回想大姨妈确实推迟了三周没来了。

最近总觉得有些没胃口。

平时周期50天,不准到完全没法记。

我以为这都是熬夜熬出来的。

没想过怀孕。

孩子爹,没有别人。

是我分手6年的前男友。

两个月前去参加同学会,他来的很晚,喝得很醉。

我送回去的。

去的时候,我几乎扛着他进去的。

出来的时候,我是连滚带爬走的。

出租车师傅还以为我怎么了,一路上在后视镜瞟我,不敢吭声。

在家里想了几天,我还是去了顾霄医院。

排队,缴费,做检查,最后拿着报告去了他科室。

"上午就诊结束,等下午吧。"

我刚进去,他头也没抬,一句话打发我。

大概感觉我没出去,他突然抬头就看到了我。

他的目光一震,瞳孔微缩。

一副6年后才见到我的样子。

真会装啊,怎么之前同学会把我当别人了?

玩什么言情……

"陈佳……?"他张了张口。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我就把报告规规矩矩的放在他面前。

"我怀孕了,孩子是你的。"

我开门见山。

"……"他低头瞟了一眼报告,面色凝重。



顾霄是比我大一届的学长。

医学院的高岭之花。

很不好追。

我舔了整整四年,终于在毕业前几个月把他追到了。

她们都说顾霄跟我在一起,是因为我一哭二闹三上吊,把顾霄弄烦了。

"要不然高高在上的A大才子怎么看得上又胖又丑的历史系陈佳?"

"就她那肚子吃饱了活活像怀了5个月。"

她们不知道为了追顾霄我瘦了30斤,体重从120降到90。

卸载了所有外卖软件,早上苹果,晚上黄瓜。

吃了几个月,看见蚊帐里的长脚蚊都馋的流口水。

人是瘦了,大姨妈严重不正常,睡眠严重紊乱。

就为了让顾霄多看我一眼。

有一天,我在操场跑步,跟在他后面,他回过头看我。

看了好久好久,我整张脸羞得绯红。

他喜欢我,一定是。

我紧张的走过去,想着我的开场白——

"你是陈佳表妹?"

他一句话像一盆冷水从头给我泼到底。

我又气又觉得好笑。

"算……算是。"

他沉默一会,递给我一瓶水,"那你回去告诉她,别缠着我了。"

我接过他给的水,第一次离他那么近。

他睫毛好长,鼻子好挺。

谈吐也好温柔。

可是,他的文字好冰冷。

"行。"我把委屈咽进肚子。

于是,后来我们经常在操场相遇。

相遇的第10天,他要了我的微信。



我觉得有些可笑。

他那天晚上喝醉了,红着眼问我,“你是不是陈佳?”

我犹豫了一下,“是。”

他却泄气的看我一眼,“你不是。”

“那你说说找她干嘛?”我笑着问他。

“讨债。”

讨债?

我笑容僵住。

“什么债?”

“情债。”他整个人显得苍白无助,冷冷的来了一句,“没有人敢耍老子。”

听他说讨情债,我一下子失了神。

下一秒,他吻了我。

我没推开。

当然后来失去控制也算是有我纵容的成分。

暧昧上头,我以为那一刻或许他还是爱我的。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去的妇产科。

整个过程浑浑噩噩的。

就听见医生说,HCG含量低,子宫内壁薄,掉的风险很大。

给我开保胎针,我拒绝了。

我想着他那条说说,还保什么胎啊……

我坐着车灰溜溜的回去。

手机上突然响了。

是一个陌生号码。

“在哪?”是顾霄。

六年没打过电话,我还是一下子就听出了他声音。

孤傲,清冷。

“车上。”我调整呼吸,平复情绪。

“你刚才找我?什么事?”依旧是高傲的语气。

“……”我顿了一秒,“嗯,现在没事了。”

“……”他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还不死心?我们没可能了。”

“……那行,挂了。”我很干脆的就要挂电话。

他却不愿意了。

“我听你的主治医生说了,你的情况不太好,你还是回来打保胎针,我会跟医生说一声,相识一场,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啪……

我挂了电话。

渣男!

谁要他帮。

他却又发了一条短信,气急败坏的问我,“陈佳,你现在怎么变得这么没礼貌了?”

我委屈的炸裂,“怎样才算礼貌?你有功夫在这教育我,还不如回家多换两片尿不湿。”

“?”他发一个问号。

我懒得回他。

他以为我还是当年那个,任他拿捏得陈佳吗?

他发一条心情,我都要小心翼翼揣摩半天?

跟他聊天从来不敢让以他的回答结束。

费劲心思找各种话题,结果被他回一句,

“睡了。”“我去洗澡。”“回聊。”“……”

回到家,我躺在床上,拿出了和他的合影,通通剪碎,然后把他的头冲进马桶。

狗男人,见鬼去吧!

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流出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