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进监狱后,未婚夫杀疯了精品全集

进监狱后,未婚夫杀疯了精品全集

陈墨铮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现代言情《进监狱后,未婚夫杀疯了》,讲述主角叶蓁蓁陆玦的甜蜜故事,作者“陈墨铮”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定芷涵的演技,鞠躬!”观众:……“人生如此?”“全靠演技?”“横批:装!”……关于芮芷涵演技的话题,也很快上了热搜。但热度依旧没有盖过桃夭。社会上对于桃夭身份的话题,在不断发酵。尤其是世界黑客们的加入,让这个话题成功在外网上也爆了。桃夭,咸......

主角:叶蓁蓁陆玦   更新:2024-02-12 22:5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蓁蓁陆玦的现代都市小说《进监狱后,未婚夫杀疯了精品全集》,由网络作家“陈墨铮”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现代言情《进监狱后,未婚夫杀疯了》,讲述主角叶蓁蓁陆玦的甜蜜故事,作者“陈墨铮”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定芷涵的演技,鞠躬!”观众:……“人生如此?”“全靠演技?”“横批:装!”……关于芮芷涵演技的话题,也很快上了热搜。但热度依旧没有盖过桃夭。社会上对于桃夭身份的话题,在不断发酵。尤其是世界黑客们的加入,让这个话题成功在外网上也爆了。桃夭,咸......

《进监狱后,未婚夫杀疯了精品全集》精彩片段


“金钱得到的太容易,容易让人迷失,你们就是这样的人,看不清自己。”


“是我的错,我确实对不起蓁蓁。”

一旁的廖小红赶忙抽了张纸巾递给她:“芷涵,别把别人的过错揽到自己身上,不值得。”

她抬头看向叶齐方夫妻,冷哼道:“这对蛀虫就是不知足的白眼狼,他们现在为你说话,肯定是别有所图,大家别被他们骗了!”

“没错,这对夫妻就是在演,想借着帮芷涵说话赚观众好感,呸!就你们还想洗白?”立即有影后粉丝说道。

“我们没有……”叶齐方夫妻相互紧紧地贴在了一起,哭着看向芮芷涵,“芮小姐,你说过会永远帮助我们的。”

“我们夫妻一直以来都很尊重你,你现在要放弃我们了吗?”

“呸,你们这是要道德绑架?”影后粉丝当即怒了。

现场的一位粉丝站起来就要冲上来打人。

“大家保持冷静。”祁磊急忙说道。

保安飞快地过去,把那位粉丝按回了座位上,低声警告了他。

直播间里,有人说道:

“虽然对这对人渣父母无感,但他的话起码证明了芷涵当时学叶蓁蓁是为了帮她,小女孩做那些事能有什么坏心思。”

“大家不要把小姑娘的心思想的那么复杂,我们芷涵从小善良,大家有目共睹的。”

“又是小孩子能有什么坏心思,影后粉丝转移话题的本事真是一如既往的高。”

……

现场观众吵了起来,直播间里弹幕也全在讨论这件事。

但影后粉丝众多,控评能力强,负面发言很快少了许多。

芮芷涵整个过程不骄不躁,能解释的就温柔地解释,不能解释的就无奈地摇摇头,劝解粉丝们不要引战。

“演技……”王宇宁盯着工作电脑上拿来对照的几组芮芷涵的画面,又抬起头盯着一号包厢里的芮芷涵端详了一会,砸吧了下嘴巴。

然后,从西装衬袋里拿出别在里面的钢笔,低头在纸上唰唰唰写起来。

一旁的罗安河凑过来瞥了一眼。

“芮芷涵眨眼式面部表情管理分析?”罗安河“啧”了一声。

抬头看了一眼一号包厢里对着镜头淡然微笑的芮芷涵,挠了挠自己不修边幅的头发。

“你这家伙年纪轻轻却这么古板,每次都要写个分析报告。观察人,不是凭感觉就行?”

罗安河这个犯罪心理学家,看犯人从来都是靠直觉的。

他用两根手指夹起话筒,在手里灵活地转了一圈,放到鼻子底下:“凭我专业的判断,我觉得芮女士,演技卓越。”

“人生如戏嘛,可以理解。”

观众:???

隔壁老王:???

主持人:???

影后粉丝:“谢谢罗老师肯定芷涵的演技,鞠躬!”

观众:……

“人生如此?”

“全靠演技?”

“横批:装!”

……

关于芮芷涵演技的话题,也很快上了热搜。

但热度依旧没有盖过桃夭。

社会上对于桃夭身份的话题,在不断发酵。

尤其是世界黑客们的加入,让这个话题成功在外网上也爆了。

桃夭,咸池,对于黑客世界来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咸池神秘,但起码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但桃夭只有一片胖桃瓣标志,是男是女都一直是个谜。

如今桃夭现身,全世界的黑客血液里的基因都被引燃了,全都在谈论她的事迹。

关于影后演技的话题如昙花一现,很快归于沉寂。

演播厅里,直播画面再次虚化,出现新的画面。

夜幕降临。

陆玦背着登山包,单手攀爬在别墅后山的岩壁上,另一只手拎着叶蓁蓁的衣领,发力将她往上一甩。



就在易步义犹豫着要不要提醒老板,面前递过来一只平板电脑。


陆玦的声音听不出情绪:“这是她的信号,你派人去追踪,叫沿途相关部门协助一下。”

“好,我马上去办。”易步义悄悄松了口气。

这样才对。

他还以为陆总真的不管了。

等到处理好,他回来给陆总汇报情况。

结果,却发现陆总不在书房。

易步义想到第一顺序事件,丝毫不敢耽搁,去了卧室。

“易特助,少爷在客房。”裴封行上来给小少爷送晚饭,看到易步义说道。

“客房?”易步义一愣。

裴封行叹了口气:“自从蓁蓁小姐离开后,少爷就没在主卧呆过了。”

“这一年多来,他更是很少回别墅,就算偶尔回来,也只在客房休息。”

易步义一时也唏嘘不已。

过去这一年,陆总确实经常出差,并且从来不带保镖,连他这个特助也不带。

陆总似乎越来越孤独了。

“我知道了,去客房找他。”易步义说着,换了个方向,朝客房走去。

他在客房门口调整了一下呼吸,见门是虚掩的,恭敬地敲了两下,便推门走了进去。

突然,他像是受到了深刻惊吓,脚步一顿,条件反射地往后退了一步。

很快,又往前进了一步。

怔怔地看着前方两米多远,站在客房里的男人。

“爸爸,我追踪到她了。”门口,不眠小朋友抱着电脑吧嗒吧嗒也走了进来。

然后,小朋友抱着电脑愣在了原地,表情逐渐(⊙?⊙)

易步义和小不眠站在客房门口,四只眼睛,目光齐齐飘向里边,又飘向四周。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最后猛地看向客房里的男人。

表情僵硬而警觉。

眼前这个男人,身形是陆玦的身形,穿着是陆玦的穿着。

就连左手腕戴着的那串紫檀佛珠,也是一模一样的。

可没戴兽头面具的这张脸,绝不可能是这个别墅的男主人!

易步义虽然也没亲眼见过陆总没戴面具时的真面目,但直播回忆里,陆总的脸大家都见过。

一个人,成年后面貌再怎么变化,也不可能由鬼斧神工上帝杰作般的英俊,变成欧式大双塌鼻梁,毫无贵气可言。

“小少爷,你见过你爸爸的脸吗?”易步义小声问不眠。

小朋友眼睛紧盯着客房里的男人,防备性地往后退了一步,小脑袋一摇:“他不是我爸爸。”

易步义立即严肃起来,冷冷地看向前方陌生的男人:“你到底是谁?谁让你假扮陆总的?陆总呢?”

男人此刻比他们两人还要懵逼。

他大概没想到他们这么快把自己暴露了,眼里闪过一丝懊恼,以及担忧。

“我……”他摇摇头,半晌,红着脸,憋出三个字,“不能说。”

小不眠突然大声喊道:“太太,快来抓人!”

易步义诡异地看了他一眼。

小少爷,你这果断狠绝的样子,绝对是蓁蓁小姐的孩子吧?

真的一模一样。

裴封行很快带着佣人保镖冲进来把男人制服了。

但男人紧咬牙关,什么信息都没有透露。

不眠小朋友盯着他看了半晌,突然嘴巴一咧,哇哇大哭。

“爸爸丢下我去找她了。”

“魂淡,说好一起去的,大骗纸!”

“陆总已经找过去了?”易步义一愣,但随即也反应过来。

如果不是去找蓁蓁小姐去了,为什么要弄个假货在这里?

明显是在掩人耳目。

而陆家是连总统都要敬几分的,谁有这个能耐让陆总这样小心谨慎?



夜晚的街道中,叶蓁蓁一直在跑。

她打了电话报警。

又用陆玦送她的电子手表,定位对方的位置。

警署厅很快就出动了,与歹徒对峙起来。

但叶蓁蓁消失了。

当年陆家被劫案轰动整个云都市,网上依旧能找到一些细节。

已经有网友去翻找当年的案子。

“这件事被定性为买凶杀人,但直到现在,幕后真凶还是没有找到。”

“警署厅当年的案件公布里,确实提到是陆家门卫的女儿报警,只是后面却没有关于叶蓁蓁的消息。”

“她明明追出去了,人怎么不见了?不过毕竟还那么小,可能害怕躲起来了。”

“当年的案件没有提及,那几个畜生竟然这么轻易地进了陆家大门,这岂不是叶齐方没把门看好?”

“对啊,那辆车那么容易就开进去了,不会是叶齐方和歹徒勾结,把人放进去的吧?”

“似乎找到畜生的遗传基因了,父母都这么狠,难怪女儿长大后也变成了人渣!”

……

“轰——”在众人猜测时,画面里传出了爆炸声。

那座关押陆家人的山野小屋起火了。

火光中,一个男孩子与一名成年男子搏斗在一起。

小小年纪,动作却异常凶猛,明知力气不敌大人,但毫不胆怯。

“砰!”他抡起一条凳子,把男人砸倒在地上。

可自己也力竭倒了下去。

火越来越大,浓烟很快将周围淹没。

……

“是小陆总!”

“好勇,十二岁的男孩子竟然把一个悍匪给打倒了。”

“陆总小时候竟然这么厉害,可他自己也伤得不轻,都没力气了。”

“小陆总快醒醒啊,火烧过来了!”

……

虽然知道如今陆玦好好的坐在包间里,但看到现场的大火,心仍旧提了起来。

画面中。

火越来越大。

梁上的木头噼里啪啦地掉下来,有几根险些砸在陆玦身上。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

忽然。

角落里一个小小的身影,扶着墙挣扎着站了起来。

“陆玦……”

她摇晃着朝陆玦走去,背起他,艰难地朝门口走着。

“咳咳咳……”浓烟呛的她不断咳嗽。

……

“是叶蓁蓁?”

“原来她早就找到小陆总了,刚刚他们都跟歹徒搏斗了吗?”

观众们暴躁的情绪被这大火吸引了。

“案件里说,当时小陆总被发现的时候躺在外面的山路上,是芮芷涵救了她。”

“对,记录里是这么说的,芷涵不顾家人反对,跑山上救出了小陆总。可这会看到的,怎么是叶蓁蓁带着小陆总冲出火场?”

……

画面中。

叶蓁蓁忽然停了下来。

她小心翼翼地把昏迷的小陆玦放到地上,脱下自己的外套包裹住他的口鼻。

“陆玦别怕,我一定背你出去。”少女咬紧牙关,一声闷哼,将小陆玦重新背了起来。

她的个头要比陆玦小很多,背着他非常吃力。

火苗已经蹿过来了。

“快走……傻子……”小陆玦费力地睁开眼,抬手拨拉她的手臂,“你自己走……”

“我不要!”叶蓁蓁两只手背后牢牢地箍着陆玦的身体,“我一定背你出去。”

“咳咳咳……”

她把挡浓烟的衣物都给了陆玦,自己一开口就被浓烟呛的头昏脑涨。

小陆玦伸出手,替叶蓁蓁挡在鼻子上,随后又陷入了昏迷。

他伤的比叶蓁蓁重很多,已经彻底力竭了。

“轰——”

小屋的房梁燃着大火掉落下来,叶蓁蓁背着陆玦,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竟然躲过了房梁。

但自己脚下一阵踉跄。

倒下去的那刹,她用自己弱小的身子垫在陆玦身下。

“咚!”她的头撞到了一旁的茶几,眼白一翻,直接晕死过去。

但只是片刻,她竟然苏醒了过来!

“不能倒下!叶蓁蓁不能倒下,不能……”

小小的身体里,似蕴藏着无穷的能量,她死死地咬着牙,再次把昏迷的陆玦背了起来。

一步,两步。

摔倒了,再次爬起来。

又摔倒,继续爬起来。

四周的浓烟淹没一切,连人影都看不见了。

就算是成年人,在这样的大火浓烟里,也无法逃生。

可那个小女孩,背着一个比自己高大的男孩子,硬是咬着牙,一步又一步地,把他背向门口那一道光。

火苗烧卷了她的头发,她的睫毛,她连哼都没有哼一声。

嘴里一直无意识地念着:“陆玦别怕,我背你出去。”

“我一定背你出去。”

……

现场死一般安静。

所有人都狠狠地盯着屏幕。

拳头越攥越紧。

为什么啊?这时候的你明明那么好那么勇敢,为什么后来会成为恶魔?

叶蓁蓁,到底是为什么?!

现场那些受害者家属,眼里含着泪水,浑身颤抖着。

他们心里都在问同一个问题:

“叶蓁蓁,后来的你到底为什么要变得那么残忍?”

“十二岁的你,为了救自己的同伴奋不顾生,连大人都不及你的勇气。为什么十年后,你会变成恶魔,残忍地伤害那些无辜的孩子!”

“为什么,你要变成坏人!”

……

正是因为此刻的叶蓁蓁太勇敢,太让人感动,大家才更加无法接受。

明明是一块璞玉,为什么后来堕落成那样!

一股悲愤,从每一个人的心底蔓延,发酵。

他们想冲进画面中,抓起叶蓁蓁狠狠地问一声,为什么!!!

……

“咣当……”小屋的门在烈火中倒了。

画面中,叶蓁蓁背着陆玦,终于冲了出来。

她不敢停,也不敢回头。

像一头机械的牛,背着陆玦踉跄着往山下走。

“砰!”

小屋在身后爆炸。

她依旧没有回头,小牙齿咬着嘴唇,鲜血流出来,很快干涸地黏在嘴角。

小屋渐渐远去。

山下响起了狗叫声,救援人员到了。

叶蓁蓁背着陆玦爬上一块高坡,看到山脚下亮起的手电筒光,费力地睁大了眼。

“陆玦,有人来救你了。”

小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她身形一松,腿脚软了下来。

将陆玦放到地上,转身,踉踉跄跄往大山深处走。

“陆叔叔……”

“救陆叔叔!”

……

“她竟然还有力气!”

“到底哪里来的信念,让她在近乎力竭的情况下,还能坚持去救人!”

演播厅里,观众们的心情无比复杂。

他们恨叶蓁蓁这个恶魔。

可看着烈火中,朝着漆黑深山而去的那道小小的背影,却恨不了十二岁的她。

“孩子,别去了,你的陆叔叔已经没了。”忽然,有人低低的叹了一声。

现场顿时死一般寂静。


他非常厌恶叶蓁蓁,可回忆看到这里,他心底的恨意不知什么时候竟松动了。

祁磊一向嫉恶如仇,对自己心态的转变非常鄙夷,强迫自己谨记职责,开始主持现场的秩序。

这个时候,他也不怕得罪陆家。

王宇宁被cue,拿起了话筒:“陆夫人的状态,确实有抑郁倾向,但没有当面做过测试,也不敢随意评定……”

他说着,一旁的学生助理忽然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

“老师,陆氏有一份资料交给您。”

“嗯?”王宇宁一愣,随即打开随身携带的工作电脑,果然看到陆氏发过来的一封邮件。

《粱婉沁精神鉴定报告》

王宇宁快速浏览下来,越看越心惊。

他拿起话筒,“我为我刚刚仓促的判断表示歉意,请大家继续观看回忆画面,陆夫人是不是抑郁症,自有答案。”

“不是抑郁症?”芮芷涵一愣,那含在眼眶里的眼泪终是掉了下来,又哭又笑,“不是就好。”

“什么?”观众也很吃惊。

“陆夫人这还不是抑郁症?刚刚王老师看了什么,突然推翻了自己的结论?”

“画面继续了!”

……

陆家别墅后山。

陆玦在前边跑步,叶蓁蓁在后面拉着粱婉沁跑。

粱婉沁面如死灰,不反抗,也不配合。

但叶蓁蓁一点都不气馁,一边跑一边给他们讲稀奇古怪的笑话。

第一天。

叶蓁蓁用两只手拉着粱婉沁跑。

第二天。

叶蓁蓁缝了一只很长的布兜,套在她自己和粱婉沁身上,绑着她跑。

第三天。

她找来一条藏獒,追在粱婉沁后边让她跑。

第四天,第五天……

一个月。

每天都有各种方法,不管刮风下雨,都拉着粱婉沁跑步。

粱婉沁终于彻底崩溃。

“叶蓁蓁你这个恶魔!”

“陆玦,你杀了她替你爸爸报仇!你杀了她!”

叶蓁蓁蹲在山脚下,一边整理被粱婉沁扔掉的护膝,一边抬头,小脸超级认真。

“陆玦,不能心软。”

陆玦看着一大一小两个女人,站了片刻,沉默地接过叶蓁蓁手里的护膝,朝着母亲走去。

粱婉沁尖叫:“离我远点!”

叶蓁蓁拿出手机,对准粱婉沁:“我把视频烧给陆叔叔看,梁阿姨,你不怕陆叔叔看到你这个样子的话就继续。”

粱婉沁瞬间老实,眼泪吧嗒吧嗒直掉。

“我老公知道你们这样欺负我,会从地下爬出来打死你们!”

叶蓁蓁走到陆玦身边,悄悄拉了拉他的小手指。

“陆玦,阿姨会闹小脾气会哭了,这是好事。”

“嗯。”陆玦上前拉起母亲的手,拉着她继续跑步。

叶蓁蓁跟在旁边仍旧讲笑话。

“让梨的孔融,小时候谦逊讲孝道,知道他长大后是什么样子吗?”

“他是孔怼怼,怼天怼地怼曹操,誓死守护汉王朝尊严。”

“谦逊是相对的,当自己秉持的信念受到侵犯,瞬间可成为最锋利的剑。”

叶蓁蓁扭头,冲粱婉沁露出一个超级灿烂的笑容,态度真诚,“梁阿姨,好听吗?”

粱婉沁身子一僵,维持着最后一丝优雅,咬着牙低喊:“你,离我远点!”

“好的。”

叶蓁蓁上去跟陆玦换了位置,拉起绑着粱婉沁的布兜,撒脚丫子狂奔起来。

粱婉沁再次尖叫。

“陆玦你让她停下。”

“叶蓁蓁,为什么你小小年纪力气那么大!”

“我不跑了!”

满山坡都是粱婉沁撕心裂肺的喊声。

山脚下,传来阮丽云的咒骂声。

“吵死了,能不能消停一点?”

“都一个月了,你们到底想折腾到什么时候?”


叶蓁蓁撇嘴。


她对白西西向来微笑以待,从不说一句重话狠话,这个三十岁的大叔总以为她要害他。

她按下话筒底部的另一只蓝色按钮。

片刻后,话筒里再次传来白西西的声音。

“电源都切断了吗?自动供电系统也给老子切断啊卧槽!不要让任何一条电波顺着电流找到我!”

“老子都藏到沙漠里来了,她到底怎么找到的!”

一个弱弱的声音:“家主,因因为她是桃夭战神啊……”

白西西崩溃怒吼。

叶蓁蓁听得头疼,对着话筒“喂”了一声。

那头顿时悄无声息。

隔了好几秒,传来白西西过分柔弱的声音:“你到底怎么找到我的?我明明把电源切断了。”

叶蓁蓁笑容灿烂:“因为我帮你连了我们家的卫星。”

白家主:……

行,你们能造卫星你们牛逼!

叶蓁蓁:“既然知道我逃了,那就帮我拦一下陆玦,他来追我了。”

白西西:“我怎么敢拦他,我有这个能力吗我……”

叶蓁蓁:“办不了,我就让你为我的爱情殉葬吧,反正你白家的防火墙脆的跟豆腐渣一样。”

白西西:“好的,我帮你。”

叶蓁蓁动了下抵在岩壁上的脑袋,声音依旧平静:“真好,陆玦看到你支棱起来了,一定会很高兴的。”

“是吗?”话筒里,忽然传来一道低沉冰凉的声音。

“卧槽?陆陆陆陆……”

西琼沙漠古楼,白西西一脚从沙坑里冲了出来,脸比他的姓氏还要白。

连接彼此的这条信息通道,沉默蔓延。

“陆玦。”云州边境古榕下的避难所里,叶蓁蓁额头抵着岩壁,轻轻地叫了声陆玦的名字。

许久许久,没有这样轻唤他的名字了。

声音嘶哑,却带着久违的喜悦。

她啊,遇到他,演技顷刻崩塌,永远藏不住欢喜,连装都装不了。

话筒那头,是凝滞的沉默。

四周一下安静下来,世界静得仿佛只剩下他们,倾听着彼此的呼吸声。

有多久没听到他静静的呼吸了?

两年,三年……

他们真的分开很久了,久的仿佛九世历劫。

时光都慢了下来。

那头的呼吸声,逐渐凝重。

“嘟嘟嘟。”

通讯断了。

叶蓁蓁看着话筒底部亮光淡去的蓝色按钮,弯起眼睛笑着,两滴泪盈满了眼眶。

陆玦掐断了信号。

这是他们共同研制的蓝色风信,连接的是他们家制造的那颗卫星,配合他们的代码可破一切通讯防御。

她能启动卫星,陆玦自然能很快追踪过来。

叶蓁蓁笑着仰起头,飞快地擦掉眼泪。

但下一秒,蓝色按钮突然重新亮了起来。

叶蓁蓁手指猛地按住红色按钮,把话筒按在心口,闭上眼,蜷缩着身子,慢慢蹲到了地上。

“对不起陆玦,我没有第二次勇气听你的声音了。”

她倒在地上,身子躬成了虾米,颤抖着使劲抱紧自己。

“蓁蓁!”虞君从甬道里冲过来。

……

云都市。

回陆家别墅的高架公路上,黑曜色的库里南里,陆玦静坐后座,兽头面具下的双眸,紧盯着放在腿上的笔记本屏幕。

放在右侧的手,慢慢收紧,握成了拳。佛珠在掌心,颗颗圆润的轮廓一寸寸印进肉里。

她阻断了信号。

这个丫头,总能掐住他的七寸,那声“陆玦”跟以往那样,藏着思念。

他一下就听出来了。

那么想他,却再一次抛弃了他。

他不是泥人没有脾气,不过是气她,又怕自己脱口而出问她的身体到底怎么了。

她就这样无情地不再给他机会。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