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七零娇娇可人,飞行员他蓄谋已久完整文本

七零娇娇可人,飞行员他蓄谋已久完整文本

东方既白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七零娇娇可人,飞行员他蓄谋已久》,现已完本,主角是萧清如许牧舟,由作者“东方既白”书写完成,文章简述:。”因为他做事欠缺考虑,才会让人在背后戳杜晚秋的脊梁骨。他可以不在乎流言蜚语,但不能要求杜晚秋也不在乎。是他毁了她的名声,那么应该由他来负责。江父看着跪在地上的儿子,“你做好决定了?确定要和杜同志结婚?”嗓子像是被糊住了一般,江川嗯了一声。用力咽下不适感,“我确定,我要和杜同志结婚。”“......

主角:萧清如许牧舟   更新:2024-07-11 06:5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萧清如许牧舟的现代都市小说《七零娇娇可人,飞行员他蓄谋已久完整文本》,由网络作家“东方既白”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七零娇娇可人,飞行员他蓄谋已久》,现已完本,主角是萧清如许牧舟,由作者“东方既白”书写完成,文章简述:。”因为他做事欠缺考虑,才会让人在背后戳杜晚秋的脊梁骨。他可以不在乎流言蜚语,但不能要求杜晚秋也不在乎。是他毁了她的名声,那么应该由他来负责。江父看着跪在地上的儿子,“你做好决定了?确定要和杜同志结婚?”嗓子像是被糊住了一般,江川嗯了一声。用力咽下不适感,“我确定,我要和杜同志结婚。”“......

《七零娇娇可人,飞行员他蓄谋已久完整文本》精彩片段


“这样大张旗鼓地找,事情岂不是彻底闹大了?”

“你以为不找,事情就能捂住了?”

在家属院里,只要有点风吹草动,很快就会传得人尽皆知。

江母心里清楚,这事瞒不住的。

以后出门在外,他们一家人都抬不起头。

忍不住又一次落泪,他们家招谁惹谁了?

为什么这一年跟倒了血霉似的,祸事一件接着一件?

“哭解决不了问题,你先照顾好杜晚秋的孩子,别让他出事了,免得最后又给我们家扣一顶帽子。”

江母连连点头,道理她都懂,不然刚才就把这个小崽子扔出去了。

“你快去找人吧,天黑了山上危险。”

江父还没出门,江川就带着杜晚秋回来了。

两人模样都很狼狈,还带着一身泥。

江川扑通一声跪在江父面前。

眉心跳了跳,江父沉声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江母也说道:“有事好好说,这么跪着像什么话?你先起来。”

江川直直地跪在长辈面前,眼里满是死寂,再也没有了往日的光彩。

喉结滚动,艰难地说:“爸,妈,我打算和杜同志结婚。”

两位长辈都惊呆了。

结婚?这是在闹哪一出?

“结婚是一辈子的大事,怎么可以这么草率?儿子,你别怕,这些流言蜚语过几天就没了,你不能做糊涂事啊。”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妈,您不用再劝了。”

江母看向杜晚秋的眼睛里像是要喷火,“是不是你威胁我儿子了?不娶你你就去死?”

“阿姨,我没有。”

杜晚秋往后瑟缩了一下,不敢和两位长辈对视。

江川挪了挪膝盖,挡在杜晚秋面前,“和她无关,妈,您别埋怨她。”

“怎么会和她没有关系?她要是不寻死觅活,早点离开家属院,你用得着娶她吗?”

“这是我自愿的。”

因为他做事欠缺考虑,才会让人在背后戳杜晚秋的脊梁骨。

他可以不在乎流言蜚语,但不能要求杜晚秋也不在乎。

是他毁了她的名声,那么应该由他来负责。

江父看着跪在地上的儿子,“你做好决定了?确定要和杜同志结婚?”

嗓子像是被糊住了一般,江川嗯了一声。

用力咽下不适感,“我确定,我要和杜同志结婚。”

“行,你已经是成年人了,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江母还想说点什么,被江父制止,“等你们结了婚,你去和单位申请住房,从家里搬出去,这个孩子你们自己照顾,我和你妈不会插手,以后你们过得好与不好,都与我们无关。”

有滚烫的液体不受控制,奔涌而出。

“爸,妈,对不起。”

“你对不起的何止是我们!”

江父手指颤了颤,他对不起的还有清如那孩子啊。

他现在也看出来了,哪怕没有和清如退婚,儿子终究还是会和杜晚秋纠缠在一起。

也好,不要祸害了清如,那是个好孩子。

不应该跳进他们家这个火坑。

江母无声地流泪,为什么事情会闹成现在这样?

她看中的儿媳妇明明是清如啊。

这婚一结,这对青梅竹马就再也没有重新开始的机会了。

早知道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应该早点让儿子把清如娶回来的。

萧清如第二天不上班,是在母亲的嘴里得知江川和杜晚秋即将结婚的消息。

“等结婚报告下来,应该就要领证了,听说还申请房子了,以后应该是要搬出去住。”

“昨天的事情闹得太大了,杜晚秋还要添乱,江川娶她也是没办法的事。”


也不知道她喜不喜欢。

一年到头许牧舟只回家一次,家里最操心的就是他娶媳妇的问题。

吃饭的时候许母问他,“你今天有没有空?”

“有,需要我做什么?”

“我们厂里刘干事的女儿年纪和你差不多,也在厂里上班,你抽个空去见见,要是合适的话就把事情办了,以后让那姑娘去随军,有个人照顾你,我和你爸也能放心。”

“不见。”

“害,你小子,每年回来都要给我整这出,你自己不找对象,也不去相亲,什么时候才能解决终身大事?”

“谁说我不找对象了。”

“别跟我说还年轻……”

许母猛地停住话头,和丈夫对视一眼,“他刚才说什么?”

“好像是说,谁说我不找对象了?”

这个答案和前两年的大不相同,两口子不约而同地盯着许牧舟。

“你谈对象了?”

“还没。”

夫妻二人的脸上,是如出一辙的失望,果然,不该对他抱有太大的期望。

“不过我有喜欢的女同志了。”

许母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你开窍啦?会喜欢女同志啦?”

许牧舟一脑门黑线,他是个正常人,遇到想要的人了当然会心动,当然会喜欢。

“你跟妈说说那姑娘的情况,过了年我和你爸请个长假,陪你去提亲。”

许父点头,“都说成家立业,把你的人生大事解决了,我和你妈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谁给你们发的任务?”

许父,许母:“……”

这个问题,他们也没想过。

“臭小子磨蹭什么呢?还不赶紧给我说!”

许牧舟以为自己就够急性子了,没想到父母比他更着急。

挺直腰板,清了清嗓子,严肃地说:“她叫萧清如,是文工团的舞蹈演员。”

“萧?难道是你那个朋友的亲戚,就是上次来京市,还来咱们家吃饭那个小伙子。”

“嗯,是他妹妹。”

许父沉吟片刻,“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们家庭条件不一般。”

经过这么一提醒,许母也想起来了。

人家家里是当官的。

原本雀跃的心冷静了下来,“我和你爸虽然在厂子里上班,但和那样的人家结亲,我们家高攀不上啊。”

不是他们看不起自己,而是结婚历来讲究门当户对。

萧家的家世太显赫,他们许家是真的配不上。

许牧舟表情没有变,他知道自己的家庭条件比不上清如,所以他会拼尽全力对她好,还会努力上进,给她拼一个前程回来。

这辈子只偏爱清如一人,是他唯一的优势。

所以他要对清如好一点,再好一点……

“爸,妈,我们飞行员晋升空间大,机会也多,以后不会委屈了清如,你们别担心。”

许母嗔了儿子一眼,“你说了没用,得人家觉得你有能力,不会让人家的闺女受委屈才有用。”

“萧家人很好,清如也很好。”

听他这么说,许父和许母知道再劝也没有用了,除了全力支持他,还能怎么着?

总不能看着儿子打光棍吧?

他们二人都有工作,这几十年攒下了一笔钱,在京市有一座宽敞的四合院。

如果这门亲事真成了,亲家来家里做客,也不至于显得太寒碜。

“人家姑娘喜欢你吗?”

“喜欢。”

许牧舟笑得有些憨。

许母觉得没眼看,“那人家怎么没和你谈对象?”

“她还要再考虑一下。”

“应该的,这要是放在以前,她这算是下嫁,慎重一些也是人之常情。”

“等你们的事定下来了,你就给我们打电话,我和你爸把彩礼准备好。”

许母絮絮叨叨,“别人有的东西咱们也要有,三转一响之外,咱们再给两千块钱彩礼,毕竟萧同志和别人不一样。”


现在居然要给张家人,真的好不甘心啊。

看出了她的犹豫,江父说道:“要么让他们把孩子带回去,要么你把钱给他们,孩子留下。”

这个决定张婆婆不满意,叫嚣道:“钱和孩子都是我儿子的,凭什么我只能带走一样?”

“杜晚秋是他的配偶,抚恤金拿一半也是应该的,至于孩子,父亲不在了当然是跟着母亲,这一点毋庸置疑。”

张婆婆像是被捏住脖子的鸭子,只能胡搅蛮缠,“我不管,杜晚秋必须要把钱全部给我,还有你们江家也得给一笔钱,不然我是不会把孩子给你们的!”

“反正我们张家什么都没有,事情闹大了只会影响你们江家人的前途,你们都不是傻子,应该知道怎么选!”

什么叫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江母这次是见识到了。

心里对杜晚秋的怨恨逐渐加深,这可真是扫把星,刚进门就给他们招惹麻烦。

她最在乎的就是丈夫和儿子的前途,要是被这些人毁了,不得亏大了?

又见儿子坚持要把小崽子留下,江母瞬间做出了决定。

还是花钱消灾吧。

在所有人还没表态的时候,江母说道:“杜晚秋手里的钱全给你们,我们江家再给两百块钱,就当是给杜晚秋的彩礼,如果你们不同意那就去告吧。”

张婆婆眼珠子一转,养孩子要花好几年,还是拿钱更实在。

他们全家人下地干活,都没攒到两百块钱。

再加上抚恤金……

“行,我们拿钱!杜晚秋和孩子我们都不要了!”

杜晚秋浑身都在颤抖,那些钱是她的丈夫留给她和孩子的!

凭什么这些人一句话,就把她的东西夺走?

江父意味深长地看了眼杜晚秋,“如果你不愿意,那就自己解决问题,正好你们还没领证。”

她还能怎么选?

难道要为了张家人得罪现在的婆家吗?

用力地掐了掐手心,“爸,妈,我听你们的安排。”

杜晚秋安慰自己,江家以后的家产都是江川的,那也就是她杜晚秋的。

比起那两千块钱,只会多,不会少。

只有留在家属院,留在江家,才是最好的选择。

“既然你们都没有意见,那就把抚恤金给张家人,我们再出两百块。”

张婆婆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忙问:“抚恤金有多少?”

“两千!”

张婆婆差点没晕过去,她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的钱!

看着张家人脸上刺眼的笑容,江川为自己的兄弟感到不值。

这样的家人,他之前还惦记着过年给他们寄钱。

也好,这次算是划清界限了。

以后他会代替兄弟,好好地养大他的孩子。

萧清如第二天下班回家,老远就见江母送了几个人出门。

杜晚秋跟在身后,低眉顺眼,俨然是个听话懂事的小媳妇。

和在她面前耀武扬威的样子判若两人。

几人迎面遇上,江母有些不好意思,自从儿子和杜晚秋搅和在一起,她一遇上萧清如就会不自觉地心虚。

这次他们江家丢了这么大的脸,以后在萧家人面前更抬不起头了。

努力让自己表现得自然一些,笑着打招呼,“清如,下班了啊。”

萧清如点头,没打算和他们闲聊。

正准备走呢,却被张婆婆拉住了手腕。

萧清如不喜欢和别人有肢体接触,瞬间收回手,“有事?”

表情很淡漠,熟悉她的人都知道这是她心情不好的表现。

张婆婆不知道,只以为这女娃看不起乡下人,才不愿意被她拉手。


选择权永远在小姑娘的手里。

不敢再看许牧舟的眼睛,萧清如穿好大衣,“再不走食堂没有好菜了。”

姑娘低垂着眼帘,许牧舟又看到了那只蝶。

手痒痒的,很想去触碰一下。

要适可而止,不能吓坏了小姑娘,许牧舟这般告诉自己。

“走吧。”

两人并排而行,中间隔着一个人的距离,不远不近,气氛悄然之间发生了变化。

一路上萧清如没有说话,一直垂着眸子在走神。

许牧舟没有打扰她,这种事情换成谁都要好好考虑的。

只要别急着拒绝他就好。

“小心。”

见萧清如差点撞一旁的树上,许牧舟连忙拉住她的胳膊。

随后又快速地松开,哭笑不得问:“我有那么可怕吗?让你头都不敢抬。”

萧清如生平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尴尬。

秉承着自己不好过,别人也别想好过的想法,理直气壮地回,“不是你可怕,是你的行为可怕,我把你当哥哥,你把我当……”

“我把你当什么?”男人的语气里有揶揄,还有期待。

像是要引导萧清如说出来,然后他就可以打蛇随棍上。

“你自己心里清楚!”

凶巴巴的模样,让许牧舟联想到了炸了毛的猫。

语气揶揄,“说话不能说一半。”

萧清如深吸一口气,虽然心里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觉得应该和许牧舟说清楚。

不然不清不楚的,算是怎么一回事?

萧清如不抗拒发展新的感情,但她希望大家都坦诚一些。

不要打着冠冕堂皇的旗号,干一些伤害人的事情。

“许同志,你别怪我多想,我问你一个问题。”

“问吧。”

“你是不是喜欢我?”

许牧舟这人平日里脸皮挺厚的,这会儿被心爱的姑娘当面质问,是不是喜欢她,心里莫名有些羞,耳朵尖尖都红了起来。

没有逃避,直白地回答,“嗯,我喜欢你。”

萧清如又道:“你虽然是我哥的朋友,但以前的我们基本没有交集,你确定你是喜欢我,而不是一时兴起想要找人谈恋爱,正好又挑中了我?”

许牧舟不知道萧清如怎么会这么想,连忙解释,“不是一时兴起,从你第一次登台表演我就喜欢你了,你很优秀,跳舞的时候很耀眼,我注意到你并且喜欢上你不是很正常吗?”

“那如果有一天我不优秀了呢?或者说,我要是不跳舞了呢?”

这个世上会跳舞的女孩何其多,如果他喜欢的是这一点,萧清如认为他们的谈话可以到此为止。

“我不否认,我是因为这一点开始留意的你,但你也别把我想得太俗,不是谁跳舞好看我就喜欢谁,而是那个人刚好是你,才让我心动。”

“心动这种东西就是这么奇妙,要是谁优秀我就喜欢谁,世上优秀的人这么多,我不得累死?”

萧清如差点被他逗笑了,杏目圆睁,“许同志,请你严肃一点!”

“是,领导请指示!”

萧清如手指蜷缩,捏紧了袖口。

“你应该知道我之前订过婚,还和许牧舟谈过恋爱。”

“知道,所以那个时候我不敢靠近你,也没让任何人看出我的心思。”

正是因为许牧舟做事有分寸,没给她带来困扰,萧清如才会选择和他说清楚。

她怕自己耽误了许牧舟。

就像他把选择权给她一样,萧清如也希望对方不要太被动。

“我一时半会儿不会开始新的感情。”

许牧舟松了一口气,没有直接说不喜欢他,让他以后离她远点,这就是目前最好的结果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