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相遇的公寓

相遇的公寓

白小慧王鹏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在这里提供的《相遇的公寓》小说免费阅读,主人公叫白小慧王鹏,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可就在这一刻,突然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是骗子推销电话,我直接问候了他妈一遍,大晚上的这么拼命骗钱,想找死啊!等我挂掉电话,原先的气氛荡然无存。

主角:白小慧王鹏   更新:2022-09-13 04:3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白小慧王鹏的其他类型小说《相遇的公寓》,由网络作家“白小慧王鹏”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在这里提供的《相遇的公寓》小说免费阅读,主人公叫白小慧王鹏,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可就在这一刻,突然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是骗子推销电话,我直接问候了他妈一遍,大晚上的这么拼命骗钱,想找死啊!等我挂掉电话,原先的气氛荡然无存。

《相遇的公寓》精彩片段

刚才我一直没敢多看她一眼,此刻才发现白小慧脸蛋已然泛起红晕,眼神更是迷离,喘息之间口中芬芳四溢,那迷人的香水味更将我最后一点理智彻底撕碎。


我忍不住靠近她,她也微闭着双眼慢慢靠近我。


可就在这一刻,突然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是骗子推销电话,我直接问候了他妈一遍,大晚上的这么拼命骗钱,想找死啊!


等我挂掉电话,原先的气氛荡然无存。


而我那该死的兄弟义气又回来了,竟对白小慧说,我不能对不起王鹏。


白小慧啥话也没说,只是「嗯」了一声,就默默退回到自己的大床。


看到如此美人与我擦肩而过,我心里那叫一后悔。


我很想再多看一眼睡衣女神,但白小慧像赌气了似的,并没再给我机会,将身体转了过去。


睡觉吧!什么也别想了!我安慰自己!


就这样我不知不觉的睡着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没干成「坏事」,没心理负担的缘故,这一觉竟睡的格外香甜。


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我看了一眼大床,白小慧早已起床。


想想昨晚发生的一切,心里真有点懊悔。


我有自知之明,估计这样的好事再也不会发生第二回了。


起床刷牙洗脸,心里还忐忑等会儿跟白小慧接触时,会不会尴尬。


可外面根本没有她的身影。


也许是去买早点了,我坐在客厅里等她,同时想点等会儿交流的话题以免尴尬。


可等了足足一个小时,仍不见她身影。


我觉得有些不对劲,冷不丁看了一眼那间死过人的屋子,同时拿起手机拨打了白小慧的电话。


突然,那间死人屋子里传出了白小慧的手机铃声。


在空荡的客厅内,这铃声犹如催命的丧钟一般,在我的头顶轰然炸裂。


刹那间,我的神经一下子绷紧。


脑海里更是本能地冒出两个字——逃命。


经过了那件事后,白小慧不会无缘无故去那间房,而且她「失踪」的时间起码超过一小时,也就是说从我出卧房到现在,她也许就一直悄然无声的在那个房间。


我不敢再往下想,双脚开始慢慢往大门口移。


可就在此时,一声轻微的求救声从屋内传出,声音虽轻,但我肯定就是白小慧。


她遇到危险了。


屋内的「鬼」很可能对她下手了。


此刻,我要是这么逃了,白小慧必然凶多吉少。


我不能丢下她,昨天我还说要永远护着她,今天若这样弃她而去,那还算是个男人嘛。


瞬间,我捏紧拳头、咬紧牙关、心中一横,猛的冲过去推开了那屋的门。


饶是我做足了思想准备,仍旧被眼前的一幕吓了一大跳。


白小慧的手脚被绑在床上,嘴里塞着一块红布,不过这并不重要,关键的是她旁边坐着一个「人」,不,准确的说是一套衣服!


就是那套鲜红的婚礼服,它就像一个活人一般坐在红凳子上,无头无手,但在我刚才开门的刹那,明显感觉到它身体一转,一双无形的双眼死死盯着我。



我的世界观彻底塌陷了,整个心理防线更是瞬间崩塌,大脑更是一片空白,甚至连逃命都完全忘了。


就这样呆呆地看着它。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好几秒!


突然!砰!砰!白小慧艰难抬起右手砸起了床,我一下回过了神,看向白小慧时,才发现一条极细的鱼线正勒着她的脖子。


白小慧命悬一线,我绝不能坐视不理。


当下我怀揣着必死的心,冲向床边,扯掉鱼线,撕裂绑绳,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


随即拉起白小慧就跑,我有些诧异,由始至终那套婚礼服都丝毫未动,隐约间我甚至听到它像是松了口气。


而就在我俩冲出房门的刹那,那套衣服轰然间瘫软在地。


「走,赶紧离开这里!」我死死拽住白小慧的手,感觉浑身都在哆嗦,白小慧也好不到哪里去,她的手宛如一块冰,寒冷刺骨。


白小慧慌忙点了点头。


我俩没有任何犹豫,几乎是夺门而出,狂奔着出了小区,两个人的手始终拽着,我不肯放开她,她也不肯放开我。


经过了这件事,我是身心俱疲,我决定请假几天,回老家去去晦气,小时候碰到邪门的事,老家都会请人驱邪送晦气,我知道不管灵不灵,我都得这么做,不然绝对会留下心理阴影。


但白小慧怎么办?


她肯定不能跟我回老家,唯一的办法就是赶紧让王鹏那孙子回来。


我联系了王鹏,可这孙子微信不回,电话不接,我没辙,只好等他来找我。


白小慧见我已经在订火车票了,赶忙问我是不是要丢下她,不要她了!


她说着竟往我怀里钻,整个人更是害怕的瑟瑟发抖。


我心头一怔,也一把抱住了她,劫后余生,我不可能再丢下她。


王鹏不管,我必须得管!


随便吃了点东西,又去找了间宾馆,今晚是无论如何走不了的,这个过程中白小慧一直死死拽着我。


到了宾馆,我让白小慧再睡一会儿,毕竟这一通折腾,肯定累坏了,但她很不放心,说一定要我搂着她睡。


我只好照做,先补个觉再说。


就这样我搂着她,她紧贴着我,两个人裹在一条被窝里。


白小慧在得到了充分安全感后,很快睡去了。



大学室友邀我合租,没想到迎接我的是他漂亮女友,而他竟要长时间出差,我尴尬得要死,兄弟女友还对我无比热情……

最近我打算租房子,大学同寝室的好基友王鹏突然找我,说他那边刚好有个单间,问我感不感兴趣,因为价格便宜,离我单位也近,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次日,我便大包、小包的开始搬家了,可到了租住的公寓,给我开门的竟是一个颜值极高的女人,穿着一条瑜伽裤,那身材别提有多惹眼。

我第一个反应肯定是找错地方了,可对方打量了一下我,立马就说,你是王鹏的大学同学吧,快进来,快进来。

我很诧异,这美女谁啊!

眼睛则直勾勾地盯着对方看,说实话这种样子的美女太稀有了!

美女好像习惯别人这么看她,自我介绍说自己叫白小慧,是王鹏的女朋友,王鹏刚巧昨晚出差了,临走前交代让我好好招待你。

白小慧说这番话的时候,我整个人是懵的。

王鹏什么家境,什么长相,哪怕他家祖坟炸了,也不可能找到这么赞的女朋友,我心里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恨。

简单安排好了房间,白小慧开始洗菜做饭,说今晚准备了大餐,你带着嘴吃就行了,啥活都不用干。

我木木地点点头,平常挺会说话的自己,面对白小慧竟不知道咋开口了。

也许这就是传说中被惊艳到的表现吧。

这时,王鹏来信息了,问我住进去没?

我说刚住进来,同时迫不及待地问他,找了这么赞的女友,居然连声招呼都不打,太不够意思了,必须请客吃大餐哦。

王鹏发来了一个惊愕的表情,整的好像挺肉疼似的,不过他也没多解释什么,只说自己这段时间在外地来不了,让我放心住就是了。

我差点没吐血,这王鹏心可真大,让我搬来住,自己却走了,孤男寡女的也不怕出点啥事!

晚餐很丰盛,白小慧不仅长得漂亮,做菜的手艺更是一流,我心里对王鹏的嫉妒更深了。

饭桌上,白小慧一个劲给我夹菜,那客气的程度好像我跟她才是大学同学似的,我原本很拘谨,但一来二去,两个人也慢慢混熟了,毕竟都是年轻人,共同话题也多。

吃完饭,白小慧收拾桌子洗碗,我立马自告奋勇地去扔垃圾,同时熟悉一下周围。

可刚在楼下扔完垃圾,我听见两个抱小孩的阿姨抬头,对着某一层楼指指点点,说那房子居然有人敢住,不怕半夜闹鬼什么的。

我忍不住顺着她们指的方向往上看,那不就是我刚搬进去的 501 嘛,从楼下刚好能看到 501 的厨房,白小慧还在刷碗呢。

这房子难不成还不干净?

我听王鹏说过,他其实也刚搬过来不久,看中的也是房租便宜,不然不会那么便宜转租给我一间。

王鹏向来办事粗心,既然我搬来了,这种事情肯定要问清楚。

可我刚准备问时,俩阿姨早已不知去向。

我怀着忐忑的心上了楼,原本还怕吓着白小慧,想隐晦地问她有没有了解过这房子。

白小慧毫无顾忌,说是不是听到有人说这房子不干净了?

她说没啥好怕的,哪个地方没死过人,闹鬼这种事她压根不信。

还说王鹏经常加班很晚,她大半夜睡不着,还在客厅看恐怖片呢。

我有点无语,心想这女人的神经也够大条的。

天渐渐黑了,同处一屋,面对这么一个美女,我哪里会有睡意。

白小慧也是一个典型的夜猫子,见我挺无聊,就切了点水果,提议一起刷新剧。

我没有意见,两个人就懒在沙发里看剧。

白小慧看新剧,我则时不时偷瞄她几眼,白皙的皮肤、精致的脸蛋、丰满的身材,一切都是那么的养眼。

电视剧放什么,我压根就没放心上,只觉得这剧吻戏真多,三观也不正,女主接二连三的出轨,幽会各种男人,有时竟还带家里来。

我看得挺尴尬,白小慧却看得很带劲,前仰后翻的,胳膊和大腿的肌肤跟我触碰后,也不收回。

关键还说女主的吻技好烂,还不如自己,更离谱的是转头问我的吻技咋样,我脸都快被她问红了。

内心则替王鹏捏把汗,真担心他头上冒绿光。

刷完剧,时间不早了,我俩互道晚安就各自进房了。

我困意终于来了,想着衣服啥的明天整理,一股脑儿塞进床边的衣柜再说,可刚一打开柜子,我就吓了一跳。



里头竟挂着一套颜色鲜红的新娘中式婚礼服,特别艳丽,还有凤冠霞帔。

关键还不在于这套婚礼服,而是它挂的方式,笔直下垂,非常立体,如果不看颈部以上,活脱脱就像有个人站在柜子里一般。

外面灯已经关了,白小慧估计这会儿已经脱衣服上床了,我当然不可能再去问她这礼服咋回事。

关上柜门,明天再说吧,兴许是房东女儿什么的结完婚留下的。

虽然有些膈应,但困意上来,也就不管了。

不过这一觉睡得特别不安稳。

迷迷糊糊间,我感觉柜门好像开了,那婚礼服的鲜红裙摆慢慢挪移了出来,我蜷缩在床上,眼睛都瞪直了。

我顺着裙摆往上看,婚礼服的两端竟多出了两条雪白纤细的手臂,上面长出了一颗头戴凤冠、端庄艳丽的头颅。

我浑身发颤,头皮炸裂,脑海一片空白。

只觉得这个「新娘」的妆涂得特别厚,口红擦得特别红,表情僵硬,就这样无神地看着墙角。

我想跑!

但我根本动都动不了!

就在这时,「新娘」猛转头,看向了我。

我吓得一哆嗦,心脏都快从嘴里奔出来了。

内心则大骂王鹏,哥们平时对你不薄,你居然把我往死路上领啊。

我不敢再往下看,可眼睛居然怎么也闭不上。

「新娘」就这么直直地看着我,冷不丁惨惨一笑,随即右手一抬,竟抽出了一把包着喜字的剪刀。

我想大喊,可根本发不声音。

就在这眨眼间,她举起剪刀,直接插入自己的脖子,然后猛得用力一划,鲜血瞬间狂喷。

这一幕让我完全失控,我使劲全身力气,从床上跳了起来。

眼前一切如旧,竟是一场噩梦!

此刻,天已微亮。

我本能地看了一眼衣柜,依稀还能看到那套婚礼服,可我哪里还敢打开,穿上衣服便夺门而出。

缩在客厅的沙发上,我第一个念头就是赶紧搬走,这里绝对不干净,再住下去小命都会不保。

也不知过了多久,白小慧终于打着哈欠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看到我脸色惨白的样子,立马觉得不对,赶紧过来问我怎么了。

我没多想,一五一十将昨晚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她。

纵然是胆大的白小慧听完脸色也都不好看了。

她给我递了杯热水,缓了好一会儿才说自己刚搬进来的时候,关于这屋子的闲言碎语听了不少,大体说这屋子原本住着一位漂亮的准新娘,喜宴都已经定了,可就在结婚前几天,新郎竟跟一个洗脚妹好上了,还鬼迷心窍地要跟对方结婚。

新娘依旧深爱着新郎,可想尽办法都无法挽回新郎的心,最终以死相逼,新娘也不回头,听说就在那屋拿剪刀抹了脖子。

白小慧说完这件事,我俩彼此沉默了很久。

最后我哆哆嗦嗦来了一句。

「今天我就搬走!」

白小慧唰地一下看向我,着急道:「你走了,我怎么办?我一个人哪里还敢住啊!」

白小慧这话说到最后,都带着哭腔了。

确实经过了这事,一个人谁还敢住这儿。

不过我是死也不会再住那间屋了。

白小慧像是看出了我的心思,带着恳求的语气道:「你别丢下我一个人好不好,要不今晚你也住我那间?我那间啥事没发生过!」



我差点没吐血,跟你住一间,王鹏回来还不打死我。

白小慧紧跟着补充道:「放心,王鹏不会知道,另外咱这不是特殊情况,确实是没办法才这样,我求求你留下陪我好不好?」

我看得出来,白小慧初来乍到,是真没地方可去,兜里估计也没几个钱。

看到一个美女这么求我,而且我还答应王鹏要照看好她,就这么走了也太不义气了,因此便点点头。

随即道:「那今晚你睡床,我打地铺好了。」

白小慧松了口气说等王鹏回来,再重新找地方,这几天咱们就将就一下,说完还朝我吐了吐舌头。

说实话跟这么一个大美女住一屋,是我做梦都想的事。

随后我浑浑噩噩的上了一天班,那套鲜红的婚礼服似乎仍旧在我眼前晃悠,下班快到租住小区时,那种忐忑的感觉更强了。

不过就在我跨入小区的刹那,我看见白小慧竟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外面的长椅上,冷风拂面,吹得她的小脸通红。

我问她,你咋一个人坐这儿?不冷啊?

白小慧看到我回来,楚楚可人地抽了抽鼻子,胆怯地说天快黑了,我一个人呆在家里害怕。

白小慧说这话的时候,犹如一只受惊的小猫,似乎是怕我今晚不回来了,这一刻我真想牵住她的手,永远护着她。

我说别怕,有我呢,我绝不会丢下你不管的。

白小慧灿烂一笑,很用力地点了点头。

两个人就这样一前一后步入小区,突然迎面一条金毛像是发了疯似的,突然冲向我们,白小慧吓得一把拉住我的手。

狗主人及时拉住金毛,同时赶忙向我们道歉,说自己的狗一向很温顺,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

因为没有发生意外,我们也没计较,两个人回到出租屋,我才发现这一路我都牵着白小慧,直到两个人都意识到不对劲,才尴尬地松开了对方。

晚上随便吃了点,我俩都没啥胃口。

夜幕很快降临,白小慧刷剧的心情都没有了,说我昨晚没睡好,今夜还是早点睡吧,然后洗刷一番就进了房间。

我看着她婀娜多姿的背影,想想今晚要与她同处一室,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洗刷一番后,我壮着胆子终于进入了白小慧的房间,屋内散发着一股迷人的香水味,白小慧坐在旁边的梳妆台正擦着精华乳,屋内空调调的很高,白小慧换上了一身薄薄的丝织睡衣,纤纤玉足显露无疑,一条粉色文胸搁在床边。

这一幕任何男人看后恐怕都会想入非非。

白小慧也感觉气氛不对,赶紧指了指地上,说地铺铺好了,早点睡吧,然后就麻利地钻进了被窝。

我也很快进了被窝,然后深呼吸几下,尽量让自己别起邪念早点睡觉,否则王鹏追到天涯海角也要砍死我。

可越是逼自己睡越睡不着,白小慧同样如此,在床上翻来覆去。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突然,咚咚咚……

卧室门外传来了三声敲门声。

我整个人瞬间绷直,白小慧更是尖叫一声,整个人直接滚进了我的地铺,紧紧抱住了我。



迷迷糊糊间,我感觉柜门好像开了,那婚礼服的鲜红裙摆慢慢挪移了出来,我蜷缩在床上,眼睛都瞪直了。


我顺着裙摆往上看,婚礼服的两端竟多出了两条雪白纤细的手臂,上面长出了一颗头戴凤冠、端庄艳丽的头颅。


我浑身发颤,头皮炸裂,脑海一片空白。


只觉得这个「新娘」的妆涂得特别厚,口红擦得特别红,表情僵硬,就这样无神地看着墙角。


我想跑!


但我根本动都动不了!


就在这时,「新娘」猛转头,看向了我。


我吓得一哆嗦,心脏都快从嘴里奔出来了。


内心则大骂王鹏,哥们平时对你不薄,你居然把我往死路上领啊。


我不敢再往下看,可眼睛居然怎么也闭不上。


「新娘」就这么直直地看着我,冷不丁惨惨一笑,随即右手一抬,竟抽出了一把包着喜字的剪刀。


我想大喊,可根本发不声音。


就在这眨眼间,她举起剪刀,直接插入自己的脖子,然后猛得用力一划,鲜血瞬间狂喷。


这一幕让我完全失控,我使劲全身力气,从床上跳了起来。


眼前一切如旧,竟是一场噩梦!


此刻,天已微亮。


我本能地看了一眼衣柜,依稀还能看到那套婚礼服,可我哪里还敢打开,穿上衣服便夺门而出。


缩在客厅的沙发上,我第一个念头就是赶紧搬走,这里绝对不干净,再住下去小命都会不保。


也不知过了多久,白小慧终于打着哈欠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看到我脸色惨白的样子,立马觉得不对,赶紧过来问我怎么了。


我没多想,一五一十将昨晚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她。


纵然是胆大的白小慧听完脸色也都不好看了。


她给我递了杯热水,缓了好一会儿才说自己刚搬进来的时候,关于这屋子的闲言碎语听了不少,大体说这屋子原本住着一位漂亮的准新娘,喜宴都已经定了,可就在结婚前几天,新郎竟跟一个洗脚妹好上了,还鬼迷心窍地要跟对方结婚。


新娘依旧深爱着新郎,可想尽办法都无法挽回新郎的心,最终以死相逼,新娘也不回头,听说就在那屋拿剪刀抹了脖子。


白小慧说完这件事,我俩彼此沉默了很久。


最后我哆哆嗦嗦来了一句。


「今天我就搬走!」


白小慧唰地一下看向我,着急道:「你走了,我怎么办?我一个人哪里还敢住啊!」


白小慧这话说到最后,都带着哭腔了。


确实经过了这事,一个人谁还敢住这儿。


不过我是死也不会再住那间屋了。


白小慧像是看出了我的心思,带着恳求的语气道:「你别丢下我一个人好不好,要不今晚你也住我那间?我那间啥事没发生过!」



里头竟挂着一套颜色鲜红的新娘中式婚礼服,特别艳丽,还有凤冠霞帔。


关键还不在于这套婚礼服,而是它挂的方式,笔直下垂,非常立体,如果不看颈部以上,活脱脱就像有个人站在柜子里一般。


外面灯已经关了,白小慧估计这会儿已经脱衣服上床了,我当然不可能再去问她这礼服咋回事。


关上柜门,明天再说吧,兴许是房东女儿什么的结完婚留下的。


虽然有些膈应,但困意上来,也就不管了。


不过这一觉睡得特别不安稳。


迷迷糊糊间,我感觉柜门好像开了,那婚礼服的鲜红裙摆慢慢挪移了出来,我蜷缩在床上,眼睛都瞪直了。


我顺着裙摆往上看,婚礼服的两端竟多出了两条雪白纤细的手臂,上面长出了一颗头戴凤冠、端庄艳丽的头颅。


我浑身发颤,头皮炸裂,脑海一片空白。


只觉得这个「新娘」的妆涂得特别厚,口红擦得特别红,表情僵硬,就这样无神地看着墙角。


我想跑!


但我根本动都动不了!


就在这时,「新娘」猛转头,看向了我。


我吓得一哆嗦,心脏都快从嘴里奔出来了。


内心则大骂王鹏,哥们平时对你不薄,你居然把我往死路上领啊。


我不敢再往下看,可眼睛居然怎么也闭不上。


「新娘」就这么直直地看着我,冷不丁惨惨一笑,随即右手一抬,竟抽出了一把包着喜字的剪刀。


我想大喊,可根本发不声音。


就在这眨眼间,她举起剪刀,直接插入自己的脖子,然后猛得用力一划,鲜血瞬间狂喷。


这一幕让我完全失控,我使劲全身力气,从床上跳了起来。


眼前一切如旧,竟是一场噩梦!


此刻,天已微亮。


我本能地看了一眼衣柜,依稀还能看到那套婚礼服,可我哪里还敢打开,穿上衣服便夺门而出。


缩在客厅的沙发上,我第一个念头就是赶紧搬走,这里绝对不干净,再住下去小命都会不保。


也不知过了多久,白小慧终于打着哈欠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看到我脸色惨白的样子,立马觉得不对,赶紧过来问我怎么了。


我没多想,一五一十将昨晚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她。


纵然是胆大的白小慧听完脸色也都不好看了。


她给我递了杯热水,缓了好一会儿才说自己刚搬进来的时候,关于这屋子的闲言碎语听了不少,大体说这屋子原本住着一位漂亮的准新娘,喜宴都已经定了,可就在结婚前几天,新郎竟跟一个洗脚妹好上了,还鬼迷心窍地要跟对方结婚。


新娘依旧深爱着新郎,可想尽办法都无法挽回新郎的心,最终以死相逼,新娘也不回头,听说就在那屋拿剪刀抹了脖子。


白小慧说完这件事,我俩彼此沉默了很久。


最后我哆哆嗦嗦来了一句。


「今天我就搬走!」


白小慧唰地一下看向我,着急道:「你走了,我怎么办?我一个人哪里还敢住啊!」


白小慧这话说到最后,都带着哭腔了。


确实经过了这事,一个人谁还敢住这儿。


不过我是死也不会再住那间屋了。


白小慧像是看出了我的心思,带着恳求的语气道:「你别丢下我一个人好不好,要不今晚你也住我那间?我那间啥事没发生过!」



刹那间,我的神经一下子绷紧。


脑海里更是本能地冒出两个字——逃命。


经过了那件事后,白小慧不会无缘无故去那间房,而且她「失踪」的时间起码超过一小时,也就是说从我出卧房到现在,她也许就一直悄然无声的在那个房间。


我不敢再往下想,双脚开始慢慢往大门口移。


可就在此时,一声轻微的求救声从屋内传出,声音虽轻,但我肯定就是白小慧。


她遇到危险了。


屋内的「鬼」很可能对她下手了。


此刻,我要是这么逃了,白小慧必然凶多吉少。


我不能丢下她,昨天我还说要永远护着她,今天若这样弃她而去,那还算是个男人嘛。


瞬间,我捏紧拳头、咬紧牙关、心中一横,猛的冲过去推开了那屋的门。


饶是我做足了思想准备,仍旧被眼前的一幕吓了一大跳。


白小慧的手脚被绑在床上,嘴里塞着一块红布,不过这并不重要,关键的是她旁边坐着一个「人」,不,准确的说是一套衣服!


就是那套鲜红的婚礼服,它就像一个活人一般坐在红凳子上,无头无手,但在我刚才开门的刹那,明显感觉到它身体一转,一双无形的双眼死死盯着我。


我的世界观彻底塌陷了,整个心理防线更是瞬间崩塌,大脑更是一片空白,甚至连逃命都完全忘了。


就这样呆呆地看着它。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好几秒!


突然!砰!砰!白小慧艰难抬起右手砸起了床,我一下回过了神,看向白小慧时,才发现一条极细的鱼线正勒着她的脖子。


白小慧命悬一线,我绝不能坐视不理。


当下我怀揣着必死的心,冲向床边,扯掉鱼线,撕裂绑绳,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


随即拉起白小慧就跑,我有些诧异,由始至终那套婚礼服都丝毫未动,隐约间我甚至听到它像是松了口气。


而就在我俩冲出房门的刹那,那套衣服轰然间瘫软在地。


「走,赶紧离开这里!」我死死拽住白小慧的手,感觉浑身都在哆嗦,白小慧也好不到哪里去,她的手宛如一块冰,寒冷刺骨。


白小慧慌忙点了点头。


我俩没有任何犹豫,几乎是夺门而出,狂奔着出了小区,两个人的手始终拽着,我不肯放开她,她也不肯放开我。


经过了这件事,我是身心俱疲,我决定请假几天,回老家去去晦气,小时候碰到邪门的事,老家都会请人驱邪送晦气,我知道不管灵不灵,我都得这么做,不然绝对会留下心理阴影。


但白小慧怎么办?


她肯定不能跟我回老家,唯一的办法就是赶紧让王鹏那孙子回来。


我联系了王鹏,可这孙子微信不回,电话不接,我没辙,只好等他来找我。


白小慧见我已经在订火车票了,赶忙问我是不是要丢下她,不要她了!


她说着竟往我怀里钻,整个人更是害怕的瑟瑟发抖。


我心头一怔,也一把抱住了她,劫后余生,我不可能再丢下她。


王鹏不管,我必须得管!


随便吃了点东西,又去找了间宾馆,今晚是无论如何走不了的,这个过程中白小慧一直死死拽着我。


到了宾馆,我让白小慧再睡一会儿,毕竟这一通折腾,肯定累坏了,但她很不放心,说一定要我搂着她睡。


我只好照做,先补个觉再说。


就这样我搂着她,她紧贴着我,两个人裹在一条被窝里。


白小慧在得到了充分安全感后,很快睡去了。


而我在如此尤物缠绕之下,睡意被驱赶的丝毫不剩,内心邪念更是翻江倒海涌了出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