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精选全文都市:从狱中走出的神医圣手

精选全文都市:从狱中走出的神医圣手

潇湘舟子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精品都市小说《都市:从狱中走出的神医圣手》,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燕宸秦韵,是作者大神“潇湘舟子”出品的,简介如下:所有医院里的人,都觉得无比惊讶。他们清楚肥狗的实力,在成为医院保安队长之前,他可是湘州市赫赫有名的一方大佬。现在他在这个叫洛爷的瘦高个面前,毕恭毕敬,被打了一耳光,反而一脸的谄媚!这个洛爷,究竟是什么厉害人物,居然让他这么害怕?罗军紧绷的神经终于松弛下来,不知不觉,后背出了一身透汗。燕宸缓缓往前两步,来到洛爷面前,淡然......

主角:燕宸秦韵   更新:2024-07-16 08:1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燕宸秦韵的现代都市小说《精选全文都市:从狱中走出的神医圣手》,由网络作家“潇湘舟子”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精品都市小说《都市:从狱中走出的神医圣手》,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燕宸秦韵,是作者大神“潇湘舟子”出品的,简介如下:所有医院里的人,都觉得无比惊讶。他们清楚肥狗的实力,在成为医院保安队长之前,他可是湘州市赫赫有名的一方大佬。现在他在这个叫洛爷的瘦高个面前,毕恭毕敬,被打了一耳光,反而一脸的谄媚!这个洛爷,究竟是什么厉害人物,居然让他这么害怕?罗军紧绷的神经终于松弛下来,不知不觉,后背出了一身透汗。燕宸缓缓往前两步,来到洛爷面前,淡然......

《精选全文都市:从狱中走出的神医圣手》精彩片段


不到三分钟,走廊中传来一阵纷乱的脚步声。

那个被叶子凡叫走的年轻人身后,跟着几个医院保安,气势汹汹的大步走来。

“叶公子,是谁欠了医药费不交,还在这里嚣张?”

其中一个挺着啤酒肚的中年保安,一脸肥肉抖动,来到叶子凡面前,十分恭敬的微微欠身问道。

不等叶子凡回答,他挺着肚子,傲然的转身看向燕宸、罗军,脸上的谄媚,瞬间换成了凶狠。

“敢在叶公子面前撒野,活得不耐烦了?”

语气也随着变了,配合着脸上抖动的横肉,显得十分狰狞。

罗军瞪着两只大眼看着他,一点也不示弱的说道:“愿赌服输,这才是真男人!输了赖账,难道是下面少了两个蛋?”

啤酒肚一愣,但很快反应过来,晃动着肥胖的身躯,就要向罗军冲去。

“妈的,居然敢骂叶公子!”

“先让他嘴巴上痛快一下,等会交不出钱,再打烂他的嘴!”

叶子凡冷哼一声,阴冷的说道。

啤酒肚迈出的脚步停住,一张脸憋得通红,就像是被主人勒住了脖子的二哈,想叫又叫不出来。

燕怀山、李凤娥和燕小芸一脸的焦急,他们实在想不出,在监狱里呆了三年的燕宸,怎么可能拿得出38000块来。

这次为了给燕怀山交住院费,李凤娥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泪,求了多少人,才借到2万。

可燕宸始终云淡风轻的样子,在十几个医生、护士,和那几个保安的注视下,显得沉稳异常。

罗军有点紧张,但还是横跨一步,挡在燕宸前面,做好了替他挡拳脚的准备。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走廊中虽然站着二十几个人,但沉寂异常。

十五分钟很快过去,随着时钟上的秒数变成0,叶子凡眼中露出鄙夷之色,看向被罗军挡在身后的燕宸。

“时间到了,钱呢?”

语气之中,含着讥讽与冷傲之意。

听到他这一句话,就如主人松开了手中的链子,啤酒肚立即举起手指着罗军喝道:“小子,让你胡说八道,不让你长点教训,真以为自己是社会的主人?”

身后的几个保安蠢蠢欲动,他们早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在叶子凡面前好好表现一下了。

啤酒肚的那句话,就像是命令一般,几个保安立即向罗军、燕宸围去。

燕怀山一家三口紧张的站起,燕小芸更是焦急、害怕的大喊一声:“哥,军子哥……”

叶子凡脸上露出轻蔑的冷笑,冷眼看着即将开始的好戏。

燕宸看到他的眼神,和三年前在那个小巷中,自己被他叫来的人堵住时的眼神一模一样,轻蔑、冷淡之中带着一丝兴奋。

罗军虽然害怕,但依旧一副雄赳.赳的样子,双手摆出一个架势,大声喊着:“来呀,尝尝胖爷的八卦游龙掌!”

燕宸不禁愣了一下:这小子什么时候学了八卦游龙掌了?

不过一看他拉开的架势,不禁暗暗摇头。

两条腿松松垮垮,两只手不停变换手势,这哪是什么八卦游龙掌,分明是因为害怕在虚张声势。

“给我把这小胖子的嘴打烂,让他骂叶公子!”

啤酒肚这个时候像是一个上了战场的将军,气势汹汹的说道。

几个保安围住罗军和燕宸,正准备要动手,走廊一头忽然传来一阵纷乱的脚步声,一个粗大嗓门远远的喊着:“燕宸兄弟,不知道你今天回家,没有去迎接你,真是该死!”

所有准备看热闹的医生,包括叶子凡都转头看去,只见六七个人大步向这边走来。

领头的是一个年近五十的瘦高个,留着长长的头发,脑后扎着马尾,穿着一身米黄色练功服,显得有点宽大。

在他身后,跟着几个年轻壮汉,一个个脖子上、胸口、手臂上描龙画凤,留着短发,脸上带着杀气。

瘦高个很快来到啤酒肚面前,不等啤酒肚反应过来,伸手在他鼓鼓的肚子上轻轻拍了两下,说道:“肥狗,挺威风啊!”

啤酒肚脸色一变,一张肥脸上流出汗水,显得有些紧张的说道:“洛……洛爷!您怎么……来了?”

洛爷淡然一笑,啤酒肚赶紧陪上笑脸,但笑容刚绽放,“啪”的一声,左脸挨了重重的一巴掌。

看到洛爷眼中那带着杀气的凌厉眼神,笑容僵在了脸上。

“不知道燕宸是我兄弟吗,你敢打他?”

洛爷的语气低沉,带着一股逼人的杀气。

肥狗脸上的肥肉抖动着,赶紧对那几个围住罗军和燕宸的保安喊道:“都回来,那是洛爷的兄弟!”

他不愧叫肥狗,一张狗脸说变就变,瞬间又出现那种谄媚讨好的神情,努力的躬着身子。

那几个保安愣了一下,纷纷撤回,诧异的看着那个看上去没几两肉的瘦高个。

看到这一幕,所有医院里的人,都觉得无比惊讶。

他们清楚肥狗的实力,在成为医院保安队长之前,他可是湘州市赫赫有名的一方大佬。

现在他在这个叫洛爷的瘦高个面前,毕恭毕敬,被打了一耳光,反而一脸的谄媚!

这个洛爷,究竟是什么厉害人物,居然让他这么害怕?

罗军紧绷的神经终于松弛下来,不知不觉,后背出了一身透汗。

燕宸缓缓往前两步,来到洛爷面前,淡然一笑,说道:“刚出来就给你找麻烦,不好意思。”

“兄弟这是什么话?你有麻烦不找我洛琦,准备找谁?”

洛琦一脸豪爽的笑容,与开始面对肥狗时的态度,截然不同。

燕宸也不多说,淡然一笑说道:“洛兄,借我一点钱,我把我父亲的住院费交了。”

“借?你这是在骂我吗?”洛琦差点跳起来,“多少?”

“38009.37……”

“小六,去把账结了。”

洛琦举手一摆,豪爽的说道。

身后一个壮汉答应一声,看向那一群医生,冷冷的问道:“谁和我去结账?”

一直看着这一切的叶子凡,后背逐渐冒出冷汗,因为他也认识洛琦!

要命的是,燕宸也认识洛琦,而且他们两人还称兄道弟!

他正想偷偷的离开,但罗军一直在盯着他,见他要走,立即喊道:“嘿……嘿,那位叶公子,你好像还忘记了一件事!”


江南峰的神情有点难看,这句话的确是他说的。

可今天上午,秦春雷忽然复发了。

接到电话后,他立即赶了过来,并很坚定的说他能救治。

经过上次的事,秦韵已经不怎么相信他。

江南峰刚进病房,她就立即离开了医院,给燕宸打了电话。

在路上的时候,留在医院的秦嘉果然给她打来电话,说秦春雷和上次一样,已经昏迷不醒,心跳、血压都很不稳定。

两人出现在走廊中,陈中原像是见到了救星,抛下江南峰,大步迎向燕宸。

“燕……燕先生,你可来了,快去看看秦董事长,又出现和上次一样的症状了……”

燕宸看向站在不远处的江南峰,淡然说道:“江先生看过了吗?”

江南峰没有回答,只是冷哼了一声。

陈中原有点尴尬的说道:“江先生……看过了……”

“这次如果我再把秦董事长救醒了,不会再有人说是我捡了现成便宜吧?”

燕宸好像有点玩世不恭的样子,一双眼瞥向江南峰的女助手。

“你要真有本事,就进去把秦董事长救醒,在这里叽叽歪歪废什么话?”

女助手也轻哼一声,依旧语气轻蔑,眼神不屑。

燕宸转身看向病房门,说道:“叫里面的人都出来吧。”

秦韵看着他,有点紧张的说道:“这次有把握吗?”

燕宸冲他眨了眨左眼,说道:“为了200万,必须有把握。”

进入病房,依旧关门、关窗帘,然后驱动灵识眼看向躺在床上的秦春雷。

这一次,他取出五枚金针,快逾闪电般迅速扎在他的心口,随即反手一扫针尾。

一股肉眼不可见的真气在针尾颤动,像是电流一般,将五根针连在一起,宛如电网,组成一个独特的图案。

片刻后,真气循着金针进入体内,将秦春雷的心脏包裹住。

随即,他右手食中二指弯曲,在他胸口心脏周围的几处穴位按压,揉动。

很快,他的头顶冒出氤氲白气,秦春雷心口的几处穴位逐渐呈现紫红色。

二十分钟过去,他猛然一掌砍在他心口正中,秦春雷的身体跳了一下。

然后他舒了一口气,起出金针,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珠,前去将病房门打开。

走廊中,秦韵在焦急的等待,见他出来,立即问道:“怎么样?”

燕宸点了点头说道:“没事了,半个小时后就会醒过来。”

不等秦韵开口,秦俪大声说道:“半个小时?上次不是立即醒了吗?这次怎么要半个小时?”

安自然冷哼一声道:“你先不能走,要是我岳父没有醒过来,你得负责!”

燕宸冷笑一声说道:“每次都是你们放弃治疗了才让我来,你让我负责,我该怎么负责?”

安自然哑口,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只得冷哼一声。

这时,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韵韵,秦叔又怎么了?”

燕宸觉得这个声音很是耳熟,抬头看去,好像看见一根树枝挂着两个蜜柚,惊慌的向这边跑来。

这个人就是在医院花园中撞了他一下的水蜜桃。

他差一点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扶,担心她一个重心不稳再次摔倒。

“没事了,刚才他已经看过了。”

等她跑到面前,秦韵说道。

水蜜桃转头看了一眼,目光落在江南峰身上,随即惊喜的说道:“江先生来了,有江先生在,那肯定不会有事。”

她没有注意到,江南峰的脸色有些阴沉,并透着一丝尴尬。

秦韵看向燕宸说道:“是燕宸出的手。”

小说《都市:从狱中走出的神医圣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黑气飘到手串上,便好像被手串吸收了一般……

燕宸暗暗惊讶,他也不知道是手串在吸收,还是藏在手串中的女鬼鹿舍人在吸收。

不过,他终于明白,手串原来还有这么强大的功能。

听到燕宸那样问他,楚明勋想了想,忽然惊讶的说道:“还真是这样……小友不会是怀疑我的身体之所以不好,是和这个笔洗有关系吧?”

燕宸点了点头说道:“的确有关系,这个笔洗是有人从地下挖出来的。坟墓的主人怨气太重,天长日久,这个笔洗也沾染了很重的煞气。所以,与之接触过多,会对身体造成很大的影响。我知道老爷子可能不信这些,在医院的时候,我便看到老爷子的眉间有一丝黑气,所以我才决定要来您家里看看。”

楚明勋眼中闪烁了一下,想了片刻,忽然显得有些愠怒,沉声说道:“我明白了!”

这时,笔洗上的黑气已经消失,显得更加明亮起来。

而燕宸手上的手串,则变得有些黯淡了。

他将笔洗放下,楚明勋说道:“既然是不祥之物,留着也没有用,这就把它砸了。”

燕宸吃了一惊,赶紧说道:“不用,这可是唐朝的好东西,虽不说价值连城,但也世间罕见,砸了那不可惜了?”

“可你刚才说……”

“我已经将它上面的煞气清除掉,以后不会对您的身体有影响了。”

燕宸看向楚明勋,见他眉间的黑线也已经消失,脸上逐渐浮现出红润之色。

楚明勋狐疑的看向他,见他双眼之中清澈明亮,不像是在信口开河,他问道:“真的?”

燕宸笑道:“我哪敢和老爷子开玩笑?”

“哎呀,小友不但医术高明,还懂得破除煞气,堪称大师啊。”

楚明勋惊喜的说道。

燕宸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说道:“大师是不敢当的……”

“雯雯,去吩咐厨房,按最高标准准备一桌饭菜,还有,让你爸一起来陪小友。”

“我呢?”

楚雯双眼闪烁,满怀希望的问道。

“你也来,今天爷爷高兴。”

中午的酒菜果然丰盛,楚家的厨师,都是从星级大酒店里请来的,做出的菜和豪华大酒店没有任何区别。

吃过饭后,楚明勋对楚建国说道:“建国,燕宸已经是我的忘年交,又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本来打算送他一辆好车,可他自己选了一辆X7。这样,你给他开张一千万的支票,另外,我记得你在碧水湾有一座别墅,你反正也不去住,一并送给燕宸了。”

楚建国起身说道:“老爷子健康、高兴就行,我这就去办!”

燕宸张大着嘴,瞪着眼,呆在当场。

楚明勋看着他说道:“这次你可不能拒绝,要不我这老脸可就没地方放了。你可知道,在整个湘州,还只有小友当面拒绝过我。”

燕宸感觉自己在做梦一般,这一下自己就成千万富翁了?还拥有了碧水湾的一座别墅?

很快,楚建国去而复返,手中拿着一个资料袋,一把车钥匙,一张金黄色的卡片和一张写好的支票。

他把所有的这些递到燕宸面前,说道:“房产证我会尽快安排人去办理,最多3天就能过户到燕先生名下。我这里还有一张金卡,这张卡在我楚氏旗下所有消费场所免费,并享受无条件优先接待。以后燕先生要是有应酬,也方便一些。”

楚明勋说道:“对对对,还是建国想得周到……”

燕宸接过这所有的东西,来到外面的停车场,看到那辆崭新的宝马X7,感觉好像还在梦中。


他往前看了一眼,见站在楚雯身边的燕宸,高兴的走了过来,爽朗的说道:“小友,你还没走,太好了。”

热情的拉住燕宸的手,继续说道:“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舒服过,精神也很好,小友的医术不凡呐。你也是这医院的医生吗?”

燕宸笑了笑说道:“不是,只能算是民间医生吧!”

“了不得,果然是高手在民间。小陈,这样的人才,你不想办法请到你们医院去?”

陈中原有点尴尬的说道:“我请过,可燕先生不肯屈就。”

燕宸淡然笑说道:“我自由散漫惯了,要我老老实实上班,那可做不到。”

楚明勋说道:“也好,民间医生就民间医生嘛,一样治病救人。”

楚雯在一旁轻声说道:“爷爷,他说能根治你的病,不过……”

她的话刚落音,那个年轻人嗤笑一声说道:“根治?谁给他的底气,居然这么大的口气?”

楚明勋转头看了那个年轻人一眼,谢博涛立即厉声说道:“卢子鸣,长辈说话的时候,不要乱插嘴!”

卢子鸣吓了一跳,不敢再说话。

楚明勋这才说道:“不过什么?”

燕宸说道:“如果方便的话,让我去您住的地方看一眼,也许我能找到根治您的方法。”

对于楚明勋,燕宸是出自内心的尊敬,所用上了尊称。

楚明勋爽快的说道:“好,你不说要去,我也想请你去我家坐坐。”

他是觉得有些事在这里不好说,燕宸愿意去他家,自然最好不过。

出了医院门,燕宸这才发现,在医院停车场上,停着好几辆豪车。

其中两辆迈巴赫,一辆劳斯莱斯幻影最为显眼。

从这些车就能看出,楚家的确不愧是湘州第一家族。秦家算是很有钱了,但在楚家面前比起来,是小巫见大巫。

楚明轩邀请燕宸与他同坐一辆车,并让楚雯坐在副驾驶座。

他的座驾就是那辆幻影。

燕宸是第一次坐上这种档次的豪车,进去之后不由暗暗感叹:有钱真好。

楚明勋似乎看出了他眼中那种炙热的目光,“呵呵”一笑说道:“你是叫燕宸吧?”

“对,燕宸。”

“你是不是很喜欢这辆车?”

燕宸毫不犹豫的回答:“这样的车谁不喜欢?”

楚明勋说道:“你要是喜欢,我车库还有一辆,等会你开回去,算是我送给你的,”

燕宸吓了一跳,几百万的车说送就送?

他有点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喜欢是喜欢,可这车开着太拉风了……”

“哦,那就是不喜欢,这样,我还有一辆宾利慕尚……”

“老爷子……你干嘛总想送我车啊?”

燕宸有些不解,开口就是几百万的车,这谁受得了?

“你救了我,我想结交你这个小友,这理由还不充分?”

楚明勋不紧不慢的说道。

“那……你也不能一开口就是几百万的车,那会吓死人的……”

燕宸有些无奈的说道。

“我明白了,年轻人喜欢跑车。雯雯,那辆保时捷911你不怎么开,要不……送给燕宸?”

楚雯转头大方的说道:“反正都是爷爷买的,爷爷说给谁就给谁。”

好家伙,她倒一点不心疼。

燕宸却觉得有点头疼,自己一个穷逼,突然开着几百万的跑车回去,家里人不会吓晕?

邻居只怕也会认为他抢了银行了。

他不禁苦笑道:“老爷子,您非要送车,家里有没有便宜点的?比如几十万的?”

楚明勋毫不犹豫的摇头,说道:“那可真没有,保姆开的车都是百万以上的……”

“那就给我一辆保姆开的车?”

燕宸无奈,这豪门就是与众不同,保姆的车都是百万起步。


李凤娥努力装着没事的样子,但她眼中的担忧,怎么瞒得过燕宸的眼睛?

“妈,怎么回事,张婶来做什么?”

听到燕宸问自己,李凤娥转头看了一眼在刮土豆皮的燕小芸,眼中流露出一丝担忧。轻轻摇了摇头,拎着菜向厨房中走去。

燕宸越发觉得怀疑,将目光看向父亲,在他的脸上也看到了一种无奈与担忧。

“爸,究竟怎么回事?”

燕怀山叹了一口气,说道:“你妈为了给我治病,问张婶的哥哥先后借了9万多……”

燕宸知道张婶的哥哥,叫张健,原本也是住在城中村的,早几年就在城里的一个小区买了楼房,搬出去了。

他依旧有些不解的问道:“那张婶来做什么?”

“张健有个儿子,叫张辉华,你应该还记得吧?”

燕宸点了点头,说道:“认识,他怎么了?”

“这个人好赌成性,又喜欢酗酒,喝醉了就打老婆,他原来的老婆受不了就跑了。这次我们家借了他家这么多钱,张婶来说媒,说只要小芸嫁过去,欠的钱就不用还了,还给我们十万……”

燕怀山说着说着激动起来,一双手微微颤抖。

燕宸知道,张辉华住这里时,就是很有名的混混。

不等燕怀山说完,燕宸便断然说道:“怎么可能!”

“我们当然不答应,可这张家一直紧逼,我们要是不答应,就要我们马上还钱。”

燕怀山又长叹了一声。

燕宸的脸色显得有点阴沉,燕小芸是他的妹妹,是他最看重的人,怎么可能让她去跳张家的火坑?

“爸,你放心,有我在,小芸不可能嫁给张辉华。”

他说得很坚定,燕怀山忽然露出希望的神情,看着他说道:“你那个朋友……不是很有钱吗,要不……找他再借点,把张家的钱先还了?”

燕宸看了一眼一直默不作声的燕小芸,坚定的说道:“爸,这事你不要管了,我来处理。”

他知道自己父亲的意思,但自己已经接受过洛琦的一次帮助,不能有点什么事就去找他吧。

当时是因为洛琦的弟弟洛彬与自己同监室,他突然在半夜犯了绞肠痧,疼得死去活来。

紧急情况下,他给扎了两针,止住了洛彬的疼痛。

从那次以后,洛彬便称他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并在洛琦探监时,将这件事和他说了。说等燕宸出去后,一定要他哥哥代他报答。

洛琦在探监时和他说了,让他出来后一定要第一时间联系他。所以他在去医院的路上,用罗军的手机给他打一个电话。

没想到,他立即说要去医院见他,而且很准时的赶到了。

今天他给付了3万8千多,真要说报恩,早已经报过了。如果自己再去找他,就有点挟恩图报的意思。

人可以没钱,但不能不要脸。

虽然说他来处理,可究竟怎么处理,心中并没有想好。但无论如何,也不能让燕小芸嫁给张辉华。

中饭后,心中沉闷的燕宸去了车站路。

罗军的父亲在这里开了一家摩托车修理店,罗军高中毕业后,就一直跟着父亲罗北城学修车。

见到燕宸突然来了,罗军丢掉手里的板子就冲了出来。

燕宸叫了一声罗叔叔,罗北城抬头看了一眼,起身露出一丝微笑说道:“是宸子啊,出来了?”

罗军一脸谄媚的笑,凑了过去说道:“爸,宸子是我兄弟,今天自由了,你不能准我半天假?”

“你不是浪了一上午了?你看看这都多少车等着修,你真想把我这把老骨头累死才放手?宸子出来了,你们以后不有的是时间在一起玩啊?”

罗北城显得有些无奈的指着那几辆拆开的车说道。

燕宸轻轻在罗军的肩膀上一拍,轻声说道:“你去修车吧,叔叔一个人修车,确实挺累的。我随便走走,你不用管我。”

罗军一脸愧疚,无奈的轻声说道:“晚上等我,我叫几个兄弟为你接风洗尘。”

燕宸笑了笑,没说什么,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着,不知不觉来到昭陵江边的沿江风光带。

走得有点累了,随便找了一处台阶坐下,看着波光粼粼的江水,陷入沉思。

“听说了吗,秦家家主秦春雷突然病危了,现在还躺在市中心医院,秦家乱成了一锅粥。秦家二小姐秦韵下了求医书,说只要有人能治好她的父亲,她不惜下嫁!”

“这可真稀奇,都什么年代了,还卖身救父?”

“就是……为了秦春雷的病,全国各地最有名的专家都来了不少人了,都没有办法让他醒过来。这民间招医生,能行吗?”

“也不见得不行,不是有句话,叫高手在民间吗?”

燕宸无意听到两个从自己身边路过的中年人的对话,但他并没有怎么在意。

什么秦家二小姐下嫁,他也没兴趣,现在他需要的是钱。

晚上罗军果然打车去接了燕宸,两人来到昭陵江畔的夜宵一条街,随便找了一家坐下,罗军拿过菜单一通乱点,最后要了两瓶啤酒。

白天的时候,罗军说要叫上几个兄弟的,可到了这里才发现,除了他们两人,所谓的兄弟一个人也没来。

燕宸也不问,但罗军觉得有些尴尬的说道:“那些家伙真的不够义气,我请他们吃夜宵,一个个都找借口,真气人。”

燕宸淡然一笑,他知道那些人是为什么不愿意来。

现在的他,穷得叮当响,又是刚从监狱里出来,谁愿意来他身边沾一身晦气?

“没事,不来就不来,有你一个兄弟就够了。”

他丝毫不在意的说道。

不能同患难,如何成兄弟?

“好,兄弟一辈子。”

罗军打开啤酒,与燕宸一碰,仰头“咕咚”喝了一大口,显得豪迈非常。

随即又显得有些愧疚的说道:“宸子,本来你家出了这么大的事,我应该要帮帮你的。可我爸妈非要急着买房子,家里钱全花光了,还在银行贷了十几万……我……”

燕宸轻声一笑,说道:“我知道你们家也不容易,你没必要内疚。我相信,我们兄弟以后会好起来的。”

罗军露出笑脸,说道:“对,会好起来的。”

话音刚落,一声冷笑忽然响起:“死胖子,还真是冤家路窄!”


能够攀上苏家,秦家的发展当然就会更顺利,更快速。

所以他很理解秦春雷的想法。

下楼后,秦春雷让管家给燕宸的账号内转去200万。

燕宸没有拒绝,这笔钱,早晚要收的,早点收了,心安理得,而且,他现在无行缺钱。

叶子凡说要送他回去,他淡然看了一眼秦春雷,然后摇了摇头说道:“不必了,我自己打车回去就是。”

叶子凡愣了一下,见燕宸已经出门,立即喊道:“等一下。”

随即,她快步上楼,很快拿着一个资料袋下来。

“这是小芸的入学资料,我已经和学校谈好了,她随时可以入校。”

来到燕宸面前,她递出手中的资料袋。

燕宸有点惊讶的接了过来,扫了一眼,看到上面的几个大字,更加吃惊。

“昭林国际学校?!”

他抬头看向叶子凡,失声问道。

“怎么了?这学校不好吗?”

叶子凡有点意外的问道。

“这怎么会不好,这是贵族学校,在湘州应该是排在前三的学校了吧。”

燕宸有些不敢相信,惊喜的问道。

“是的,第二。我已经和学校谈好了,你让小芸带着这些资料去,就能办理入校手续,学费全免。”

叶子凡显得很平淡的说道。

燕宸确实激动,他一直想要让燕小芸复学,今天收到这200万诊金,他第一件事想的就是去她原来的学校,把学费补上,让她重新回去上学。

没想到叶子凡这几天已经把这件事给办妥,而且学费全免。这个学校的学费可不低,一般的家庭根本承担不起。

“谢谢,也代小芸谢谢你。”

燕宸是真心的感激,这是他的一大心病,总算是解决了。

离开碧水湾小区,燕宸准备再去买几副药。

秦春雷还得继续喝药,虽然他很不喜欢秦春雷的态度,但自己既然已经答应叶子凡,而且已经收了秦家200万,那么就要将他治好。

市中心医院就在碧水湾小区不远处,沿着碧湖路往前,不到一千米。

当初秦春雷第一个疗程的药,就是在医院门口的一家药房买的。

来到医院门口,正准备横跨马路去对面的药房买药,“嘎吱”一声紧急的刹车声响起,他感觉到腿上传来一股冲击力,身子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车门打开,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焦急的下车,快速来到他面前,弯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车上有病人……”

燕宸哭笑不得,刚才自己明明是绿灯才走的,可这女孩愣是撞了上来。还好他反应快,顺势往前扑倒,才不至于被她撞伤。

女孩很清秀,戴着近视眼镜,显得很知性。她穿着低胸碎花长裙,这一弯腰,风光乍现。

虽然不如水蜜桃的汹涌,也不如叶子凡的澎湃,但在这种角度看上去,风光独好。

女孩没有注意到他那如同x光的目光,焦急的伸手去拉他:“你没事吧,这里就是医院,要不去检查一下……”

燕宸这才将目光收回,哭笑不得的说道:“再急也要看路啊,这样会出人命的。”

随即一骨碌爬了起来,说道:“我没事。”

忽然看到女孩的双眼中泪水涌动,愣了一下说道:“我也没说什么,你哭什么?”

女孩不及回答,车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她赶紧取出手机接通。

随即她带着哭腔说道:“爸,我已经把爷爷送到中心医院门口了,可是我不小心碰到一个人……马上就到?那好,我在这里等着……”

挂掉电话,她焦急的看向医院门口,不到一分钟,只见急诊大楼门口呼啦啦跑出几个白大褂,推着一张移动病床,飞速向这边跑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