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全世界都在等我们分手

全世界都在等我们分手

不是风动 著

其他类型连载

【知道真相后攻眼泪掉下来】路人1:你确定这个科研大牛顶级学霸神仙颜值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小哥哥是……替身吗?建议看眼科。发小2:什么?他是替身?太好了你不上心我就上了!嫂子求你康康我!!!导师3:就你,想泡我的学生?呵呵呵呵呵亲爹4:乖崽,咱们配不上人家,放过人家吧从小人赢·富可敌国·冷酷精英攻:……

主角:林水程傅落银   更新:2022-09-13 05:4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水程傅落银的其他类型小说《全世界都在等我们分手》,由网络作家“不是风动”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知道真相后攻眼泪掉下来】路人1:你确定这个科研大牛顶级学霸神仙颜值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小哥哥是……替身吗?建议看眼科。发小2:什么?他是替身?太好了你不上心我就上了!嫂子求你康康我!!!导师3:就你,想泡我的学生?呵呵呵呵呵亲爹4:乖崽,咱们配不上人家,放过人家吧从小人赢·富可敌国·冷酷精英攻:……

《全世界都在等我们分手》精彩片段

周衡到楼下时,林水程还在收拾东西。破落的居民区一片嘈杂,旁边一堆孩子远远地歪头打量楼下这辆豪华的空间车。

林水程刚下课回来,衬衣上被楼梯的灰刮了几道,他努力从摞了一大堆的纸盒中探出头来,轻声道歉:“不好意思,我还有点东西要拿。”

他眼尾有一粒红色泪痣,能把人看得心一跳。

周衡礼貌地说:“傅先生说您什么都不用带,东西等搬去星城时再买。”

林水程坚持:“能丢的都丢了,是我的书和资料。还有我的猫。”

他把箱子放进后备箱,又上楼去了。他很清瘦,是纤细漂亮的那一挂,有礼貌,也有搞科研的那种犟气。

好一点形容是书卷气,次一点的形容就是土,不上道。

拿老板的钱伺候老板的人,周衡给傅落银当助理这么久,这样的事情处理多了,但是林水程这么不上道的实属平生罕见。

他们这些学生实验室累死累活做出来的数据,拿什么项目成果都是傅落银一句话的事。

林水程只顾他的数据资料,全然没意识到今后等着他的还有大把好机会——他现在的联盟星城大学江南分部,一样的分数进来,可地理位置,事业资源,哪里比得上本部?还愁没有新项目做?这边的资料带到那边去也是吃灰。

林水程跟了傅落银两年,周衡第一次见他什么样,现在就是什么样。

精致华贵的衣服送过来了,林水程才会穿,傅落银不打电话给他,他能守着饭桌默默等几个月。

周衡寻思着,这大概是包养关系中最常见的一种,起初为钱,后来动情,不撞南墙心不死。

林水程最后拿下来的是一个圆形的试剂杯,里面装着满满一管淡蓝色的液体。

大概因为是易碎物品,他一直捧在手上,过飞机安检时被拦下来,安检员问:“这是什么?”

“硫酸铜水溶液。”林水程说。“里面还有一些硝酸钾、氯化铵、乙醇和樟脑。”

“做什么用的?”

“混合溶液,温度变化时可以析出晶体。也叫风暴瓶,很美。”

他们走的是傅落银专用的VIP通道,安检员只是走个过场,问了问后就放走了。

林水程的奶牛猫不走托运程序,跟着林水程一起登机。机舱加氧,这只半点血统都没有的土猫也享受了一把顶级待遇,吃完鹅肝后就趴在林水程腿上睡了。

从江南分部飞到星城中央要五个小时。林水程没有睡,低头点开短信。

【5小时前】

【傅:一会儿小周来接你,搬个家。】

【林水程:好,晚上你回来吗?】

【二小时前】

【林水程:我做饭吧,你要是工作累了可以回来吃饭。】

【现在】

【林水程:我上飞机啦。】

他发送完新一条信息后,摁灭了屏幕。

周衡无聊,看林水程放在桌上的风暴瓶,忽而问道:“你不是做数据的吗?还是喜欢化学?”

林水程说:“本科是学化学的,考研才转了专业学量子分析。”

“反正都听不懂,你成绩一定很好。”周衡感叹了一句,“这一行出来挺赚钱的吧,我那天听傅总说,萧氏那边量子分析师工资可以给到这个数——你弟弟住一年ICU的钱都有了吧!”他立刻发现这话说得不太妙,补了一句,“不过肯定不用这么久,很快就能出院的!”

他还保持着给他比数字的手势。打工仔小市民的快乐就是谈论钱,果然就见到林水程转过头,对他安静地笑了笑,“嗯”了一声,声音很清淡。

林水程的弟弟林等今年十五岁,几年前出车祸严重脑损伤,至今没醒来。家里有这样一个病人,每时每刻都在烧钱。

周衡不清楚林水程自己能赚多少钱,不过他当初替傅落银调查过他的背景,知道他家里应该是有些拮据的。林水程当初领了四年的贫困补助,毕业后工作过两个月,遇到傅落银之后才有钱继续回去读研深造。

落地后直奔新居。

周衡帮林水程收拾东西,实际上也没什么可收拾的。这里是傅落银几年前添置的房子,虽然一直没回来住过,但家具配件一应俱全。

林水程的几大箱子书和密密麻麻的手写资料不许人碰,他就去帮那只奶牛猫收拾,摆猫窝,拼爬架。很快有人上门送日用品和衣服,一应俱全,连猫粮都有了,周衡拆了一袋,拿一颗丢给奶牛猫逗着玩:“想吃吗?过来握握手。”

奶牛猫就走过来,把爪子往他手心搭了搭,随后叼走了猫粮。



傅落银笑着翘起腿,点了支烟。

他想了一下那个场景,很正常的话,放在林水程这样的人口里说出来就变得有些奇怪。

他问:“怎么没以身相许?”

林水程过来赖在他身边,亲他的脸颊,低声问:“吃醋啦?”

他总是喜欢问一些没有意义的问题,傅落银有时候也分不清他是真的脑子不清醒把他当成男朋友,还是在他面前做戏,也懒得回答。

他搂过林水程,指尖碰到身边人发烫的肌肤,忽而发现了什么:“你发烧了?”

“嗯?”林水程回过神来,感到自己身上的确是有点发热。他昨天头晕了一会儿没有管,这会子又烧了起来。

林水程一转脸,就看得更清楚。他皮薄肉嫩的,身上一烧,带得整个眼尾都染上了红色,眼睛显得更亮。傅落银还没说什么,林水程却像一尾鱼一样,游到了他的身边,将下巴抵在他肩膀上,沙哑地笑:“听说发烧了做起来更舒服呢。”

傅落银刚点燃的烟掐灭了。

他站起身,林水程被他手一勾,几乎是夹着拖进了房里,天旋地转中只知道笑,对于他粗暴的动作,也不发表任何异议,乖得不行。

漆黑的深夜,傅落银冷静地盯着他的眼睛,在里面望见了无限迷乱与沉沦。

他想不出怎么会有林水程这样的人,天生坏而傻,欠.操,勾引人起来不要命。

要不是遇上他,指不定会被其他的什么人玩死。也是遇到林水程之后,傅落银才发现,自己可以如此重欲,每次在林水程这里,几乎都是醉生梦死。

半夜雨下得更大了。傅落银被手机震动吵起来,看见是七处给他发了信息,是有关他这次回星城后的部门调动情况。

除此之外还有周衡三小时前发来的消息:【少爷,给您联系好了去江南分部的航班,今明两天星城直飞江南分部的所有航班都会为您留出头等舱位,您可以随时决定出发。】

他看了一眼,回了个“我现在过去”。

一偏头才发现身边空空荡荡,林水程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外面雨声不减,凉意阵阵。

傅落银换完衣服,推开工作间的门,看见林水程背对他趴在桌边。桌上资料都已经收了起来,只剩下一个圆形底座的透明烧瓶,里面是淡蓝的溶液,还有一些丑丑的絮状沉淀物。

林水程穿着单衬衣,外边披了一件外套,傅落银俯身探了探他额头的温度,发现还在发烧。

“我走了,过几天再回来。到时候给你打电话。”

林水程动了动,睁开眼,偏头看他,“嗯”了一声,脸色发白。

傅落银走到门边,回头看他一眼,本来不打算多说,但鬼神神差地开了口:“发烧了就回去躺着,明天让周衡带你去打针。”

“好。”林水程醒了,坐在椅子上揉了揉脑袋,抬眼突然看见自己的风暴瓶里因为雨夜降温而析出了结晶,先是眼前一亮,随后又是一阵失落。

傅落银听到他嘀咕说:“为什么是这个形状?”

林水程全部的注意力都被那个烧瓶吸引过去了,看起来也想不起要送他出门。傅落银也没在意,出门前又撸了把奶牛猫炸起来的毛,就这样走了。

他去江南分部的行程只有一天,回来七处又有项目要交给他。他父亲过来参与某个商会,傅落银打电话过去,是傅凯的秘书接电话:“二少爷是吗?傅先生今天晚上行程排满了,您如果要今天跟傅先生见面,可以为您空出十分钟时间,具体是晚上十一点二十分到十一点三十分。。”

傅落银说:“有急事,我现在就要见他。”

秘书说:“二少爷——”

傅落银挂断了电话。

商会会议室外,傅落银直接闯了进来。

傅凯刚听秘书汇报完这件事,傅落银后脚就进来了。会议室里还有不少人,傅落银亮了亮七处的特别通行证:“七处办事,打扰一下。请傅凯将军出来一下,有任务。”

出来时,傅凯的脸色很不好。

等到了无人的地方,他直接说:“瞎胡闹!我什么时候跟七处对接过?你越来越没规矩了!”

傅落银并没有理会他的怒火,直接说:“七处要我重启B40016102项目。”

傅凯沉吟了一会儿:“听组织办事,七处怎么决定,你配合就好。”

“我提了个要求,重启我哥两年前的专项调查。”傅落银直视着他的眼睛,“您能告诉我,为什么当年临时终止这个项目吗?”

傅凯皱起眉,直接呵斥道:“胡闹!都过去两年了,这个时候提这个事干什么!”

老将军中气十足,声音洪亮,依然拿着当年训斥两个儿子的态度和声势,训着眼前这个已经长大成人的孩子,浑然不觉这样有什么问题。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