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进监狱后,未婚夫杀疯了全章节

进监狱后,未婚夫杀疯了全章节

陈墨铮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以现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进监狱后,未婚夫杀疯了》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陈墨铮”大大创作,叶蓁蓁陆玦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的一声,叶蓁蓁的手臂瞬间被打红了。“妈?”陆玦皱眉,疾步走了过来。后边的藏獒也立即从地上起身,嗖一下蹿了过来。粱婉沁一个三十大几的人一下就哭了。“你们一人一狗吃我的用我的,竟然凶我!”“叶蓁蓁,你就是上天来惩罚我的冤孽!”“陆阿姨。”叶蓁蓁带着超级诚恳的笑容,“再坚持一下就好了,你可以的……”......

主角:叶蓁蓁陆玦   更新:2024-02-12 22:5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蓁蓁陆玦的现代都市小说《进监狱后,未婚夫杀疯了全章节》,由网络作家“陈墨铮”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以现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进监狱后,未婚夫杀疯了》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陈墨铮”大大创作,叶蓁蓁陆玦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的一声,叶蓁蓁的手臂瞬间被打红了。“妈?”陆玦皱眉,疾步走了过来。后边的藏獒也立即从地上起身,嗖一下蹿了过来。粱婉沁一个三十大几的人一下就哭了。“你们一人一狗吃我的用我的,竟然凶我!”“叶蓁蓁,你就是上天来惩罚我的冤孽!”“陆阿姨。”叶蓁蓁带着超级诚恳的笑容,“再坚持一下就好了,你可以的……”......

《进监狱后,未婚夫杀疯了全章节》精彩片段


这不是说他身边没有危险。

当年陆家发生惨案,老陆总身死,就说明陆家充满危机。

陆玦接手陆氏后,更是危机重重,比当初更加危险。

可他从来没有过贴身保镖!

媒体报道过起码三起陆氏总裁遭遇袭击,可每次都是陆氏立马辟谣,说陆总无恙。

“是真的没有遇袭吗?”

“恐怕不是。”

……

众人再次看向画面中两个头挨着头一起研究各种体术招式的孩子,心里生出一股恐惧。

画面中。

后山小木屋外面的空地,如今已经成为叶蓁蓁和陆玦的固定训练场所。

陆玦站在前排,叶蓁蓁和粱婉沁站在他后面。

陆玦做一个动作,叶蓁蓁也做一个动作。

然后指导粱婉沁。

“陆阿姨,手要抬高一点,别抖。”

“深呼吸,气往下沉,丹田在腹部肚脐眼的地方,仔细感受一下?”

“陆阿姨,再坚持一下。”

“陆阿姨,你一定可以的。你看陆玦那么厉害,他是你生的,你肯定更厉害。”

“陆阿姨,再坚持一分钟就可以休息了。你看后面阿臧也在看着你呢。”

粱婉沁瞥眼看到身后凶神恶煞的藏獒,脸色刷地惨白。

用力拍开叶蓁蓁扶着自己胳膊的手:“我为什么要练这个?我不要!”

“啪”的一声,叶蓁蓁的手臂瞬间被打红了。

“妈?”陆玦皱眉,疾步走了过来。

后边的藏獒也立即从地上起身,嗖一下蹿了过来。

粱婉沁一个三十大几的人一下就哭了。

“你们一人一狗吃我的用我的,竟然凶我!”

“叶蓁蓁,你就是上天来惩罚我的冤孽!”

“陆阿姨。”叶蓁蓁带着超级诚恳的笑容,“再坚持一下就好了,你可以的……”

粱婉沁崩溃:“你不要PUA我!”

“我不是陆玦,你这招对我没用,我不练!”

叶蓁蓁的笑容感染力太强了。

粱婉沁哭了一会,在叶蓁蓁的笑容下,抹着眼泪继续排开两腿,开始站桩。

“嗷呜……”阿臧朝天吠了一声,趴回了树下。

……

时光飞快流逝。

失去陆家男主人的第一个寒冬,因为每日不间断的训练,无暇悲伤。

桃树长出了花苞。

满山的桃树下,陆玦流利地打完一套太极拳。

随后身形一转,脚下利落一个滑铲,朝着一棵桃树攻击而去。

一道身形从桃树后飞快闪到左边,右脚一记二段踢截往陆玦的脚面。

陆玦左手按在地面旋身躲过攻击,双脚在头顶分开,一脚飞快扫向那人头部。

一双白皙的手交叉往身前一档,拦下了陆玦的脚,两人身形飞快往后退去,呈现守势。

……

“哗!”

现场震惊。

“小陆总的身手有惊人的进步,他不会真的把那么多体术融合起来了吧?”

“桃树后的人是叶蓁蓁?她竟然跟着也练的这么厉害!”

“这两个孩子的少年时期也太惊艳了,竟然真的被他们折腾出来了。”

“我是练武的,从专业角度看,他们此时还不是很厉害,但短短几个月就能有如此巨大的进步,不得不说很天才。”

“叶蓁蓁对小陆总的信任一点都不盲目,小陆总太逆天了。”

……

在众人惊叹的时候。

少年叶蓁蓁和少年陆玦仍在坚持不懈地锻炼。

一套体术完成,他们继续练下一段。

春去秋来,又是一年寒冬到来。

两人窝在别墅后山,不上学不出门,寒冬酷暑,一天不停地锻炼。

每一场训练,都带着粱婉沁。

陆夫人从一开始的抗拒,到麻木,到后来安静地跟随他们训练。


罗安河面色严肃,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可以给你交个底,面前这两个人,犯罪事实明确,罪有应得。”


“你有气,可以先找他们俩报仇!只要不打死,打伤打残了,我帮你找律师打官司。”

“老罗。”王宇宁赶紧来拉老伙计。

你个不着四五六的家伙,这话是随便能说的吗?你这是教唆犯罪啊!

他冲罗安河翻了个白眼,对范一阳道:“同志,我见你精神不太好,要不我给你测试一下做个精神鉴定?”

众人:……

这两位专家有点毒啊。

跪在地上的范一阳缓缓地抬起头,毫无生气的眼珠子慢慢转动着,渐渐有了一点反应。

忽然,他把手里的纸全部往火盆里一放,站起来,眼神直勾勾地看向前方跪在演舞台角落里的叶齐方夫妻。

“对,我精神不正常了,早不正常了。”

他说着,猛地一个跨步,像个疯子一样朝叶齐方夫妻扑了过去。

“啊!”

现场响起叶齐方和王翠芬的惨叫。

罗安河:“哎呦,拦一下撒。”

王宇宁:“看起来精神状态确实不太好,老罗,你不该刺激他。”

罗安河:“我又不晓得他状态这么差。”

王宇宁:“不怪你,你这方面又不是专家。”

众人:???

你们两个够了,你们还不专家那谁是专家?罪犯吗?

“这拦不住啊。”远处,祁磊拿着话筒,秉持一个主持人的职责维护秩序拦在演播台边缘,以防下边的观众也牵扯进去。

“大家理智一点,绝对不能打架,前面那位,下去,再上来保安就来请你出去了。”

那位观众:“我是去拉架的!”

祁磊:“胡说,我看你是要去拉偏架,演播厅现场绝不能见血……”

“小祁,范一阳打不过叶齐方夫妻,快让保安上去!”罗安河忽然喊道。

“什么?”拉偏架的祁磊立即往旁边一闪,眼色朝保安一使。

保安早就准备着,立刻冲上台把范一阳拖了出来。

这时候镜头扫过去,最后一幕就是叶齐方夫妻一人抓着范一阳一只手,正要揍他。

看到保安和镜头突然过来,两人吓得一愣,急慌慌撒开手,颤颤巍巍地跪回到地上。

“卧槽,他们装的!他们根本没有那么虚弱,全他妈是装出来的!”

“人渣,太恶心了你们!这两个人一定有鬼,好好的查他们!”

“刚刚罗专家说了,他们的犯罪事实确凿,犯罪心理学专家说的话能错吗?这两个人身上绝对有事!”

观众震怒了。

在现场的观众,尤其是受害者家属,瞬间失去理智,脱鞋子扔手机,什么能砸地就往叶齐方和王翠芬身上砸。

还有几个甚至趁保安不注意,冲上台,上去就揍这对人渣父母。

这时候。

才有一队穿戴头盔护具的保安冲上来维持秩序。

任凡毅也冲到了前台,意味复杂地瞥了罗安河一眼。

“罗队,下次能不能提前给个醒?这直播着呢,我压力好大的好吧?”

罗安河嘿嘿笑着:“这不早把保安给你们整好了嘛,放心,出不了大事。”

“哎呦,我这边差点忘了!”王宇宁忽然一拍脑门,赶紧小跑着回自己的嘉宾席,一边调出一号包间的直播镜头,一边抬头瞄正对面芮芷涵的表情管理。

一号包厢里,芮芷涵目睹了刚刚那一幕,此刻美眸里都是震惊。

王宇宁用屏幕挡着自己的脸,露出一双眼睛仔细盯着她。

随即,又把屏幕里对着她的镜头放大,一帧帧查找她的眼神变化。



当看到镜头下芮芷涵的表情变化,他吊儿郎当的表情,慢慢严肃起来。


“老王,这个后面我来跟吧。”

王宇宁略略一想,“行。”

“稀土矿在臧疆油田之下?”

国外,因为山海系统在关注这场直播的财团们,都震醒了。

他们找了那么多年,没想到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稀土,竟然在油田之下!

“山海……”国外某古堡,布满皱纹的勋爵目光沉沉地望着夏国方向,沉吟道,“他们把山海埋在了油田之下。”

“难怪这么多年,无论怎么找都找不到。”

“阿克利斯,我的孩子。”他呼唤跟在身侧的年轻人。

“是的,亲王。”叫阿克利斯的年轻人恭敬地走上前,低下头聆听。

老者摸摸他的头:“鸟儿该出去学飞了,不要害怕,尽情挥舞你的翅膀,翱翔去吧。”

“好的亲王。”阿克利斯垂眸,心中跃跃欲试。

……

而西州国境外,当初把臧疆油田卖给白氏的艾索里亚家族,这会爆发了激烈的家族内部冲突。

“蠢货,那是全系稀土,你们竟然就这样轻易卖了?”

“他们三个两个当时十六岁,一个二十一岁,竟然把你们骗的团团转,还能更丢人一点吗?”

“这个鬼直播到底是怎么回事?想办法让它停掉!”

……

“稀土。”

西州沙漠,白西西站在沙土堆上,看着前方冒着浓浓黑烟的油井,抹了一把被周围的高温烤的通红的脸。

他闭上眼,张开双臂,拥抱前方这片燃烧着熊熊烈火的油田。

“当烈火燃尽,就是你们重见光明之日!”

“叶蓁蓁,陆玦,你们的计划我来帮你们守护。”

“臭小子,一定要把她找回来!”

白西西睁开眼,眼底只剩下坚毅。

转身,朝着背后的白氏古楼走去。

油田重燃,当火熄灭之时,就是向世人宣告正式开采能源之日。

他们,等这一天已经等了九年了。

而之所以把这条矿脉公布出来,是因为这条矿脉延伸的方向,并不只有夏国疆土。

此刻,他们就是要让这条矿脉其他领地上的主人知道,只有他们夏国能力安全开采。

他们要么合作开采,要么守着宝藏望穿秋水。

当然,之后这些事便是国家机器之间的较量了。

财团,有自己的使命。

信息安全司的人已经到位,其他部门的人也早就驻守在臧疆。

这西州燃起的熊熊火焰,即将开启一个新的能源时代。

至于那些多年来一直都在想尽一切卑劣手段掠夺的人……

白西西眼中的狠厉一闪而逝。

他看着云州东洲方向,喃喃道:“叶蓁蓁,陆玦,你们已经为此付出那么大的代价。”

“反击吧,狠狠地打回去。”

“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

“阿嚏……”

开往东洲海域的渡轮上,叶蓁蓁裹着毯子靠在船舱的小床上,揉了揉鼻子。

这个病把她的免疫系统都搞坏了,才潜了个水就感冒。

“喝了。”阿玦从外面进来,把一碗糊一样的东西递给她。

叶蓁蓁老远闻到一股中药味,扭头:“不必了,我带了感冒冲剂。”

阿玦站在床前,手依旧伸着,抿着嘴角不说话。

老实人固执起来真是一点都不可爱。

叶蓁蓁磨磨蹭蹭地接过碗,皱着眉一口气把药糊灌下。

能把药熬成这个鬼都不愿意喝的样子,也是有水平。

咦?

味道竟然还不错?

喝进胃里,暖融融的,应该有暖胃的功效。

叶蓁蓁低头,看到床头放了一颗水果糖。

她从小到大就只生过一次病,发烧躺在床上,不愿意去医院,也固执地不肯吃西药。



“你们在讨论力量,而我在使劲磕CP,陆总的公主抱好霸道!”

“叶蓁蓁脸都红了。”

“她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肿的跟猪头一样,能看得出来脸红?要看耳朵,她耳朵红透了!”

……

在知道叶蓁蓁是桃夭后,战神的粉丝心里已经不自觉向她靠拢。

依旧有一部分人讨厌憎恨恶魔,但一时也不想在确凿回忆出现前,公然咒骂她。

他们心底都在希冀,希望内有隐情,叶蓁蓁不是真正的恶魔。

而那些受害者家属,这会的心情更加复杂。

他们身负血海深仇,不想原谅叶蓁蓁。但他们也希望,这个女人不是他们的仇人。

就像之前他们拼命想给自己亲人的死去寻找一点善意的借口一样,此刻,他们甚至比别人更希望叶蓁蓁是有苦衷的。

这样,他们把真相告诉死去的亲人时,多少能得到点安慰。

……

画面继续。

火烧云下,叶蓁蓁的脸被霞光映地通红,尤其是耳朵,仿佛上了桃红的颜料似的。

“我……自己走吧。”叶蓁蓁垂头轻靠在陆玦胸前,蝴蝶翅膀一般的长睫扑闪着,突然不敢看陆玦的眼睛。

即使脸肿的不像样子,依旧可以看到是少女娇羞了。

陆玦大步往小木屋走:“别乱动。”

“好呀。”叶蓁蓁咧开嘴,笑得像个三百斤的小傻子。

这一笑,四周隐隐要暗去的霞光,仿佛瞬间光芒万丈起来。

陆玦飞快地移开眼,耳根子在阳光下,也蒙上了一层桃色。

“阿玦。”前方忽然传来一道娇俏的声音。

叶蓁蓁脸上的笑容,肉眼可见的一收,扭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那里,一位穿着公主裙的少女,站在落日余晖里,笑盈盈地看着他们。

是芮芷涵。

时隔两年,又看到了她。

“阿玦,蓁蓁。”

芮芷涵看到陆玦怀里的叶蓁蓁,先是愣了一下,而后扬起手,笑容甜蜜地打招呼:“我好想你们,你们还好吗?我回来了。”

……

“是芷涵,芷涵终于得到她妈妈的允许,回国找陆总去了。”

“呜呜呜可算等到影后了,芷涵好漂亮!”

影后的粉丝们看到回忆里出现的芮芷涵,一下来了精神。

……

“蓁蓁,今天是你的生日,祝你生日快乐。”

画面中,芮芷涵双手捧着礼物,往前走了几步,递向叶蓁蓁。

“谢谢。”陆玦淡淡地对她道了一声谢,抱着叶蓁蓁径直朝前走去,连停都没停一下。

芮芷涵手还伸着,当下愣在了原地,眼睛极缓慢地眨动了两下,脸上再次露出甜美的笑容,跟在陆玦身后朝小木屋走去。

……

“咦?”演播厅的嘉宾席,王宇宁看到这一幕,眉头挑了一下。

他看了看大屏幕画面,又看了看此刻在一号包厢里坐着的影后芮芷涵,若有所思地把刚刚回忆中芮芷涵的镜头特写调了出来。

……

别人不是心理学专家,没有过多的关注人物面部表情细节。

只是看到陆总对芮芷涵的态度,都替芮芷涵委屈起来。

……

画面仍在继续。

“阿玦,是陆阿姨叫我来的。”芮芷涵跟在后边,声音细细柔柔的,很好听。

“咣当!”陆玦踢开木门,抱着叶蓁蓁走进了小木屋。

芮芷涵正要跟进去,里面传来陆玦的声音。

“阿臧!”

原本安静跟在旁边的藏獒眼神茫然了一秒,忽然掉头冲着芮芷涵吠叫起来。

“汪汪汪!”

芮芷涵呆在了原地。

足足愣了三秒,忽然尖叫着往后退去,“阿玦,你快叫它走开,我害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