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进监狱后,未婚夫杀疯了热门小说

进监狱后,未婚夫杀疯了热门小说

陈墨铮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无广告版本的现代言情《进监狱后,未婚夫杀疯了》,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叶蓁蓁芮芷涵,是作者“陈墨铮”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另一边的悬崖走去。然后,跳了下去。跳了下去……身后,阿玦背着装备,也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虞君:……她已经能很淡定了。“做我自己?”她呢喃着,“没有战神在身边,以前的我该怎么逃跑呢?”她琢磨着,打开越野车后备箱。叶蓁蓁为她准备了很多东西。她挑出一只化妆箱,开......

主角:叶蓁蓁芮芷涵   更新:2024-02-12 22:5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蓁蓁芮芷涵的现代都市小说《进监狱后,未婚夫杀疯了热门小说》,由网络作家“陈墨铮”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无广告版本的现代言情《进监狱后,未婚夫杀疯了》,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叶蓁蓁芮芷涵,是作者“陈墨铮”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另一边的悬崖走去。然后,跳了下去。跳了下去……身后,阿玦背着装备,也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虞君:……她已经能很淡定了。“做我自己?”她呢喃着,“没有战神在身边,以前的我该怎么逃跑呢?”她琢磨着,打开越野车后备箱。叶蓁蓁为她准备了很多东西。她挑出一只化妆箱,开......

《进监狱后,未婚夫杀疯了热门小说》精彩片段


这样就能阻拦一下他追踪的速度,叶蓁蓁这边可以顺利到达手术点。


想到自己的手术……

叶蓁蓁眼神一暗。

生死未知,凶险异常,她得想到任何一种可能。

万一……

决不能让他在现场。

就像之前她说的,看不到尸体,他便会一直抱有她还活着的希望。

不过……

“白西西什么时候比我重要了?”叶蓁蓁挑眉。

她之前联系白西西,确实是让他出手拦截陆玦的追踪。

白西西没让她失望。

但现在,陆玦应该是在亲自处理白西西。

“走吧。”叶蓁蓁正想着陆玦的异常,背后传来低沉沙哑的声音。

她回神,点点头:“确实该走了。”

虞君立即把装备给她,看了一眼前方停在树下的越野车,自觉地走了过去。

“监狱长。”叶蓁蓁冲她笑着招招手,“别担心,做你自己就好。”

“做我自己。”虞君呢喃着,点点头,看着叶蓁蓁,忽然哽咽,“蓁蓁,你一定要保重。”

“我们还要一起去找她,我等你。”

叶蓁蓁笑容灿烂:“好,监狱长也保重,还有,谢谢你。”

她说完,从轮椅上站起来,朝着另一边的悬崖走去。

然后,跳了下去。

跳了下去……

身后,阿玦背着装备,也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

虞君:……

她已经能很淡定了。

“做我自己?”她呢喃着,“没有战神在身边,以前的我该怎么逃跑呢?”

她琢磨着,打开越野车后备箱。

叶蓁蓁为她准备了很多东西。

她挑出一只化妆箱,开始化妆。

出门在外,乔装打扮。

悬崖之下。

叶蓁蓁戴着手套的手抓着一根粗壮的藤蔓,正朝底下的寒潭速降下去。

身旁一道人影速度更快,到她身边的时候,叶蓁蓁只感觉自己的衣领一重,随即身子一轻,整个人就被提了起来。

她下意识用脚在崖壁上一蹬,顺着力道快速降落。

不消片刻,两人就速降到崖底,站在寒潭边缘长满青苔的岩石上。

刚一站定,叶蓁蓁就感觉衣领子一轻,阿玦松开了她。

“顺手。”阿玦淡淡地道。

叶蓁蓁点点头,没说什么。

陆玦也喜欢提她的衣领子,像小鸡仔一样拎她。

阿玦,是她的战友兄弟,他们都有一样的血海深仇。

“你的孩子是什么时候丢的?”叶蓁蓁打开包一边拿出潜水装备,一边问阿玦。

刚刚虞君分别时提到“我们还要一起去找她”,叶蓁蓁感觉到身后的阿玦气息瞬间崩了起来。

他应该是想到了自己的孩子。

撕拉一声,阿玦打开背包拉链,从里面也取出一套潜水服。

他沉默了片刻,把潜水服套住头的时候,沉闷沙哑的声音从衣服里传出来。

“三年前。 ”

叶蓁蓁敛眸。

好巧,都是三年前。

“你眼角又受新伤了。”叶蓁蓁坐在地上,捞起旁边一只医疗包有些吃力地往他扔去。

后背的痛又开始了,越来越频繁。

“先处理一下吧,水中细菌多,感染后会很麻烦。”

阿玦接住医疗包,看到叶蓁蓁忽然惨白的脸色,大步走了过来。

“不用……”叶蓁蓁还没来得及拒绝,脸上就被套了一只氧气面罩。

没过几秒,她的意识就混沌起来。“小子,你给我用这么大的麻醉量!”叶蓁蓁晕过去之前,一脚踢了过去。

耳旁,传来“噗通”的落水声。

……

几十公里外的山道上。

陆家车队的车速在凝滞了十来分钟后,忽然加速起来。

最前方的库里南后座,小不眠抿着小嘴巴,两只小手在编码器上飞快移动着。



“他娘的,这个方氏尽做这种豆腐渣工程,老子真想去扒他家祖坟!”总指挥破口大骂。


……

“电信大楼要倒在地洞上方?”

现场观众惊呆了。

当年根本没报道过这件事。

“又是方家,真的害人不浅!”

“完了,这楼要是倒下去,底下还得死多少人!还有陆总,他背着睿睿马上要接近出口了!”

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外面的天已经完全黑了,道路两旁的路灯线路全断了,漆黑一片。

现场只有各种探照灯,机器灯光打着。

“轰隆隆……”

天空响起闷雷。

要下雨了。

远处的电信大楼,倾斜的越来越厉害。

“陆总快点!”

“一定要撑住啊,快点!”

终于。

十米。

五米。

三米。

……

一双泥泞的手,抓住绳子,攀住了横在出口处的一根机械吊臂。

陆玦一个翻身,背着睿睿,跳上了那根机械臂。

路面上,以及演播厅和各直播现场,五年前和五年后,都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丫头,电信大楼要塌了。”

路边,陆玦拿着对讲机,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旁边,一名地质专家哀嚎着被人从地上扶起来。

刚刚陆玦听到电信大楼要塌了,一脚就把他踹翻了,差点杀了他。

他们对路基的评估预测出现错误,导致现在救援来不及。

“方家的路基。”对讲机里传来叶蓁蓁粗哑的声音,“事已至此,我会通知底下的人找地方躲起来。”

“陆玦。”她沉沉地叫了他一声,“冷静,不要自责,我答应你,一定会活着出来的。”

陆玦握着对讲机的手,指节寸寸发白。

“好。”他说完,对站在旁边骂娘的总指挥说道,“救援交给你们这些专业的人,技术方面我陆氏负责。”

“我会尽快建立地下以及周围的地质布局图,配合你们救援。”

总指挥一愣:“地质布局?我们现在下不去,而且底下情况随时都在变,这图要怎么画?”

陆玦望了一眼前方近百米的塌方,沉声道:“有她在,就一定能画。”

他说完,把睿睿交给苏旭林,转身朝着陆氏的救援车走去。

苏旭林抱着睿睿跟在后边,第一时间打电话叫人把陆总的电脑以及各种需要的装备准备好。

一场战役,开始了!

那边,总指挥也反应过来了,刚刚跟他说话的是陆氏集团最年轻的总裁!是这几年,无声无息就成为了云州商业霸主的陆玦!

“听陆总的,分出一波人和设备按有地下分布图的前提准备救援。”

……

地洞里。

叶蓁蓁收起对讲机,查看了一下陆玦刚刚带下来的装备,拿出一只巴掌大的喇叭。

它虽然小,但声音穿透力非常强。是陆玦去年为了逗她,改装图纸让陆氏的工厂做的。

她的阿玦真的非常厉害,什么都会,只是他对很多事情都不太感兴趣,总要她夸他一下才觉得有意思去做。

“嗡——”

叶蓁蓁把喇叭的音量调到最大。

“底下的人都听着,我是叶蓁蓁,接下去我自荐当大家的自救队长吧。”

“现在我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宣布,上面已经组成救援小组,整个云州的救援精英都已经赶到了。”

“大家要有信心,我们云州救援拥有着最先进的装备和技术,他们一定会把我们救出去的。”

“但地洞里意外随时都有可能发生,我们不能掉以轻心,随时要注意自己的安全。”

“现在有一个消息,根据天气预报,今天夜里会下雨。大家不要慌,这是正常的天气现象,昨天早上就开始预报今天要下雨了。”



“如果我想要荣耀,我会自己去挣,陆玦我也有自己的梦想的。”

“我的梦想,一是你得偿所愿。”

“二……”

叶蓁蓁起身,抱住陆玦的手,笑容干净又明媚:“二,我要当最厉害的守护者。”

“我要守护信息安全,让人们免受信息被盗之苦,让全世界的间谍和违法犯罪者都无所遁形!”

周围光影变幻,窗外的火烧云燃得如火如荼。

陆玦深深地看着叶蓁蓁,很久很久,将她揽进怀里。

在她耳边,郑重地说道:“我一定助你达成所愿。”

……

演播厅。

寂静无声。

所有人耳边,似一直回荡着叶蓁蓁那句话。

“我要当最厉害的守护者。”

“我要守护信息安全,让人们免受信息被盗之苦,让全世界的间谍和违法犯罪者都无所遁形!”

一遍又一遍回放,冲击着众人的耳膜。

“她本来可以做到的!世界和平,罪犯无所遁形!今天开展的这场记忆播放就是她当时说的心愿!”

“潜意识记忆提取技术,让犯罪过程原形毕露,方寸山海,让罪犯无处可逃!如今已经做到了啊!”

“叶蓁蓁你看到了吗?十年后,你的梦想就要完成了!可是你还记得自己当初的梦想吗?”

“别人只把这句话当成梗开玩笑,可你和你的陆总是真的可以做到的啊,为什么你忘记了自己的初衷,为什么成了恶魔!”

“讽刺的是,你当初的梦想,如今第一个先用在了你自己的审判上。”

“十年前,陆总在办公室里抱着叶蓁蓁承诺会助她达成所愿,现在他已经做到了,可是他的女孩却成了罪犯。”

“我的梦想,一是你得偿所愿……陆总的心到底该有多痛,他把记忆提取技术拿出来,促成这场审判,是不是为了惩罚叶蓁蓁?”

“他做到了承诺,她明明说了要一辈子当他的影子保护他,却早早背叛了他。”

……

没有人知道答案。

也许,能从回忆里寻找到。

可接下去的一幕,让所有人逐渐失去思考的能力。

他们以为叶蓁蓁说的守卫者,是依靠陆玦在安全信息领域内的逆天天赋,助她达成。

可是——

画面中。

陆家别墅,后山桃林。

叶蓁蓁手里捧着笔记本电脑,坐在一棵巨大的桃树下。

桃花始开,一朵朵粉色的花苞在枝头绽放,清风吹来,花瓣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轻轻地落在她的头上,肩头,以及眉眼。

旁边伸过来一只手,陆玦将落在她头发上的桃瓣儿摘下来,瞥了一眼低头认真敲打键盘的女孩,将花瓣夹在了搁在腿上的书中。

“我完成了!”叶蓁蓁抱着电脑开心地笑起来,“陆玦,我编写完成了!”

陆玦单手捏着书靠在桃树上,侧眸凝望她:“恭喜。”

叶蓁蓁笑得像个捧着松果的小松鼠靠到他肩上,“比我预计的要快,我真是个天才。”

“以后,这就是山海的初始攻击程序代码了哦。”

“嗯。”陆玦摸摸她的头,又摘下两枚花瓣,松开手指,任它们飘落到地上。

“陆玦,你怎么一点都不兴奋啊?”叶蓁蓁眼睛瞪的大大的。

陆玦偏头,捏了下她的脸颊:“因为我相信你一定能编写出来。”

“山海会是世界上最厉害的追踪系统,而你,是它的安全守卫。”

……

“什么?”

“山海的攻击程序代码?”

观众们目光四顾,想在同伴眼中寻找否定。

可屏幕上,明明白白地放着叶蓁蓁和陆总的对话。

“叶蓁蓁是山海的守卫?”


时光仿佛凝滞。

陆玦深沉的眸光,落在画面中叶蓁蓁努力扯起的嘴角。

脑海里,刚刚那一幕失了控一样倒转回放。

她额头痛得暴起的青筋,倒喝的抽气声,嘴角一直挂着的笑容。

从什么时候起,她再也不肯哭了?

是从那扇大铁门开始,她在他怀里哭着说“哭完这一次,以后再也不哭了”。

她一向最乖,说话总是算话。

但他竟不知,她也会跟他说谎。

“陆玦,我们打赌吧,我上楼把梁阿姨叫下来,你请我吃烤肉,但你不能跟过来哦。”

“头上可能长虱子了,痒得很,我抓了几下就抓烂了。”

“陆玦,我变成秃子了你可不能笑话我。”

“我肩膀也抓烂了,你帮我上药的时候轻点嘛。”

……

陆玦闭上眼,兽头面具下双唇紧抿,喉头吞咽,如火燎烧一般刺疼。

他处处小心,可还是没守好她,让她受了那么多伤。

画面中,叶蓁蓁将粱婉沁背到楼梯转角处放下,快速整理着自己的头发和衣服。

甚至,还从口袋里拿出一块小镜子照了照,确保没有异样才松了口气。

她又帮粱婉沁也整了整头发,重新背起她往下走。

粱婉沁了无生气地趴在她肩头,任由她背着。

“陆玦!”叶蓁蓁背着个头比她高很多的粱婉沁,笑容灿烂地走向站在门口的那个少年。

少年看到被叶蓁蓁背下来的母亲,失神了。

怔怔地看着她们好几秒,忽然露出了一个温暖的笑容。

……

“陆总……”

易步义眼圈突然红了。

他心疼。

“这是相互救赎啊,我竟然看哭了。”观众鼻子酸了。

“陆总很少笑吧?最后看到母亲竟然真的下楼了,那个不太敢相信的眼神和笑容,太令人心疼了。”

“是叶蓁蓁的笑容太甜太暖了,让小陆总丝毫没有怀疑她为了背陆夫人下楼付出了什么代价。”

“我竟然真的心疼叶蓁蓁了,这个时候的她真的很好。”

“扪心自问,换成我是那时候的她,我做不到也忍不了。”

“她的信念感真的好强,怕正是因为这么强的韧性,才让她后来变成恶魔后一发不可收拾。”

“执念越深的人,一旦误入歧途,就越可怕。”

“陆阿姨……”

一号包间,芮芷涵捂着嘴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那时候一直病着。”

“她和陆叔叔非常恩爱,陆叔叔的死对她打击太大了,从那时候起,她一直活在地狱里。”

“芷涵……”直播间里粉丝们听到芮芷涵的话,都超级心疼。

“我知道芷涵那时候一直陪着陆夫人,现在她的社交账号还有那时候发的照片呢。”

“没错,陆夫人明显是得了抑郁症,照顾她芷涵也得承受很大的精神压力。”

“我特意去翻了芷涵那段时间的社交动态,真的是整日围着陆家在转,那时候她也才是个十一岁的孩子而已。”

“可陆夫人还是走了,陆夫人去世,芷涵说她的世界都成了灰色的。”

“陆夫人后来还是去世了吗?”有人吃惊地道,“陆家似乎一直没有发布讣告。”

“对陆夫人来说,活着就是折磨吧?听说是自杀走的,但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都不清楚。”

“看这会叶蓁蓁背着陆夫人下楼,明明是想救她……”

“抑郁症如果那么轻易就能挽救,每年就没有那么多人自杀了。”

……

“王老师可以分析一下陆夫人此时的状态吗?”主持人祁磊平复了下心情,问嘉宾席上的王宇宁。


“家主,我们暴露了。”


“陆家的人说要你交代背后的那个人……”

“嘟嘟嘟……”

手机里传来盲音。

赵默奇拿着手机,两只眼睛发直。

他看看手机,看看一旁的大儿子,再低头看了一眼小孙子。

最后,一巴掌呼在了儿子身上,手机砸他的头:“你干得什么蠢事!撞枪口了知道吗?!!!”

赵林生捂着流血的额头,一脸懵逼:“爸,不是你叫我派人去找的吗?”

“我叫你栽赃给别家,不是让你送人头!你个蠢货,那是山海,是山海,谁都逃不出的山海!”

赵林生哭着说:“我是找的咱们放别家的卧底啊,为什么暴露的这么快?”

“你滚!”赵默奇搬起椅子就砸。

小孙子坐在地上,哇哇大哭。

赵默奇一脚抬起,最终还是没踢下去,整个人在原地疯狂抓头发。

“背后的人?绝对不行,他们会把我赵家灭族的。”

“得罪陆玦死罪有应得的,得罪我背后那个人死全族……”

他猛地抬起头,眼神癫狂,“合着,我都要死?”

他扭过头,看向那被砸出花屏的直播屏幕。

右上角,电子时钟13:29:10秒,11秒,12秒……

“411灾难。”

赵默奇脸色黑得跟锅底一般。

那场谁都不愿意再提起的灾难性事件,时隔五年后再次被曝光。

“潜意识技术提取,山海追踪……”

赵默奇捏紧了拳头,还是抑制不住苍老的内心不断往上冒出来的恐惧。

他本该安享晚年了,可眼前这个情况显然不可能让他安详了。

陆玦是要把当年模棱两可的事情,来个彻底的清算!

他从来就没打算放过任何一个人!

“常年打鹰,如今却被两只雏鹰啄了眼!”

13:29:57秒,58秒,59秒……

“那就,大家一起死吧。”赵默奇一咬牙,从红木茶几的抽屉里拿出另一只手机,翻出一个尘封已久的境外号码。

疯狂拨打。

滨海码头,阿玦推开豪华游轮的贵宾包间。

身后,码头对面,巨大的电视墙上,电子时钟数字跳动着,定格在一个时间。

4月11日13:30:00!

“轰——”

直播画面中,爆发出一声巨大的轰鸣声,烟尘滚滚而来。

路面倒塌的毫无征兆。

即使叶蓁蓁他们已经第一时间联系路政和交通厅。

但还是有一段路基倒塌的太突然,来不及撤离。

一个巨大的地下空洞豁然在路面裂开,周围的土地,地上的地下的,顷刻之间像豆腐一样塌陷下去。

“丫头!”陆玦眼睁睁看着刚要爬上来的叶蓁蓁他们被空洞吞噬。

只隔了几米远,再快一点,他就能抓到她了。

画面一下凝滞了般,时间仿佛停在了这一刻。

叶蓁蓁仰着头,手也同样伸着,在陆玦绝望的眼神中,猝不及防地坠落下去。

她下意识地冲着他露出了一个笑容。坚强,勇敢的,安慰的笑容。

“别怕,下面是水!”

她的喊声急速下坠,如绵延的水流远去,跌落进深渊里,再也看不见。

“丫头!”

陆玦想都没想就跟着跳了下去。

但下面再次塌方,一下把出口堵住了,他飞快地翻过身,才堪堪没被压下去。

“陆总!”赶到的苏旭林几人急忙扑过来拉住他,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