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林清浅江砚深小说免费阅读

林清浅江砚深小说免费阅读

林清浅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林清浅的手紧握成拳又松开,她抬起头,看了眼磨砂玻璃后那几个模糊忙碌的身影,猛地转身,开车往终爱驶去。​暴雨如注。林清浅裙角还带着雨水,她看了眼时间,下午四点,她已经在终爱等了一整天。夏鸣拒绝见她,正当林清浅思考要不要硬闯的时候,前台座机响了起来。

主角:林清浅江砚深   更新:2022-09-10 22:1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清浅江砚深的其他类型小说《林清浅江砚深小说免费阅读》,由网络作家“林清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清浅的手紧握成拳又松开,她抬起头,看了眼磨砂玻璃后那几个模糊忙碌的身影,猛地转身,开车往终爱驶去。​暴雨如注。林清浅裙角还带着雨水,她看了眼时间,下午四点,她已经在终爱等了一整天。夏鸣拒绝见她,正当林清浅思考要不要硬闯的时候,前台座机响了起来。

《林清浅江砚深小说免费阅读》精彩片段

大雨终于落下。


林清浅靠在床头,像是一个坏掉的洋娃娃。


她垂下眼眸,轻声说道:“你让我想想。”


宋泽替她掖好被子,一如既往地温柔:“不着急,你好好想。”


翌日。


一大清早,林清浅就办理了出院手续,开车去了lover。


就算要走,也得安顿好剩下的员工。


可她站在设计部的门前,迟迟不敢动。


里边居然还有人,是lover的老员工,宋泽跟她说过这群人对lover以及工作的热爱。


林清浅没想到,这种时刻,他们还没有放弃。


她听见有人讲话,语气肯定。


“周景在业内的水平我们都清楚,他设计不出这样的作品,林小姐肯定是被窃稿了,我们想办法找证据,帮她澄清,也一定要保住lover!”


林清浅的手紧握成拳又松开,她抬起头,看了眼磨砂玻璃后那几个模糊忙碌的身影,猛地转身,开车往终爱驶去。


暴雨如注。


林清浅裙角还带着雨水,她看了眼时间,下午四点,她已经在终爱等了一整天。


夏鸣拒绝见她,正当林清浅思考要不要硬闯的时候,前台座机响了起来。


她听见听筒里传来夏鸣的声音:“林小姐走了吗?”


前台小妹看了眼她一眼,老老实实摇头:“没有。”


夏鸣叹了口气:“让她上来吧。”


还没等电话挂断,林清浅就冲进了电梯。


‘27楼,会议室。


林清浅刚进去,就看见了夏鸣,旁边坐着魂不守舍的周景。


夏鸣起身握手,笑道:“林小姐,让你久等了。”


“没事没事,夏总愿意见我就行。”


林清浅急声回应,顺带从包里掏着东西:“我带来了我的初稿,每一步怎么设计我都有标注……”


夏鸣轻拍她的手,示意不用:“我们已经查清了,周景也承认,是他偷窃了你的稿子。”


林清浅惊呼:“他承认了?!”



夏鸣点头:“是,我们刚刚接到了严若雨小姐的电话,她说她半年前预订项链,并不是周景交给终爱设计稿上的那款,我们顺着调查下去,才发现误会了您。”


严若雨,竟然会帮她?


不知为何,林清浅心里完全没有冤屈洗净的喜悦。


她转头,看向坐在椅子上出神的周景,镇定了下来。


她沉声道:“夏总,可以让我跟周景单独谈谈吗?”


夏鸣没拒绝,退出会议室还关上了门。


外头响起一声闷雷。


林清浅问:“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周景眼神空洞:“林小姐,我听不懂你说的话。”


“严若雨这么好心,她抓到我的把柄,不会这样轻易放弃。”


林清浅深吸了一口气:“如果她目的不是搞垮lover和我,那是什么?”


周景依旧是那套说辞:“林小姐,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在你去婚纱店那天见过你,当时你的初稿存在Ipad上,我偷拍了下来,因为我想进入终爱工作。”


“现在都被查出来了,林小姐要是起诉我,我也只能认了。”


林清浅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但周景的话,她也找不到漏洞。


会议室里陷入短暂的安静,林清浅靠在椅背上,半晌过后,才缓缓开口。


“在所有的社交平台发澄清说明,并向Lover全体员工道歉,这样,我可以放过你。”


言罢,她起身离开。


夏鸣正在外边等候,她笑道:“恭喜林小姐,现在我们的合作也可以继续了,违约金我们也会如数退还。”


林清浅蹙眉:“我还没有处理违约金啊。”


夏鸣也愣了片刻,随后回答:“那我也不清楚了。”


林清浅的心里有了答案,她愁眉紧皱,跟夏鸣道别后,快步离开。


终爱楼下咖啡馆,包间。


严若雨看着林清浅开车离开,说道:“我就知道,她不会跟你乖乖回英国,还好我留有退路。”


宋泽抿了口咖啡:“可你怎么保证,这次江砚深一定会跟你结婚。”


严若雨将手放在了小腹上,笑得妩媚:“我当然有办法。”


江家。


江老爷子拄着龙头拐杖坐在沙发里,看着对面的江砚深。


“若雨已经跟我说了你们要重订婚约,但联姻不是儿戏,这一次说什么,都得先选个日子,让你们把婚礼办下来。”


江砚深面若冰霜,一言不发。


江老爷子没管他,拿过了日历翻看着:“就五月十一吧,还有两个月,你好好准备,这一次,不要再胡闹了。”


听到这个时间,江砚深才有点儿反应。


他抬起眼睫,不容抗拒的说:“换个时间。”


江老爷子顿时火冒三丈,将日历本往桌上一摔,骂道:“不满意就明天,这几年确实太放纵你了,惯得你是无法无天!”


江砚深没有回应,他察觉到自己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是林清浅发来的消息,很简短,只有两个字。



“谢谢。”


紧随其后的,是一笔三百万的汇款。


江砚深紧绷的神色放松了许多,他正要回复,江老爷子起身从他身边经过,提醒道:“我不管你是怎么想的,但最近你还是少跟林家小姑娘联系,不然情况只会越来越复杂。”


……


林清浅坐在车内,雨刷晃动,眼前的景象一下模糊一下清晰。


不远处,是江砚深的家。


手机安安静静的躺在旁边,江砚深没有回复她的消息。


林清浅早已习惯,抑制住想见江砚深的心,叹了口气,驱车离开。


当天晚上。


周景的澄清声明,就发了出来。


网上言论换了风向,林清浅的微博又热闹了起来。


从头至尾她都没有任何回应,只是趁着这个机会,办了场庆功酒会。


lover百废待兴,她未来只会有更多挑战。


只是林清浅没想到,挑战会来得这样快。


酒会现场。


这次不需要江砚深撑场面,黎城的绝大部分权贵,都出现在了这场庆功宴上。


包括江砚深。


他端着一杯红酒,走到林清浅面前,低声说道:“恭喜。”


林清浅有几天没看见江砚深了,此刻只觉得他气质更加疏冷,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回应一句:“谢谢。”


二人站在酒会的角落,看着面前纸醉金迷的景象。


他们都没有讲话,但不觉得气氛尴尬或是压抑。


直到江砚深在旁边,轻笑了一声。


林清浅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随后听见江砚深低沉的声音:“清浅,你真的长大了。”


林清浅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说这句话,只是她现在不喜欢长大。


她从前喜欢,是以为长大了就可以嫁给江砚深。


而她现在才发现,只有小时候,她才可以无忧无虑地跟在江砚深身后。


林清浅心中触动,想起近日种种,犹豫着开口:“小叔,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江砚深看向她:“你问。”


林清浅忽然心跳得格外厉害,她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也许只是怕答案不如她所愿。


最终,她还是轻声问:“你跟严若雨,到底是什么关系?”


江砚深目光深邃,叫人猜不透当中的情绪。



林清浅不解:“为什么……”


她的话还没说完,讲台上的麦克风忽然传来一声尖锐的杂音。


众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严若雨穿着一条红裙,站在台上。


林清浅都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来的,本能回头看向身边的江砚深。


江砚深眼神瞬间锋利了起来,正要上前阻拦严若雨,林清浅不知为何,鬼使神差地拉住了他。


台上,严若雨的话,清晰地传入了每一个人的耳朵。


“借林小姐的场合,我也想宣布一件喜事。”


“五月十一,我跟砚深将在景吉湾举行婚礼,欢迎各位来参加!”


随着严若雨话落音,台下顿时轰动了起来。


周围吵吵嚷嚷,林清浅都感觉不到自己的声音。


她讷讷看着江砚深,问:“这就是你的答案吗?”


他要结婚了。


林清浅从未想过这一天,她爱了十几年的人,在跟她袒露心意之后,决定去娶另一个女人。


她的眼前起了一层雾气,逐渐看不清江砚深的脸。


江砚深面色阴沉,手背上的青筋突起。


他极力隐忍着,回答林清浅:“不是。”


“那什么才是真的?”


林清浅的情绪就要失控,她放开江砚深的手,逼迫自己冷静下来。


江砚深站在她身边,只有无尽的沉默。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