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给病娇大佬冲喜后傻妻她飒爆了

给病娇大佬冲喜后傻妻她飒爆了

萌小北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乔汐是外人眼中的丑八怪、傻妞,自从被养父母从鬼岛上接回来后,便直接给送到了病娇残废封御寒身边,做了冲喜新娘。谁能想到这一场替嫁,竟真的让封御寒的身体越来越好。直到某天,人们发现乔汐竟与一个帅的人神共愤的男人调情,明眼人一看,哪是红杏出墙,这明明是乔夕和封御寒这对小夫妻。

主角:乔汐,封御寒   更新:2022-09-14 12:0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乔汐,封御寒的女频言情小说《给病娇大佬冲喜后傻妻她飒爆了》,由网络作家“萌小北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乔汐是外人眼中的丑八怪、傻妞,自从被养父母从鬼岛上接回来后,便直接给送到了病娇残废封御寒身边,做了冲喜新娘。谁能想到这一场替嫁,竟真的让封御寒的身体越来越好。直到某天,人们发现乔汐竟与一个帅的人神共愤的男人调情,明眼人一看,哪是红杏出墙,这明明是乔夕和封御寒这对小夫妻。

《给病娇大佬冲喜后傻妻她飒爆了》精彩片段

夜深,墨园如地狱般死寂。

唯独主楼别墅顶层的落地窗,倾泻下幽暗如火般的红光。

那里是封家少主封御寒的新房。

“汐汐不是喜欢瑾年哥哥吗?喝了这杯牛奶,妈妈就让你做瑾年哥哥的新娘子!”

婚房门口,乔夫人云舒温柔的诱哄着身旁的少女,美眸里却折射出阴毒的光。

少女乔汐穿着一身红色旗袍新娘装,听到这话,高高兴兴的把一大杯牛奶喝完。

唇畔沾染上一圈奶渍,娇俏可爱,肌肤胜雪。

可是右脸上那道疤痕,却丑陋的让人不忍直视。

云舒强忍着心中的嫌弃,继续耐心的询问,“喝完牛奶热不热?想不想脱衣服?”

“呜呜呜,热,妈妈,汐汐热!”

“脱完衣服就不热了!来,妈妈帮你!”

云舒急不可耐的将乔汐身上的衣服扒了下来——

少女犹如牛奶般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

那凹凸有致的身体宛若上好的艺术品,若不是脸上有道疤,随便任何一个角度都是顶级又纯又欲的天花板。

云舒没想到,这死丫头在鬼岛待了五年还能长的这么好。

幸亏毁了容还是个傻子。

心头摧毁的欲望更甚。

她将乔汐推到婚房门口,柔声细语道:“不用害羞!瑾年哥哥就躺在房间的大床上等着汐汐呢!去吧!快爬到床上去,瑾年哥哥一定会好好疼爱你的!”

乔汐闻言,抱着手里脏兮兮的洋娃娃便欢天喜地的冲进了房间里。

“瑾年哥哥,汐汐来啦!汐汐要做瑾年哥哥的新娘子啦!”

乔汐蹦蹦跳跳的扑到了婚床上,一把抱住了床上的男人!

看到这一幕,云舒在外面直接反锁了房门,转身离去。

还想嫁给瑾年少爷?

她也配?

丑八怪,臭傻子,也就只配代替她们家薇薇嫁给封御寒这样的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短命鬼。

只是没人知道,云舒前脚刚走,乔汐便瞬间收敛了所有痴傻的表情。

她冰冷的视线扫向门口,纤细的手指握紧成拳!

眸中恨意,风卷云涌!

所有人都以为,她是个傻子,其实她是装的。

十年前,她被乔家收养。

算命大师说,乔家大小姐乔薇薇二十岁那年会遭遇大劫,并且死无全尸。

只有找一个生辰八字相同的女孩代其承受这一切,才能一生无忧。

她便是那个代其受过的人。

她在乔家受尽折磨,为了求生,不知道逃了多少次,可每一次都被抓回来,所以她只能装疯卖傻。

后来她因发现了乔薇薇放火烧死乔爷爷的秘密,又被他们为掩人耳目送去鬼岛。

若不是乔薇薇二十岁的大劫来临,他们根本不可能把她从鬼岛接出来。

人人皆知,封家少主封御寒病入膏肓,杀人如麻,是封家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煞星。

没人想到只剩一口气的他,却在临死之前,点名要娶乔家大小姐乔薇薇为他冲喜。

乔家不敢得罪封御寒。

于是便想到了她这个替死鬼。

不过,这倒给了乔汐从鬼岛离开的机会!

五年鬼岛生活她都活下来了!

更何况是封家墨园!

只要封御寒断了气,她便可以利用封家少奶奶的身份,替乔爷爷找出真相,让那群收养她却折磨她的人,后悔今日的选择!

整栋别墅安静到诡异。

唯独只能听见身下男人粗重又痛苦的呼吸声。

乔汐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这才想起她压着的男人是她的新婚丈夫,那已经陷入重度昏迷,活不了多久的封家煞星封御寒!

此时此刻,乔汐的身上只有一件红色肚兜,一条喜气洋洋的红底裤,她就这样不怕死的趴在封御寒身上!

还被喂了一杯加了料的牛奶!

就算是个将死之人,也毕竟是个男人,乔汐活了二十年,还从未跟一个男人如此亲密过。

想要爬起来,却不小心碰到男人壁垒分明的肌理。

那冰冷如铁,剑拔弩张的肌肉,便像一根导火索。

药效瞬间便发挥了作用!

她咬着唇,逼着自己冷静,可是那只不听话的小手却难耐的扣紧了男人的脖颈,那双夹紧男人腰腹的腿,更是控制不住的想要缠绕。

乔家狠狠咬牙,将一根银针毫不犹豫的扎进自己的指尖!

那销魂蚀骨的感觉才渐渐散去!

想在理智崩溃前离他远远的!

却不想,倏然——

寒光迸射!

屁股还未离开,手腕被一股大力狠狠攥住,躺在床上的封御寒蓦地睁开了双眼!

男人的双眼阴沉,冷厉,让人不寒而栗!

他的动作快如闪电,冰冷的手指掐住她的脖子,低沉凉薄的嗓音压抑着愤怒,“你想干什么?!”

婚房里的气氛,瞬间诡异到阴风阵阵。

乔汐根本没想到,他会突然醒过来!

她懵了。

可是大脑却在飞速运转。

倏然,灵机一动!

眼底划过一抹狡黠,小手拽住男人的大掌,两条长腿在他腰腹旁紧紧一蹬,“驾!驾!嘿嘿嘿,骑大马!嘿嘿!骑大马!”

她那小屁股,更是在他的腰腹处一起一落。

“唔!”

柔软和刚硬之间,只隔着薄薄的布料。

封御寒闷哼一声,脸色骤然铁青,瞬间便起了不该有的反应。

他压抑着呼吸扣住她作乱的腰,“你给我下来!不准再动!”

“不要不要!汐汐要骑马!还要飞起来!啊——”

却不想,瞬间就被男人从身上扯了下来!

掐着脖子压在身下!

床头灯被他扭亮,顿时照亮彼此的脸!

封御寒黑眸幽暗如海底般落下,怀中的少女,生了一副单纯至极的面孔。

她的脸上疤痕崎岖,可没有受伤的那边脸,却粉如桃花,唇形饱满,一颗唇珠点缀在上方娇俏可人。

许是被他弄疼了,她紧簇着眉心,

眼睛里染上泪珠,楚楚可怜的开始撒娇。

“呜呜呜!痛痛!汐汐痛!哥哥吹!”

她委屈巴巴的哭,抽抽搭搭的,没一会眼睛都肿了。

小手抬起来擦眼泪,妆容花了,小脸顿时变成小花猫。

那软糯撒娇的小奶音,更像挠人的勾子撩拨在封御寒的心上!

可是封御寒见过乔薇薇,并不是眼前这副模样!

脸色骤冷,怒极!

心中的怜悯消失殆尽!

手上的力道寸寸加重,他阴鸷的寒眸狠狠眯紧,“你不是乔薇薇!你是谁?”

 


乔汐的小脸被憋的通红,胡乱的挣扎,“呜呜呜,我是汐汐呀!哥哥的新娘子!妈妈说,只要汐汐代替姐姐嫁过来,就奖励汐汐好多好多棒棒糖!”

没想到,传闻中杀人如麻,六亲不认的短命鬼竟然如此英挺俊美,气度不凡!

不知道比那个道貌岸然的封瑾年好多少倍!

灯光笼罩下,那矜贵挺拔的身姿,短寸的发如刀割,剑眉星目,五官深邃立体,一笔一划都仿佛造物主的恩赐。

而且,刚刚抓着他骑马的时候,她已经为他偷偷号过脉,眼前的男人根本没有病!

那身体刚劲有力,比常年健身的人还要精力充沛,他健康的很,别说今晚,就是再过五十年,都死不了!

可她却要被掐死了!

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封御寒从床上扔了下去。

“乔家敢送一个冒牌货给我?”

封御寒的脸色阴沉到底,“真是,不想活了!”

咣当一声!

乔汐的额头直接磕在了地板上。

她疼的脸都白了,却眨着乌黑的大眼睛,摸着被摔疼的屁股爬起来,“哥哥坏!老公哥哥是大坏蛋!汐汐不喜欢你了!呜呜呜……”

封御寒大手一挥,直接扯过床单扔在了她的脸上。

夜色滚滚而来,男人神邸般英俊的五官倒映在落地窗上,双腿迈步下床,稳稳的踩在昂贵地板上。

修长的手指扣紧睡袍的带子,他沉声召唤。

“厉行!”

几乎是顷刻之间,便有一位身穿黑色西装的保镖出现。

“少主!”

封御寒居高临下睥睨着角落那一团,质问保镖,“查一查,乔家送来的是个什么东西?!”

低沉醇厚的低音炮,凛冽幽寒的仿佛从地狱而来。

保镖厉行循着方向看过去,便看到了墙角蹲着的花脸少女。

少女浑身被床单包裹,只钻出一张惨不忍睹的小花脸。

厉行赶紧低头认错,“抱歉少主,是属下失职!”

他派人给乔汐洗了脸,然后迅速的采集了乔汐的人脸图像进行识别,立刻便找到了答案。

“少主,这,这不是乔薇薇……这是那个乔家的智障养女,是个精神病患者,叫乔汐。”

封御寒的脸色便降至冰点。

“智障养女?”他漆黑审视的眸光落在乔汐身上。

“是,她是十岁那年被乔家收养的,十八岁那年因作风问题被学校退学,所以精神受了刺激,智商只剩五岁,后来因为放火烧死乔老爷子被乔家送去鬼岛自生自灭。这一次封家乔家的婚约提上议程,乔家为了保护亲生女儿,才把这养女从鬼岛接回来。”

封御寒全身上下都被戾气包裹,那黑暗尊贵的气场,呼啸而来。

“乔家,断掉资金链!”

“至于她——”封御寒话音一顿,随即便云淡风轻道:“拖到后院,喂凯撒!”

这一声令下,厉行领命。

“是,少主!”

厉行直接命人把乔汐从婚房里拖了出去!

乔汐还沉浸在封御寒给她的巨大冲击中,人却已经被不知从哪里窜出来的保镖架着离开了婚房,往后院走去。

后院,漆黑一片,唯独凯撒那双凶神恶煞的大眼,反射出冰冷的光。

看到被人架到笼子边的乔汐,凯撒睡意全无,抖着毛站起来,张嘴便开始狂吠。

要知道,少主的宠物凯撒可是一只成年雄性藏獒,跟少主的脾气一样。

天生冷血,生人勿近,敢靠近他的陌生人,特别是女人,最后都被撕逼成了碎片!

乔汐虽说这是个冒牌货,还是个傻子,可她并没有让人厌烦的迟钝和痴傻,反倒可怜的让人心疼。

厉行不忍心,“这位小姐,你能听懂我说话吗?若是跟我们少主说句软话,说你是被逼的,兴许我们少主能大发慈悲留你一命!”

乔汐不但没说话,还傻傻笑了两声。

见她没反应,厉行两眼一闭,吩咐属下,“扔吧!”

嗖的一声,乔汐轻飘飘的身子就被扔进了凯撒的笼子里!

可是——

计划中的血腥场面没有看到,反而看到乔汐在笼子里抱住了凯撒的脖子,电光火石之间,还撒娇般蹭了蹭他竖起的狗毛,像是被挠的有些痒,她还咯咯笑起来,“好玩,好玩——”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凯撒那血盆大口戛然止住在乔汐的脸颊,改成用狗头回应她,甚至温顺的趴下来,用舌头亲密的舔她疤痕崎岖的脸。

一人一狗竟然相见恨晚,玩成一团。

不远处,封御寒披着一件黑色大衣,众人簇拥下,他冷冷勾唇,漆黑无底的双眼浮起一层幽暗的光。

一旁的保镖们也全都被这一幕惊呆了,因为少主的爱宠凯撒可从没对陌生人如此亲密过!

厉行压下心头震惊,“少主……凯撒好像……很喜欢她。”

封御寒迈开修长的双腿走过去,一步一步是脚踩落叶的声音,一直到狗笼面前,修长笔直的裤腿开始变形,他蹲在了乔汐的面前。

抬手捏起了她的下巴。

凯撒的狗毛遮住了她受伤的一边脸,长而卷翘的睫毛如蝴蝶的羽翼,露在外面的五官却精致小巧。

那小鹿般纯净的双眼,灵动可爱,正懵懵懂懂望着他。

她娇俏的唇,像颗熟透的草莓,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一口。

看到他走近,漂亮的小嘴露出两颗小虎牙,脆生生的喊到,“老公哥哥!”

闻言,封御寒脸色沉了沉。

脑海中不由想起另一个身影。

当年那个女孩,也有这样一双小虎牙,也曾跟幼年时的凯撒玩成一团,那是凯撒唯一愿意接近的女孩子。

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封御寒再没能找到过她。

他眸光沉沉望着乔汐,想要从乔汐身上看出那人的影子。

可乔汐傻里傻气的模样,却又跟她截然不同!

封御寒抿唇,眸中怒火瞬间迸射,“不准再叫!”

这个又丑又笨的小傻瓜,怎么可能是他的小艺。

乔汐眨眨眼睛,“老公老公!老公老公!老……”

“住嘴!”

乔汐:“……”

旁边厉行咬着唇,差点笑出声。

这位厉家送来的小傻瓜,真的好可爱!

他已经好久没有看到少主吃瘪的模样了!

封御寒阴沉的眸光扫过来,厉行赶紧收敛了表情。

不过,封御寒还是改变了主意,他直接起身,沉着脸吩咐道:“把她洗干净,送到主楼来!”

“是。”

这一声令下,乔汐又被架了回去。

只是黑暗中,没有人注意,乔汐淡漠呆滞的双眼倾泻出一抹亮光。

 


乔汐被乔家扔到鬼岛五年,从饿狼嘴里扑食,与猛兽共寝,如何让自己死里逃生,都是她的必修课。

她就知道她死不了!

嫁进来之前,她以为自己嫁的是位活阎罗,没想到,真正的封御寒远远比她想象的要深藏不露!!

有他在,封家二少封瑾年怕是一辈子都别想爬到他的头上来。

既然如此,那她可一定要坐稳这封家少奶奶的位置!

想到乔薇薇得知真相后那张悔不当初的脸,乔汐便觉心中热血沸腾!

……

乔汐被架回主楼洗干净后,直接被扔到了一楼的小黑屋里,

女管家兰姐居高临下,派人将饭碗扔到她面前。

“从今天开始,你就睡在这里,不准踏进少主的房间一步,听到没?”

乔汐低头看了看脚下的碗,这样也好,远离封御寒,她便可以在自己的小窝里想干嘛干嘛!

然后她来时抱着的那个脏兮兮的洋娃娃便被扔在了脚下。

兰姐转身扬长而去。

乔汐悄悄的环顾四周,确定房间里没有监控后。

她的小手便钻进洋娃娃的肚子里,用力一拉,拉出一个小型电子设备——

这是一枚小型的掌上电脑。

小手随便在屏幕上滑动了几下,屏幕便亮了起来。

画面里,是乔家金碧辉煌的客厅。

离开乔家时,她便在乔家最隐秘的位置安装了微型监控。

乔夫人云舒已经安全的回到家中,她穿着昂贵的真丝睡袍,脸上贴着面膜躺在贵妃踏上,正在跟乔薇薇一起幻想美好的未来。

“薇薇!封家墨园简直豪华的堪比皇宫,果然名不虚传,妈妈总有一天要你成为那里的女主人!”

一身名媛范的乔薇薇喝一口咖啡,心里还有点惴惴不安,“妈妈,我们把乔汐那个傻子送去封家替嫁,真的不会被封御寒发现吗?”

“怎么可能?封御寒那个煞星已经重度昏迷,活不了多久!乔汐那傻子嫁过去更是必死无疑!等这俩祸害死了,瑾年少爷就能继承封家庞大的家产,到时候,这封家墨园还不都是你的?”

乔薇薇这才松了一口气,脸上多了娇嗔腼腆的笑,“妈妈,我才二十岁,还不想那么早嫁人!”

“那可不行。薇薇,瑾年少爷接下封家大权后,那便真正成为帝都最强的男人!到时候,不知道多少女人想要跟你抢了!为免夜长梦多,你得先订婚!”

乔汐冷笑!

真是做梦!

还想熬死她跟封御寒,做封家墨园的女主人!

这愿望,怕是到死都不能实现了!

就在此时,画面中出现一道巨大的声响!

乔父乔穆城阴沉着脸出现在镜头中,步入中年的他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但是此时此刻,却暴跳如雷的摔了手机!

“该死!资金链为什么会断裂?!”

“薇薇!你给瑾年打电话,问一问他,究竟是怎么回事?!”

镜头里的乔薇薇被吓坏了,因为过惯了千金大小姐的生活,漂亮的脸蛋上满是不安,“怎么了?不会是替嫁的事被封御寒发现了吧?”

云舒当即否认,“不可能!那短命鬼说不定已经断气了!薇薇别怕,这电话妈妈来打!我们乔家跟封家可是亲家,看看整个帝都谁敢断我们的资金链!”

乔汐看着镜头里,这一家人六神无主的模样,嘴角勾起冰冷的笑。

他们大概还不知道,断掉他们资金链的正是他们口中快要断气的煞星封御寒!

更想不到,他们的好日子,从今天开始便到头了!

因为这些,远远不够。

她可还没出手!

乔汐关掉监控视频,便侵入了通讯系统,直接拦截了乔家通往封家的所有通讯信号!

一切结束。

只等着明天风雨满城。

许是知道此时封御寒不会再要她的命,乔汐窝在小黑屋的木板床上,情绪放松下来,很快便睡着了。

只是没想到,封御寒竟然如此阴魂不散。

天刚微微亮,她便听到了封御寒低沉有力的嗓音在耳边响起。

“消息放出去了吗?”

“放出去了,属下已经通知各大媒体,八点一到就在头版头条爆出您去世的消息!届时,必定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谁敢在这时候蹦出来,立刻解决!”

“是,少主。属下绝不会让您失望。”

乔汐默默睁开双眼,悄悄的凑到门口往外看。

一眼便看到了客厅内,封御寒高大挺拔身影。

厉行拎着一件崭新的双排扣大衣站在玄幻处,小心翼翼的压低声音,“……那个少主,属下多嘴问一句,那您把少奶奶留下来,是有什么安排?少奶奶已经在旁边那个小黑屋里睡了十个小时了,怎么叫都叫不醒,许是在鬼岛没过过一天好日子,睡得特别香,还打了鼾!”

“少奶奶?她不配!”

“是,属下知错!”

封御寒修长的手指整理好衣服的袖扣,薄唇轻启,嗓音冰寒而冷漠。

“起草一份离婚协议,让她签了。”

“明白。”厉行点头应道。

“她在哪儿?”

封御寒抬眸,穿上大衣,便更加气度非凡。

厉行指了指旁边的小黑屋,“就在里面。”

话音落,封御寒迈开长腿向门口走来。

乔汐骂了他一句衣冠禽兽之后,赶紧回到她的小床里装睡。

为了装的像一点,她还流了哈喇子。

很快,房门被打开,走廊里的光线倾泻到小黑屋内,便有一道压迫力十足的阴影覆盖下来。

她听到封御寒低沉又有震撼力的嗓音响起。

“事成之前,就把她关在房间里,没有我的允许,不准放她出来!等到一切尘埃落定,再让她跟乔家一起死!”

乔汐闭着眼睛装睡,闻言睫毛狠狠颤了颤!

直到浩浩荡荡的脚步声渐行渐远,乔汐才睁开一只眼。

衣冠禽兽!

一点都不顾及他们一夜夫妻百日恩的情谊。

她才不会乖乖离婚等死呢!

没一会,房门再次被打开。

女管理兰姐叉腰走到她面前,一把将手里的文件扔到了她脸上。

乔汐眯了眯眸子回头,一眼便看到离婚协议书那几个大字。

脸被锋利的纸张边缘划破,渗出细小的血珠。

乔汐觉得有些疼,下一秒,冷厉的视线落在了那位嚣张的女佣身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