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短篇小说重生后,我改嫁病弱残王扶他上位

短篇小说重生后,我改嫁病弱残王扶他上位

文荒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古代言情《重生后,我改嫁病弱残王扶他上位》是由作者“文荒”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沈若惜慕容羽,其中内容简介:只要人活着,就不能放弃希望。”“我这般活着,跟死了又有什么区别?”秦承宣的声音满是寂寥与悲戚。“父亲,母亲,你们带人出去吧,我想休息了。”二人准备再劝,沈若惜忽然开口。“原本以为武定侯世子,一定是顶天立地的男儿郎,不想居然是个自甘堕落的懦夫,实在让我失望。”她声线悦耳,但是说出的话却极其刺耳。......

主角:沈若惜慕容羽   更新:2024-07-24 20:1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若惜慕容羽的现代都市小说《短篇小说重生后,我改嫁病弱残王扶他上位》,由网络作家“文荒”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古代言情《重生后,我改嫁病弱残王扶他上位》是由作者“文荒”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沈若惜慕容羽,其中内容简介:只要人活着,就不能放弃希望。”“我这般活着,跟死了又有什么区别?”秦承宣的声音满是寂寥与悲戚。“父亲,母亲,你们带人出去吧,我想休息了。”二人准备再劝,沈若惜忽然开口。“原本以为武定侯世子,一定是顶天立地的男儿郎,不想居然是个自甘堕落的懦夫,实在让我失望。”她声线悦耳,但是说出的话却极其刺耳。......

《短篇小说重生后,我改嫁病弱残王扶他上位》精彩片段


明华公主开口。

“舅舅,舅母,大夫来了。”

武定侯夫妇一转头,看见她身侧的女子,愣了一下。

“这是大夫?”

面前的女子身姿曼妙,端庄贵气。

即使戴着面纱都能感觉到不俗的气质,不像是大夫,倒像是谁家的贵女。

“明华,这……就是你口中的神医?”

沈若惜将面纱取下,柔声道。

“侯爷,夫人,大夫正是我。”

二人看见沈若惜,吃了一惊。

虽然见面不多,但是沈大将军的嫡女,他们还是认得的。

“见过齐王妃。”

沈若惜扶起二人。

“侯爷与夫人不必多礼,世子的情况,我已经听说了,若是二位相信我,我愿意一试。”

秦眶和陆琼面面相觑,之后犹疑着点了点头。

沈若惜的医术他们不了解,但是她有个厉害的娘。

况且秦承宣的腿太医们都没办法,眼下不会有更坏的情况出现了。

武定侯秦眶示意。

“齐王妃,请跟我过来。”

沈若惜跟着二人,到了后院的一处偌大的厢房。

刚到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哗啦啦”的声音。

伴随着一阵怒骂。

“都滚出去,别碰我!”

厢房的门被打开,一个丫鬟拿着碎掉的花瓶,惶恐的跑出来。

秦承宣的乳母李氏跟在后面,脸上满是无奈。

见到一行人,李氏赶紧行礼。

陆琼问。

“承宣又发火了?”

“哎,今日天气好,我本想劝劝世子出门晒晒太阳的,但是他却不肯起身……”

秦眶挥了挥手,让她下去了。

他叹气道。

“承宣自从瘫痪在床后,脾气变得越来越差,整个人也越来越颓废,我实在不忍心见他这样,齐王妃,若是你真的能治好承宣,你就是我武定侯府的大恩人!”

“侯爷放心,我自当尽力。”

沈若惜伸手,推开了厢房的门。

地上杯盏摔了一地。

隔着帘子,隐约看见一个男人侧躺在床上,背影削瘦单薄。

听见动静,秦承宣的声音冷冷传来。

“不是说了给我滚,还进来干什么!”

慕容明华开口道。

“表兄,是我,我给你找了位神医过来!”

听到慕容明华的声音,他语气缓和了许多。

“明华,你不必再为我费心力了,太医们都没有办法,又有谁能够治好我?”

秦眶开口。

“天下神医多着呢,之前的那些看不好你,不代表其他的大夫也看不好!”

陆琼也道。

“承宣,你就再试试吧,只要人活着,就不能放弃希望。”

“我这般活着,跟死了又有什么区别?”

秦承宣的声音满是寂寥与悲戚。

“父亲,母亲,你们带人出去吧,我想休息了。”

二人准备再劝,沈若惜忽然开口。

“原本以为武定侯世子,一定是顶天立地的男儿郎,不想居然是个自甘堕落的懦夫,实在让我失望。”

她声线悦耳,但是说出的话却极其刺耳。

秦眶和陆琼惊讶的看向沈若惜。

刚准备开口,却听见秦承宣的声音冷冷传来。

“你是谁?”

“我是过来给你治腿的大夫。”

“你不是我,你又怎么知道我承受着多大的痛苦?每一日,我都想一死了之……你身为大夫,居然说出这么伤人的话,你配做大夫吗?!”

“世子是真不想活了?”

“你什么意思?”

“世子若是真觉得人生绝望,有一百种求死的方式,但是世子依旧坚持到今日,说明心里还是抱着一丝希望的。”

沈若惜声音顿了顿。

“或许,我就是世子的希望呢?”

她声音柔和。

但是却带着一种莫名坚定的力量。

秦承宣眸光微闪,突然觉得早已沉寂的胸腔,突然跳动了一下。

重生后,我改嫁病弱残王扶他上位这书写得真是超精彩超喜欢,作者文荒把人物、场景写活了,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小说主人公是佚名,《重生后,我改嫁病弱残王扶他上位》这本重生后,我改嫁病弱残王扶他上位古代言情、宠妻、甜宠、佚名古代言情、宠妻、甜宠、 的标签为古代言情、宠妻、甜宠、并且是古代言情、宠妻、甜宠、类型连载中,最新章节第273章 是我,写了579320字!

书友评价

本来很好看的……为什么要多描写副cp 实在不爱看。而且大哥这个性子无语死了

总体感觉还行,作者对文中人性的拿捏很到位,不是写死书的哪种,离大神段位距离不大,差距在于对剧情所呈现出来的走势火候的把控有点欠缺,主线剧情的感情线还需要升华一下,配角戏略微有点多,有点儿喧宾夺主,但问题不大,总体来说,可以一看,让人越看越上瘾的风花雪月卿卿我我不多,活色生香的香艳画面略显空白,而这最吸引人勾人食欲的色彩戏缺席了,有点遗憾,我看书很挑,但是这本书看的过程还是不错D,有点享受,诚然不足也有,就是配角戏略微有点多,略显拖沓冗长~剧情不够紧凑,主次也不够分明,色彩也不够明艳(风花雪月活色生香)有点清汤寡水,但比大多数文要好看,好看的点在于对人性的把控清晰

赶快让苏晟慕容羽都下线,下一章再不下线就马上册除书籍弃书,永不看,更会天天骂你,天天叉叉评,天天举报你

热门章节

第209章 贪婪

第210章 知晓

第211章 仇恨

第212章 欺骗

第213章 对峙

作品试读


“什么?!这,这不合适吧?!”

井六睁大眼。

桃叶走到旁边,一脚将他踹趴下了。

“让你趴着就趴着,哪那么多废话!”

桃叶自小跟着她长大,机灵勤快,还有点功夫底子。

井六当下就被踹倒在地。

沈若惜一只手搭着桃叶,抬脚踩着井六,上了马车。

上去的时候,不小心踩到了他的脑袋,疼得他大叫。

沈若惜坐进车厢内,扬长而去。

井六龇牙咧嘴的爬起来,立刻跑进王府,去跟慕容羽告状了。

慕容羽正在宁兰雪这边,等着沈若惜给他端早膳。

结果没等到沈若惜,等来了井六。

听到井六的汇报,慕容羽心中又震惊又愤怒。

还带着点不安。

昨天沈若惜惹他生气,他原本是想给她点颜色看看,准备今早在早膳上为难她。

可是没想到,她压根就没给自己准备早膳!

不仅如此,现在还独自进宫了。

难不成,昨天说要让宁兰雪做王妃这事,对她刺激太大,她真准备跟他一刀两断了?

一想到此,慕容羽有些坐不住了。

他立刻吩咐井六,也要进宫。

他回头看着宁兰雪。

“兰雪,我若是不跟沈若惜一起进宫,传出去怕是不好,我先走一步,就不陪你用早膳了。”

“王爷慢走。”

宁兰雪面上体贴,心里却十分不悦。

沈若惜那个蠢货,现在倒是学聪明了。

不死缠烂打,改换欲擒故纵了?

*

到宫中后,沈若惜被桃叶扶着下来,刚好见一辆六驾马车驶进皇城。

马车四面都是昂贵精美的丝绸装裹,窗牖镶金嵌玉,华贵无比。

桃叶低声道。

“这是谁啊?好大的排场。”

“是翎王。”

沈若惜声音淡淡。

桃叶转头:“小姐,您怎么知道?”

“几个皇子中,除了他,谁还能有这种待遇,敢这么张狂?”

当今圣上慕容霆,称为仁景帝。

这位帝王只有四个儿子,成年之后,都封王离宫了。

分别是大皇子慕容修,四皇子慕容羽,十皇子慕容澈和九皇子慕容珩。

其中,当属慕容珩比较特殊。

仁景帝后宫之中,原本只有一位皇后苏婉儿,二人伉俪情深,琴瑟和鸣。

帝后感情虽好,但是苏婉儿多年来,一直没有怀孕。

为了江山后继有人,仁景帝便往后宫中纳了几位妃嫔。

之后,陆陆续续有了几位皇子和公主。

但是没想到,皇后苏婉儿在二十七岁时,突然怀孕,为此仁景帝龙颜大悦,还大赦天下。

十月怀胎,不料苏婉儿在生产时遇上难产,拼死生下慕容珩之后,便香消玉殒了。

而慕容珩生下来就体弱多病,随着年岁渐长,宫中所有太医都断言,不仅寿命不长,还难有子嗣。

仁景帝十分悲痛。

原本是准备立嫡子慕容珩为储君,眼下这种情况,只能搁置。

这些年,慕容珩虽然体弱,但是才能却是万人之上。

外能排兵布阵,运筹帷幄,内能治国安邦,郎才独绝。

仁景帝十分疼他,虽然没有立储,但是吃穿用度,处处却都跟储君无异,常住东宫,甚至默许他私自养兵。

为此当时不少大臣都谏言过,然而仁景帝却始终不为所动。

后来众人想开。

慕容珩终归命不久矣,即使养兵,也不会造成多大的威胁。

便也没再提了。

圣上宠他,加上这位翎王本身就张扬肆意,手腕雷霆。

这些年间,慕容珩的名头,响彻京都。

绣着金色爪纹的车帘被轻轻掀起,在日光下,慕容珩半张侧脸露了出来。

桃叶低声道。。

“小姐,翎王居然长得这般好看?”

人人都说九王爷是个病秧子,她还以为骨瘦如柴一脸病气呢。

似是察觉到什么,慕容珩突然转头,朝着这边看了一眼。

一下对上了沈若惜的目光。

他看了她一会,而后缓缓放下了车帘。

沈若惜蓦的想起了之前在茶楼的事。

跟眼前冰冷高贵的男子,联系不到一起。

桃叶眼中是未散去的惊艳。

“都说齐王慕容羽温润英俊,跟小姐般配,我看其实论长相,翎王才是与您更配。”

“桃叶,别乱说话。”

桃叶吐了吐舌头。

她说得本来就是实话嘛。

齐王慕容羽那个伪君子,都是虚名!

……

后宫内,皇后苏柳儿正带着几位妃嫔,正准备带众人看自己新种植的昙花。

方蕙跟在后面。

就在此时,她宫里的人突然过来通报,说是齐王妃沈若惜来请安了。

苏柳儿瞥见,便随口问了一句。

“方妃,是有什么事吗?”

“禀皇后,是齐王和齐王妃今日要过来请安,臣妾恐怕要先行回去了。”

闻言,苏柳儿露出一个温婉的笑意。

“我听说齐王妃沈若惜被称为京都第一美人,一直没仔细见过,不如也让她过来,让本宫看看。”

闻言,方蕙只能答应。

一旁的贵妃秦海棠哼了一声。

“京都第一美人?恐怕也只是空有其表没有内涵,据说缠了齐王很多年,好歹是将军府的嫡女,没有一点矜持可言!”

她是公候嫡女,武将之后。

对于沈若惜的行为,她也略听说过一些,内心很是瞧不上。

为一个男人要死要活。

纯纯的恋爱脑。

蠢死了!

一旁方妃脸上有点挂不住。

她虽然也不怎么在乎沈若惜,但是秦海棠的这番话,无疑是在打自己的脸。

“贵妃,羽儿与若惜青梅竹马,二人的感情从小就很好,成亲后也是伉俪情深,他们二人,是情投意合。”

秦海棠笑。

明显没理会她。

慕容羽跟一个青楼女子的事,她也有所耳闻。

凡事不会空穴来风,肯定是有点什么。

现在在这圆什么呢。

方妃话音落下不久,就见宫人领着沈若惜过来了。

比起往日的朴素,今天沈若惜明显精心打扮过。

端庄大方,明艳动人。

一来,就给一众人行了礼节。

她不动声色的扫了一眼。

仁景帝后宫人数稀少,主要的妃嫔她都认识。

皇后苏柳儿,贵妃秦海棠,她的婆母方妃方蕙,兰嫔聂玉兰。

还有几个美人,是新面孔。

她一来,皇后就忍不住夸赞。

“都说齐王妃倾国倾城,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沈若惜躬身。

“皇后娘娘谬赞了,娘娘才是风华天下。”

苏柳儿是先皇后苏婉儿的亲妹妹,宽厚仁慈,是慕容珩的姨母。

慕容珩没有母亲,一直在她膝下长大的。

沈若惜爱屋及乌,也对苏柳儿尊敬了几分。

这番话,说得苏柳儿很是开怀。

又称赞了沈若惜几句。

秦海棠冷不丁道。

“齐王前段时间不是去避暑山庄了么?本宫的女儿明华公主前段时间无聊,也去了避暑山庄游玩,无意中看到了齐王,他身边还跟了一个女子。”

秦海棠转头:“沈若惜,听明华说,齐王身边的人,不是你?”

闻言,方蕙神色微僵。

秦海棠仗着娘家显赫,在宫中一直目中无人。

而且一直瞧不上她,跟她关系很差。

要是知道他儿子又是带了宁兰雪去避暑山庄,还不知道怎么笑话她。

想到此,方蕙立刻看向沈若惜。

“若惜,怎么回事,你倒是说说。”

她知道,沈若惜对她儿子一片痴心。

肯定会维护慕容羽的声誉。

沈若惜立刻开口……

小说《重生后,我改嫁病弱残王扶他上位》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什么?!”

慕容羽睡意瞬间消散。

他怒声道。

“她又耍什么花招?跟她说,就算她这样威胁,我也不会原谅她的,除非她自己过来主动认错!”

“王爷,王妃好像不是威胁您,她是真的要走!”

慕容羽一愣,之后掀开被子。

宁兰雪也跟着起来。

“王爷,我也过去看看吧,想必昨天您跟她和离那件事,对她打击很大,等会我好好劝劝沈若惜,说不定她会想开,不跟您胡闹了呢?”

“还是你体贴,沈若惜要是有你一半懂事,本王也不至于这么厌恶她。”

慕容羽揽住宁兰雪的腰身,心头总算是得到了些许宽慰。

……

齐王府前院。

沈若惜穿着大紫色的罗裙,坐在紫檀木椅上,一边喝茶,一边翘着脚,看着下人们进进出出,搬着库房里的嫁妆。

大箱小箱,零零散散,堆了满院都是。

冷霜清点完毕后,走过来。

“小姐,都差不多了。”

“嗯,那就准备准备,打道回府吧。”

沈若惜话音刚落,突然见一抹紫色的身影,从兰苑方向急急走过来。

慕容羽带着人,看见满院堆着的东西。

神色当场僵住。

“沈若惜,你又发什么疯?”

“你瞎吗,看不出我要回将军府?”

闻言,慕容羽身边的宁兰雪突然走出来。

“沈若惜,你这样胡搅蛮缠,是不会让王爷心软的,你既然嫁进齐王府了,就要安分守己,好好侍奉王爷,这样才能得到王爷的青睐。”

沈若惜目光一转,落在宁兰雪的身上。

眸光中透出一丝睥睨,除了不屑。

没有任何情绪。

宁兰雪突然就被她看得有些心虚。

沈若惜开口。

“滚。”

宁兰雪立刻露出一副受伤的模样。

“我好心劝你,你却这般不领情,沈若惜,难怪王爷不喜欢你。”

“滚远点!”

慕容羽上前护住宁兰雪。

“你住口!你看看你,这般粗俗,哪里有半分齐王妃的样子!”

沈若惜露出一个看智障的眼神。

“你脑子里进了水?昨天夜里,我们已经和离了,我已经不是齐王妃了。”

“呵,离了我齐王府,你还有哪里可去?沈若惜,你乖乖认错,说不定我看在以往的情面上,还能勉为其难给你一个侧妃的位置。”

宁兰雪也无辜的看着她。

“是啊,只要你安安分分,我们以后姐妹相称,好好伺候王爷,相信王爷一定会原谅你的过错的,你非要这般胡闹,将王府搅得不得安宁才罢休吗?”

沈若惜是一秒也不想跟这对狗男女浪费口舌了。

她看着院子内的下人。

“这些是我的嫁妆,跟齐王府没有半点关系,如今我已经与齐王和离,这些东西,给我抬到将军府!”

“我看谁敢!”

慕容羽彻底怒了。

“沈若惜,你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

沈若惜烦躁。

“你也滚!”

她拧眉,看向院中面面相觑的下人们。

“抬不抬?不抬的话也没事,我自行回到将军府,之后会让人过来取的!”

话毕,她抬脚就要走。

见状,慕容羽心中闪过一丝慌乱。

奇怪。

沈若惜态度怎么这么硬?

难道她不知道,要是真的与他和离了,她这辈子就只能在将军府孤独终老了!

“你给我站住!”

慕容羽上前,要去拉她的胳膊。

却被冷霜捏住了手腕。

“滚开!”

慕容羽将她甩开,与冷霜过了两招。

之后王府侍卫立刻上前,将冷霜围住。

慕容羽急得上前,想要再次抓住沈若惜的手。

“本王让你站住!”

就在他要触碰到沈若惜的时刻,突然一支利箭“嗖”的一下射过来,生生打断了慕容羽的动作。

小说《重生后,我改嫁病弱残王扶他上位》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重生后,我改嫁病弱残王扶他上位》中的人物设定很饱满,每一位人物都有自己出现的价值,推动了情节的发展,同时引出了佚名的故事,看点十足。《重生后,我改嫁病弱残王扶他上位》这本连载中重生后,我改嫁病弱残王扶他上位古代言情、宠妻、甜宠、佚名古代言情、宠妻、甜宠、小说目前更新到了最新章节第470章 验证,已经写了986878字,喜欢看古代言情、宠妻、甜宠、 而且是古代言情、宠妻、甜宠、大佬小说的书友可以试试。

书友评价

好好看 但是更得我好着急[哭][哭][哭][哭]

超级好看,冷如卿肯定关键时候拦住了她自己的父王。 告诉她小产的真相

淑妃也喜欢苏柳儿炸裂!

热门章节

第294章 别看了

第295章 物是人非

第296章 不合适

第297章 醉意

第298章 是你

作品试读


他抬头。

却见沈若惜目光清明,凝神专注。

白皙的侧脸镀上一层柔柔的光晕,像是不然烟火的圣女。

毫无杂念。

他突然就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狭隘了。

沈若惜伸手按着他的腹部,在他的丹田位置飞快的扎了一圈针。

秦承宣立刻觉得下腹发紧,使不上劲。

“世子不必惊慌,刚开始会有发麻的症状,一会就缓解了。”

她声音轻柔,但是却带着安定人心的力量。

秦承宣点头。

沈若惜又让人将准备好的药草拿来,她拿出匕首,用火烤消毒。

“接下来,我会划破你的双腿,敷上毒药,我不会用麻药,会影响效果,这毒很疼,世子要忍住。”

“好。”

他话音刚落,立刻感觉腿上传来一阵疼痛。

沈若惜手起刀落,划开了他腿上的肌肤。

之后用绷带,紧紧将他的双腿缠上了。

绷带上有毒。

顺着他划破的肌肤,立刻渗入了血液。

剧烈的疼痛来得又凶又猛,秦承宣一瞬间差点咬碎牙齿。

他闷哼一声,之后立刻拿出一块布塞在嘴里。

额上瞬间渗上一层汗。

沈若惜瞥了他一眼。

她只是简单的说了下会疼,但是实际上,这毒药深入骨髓,痛得要人命。

没想到他居然连喊都没有喊一声。

倒是个硬汉子,与他温润俊美的长相不太符。

秦眶有些担忧。

“这……还有多久?”

他了解自己的儿子,若不是极致的疼痛,不会露出这种表情。

沈若惜声音淡淡。

“半刻钟就好,侯爷放心,虽然疼,但是不会有副作用的。”

……

此时,门外。

陆琼亦是心绪不宁。

“里面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不知道好没好。”

慕容明华拉住她的手。

“舅母,舅舅在里面呢,你还担心若惜吃了表兄不成?”

“我倒不是怀疑齐王妃,就是……失望过太多次了,原本已经想着,承宣下半辈子就这样了,突然又给了我希望,我怕再次落空。”

陆琼神色复杂。

就在此时,她突然见一个黛青色的身影,在院外徘徊。

陆琼神色一凉。

“谁在那里?躲躲藏藏的,出来!”

闻言,徐凌妙脚步一顿,缓缓走了进来。

她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

“见过夫人。”

“你来干什么?”

陆琼神色冷漠。

徐凌妙以前是她的陪嫁丫头,她待她不错。

但是徐凌妙却趁其不备,勾引了秦眶。

秦眶一时糊涂,上了她的床。

陆琼也是世家贵女,脾气刚烈。

当下就要与秦眶和离,是秦眶下跪求她原谅,才留住了她。

原本秦眶是要打发了徐凌妙去青山寺的,但是她却怀孕了,老太太说秦家的骨血不能流落在外,便将徐凌妙留在了府里。

对外就称徐凌妙是远房的旁系亲戚,家里遭难无处可去,过来侍奉老夫人。

而她的儿子,则是以秦家旁系亲属的身份,留在了府里。

这事除了老夫人,武定侯夫妇和秦承宣。

谁也不知道。

徐凌妙垂着眸,低声道。

“我……我也担心世子。”

她抿了抿唇:“大夫人,您也知道,我以前学过一点医术,刚刚我看到了大夫给世子开的药方,那……那都是毒药!”

徐凌妙跪下:“我是怕有人想害世子,就大着胆子过来告知夫人一声。”

闻言,陆琼表情淡淡。

“这事不用你操心,你对外将嘴巴闭紧了就行。”

“可……”

“这大夫是我找回来的,表小姐要是怀疑这大夫,那就是怀疑本公主,知道吗?”

慕容明华插进话。

她虽然笑眯眯的,但是眼神却带着警告。

小说《重生后,我改嫁病弱残王扶他上位》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沈若惜心中百感交集。

看向陈双双的目光也愈加冰冷。

“你是自己还回来,还是要我动手?”

“你说什么呢?”

陈双双十分不满。

“表姐,你人都走了,这些衣服首饰留着府里也是可惜了,我都不嫌弃你用过的旧东西,你反而要我还给你,你做人不要太过分了!”

果然是母女,一样的死皮赖脸。

沈若惜开口道。

“给我扒了她!”

桃叶和雪萍立刻来劲,冲着陈双双就跑了过去。

早就想动手了,今天可算是逮住了!

“啊!你们两个贱婢想干什么!?”

陈双双怒声大叫。

然而没用。

很快,她身上的华服首饰就被扒了个光,只剩一件单衣,可怜兮兮的裹在身上。

坐在院中,披头散发,跟个疯子一样。

何蓉抱着陈双双,又开始了泼妇骂街的那一招。

“哎哟!作孽啊!我们母女怎么这么命苦啊,千里迢迢来投亲,结果被人这么欺负,双双啊,娘对不起你啊!大家都来看啊!沈若惜仗势欺人啊!”

沈若惜理都没理她。

“看看她们还拿了哪些不该拿的东西,去给我搜罗出来。”

“是!”

一群下人涌进二人的房间。

看着从里面抱出的珠宝和瓷器,何蓉捶胸顿足,在地上来回翻滚。

陈双双亦是怒声控诉。

“沈若惜,你当初要嫁齐王府,所有人都反对,只有我和我娘支持你,你如今嫁的这么好,多亏了我们!你不感谢就算了,居然这么狼心狗肺!”

沈若惜一笑。

“既然你觉得我嫁的这么好,回头我让齐王收了你做侧妃,分你点福气,你要不要?”

陈双双瞬间一噎。

“我才不去齐王府!”

沈若惜看着她,突然想起来。

上辈子,陈双双一心想嫁给慕容珩。

只是因为在街上无意间瞥到了慕容珩一眼,被他的盛世美颜折服,天天在府里吵着要做翎王妃。

不得不说,上一世,陈双双的眼光比她好。

“吵吵闹闹的,出什么事了!”

突然传来一声洪亮的斥责声。

众人转头,只见沈天荣蹙着眉,快步朝着后院走了过来。

他身材高大,因为常年领兵作战,皮肤偏黑,脸上布满风霜的痕迹。

但是步伐矫健,双目炯炯,自带一股将领的威严。

“爹!”

沈若惜眼眶一热,提起裙摆就迎了上去。

看见自己的宝贝女儿,沈天荣脸色瞬间转晴。

“若惜,你怎么回来了?”

“我想你了,就回来看看,给你一个惊喜。”

沈若惜笑得眉眼弯弯。

在沈天荣面前,她不由自主的撒起了娇,一副娇憨的模样。

沈若惜拉着沈天荣,还想多说几句,突然瞥见不远处的回廊边,站着一个玄色的身影。

颀长矜贵,姿容俊美。

是慕容珩。

“翎王也来了?”

“是啊。”

沈天荣摸了摸鼻子,压低声音道:“不知道怎么回事,翎王突然说有事要与我谈谈,跟着我回了将军府。”

谁不知道翎王面善心狠,远不如面上看得那么好相处。

况且他跟翎王向来没什么交集。

沈天荣一路上想破了头,也想不清楚这尊大佛为什么找上自己。

一旁,何蓉尖利的声音插进来。

“哎哟大表哥,你可算是回来了!你看看沈若惜都把我们母女欺负成什么样子了,大表哥,你可得为我们做主啊!当初你吃了毒野果,是我娘给你灌了马尿,你才……”

“好了,有什么事之后再说,没看见我有客人在么!”

沈天荣怒喝一声,打断了何蓉的话。

真是。

好端端在翎王面前,提什么他喝马尿。

他堂堂大将军不要面子的吗?

沈天荣这一骂,众人才发现不远处的慕容珩。

纷纷跪下行礼。

慕容珩神色淡淡。

“大将军既然有事要处理,那本王先去客厅等候。”

“下官跟翎王一起!”

沈天荣哪敢让他等。

他不舍的松开沈若惜的手,跟了上去。

看着二人的背影,沈若惜漂亮的桃花眼敛了敛。

慕容珩突然过来……

莫不是知道她回将军府了,特地过来看她的?

一想到此,她心底居然有些小窃喜。

沈若惜在后院等了一会。

期间她发落了何蓉母女,让她们安分待在自己的厢房,并剥夺了何蓉打理后院的资格。

交由雪萍暂时管理。

何蓉本来还有异议,直到沈天荣回来,听到沈若惜的安排,想都没想,直接拍板。

“都按若惜说的做!不论她有没有嫁人,她永远是我将军府的嫡女!”

何蓉硬生生咽下一口浊气。

这个女儿奴!

沈天荣没管何蓉,他拉着沈若惜的手,二人去了前厅。

陈双双揪着何蓉的袖子,气得大哭。

“娘,都怪你,好端端的你非要招惹沈若惜那个疯女人干嘛,刚刚翎王看到我这么狼狈的样子,我在他心目中的形象一定毁了!”

“毁了就毁了!你还惦记着翎王呢?都知道他是个短命的,你嫁过去了那也是要守寡的,有什么用?!”

“那我也愿意!就算守寡,那也是泼天的富贵!”

何蓉一噎,突然觉得有几分道理。

而且要是陈双双嫁给翎王了,那她就不用看沈天荣和沈若惜的脸色了!

……

沈若惜跟在沈天荣身侧,绕过院子,去了前厅。

她四下看了看,忍不住问了一句。

“翎王走了吗?”

“走了,与我说了些边境战况的话题,就离开了。”

还真走了?

沈若惜拧眉。

狗男人,究竟搞什么?

到了书房,沈若惜让桃叶将自己亲手做的衣裳拿出来。

“爹,之前皇上赏了我一些上好的蜀锦,我就亲手给您缝制了件衣服,您看看可合身。”

“给我做的?!”

沈天荣眼睛都亮了:“合身!我女儿做的衣服,肯定合身!”

“老爷,这可是小姐连夜赶制的,昨天晚上小姐都没睡好呢。”

桃叶插进话。

沈天荣瞬间眼露心疼。

“傻丫头,这么累干什么,我又不是没衣服穿……这次你回来,我见你都瘦了,慕容羽那个混账,是不是对你不好?”

他也找人去打听过齐王府的事,听到过一些不好的闲言碎语。

但是期间问过沈若惜几次,她都笑着说市井之言,不足为信,她过得很好。

沈天荣见她一心想着慕容羽,套不出话,也只能干着急。

“爹,您别生气。”

沈若惜将热茶朝着他推了推:“我有事要跟您说。”

——


她想起了之前的彩蝶。

彩蝶机灵嘴甜,会说话哄她开心,可是却被沈若惜打发到了迎春院。

沈若惜那个贱人,就是见不得她好!

宁云雪满腔怨气。

一晚上都没睡好。

*

次日清晨,下了点小雨。

齐王府院中的桂花被打落一地,落在小道上斑斑点点。

甚是好看。

沈若惜懒懒起身,梳洗完毕后,她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鬓发。

之后起身,到窗前打开窗户。

一阵微风袭来。

空气中裹挟着泥土的腥味,与花香交织在一起,格外怡人。

“天转凉了。”

“是啊,小姐,入秋了。”

桃叶走到旁边,给她批了一件削薄的披风。

沈若惜目光微闪。

今日是慕容珩去冀南的日子吧。

路途遥远,天气又凉了。

不知道他身体会不会有影响。

此时,外面突然匆匆过来一个下人,打断了她的思绪。

下人拱手,说是宫里来人了,方妃身边的大宫女竹心来传话。

闻言,桃叶蹙眉。

“小姐,方妃找您一定没什么好事。”

“我知道。”

沈若惜面色淡淡:“让她过来吧。”

她倒是要看看,方蕙又要作什么幺蛾子。

下人应下,转身走了。

不多时候,竹心就跟着人来到了禹香苑。

她神色很是不悦。

一直以来,沈若惜这个做儿媳的,对方妃向来言听计从,尊重有礼,顺带着对她们这些宫女也很客气。

今日居然不出来见她,还让她跑到内院来传话。

到了禹香苑,只见沈若惜坐在桌边,正在用早膳。

看见她,只轻轻瞥了一眼。

“有什么事吗?”

竹心憋着气。

“方妃娘娘传话,说是今日想请齐王妃入宫,陪她一起用午膳!”

“知道了。”

沈若惜冷淡应了一声。

之后继续吃饭。

压根没再看门口的竹心。

倒是竹心忍不住了。

“齐王妃没听到奴婢的话吗?”

沈若惜筷子一顿,眯了眯眼。

“你在跟本王妃说话?”

“方妃娘娘说了,让王妃入宫陪她用午膳,王妃还在这耽误什么?”

沈若惜倒是笑了。

“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午膳?现在时辰还早,何来耽误一说?”

竹心仿佛没听见。

“还请王妃立刻动身,惹怒了方妃娘娘就不好了!”

桃叶叉腰上前。

“你怎么说话的?咱们王妃是主子,你一个奴才,怎么敢这般无礼?”

竹心扫了桃叶一眼,有些不屑。

“我是跟齐王妃说话,闲杂人等退开!”

竹心扫了桃叶一眼,有些不屑。

“我是跟齐王妃说话,闲杂人等退开!”

“你!”

桃叶还想与她争吵,被沈若惜制止。

“桃叶,退下。”

桃叶气呼呼的站到一旁。

竹心露出一个笑意。

“还是齐王妃识大体,不像一些没有眼力的贱婢,主子说话也敢插嘴!”

啪的一声。

沈若惜将筷子重重放在桌上。

她一双桃花眼朝着竹心扫去,冰冰冷冷。

衬着那身华贵的行头。

倒是真有几分气势。

竹心被看得心里一虚。

而后,只见沈若惜厉声道。

“宫里规矩森严,怎么就教出了你这么个不知尊卑的贱骨头?既然母妃管教不好你,那本王妃就代她好好管教管教!”

说罢,她一挥手。

“来人,给我掌掴十个耳光,扔出王府!”

竹心大惊。

没想到一向鹌鹑似的沈若惜,居然当众发难!

她后退一步,朝着旁边的下人一瞪眼。

“我看谁敢!我可是方妃娘娘身边的人,轮不到你们做主!要是娘娘发火了,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闻言,旁边的下人们还真怵了一下。

沈若惜厉声道。


沈澈也开口。

“父亲,您就相信若惜,咱们陪她一同过去。”

这次见面,他感觉沈若惜像是变了一个人。

完全不像之前那么拎不清,行为举止倒是让人心安。

见状,沈天荣迟疑了一下,之后点头。

“行,就看看他能说出个什么鸟东西!”

他牵着沈若惜,扶她下马车。

见状,慕容羽脸上闪过一丝阴霾。

呵。

他目光死死盯着沈若惜,想从她脸上找出些端倪。

他倒是不是特别怕得罪沈家。

沈天荣和他两个儿子一直都不想沈若惜跟他在一起,但是沈若惜还是成为了齐王妃。

慕容羽清楚,沈家三个男人,对沈若惜视若珍宝。

只要他拿捏住了沈若惜,就相当于拿捏住了整个沈家。

慕容羽朝着沈若惜的方向走去。

走到马车前,对上她冷淡的眉眼,他心中一阵窝火。

伸手,准备抓住她的手腕。

而此时,却突然见一支利箭从不远处射过来。

这次不是落在他的脚边。

而是擦着他的脸颊,径直将他的袖子钉在了车上。

让他原本准备去扶沈若惜的手,生生被阻止了。

银色的箭羽泛着冷光。

慕容羽摸着脸颊边的血迹,大惊失色。

“什么人?!”

齐王府的侍卫也有些乱。

就在这是,一阵马蹄声起,突然从不远处涌来一群人,将王府的侍卫团团围住。

慕容羽原本还有些疑惑。

但看见这些人身上的玄色鱼纹锦服时,脸瞬间白了。

这特制的制服,是慕容珩手底下的人。

玄甲兵。

仁景帝默许慕容珩私自养兵,众人皆知,他手里的玄甲兵最为精锐,曾经跟着他上过边疆战场,极其勇猛。

果然,在慕容羽震惊的目光中,玄甲兵立刻朝着两边分开。

慕容珩骑着马,从人群尽头,缓缓而来。

男人坐在马背上,墨色的蟒服精致华贵,五官精致如神祗,表情淡如冷月。

冷白的肌肤在日光下仿佛被镀上一层柔和的光晕,让他原本就矜冷高贵的气质,更是显得朗朗独绝。

慕容珩停在了马车边。

淡漠的眸子落在慕容羽的脸上,终于让他回过了神。

慕容羽咬牙。

“九王弟这是干什么?”

“看你府前突然这么乱,本王以为是出了什么事,特地过来看看。”

“那你对我放箭做什么?”

“哦?”

慕容珩眸光一转。

“射偏了。”

慕容羽:……

他睁着眼睛瞎说什么呢!

慕容珩没再理会慕容羽,他从马背上落下,对着沈天荣看过去。

“沈将军,幸会。”

虽然声音还是平静无波,但是客气了许多。

沈天荣受宠若惊,连忙行礼。

“翎王千岁!”

“大将军受惊了。”

慕容珩目光一转,落在沈若惜的脸上,停了几秒。

“沈大小姐也是。”

沈若惜下马车,福身:“翎王。”

她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慕容珩。

养眼。

天天对着慕容羽那张可憎的脸,如今再看慕容珩,只觉得异常俊美。

要不是有这么多人在,沈若惜想问一句,之前说半个月后回来,怎么十日就回来了?

“九王弟不是去救灾了,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慕容羽开口,突然问了一句。

慕容珩漫不经心的道。

“治理水灾比想象中顺利,只需十日,本王又不是那些无能之辈,需要半个多月才能堪堪结束。”

慕容羽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

他之前跟仁景帝说,最快需要十五日治理水灾。

慕容珩这话,在打他的脸。

“父皇已经知晓了你与沈大小姐和离的事情,要你与相关人等都入宫,立刻动身,我记得你府上还养了个外室,带上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