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娇妻太甜首席大佬宠上天

娇妻太甜首席大佬宠上天

最爱柳橙酱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花晓蕊怎么也没有料到,有朝一日自己竟然会落入郡言的圈套中。他们二人虽然有着婚约,可是却从未见过面,为此,当她得知这个男人是一个两百八十斤,丑出天际的大胖子时,她毫不犹豫地与之解除了婚约。可谁知五天后,男人竟摇身一变,成了五千年一遇的大帅哥……

主角:花晓蕊,郡言   更新:2022-07-15 23:0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花晓蕊,郡言 的女频言情小说《娇妻太甜首席大佬宠上天》,由网络作家“最爱柳橙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花晓蕊怎么也没有料到,有朝一日自己竟然会落入郡言的圈套中。他们二人虽然有着婚约,可是却从未见过面,为此,当她得知这个男人是一个两百八十斤,丑出天际的大胖子时,她毫不犹豫地与之解除了婚约。可谁知五天后,男人竟摇身一变,成了五千年一遇的大帅哥……

《娇妻太甜首席大佬宠上天》精彩片段

“今晚一定要拍到郡言的惊天绯闻。”

花晓蕊偷偷钻进了衣柜里,将柜门敞开一道微小的缝隙,以便偷拍。

郡言是她订了娃娃亲的未婚夫。

传闻他不喜女色,麾下有数名宠臣,皆有不可描述的关系。

她好不容易才打听到消息,郡言带着首席宠臣垚来夏威夷度假,住在这家五星级酒店。

只要能拍到证据,就有理由解除婚约了。

才藏了一会,她就受不了了。

热,难受。

八成是酒精上头。

来得时候,堂姐给了她一瓶酒,她喝了三杯壮胆。

这酒后劲也太大了。

推开柜子,她跌跌撞撞的爬了出来,急需到窗边透气。

忽然,房门被推开了,一抹高大的身影伫立在门口。

她像石化一般僵硬在了原地,不知所措。

房内没有灯,只有淡淡的月光从窗户洒落进来,带着朦胧的光亮。

男子戴着银色面具,遮住了大半边脸,只露出了冷傲的唇和深邃的眼。

我去!

花晓蕊在心里咒骂一声,正想着要如何逃走,对方像一阵飓风席卷而来,将她抵触在了柜门前。

“你是谁?”男子的身体仿佛烈焰一般火热。

巨大的热量不断辐射向她,让原本就灼热的她,仿佛要燃烧起来,脑子晕晕乎乎的,连舌头都捋不直了。

“我……我是花晓蕊,郡言订了娃娃亲的未婚妻,你……是他的特助垚,对吧?”

虽然她从未见过郡言本人,但见过照片。

他是个二百八十斤的大胖子,地中海、老鼠眼、酒糟鼻,满脸青春疙瘩痘……丑的可以拖慢地球自转速度。

眼前的男子大约189公分,高大挺拔,气势逼人。

即便看不清长相,也能猜出是个绝世美男。

显然,不是郡言,而是他的首席宠臣垚!

男子打开了灯。

明亮的灯光清晰的映照出了她秀美的容颜。

男子的目光在她脸上萦绕了一圈,像是在确定她的身份。

“你是来找郡言的?”

花晓蕊顺势点点头,“我来夏威夷度假,听说他也在这里,顺便过来打个招呼……我来的时候,门没关,还以为他在里面,没想到他不在。”

虽然计划失败,但绝不能暴露动机。

有种难以形容的深沉之色从男子眼底一闪而过。

他微微倾身,薄唇附到她耳边,声音仿佛夜风一般传来,带着一点戏弄的意味。

“你不会是来投怀送抱的吧?”

花晓蕊呵呵。

怎么可能?

她是来捉奸的。

“我才不会做这种自贬身价的事呢。”

两百八十斤的大肥肉,还是留给你来啃吧!

男子衬衣的领口大敞,花晓蕊眼睛一飘,就将他坚实的胸肌一览无余。

传闻,垚在成为宠臣前,是魅夜的镇店鸭神。

这身材,果然名不虚传。

她狠狠的咽了下口水,刹那间仿佛火上浇油般,一阵烈焰焚身,四肢一软,瘫倒在男人怀中。

不行了,她热的快要死了。

“我有点难受……能带我去那边吗?”

她一手抓住男子的衣襟,一手指向了窗边。

她急需开窗透气,但腿软,走不动了。

男子敏锐的察觉到了她的异常,手指抚上了她殷红的面颊,“好,我帮你。”

他猛地将她打横抱起,朝窗边的大床走去。

花晓蕊还残留几分意识,被这个举动吓了一大跳,“你……你要做什么?”

“放心,我会负责。”

男子的声音忽然变得极为温柔,仿佛要把夜色融化。

花晓蕊的理智朝危险的深渊坠去……


痛!

花晓蕊从昏睡中惊醒,全身的骨头像被拆散了一般,难受的令她嘤咛一声。

昨晚的记忆如潮水一般涌入脑海,她剧烈一颤,惊跳而起。

被子滑落下来,美好的风景,显露无遗。

男子并未离开,坐在一旁的沙发上,依然戴着半脸面具,深黑的冰眸直勾勾的盯着她,薄唇划开一道邪魅的微弧。

一股热浪从脖子冲上脑门,她羞愤交加,从床上跳了下去,狂冲到他面前,挥起拳头,如雨点一般砸向他的肩头。

“混蛋,王八蛋,我……我要报警,告你非礼!”

男人抓住了她挥动的爪子,猛然转身,将她压在了身下,目光划过她雪白的肌肤。

“昨晚是谁求我的,一觉醒来就不认账了?”

花晓蕊这才意识到自己未着寸缕,脸颊更红了,仿佛要燃烧起来。

该死的酒后乱性,害得她完全失控,像一根藤攀附在他这棵大树上,拼命汲取。

“我……我喝醉了,你这是趁虚而入,我的清白全被你毁了。”

泪水夺眶而出。

明明是来捉奸的,倒把自己搭了进去。

学长要知道了,肯定不会要她了。

呜……

男子修长的手指抚上了她潮湿的眼角,“你是担心郡言不娶你?”

他抬起另一只手,搁在了面具上,似乎准备摘下面具,同她坦诚相对。

花晓蕊的情绪已濒临崩溃的边缘,大脑和舌头同时失去控制,冲着他一顿嘶吼。

“他跟你一样,都是变态,我才不会嫁给他。实话告诉你,我来找他是为了解除婚约,我有喜欢的人,他比郡言好一千倍,一万倍。”

大胖子不仅是弯的,据说还有一堆变态的怪癖。

死鸭子跟他比起来,恐怕是小巫见大巫。

男子摘面具的手凝滞了,眸光一凛,顿时变得极为冷冽。

寒意从他身体里散发出来,连阳光几乎都要冻成冰晶。

“你要解除婚约?”

“对,我死都不会嫁给他!麻烦你转告他,我把这个主动权交给他,给他保留点面子,免得由我提出来,太难堪了。”

她破罐子破摔,豁出去了。

男子嘴角绷得紧紧的,似乎在咬牙,片许,他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你不要后悔!”

花晓蕊低哼一声:“嫁给他,我才会后悔呢。你们这群混蛋,应该圈地自玩,不要祸害别人。”

“很好!”

男子暴戾的瞪了她一眼,起身朝外走去,“砰”然一声关上了门。

他用力很大,以至于整个房间都在震动。

怒气布满了整个长廊,许久都没散去。

酒店门口,助理走了过来。

“Boss,你要的九百九十九朵永生玫瑰,已经空运来了,现在要送过来吗?”

男子的眼神极冷,仿佛寒冰从瞳孔一直凝结到了心底,“不必了,统统销毁。”

永生玫瑰代表至死不渝的爱情。

一生只能送一人。

然而,这个女人……太令他失望了!

房间里。

花晓蕊还没来得及收拾悲催的心情,手机响了。

妈妈的哭声从里面传来,“小蕊,你死到哪里去了,你爸爸出车祸了……”

什么?

一阵痉挛掠过她的心脏。

慌慌张张的穿好衣服,她狂冲了出去。

长廊阴暗的角落里,一部相机偷偷拍下了这一切。

……

因为没有及时订到机票,花晓蕊回国已是四天之后。

两名检察官从别墅里走了出来,他们带来了查封资产的通知。

花母正在收拾行李,看到女儿,嚎啕大哭。

“小蕊,你爸爸还在ICU,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

“杨伟那个王八蛋诬陷你爸爸,说他挪用公款,非法集资,你爸爸名下的资产全被查封了,我们连房子都没得住了。”

“杨伟还坐上了代理总经理的位置,如果公司被他抢走,我们就什么都没有了。”

花晓蕊一阵天旋地转,拼命深呼吸,强迫自己保持镇定。

这个时候,她就是家里的主心骨了,不能倒下。

“妈,你别急,别慌,我……我来想办法。”

她赶紧搂住妈妈,安抚她的情绪,唯恐她太激动,抑郁症复发。

花母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我已经替你想好了,你马上去找郡言,跟他结婚。只要有了郡家这座靠山,不怕夺不回公司。”

什么?

花晓蕊脑袋里轰然一阵炸响,仿佛被一击霹雳击中了天灵盖。


苍天呀,大地啊!

五天前,她才让三土鸭去传话,要跟郡言解除婚约。

这话,恐怕早就传到他的耳朵里了。

现在要是屁颠屁颠的跑去求婚,肯定要被他羞辱的无地自容,脸都要被打肿。

“妈,你知不知道,郡言是弯的,不喜欢女人。”

“胡说八道,就算他不喜欢人类,你也得嫁。”

花母的情绪忽然激动起来,一边哭一边捶胸顿足。

“都怪我的肚子不争气,生得都是没用的丫头片子,如果你是个儿子,外人也猖狂不起来。”

“妈!”花晓蕊的五脏六腑都拧绞了起来。

母亲的话像一把尖刀,扎进她的胸口,刺得她鲜血淋漓。

从小到大,她从来没有得到过妈妈的疼爱。

妈妈嫌弃她不是男孩,连看她的眼神都是哀怨的,只要心情不好,就会打骂她出气。

她之所以要和郡言解除婚约,就是害怕后半生会困死在没有爱的婚姻坟墓里。

就在这时,总裁办的张秘书带着两名下属来了。

他们是杨伟派来夺公章的。

“花太太,董事会已经撤销了花董的职务,你赶紧把公章交出来,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

花母狠狠一震,“什么时候召开的董事会,我怎么不知道?”

“你不需要知道,你要不肯交出公章,我们就自己搜。”

张秘书的气焰极为嚣张,说着,就指挥下属上楼,根本没把花家母女放在眼里。

花晓蕊还清晰的记得,从前他跟在爸爸身边,总是一副言听计从的哈巴狗模样,现在认了新主,就翻脸无情,变成了狼狗。

世态炎凉,人和鬼之间,果然是没有界限的。

“站住!”她低喝一声,挡在了楼梯口,“你们不要欺人太甚,盛阳集团是我爸爸一手创建的,无论他出了什么事,都是集团最大的股东,就算董事会也无权撤销他的职务。”

张秘书呵呵冷笑两声,“杨总有的是办法稀释他的股份。花小姐,你一个未出茅庐的黄毛丫头,还想跟杨总斗,下辈子吧。”

花晓蕊暗暗攥紧了拳头。

墙倒众人推。

如今,公司里没有人会站在她这边。

她没权没钱没势,如何和杨伟斗?

除非……

“你别忘了,我的未婚夫是龙城第一少郡言,在龙城,谁能斗得过他?只要他动动手指,盛阳回到我花家手里不是迟早的事吗?”

这个名字一出口,张秘书的两个下属就一哆嗦,下意识的退到了他身后。

郡家是龙城第一家族,谁敢得罪?

张秘书的脸色泛了白,“公章,你们迟早要交出来,这样拖着是没用的。”

他灰溜溜的离开了。

花晓蕊松了口气。

真没想到,郡言的名号这么好用,才说了个名字,就把小喽罗吓退了。

这也意味着,她已没有退路。

整个龙城,能帮花家力挽狂澜的人,只有郡言!

……

九龙苑是郡大少爷的住处。

这里虽偏僻,但依山傍水,十分清净。

花晓蕊来了七趟,都被拒之门外。

三土鸭肯定将她的话传给了郡言。

估计他正恼火着呢,怎么可能见她?

必须采取非常手段了。

为了爸妈,为了这个家,她得拼上这条小命。

她在四周溜达了一圈,发现有一处高墙爬满了绿藤。

藤条粗壮而结实,沿着它们能爬上高墙,翻进苑子。

想着容易,做着难。

每次爬上去一点点,她就滑落下来,手掌都磨破了皮。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出了一身的汗,才终于到达了墙头。

往里一瞧,顿时傻眼。

下面竟然是一片池塘,至少有三米深。

OMG,这才是真正的挑战。

她是旱鸭子,不会游泳。

正当进退两难之际,她脚底一滑,失去平衡,像只青蛙般扑了下去。

噗通一声,跌入池塘中。

“救命,救……”

一张嘴,冰冷的湖水就疯狂的涌进她喉咙里。

她拼命的挥动手脚,想要浮上去,但越扑腾,越沉得快。

无法呼吸!

她的意识逐渐丧失,眼前的一切都化为了一片朦胧的白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