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揣崽分手后,她财阀千金身份曝光了精品全篇

揣崽分手后,她财阀千金身份曝光了精品全篇

夜良辰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揣崽分手后,她财阀千金身份曝光了》,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叶芷萌厉行渊,也是实力派作者“夜良辰”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话。*墓地的松柏挺拔且郁郁葱葱。闻驰送花、倒酒,叶芷萌都没插手。仔细的擦拭着两块墓碑。“妈妈,闻驰哥哥还记得吧?小时候你最喜欢他了!”闻驰在那听着。想起,叶阿姨还在时,打趣的话。“闻驰,她作业做不好,你不让我揍她。以后长大成了什么都不会的傻姑娘,你娶啊?”......

主角:叶芷萌厉行渊   更新:2024-06-10 06:2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芷萌厉行渊的现代都市小说《揣崽分手后,她财阀千金身份曝光了精品全篇》,由网络作家“夜良辰”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揣崽分手后,她财阀千金身份曝光了》,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叶芷萌厉行渊,也是实力派作者“夜良辰”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话。*墓地的松柏挺拔且郁郁葱葱。闻驰送花、倒酒,叶芷萌都没插手。仔细的擦拭着两块墓碑。“妈妈,闻驰哥哥还记得吧?小时候你最喜欢他了!”闻驰在那听着。想起,叶阿姨还在时,打趣的话。“闻驰,她作业做不好,你不让我揍她。以后长大成了什么都不会的傻姑娘,你娶啊?”......

《揣崽分手后,她财阀千金身份曝光了精品全篇》精彩片段


抵达墓园。


浓雾散却不少。

出了太阳,好歹是没那么冷了。

管理员大叔今天休假了。

是个叶芷萌不认识的大婶在管理室。

见到叶芷萌。

大婶拿出手机,仔细看看,眼睛一下就亮了。

等叶芷萌一走。

她立马拿出手机,给一个备注财神的号码打去了电话。

*

墓地的松柏挺拔且郁郁葱葱。

闻驰送花、倒酒,叶芷萌都没插手。

仔细的擦拭着两块墓碑。

“妈妈,闻驰哥哥还记得吧?小时候你最喜欢他了!”

闻驰在那听着。

想起,叶阿姨还在时,打趣的话。

“闻驰,她作业做不好,你不让我揍她。以后长大成了什么都不会的傻姑娘,你娶啊?”

那时,闻驰脸皮薄。

周围人都在调笑。

可他还是梗着脖子,红着脸回答:“我娶就我娶!总之不能打!”

闻驰无比合掌。

对着叶青青拜了拜。

“阿姨,我来兑现承诺了,请保佑我,娶到萌萌!”

说完。

又对着叶家老夫妻拜了拜。

同样是无比虔诚的祈祷:“爷爷奶奶,我会对萌萌很好很好,再也不让她一个人受苦,请你们也庇佑我,心想事成!”

叶芷萌见闻驰没动静。

回头看他。

见他站得笔直如松柏,双手合十闭着眼睛,神色虔诚。

心想……

他不会是在外公外婆他们胡说八道吧?

叶芷萌回身。

赶忙在心里念叨。

“妈、外公外婆,你们别听闻驰的话!我可不想拖累谁!”

念叨完。

她起身。

打断闻驰的祷告。

“闻驰哥哥,吃冰淇淋吗?”

片刻后。

闻驰神色沉重的,拿着根卷筒冰淇淋。

叶芷萌还算有孕妇的自觉。

买了跟烤玉米啃。

“以前每次来,我都会买冰淇淋,也是奇了怪了,同样的冰淇淋,这儿买的,永远比较甜。”

闻驰看了一眼她。

撕开包装纸,吃了一口。

冻得牙齿打颤。

叶芷萌见状,哈哈大笑起来。

见她笑,闻驰的表情也舒展开来。

“笑起来多好看,以后就要多笑!”闻驰说话,伸手把她头发上的玉米粒,轻轻摘去。

叶芷萌笑容淡了一些。

“还是小时候好啊。”

大家都在。

她也从不会害怕,一转身,谁会离开她。

“以后也会好。”闻驰摸摸她的脑袋,“走吧,带你去吃好吃的!”

叶芷萌张口,想说点什么。

回头看了看。

身后,是一片丁达尔效应。

正要将妈妈、外公外婆的墓碑,笼罩其中。

叶芷萌想,还是等回去了,再和闻驰说吧。

收回视线时。

她又看到了,那个管理员大婶。

她举着手机不知道在干什么。

看到叶芷萌,局促的笑了笑,随后去了另外一边。

她以为,对方是在拍丁达尔效应。

没放在心上,和闻驰从另外一边,慢吞吞下去。

一路上。

闻驰说了好多,叶芷萌小时候的事。

叶芷萌一直在笑。

笑得脸颊都有些酸了。

原来,从前的叶芷萌,这么调皮可爱啊?

离开前。

闻驰在门口教了管理费。

回头就见叶芷萌羽绒服的拉链大开。

他身后,轻轻给她拉起来。

“小心感冒。”

“哪有那么娇弱?”叶芷萌嘟囔。

“我问过给你看诊的医生,她说,你底子可不好,再不好好养着,到孕晚期的时候,有你哭的时候。”

“知道了。”

叶芷萌无可奈何,有气无力的点点头。

远远看着,像极了在撒娇。

厉行渊从车上下来,就看到了这一幕。

他的血液好似在瞬间凝固了。

那天他过来,为了以防万一,他不只找了管理员大叔。

离开时,还买通了另外两人。

为了让对方能踏实办事。



她泪眼婆娑。

身体也在发抖。

花渐舟看着,心好似被钝刀子割过。

除了最初时,她从来没这样抗拒和害怕过和他的亲密接触。

一直都对他极尽迎合。

花渐舟目光深深的看着夏芷芸,越来越觉得陌生。

就好像,过去那五年的亲昵,耳鬓厮磨,都是他的想象一样。

为什么?!

凭什么?!

花渐舟的怒火更盛了,他捏着夏芷芸的下巴,短促的冷笑一声:“夏芷芸,你这几天可不是这样的,这个时候再演柔弱,再对我示弱,你以为有用?”

“刺啦”一声。

礼服裙子,被生生扯破。

白皙的长腿,暴露在空气中。

“花渐舟!”

夏芷芸尖叫,蜷曲起腿,试图用膝盖撞开花渐舟。

可她那点力气,顶得了什么用?

腿再度被压制住。

花渐舟随后,捧着她一边脸颊,不准她躲开,又吻了下来。

夏芷芸咬他,唇舌间,血腥味蔓延开。

花渐舟依旧半点要停下的意思都没有。

夏芷芸的视线中,还能看到僵直站在那里,满眼难以置信和怨毒的白月柔。

巨大的羞辱感,将她团团包裹。

她一直以为,自己是足够了解花渐舟的。

可此时此刻,她才知道,自己对花渐舟的混账一无所知。

如果羞愤可以杀死人。

她现在,已经死掉千万次了!

眼泪止不住的,从眼角滚落。

就在夏芷芸绝望之际。

花渐舟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

他松开夏芷芸的唇。

微微抬起头,他眸光阴鸷,深处好似卷着能摧毁一切的风暴。

贴着夏芷芸脸颊的掌心,濡湿一片。

夏芷芸看着她,唇上,染着他的血,肩膀微微颤动,鼻尖也红彤彤的。

她……在哭。

和从前那种,被他折腾狠了的哭不一样。

是真的……很伤心绝望的在哭。

花渐舟的灵魂,好似被什么东西,狠狠击中。

所有的愤怒狂暴嫉妒不甘心,从他失控的情绪中,慢慢崩解。

良久,他从沙发上站起来。

“滚!”

“给我滚出去!”

夏芷芸回神,忙不迭的起身。

逃命一样的,跌跌撞撞的离开1899。

花渐舟这么喜怒无常,她还留了个心眼,出门的时候,把房门关上了。

因为情急,关门的力度大了一些,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房间里。

白月柔的脸上已经没有丝毫血色了。

从来优雅从容,一丝不苟的花渐舟,此刻衬衫凌乱,露出大片胸膛。

白月柔虽然不爽,花渐舟差点在自己跟前,强要了别的女人。

可……

他没有得到满足,对自己来说,岂不就是难得的机会?

“行渊哥哥,是夏芷芸太不知好歹了,你不要生气了……”白月柔慢慢的考过去,柔夷小手慢慢探向花渐舟的胸膛。

“你那么好,别人不珍惜你,可月柔珍惜你,你想要的一切,只要我能给,都会给你……”

就在即将触及花渐舟的胸膛时。

花渐舟侧身,避开她的手,径直往浴室走去。

“我没心情了,回你自己的房间去。”

白月柔见状。

手僵在了原地。

什么意思?

都是女人,她自认为比夏芷芸漂亮,身材也比她好。

花渐舟就对她半点兴趣都没有?

不可能!

白月柔立马一个箭步上前。

再也不管会不会惹花渐舟生气,从后面直接抱住花渐舟。

“行渊哥哥,我会比她做得更好的!”

白月柔的话没说完。

猛地就被花渐舟推开了。

力道之大,她直接跌倒在了沙发上。

“你干什么?”花渐舟怒斥。

那一脸嫌恶的样子,就好似刚刚紧贴着他的,不是一个貌美女人,而是什么腐烂发愁的垃圾。

“行渊哥哥,我只是想帮你,不想你难受……”

花渐舟对白月柔一直都很冷淡疏离,就连偶尔表现出来的温柔和关心,都透着一股敷衍劲儿。

这还是他第一次,对她发火。

白月柔没想到,居然这么可怕,吓得直哆嗦。

“你不配。出去!”

花渐舟冷冰冰的扔下这句,径直去了浴室。

白月柔颓然的坐在那里。

脚边,散落着一枚珍珠扣耳环。

是夏芷芸的。

她捡起来,狠狠的砸向一边。

都怪夏芷芸!

她如果不来犯贱,今晚一开始,花渐舟找的就该是她!

*

夏芷芸一路跑到电梯附近。

确认花渐舟不会追出来之后,腿就软了。

四下无人,她扶着墙,慢慢跌坐在地上。

就在这时。

电梯叮的一声打开。

夏芷芸下意识抬头,蹙眉。

站在电梯里的人,看到她,愣了一下。

女人卷发蓬乱,漂亮的眼睛水光潋滟,红彤彤的,嘴唇好似有些肿。

陆少琛都看傻了。

一直到他瞥见,夏芷芸的裙子,被撕烂到了膝盖以上。

他蹙眉,赶忙出来,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她腿上。

“叶秘,谁欺负你了?”

夏芷芸已经恢复了冷静。

她撇开陆少琛的衣服,拎起破掉的裙子,勉强遮住腿起身。

“花渐舟。”她回答,侧目看向陆少琛,满目冷艳,“正义的陆少,要去给我伸张正义么?”

陆少琛瞪大眼睛:“行……行渊?”

夏芷芸冷着脸,没再说话。

在电梯关门之前,抬脚进去。

陆少琛愣了一会儿。

花渐舟强迫夏芷芸?

这尼玛的,说出去给任何一个认识花渐舟的人听,都没人相信。

花渐舟多骄傲啊?

别说替身夏芷芸了。

当初白秋画抛弃他走了,他宁可找替身,也没有追出去,把人强行带回来。

一句挽留的话都没说。

他能强迫夏芷芸?

这么想着,陆少琛大步往花渐舟的房间去。

想把这事儿告诉花渐舟。

可走到一半儿,就见到了,失魂落魄的白月柔。

“白小姐,刚才发生什么事了?”陆少琛赶忙问。

白月柔看向陆少琛,也红着眼,委屈得要死。

看着她,陆少琛鬼使神差的,想到了刚才夏芷芸抬眼,望向他的那个瞬间。

“陆少,夏芷芸吃着碗里的,还惦记着锅里的,半夜跑来引诱行渊哥哥,害行渊哥哥生了好大的气,连带着我也骂了!”

陆少琛:“???”

我尼玛的,夏芷芸刚刚还真是在花渐舟的房间啊?


她查过穆渊辰的行程。

离开酒店后,直奔机场,去了弶城。

而他那个,传闻中,和他关系不清不楚的秘书,也在弶城。

他压根不是去工作的。

小姐却因为他的离开,一整天都心神不宁,这才出了车祸!

现在,居然还是小姐在道歉!

穆渊辰很会打一巴掌给个甜枣。

他神色缓和了一些:“你没事吧?”

海瑟薇红着眼眶,委屈的摇摇头:“有安全气囊,没大碍。”

“你这孩子!”周燕清满脸心疼,“哪里没大碍?都脑震荡了,手也扭伤了!”

穆渊辰这才注意到,海瑟薇的右手,打着石膏。

海瑟薇低垂着眉眼,可怜巴巴的没说话。

周燕清瞪了一眼穆渊辰。

“海瑟薇还要留院观察一晚上,你留下陪她!”

穆渊辰沉默了片刻。

最后还是应了一声。

“知道了。”

“海瑟薇,行渊他从小就是这样,性子比较冷,不懂关心人。”周燕清转头,就抱歉的和海瑟薇说道,“以后你们结婚后,你慢慢的调教!”

海瑟薇羞涩的点点头。

不过……

不懂关心人?

海瑟薇脑海里,回想起穆渊辰焦急的,甚至顾不上玻璃渣子,要抱起叶秘书的画面。

特护病房,空间宽敞。

靠窗的位置,还摆了沙发。

穆渊辰窝在沙发里,处理了一些,白天没及时处理的事情。

窗外,秋雨绵绵。

周燕清没多久就走了。

琼斯也识趣的去了外面。

病房里,只剩下穆渊辰和海瑟薇。

“行渊,你如果觉得无聊就回去吧,我没事。”海瑟薇体贴的说道。

“没事,你休息你的。”穆渊辰头也没抬。

事物处理完了。

他鬼使神差的,点开了阮星萝的微信。

从前,如果她没跟在身边,每一次飞行,起飞落地时,她都会询问。

可这次没有。

穆渊辰心里有些酸涩。

随后点开了阮星萝的朋友圈。

朋友圈的背景,是一只毛茸茸的小猫。

穆渊辰没见过。

她什么时候,养过猫?

往下翻了翻。

最新的一条,是三小时前的。

是弶城,秋衣浓重的街头,和一只在落叶堆里打滚的猫。

配的文字是:快乐小猫。

底下,总裁办的每一个人,都回复了。

“叶秘贴贴,想你了。”

阮星萝回复:贴#拥抱emoji#

穆渊辰:“……”

“虽然但是,想看美女姐姐自拍!”

阮星萝回复:“私了~”

穆渊辰黑脸。

阮星萝给他发过自拍吗?

没有。

接着往下看。

还有人回复:“许愿下辈子投胎,做叶秘的小猫!”

阮星萝回了个猫猫头。

穆渊辰看完,给这条朋友圈点了个赞。

退出去,接着往下翻。

她朋友圈发得少。

下一条,是三个月前的。

一个小蛋糕。

文字是:又一岁。

穆渊辰下意识蹙眉。

他大概记得,阮星萝是在八月生日。

可具体哪一天他……不记得。

每一年,他都是开支票,让她自己去买喜欢的。

不知道是因为那个蛋糕太小,太寒酸了。

还是怎么了。

穆渊辰有些烦躁。

再下一条。

是四月底发的。

九张图。

灰蒙蒙的天空、小卖部、青石板台阶,大丛玫瑰花,一条小胡同,一根小板凳,交握在一起的手,一张老照片。

后面两张,交握的手,一只苍老一只手年轻,应该是她和外婆的。

老照片里,有两位老人和一个和阮星萝有些相似的女人。

还有一个笑得无比可爱的小女孩儿,穿着碎花裙,扎着两条小辫子。

这应该是全家福。

配的文字是。

“想你了。”

穆渊辰蹙眉。

今年的这个时间……她应该是回家陪外婆去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