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畅销巨著夫人才是真大佬,总裁甘愿做她裙下臣

畅销巨著夫人才是真大佬,总裁甘愿做她裙下臣

守曦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景策黎燕姝是现代言情《夫人才是真大佬,总裁甘愿做她裙下臣》中的主要人物,梗概:【团宠马甲双强】父亲惨死,母亲殉情,兄长残疾,她一个人扛下了所有,撑起这个家。她桀骜不驯,一身反骨,直到16岁那年,遇见了他。初次见面,他:“救我。”她:“可以,但是我要你手上的那个东西。”为了活命,他给了。可后来,他不仅给了她那件东西,还将自己也一并给了她。他说:“我是你的,我的东西都是你的。”她看着眼前人,默默藏起了自己小马甲,幸福点头。他宠她,爱她,想补偿她这么多年的辛苦,直到那天,他亲眼看见各方大佬都对自己小娇妻毕恭毕敬……...

主角:景策黎燕姝   更新:2024-02-12 22:5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景策黎燕姝的现代都市小说《畅销巨著夫人才是真大佬,总裁甘愿做她裙下臣》,由网络作家“守曦”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景策黎燕姝是现代言情《夫人才是真大佬,总裁甘愿做她裙下臣》中的主要人物,梗概:【团宠马甲双强】父亲惨死,母亲殉情,兄长残疾,她一个人扛下了所有,撑起这个家。她桀骜不驯,一身反骨,直到16岁那年,遇见了他。初次见面,他:“救我。”她:“可以,但是我要你手上的那个东西。”为了活命,他给了。可后来,他不仅给了她那件东西,还将自己也一并给了她。他说:“我是你的,我的东西都是你的。”她看着眼前人,默默藏起了自己小马甲,幸福点头。他宠她,爱她,想补偿她这么多年的辛苦,直到那天,他亲眼看见各方大佬都对自己小娇妻毕恭毕敬……...

《畅销巨著夫人才是真大佬,总裁甘愿做她裙下臣》精彩片段


翌日。

衡英中学,校长办公室内。

秦戎看着眼前的少女,穿着规规矩矩的黑白校服,栗棕色的头发束成高马尾,背着一个黑色的双肩包,右耳骨上的黑色耳钉格外耀眼。

很漂亮,也很疏离。

“秦老师,这就是我之前跟你说过的那个学生,你们先熟悉一下吧!”林校长坐在前面一脸迎笑的介绍道 。

尤其是看过黎燕姝前面所在的学校后,更是笑容满面,就连语气都轻和了不少,就怕把人给吓跑了。

揽到一个宝啊!

秦戎笑着淡淡点头,看着黎燕姝,温和道:“你好,我是秦戎,现就任高三一班语文老师,以后也就是你的班主任了,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来找我。”

“麻烦了。”

黎燕姝看着眼前的男老师,看着年纪不大,最多不超过三十岁,略显儒雅,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挺和蔼的,这么年轻就做了高三的班主任,还真是少见。

秦戎带着黎燕姝向班级走去,一边走,一边介绍。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黎燕姝。”

“我之前看过你的学籍,似乎年龄不太对,之前跳过级?”秦戎语气温和,与人交流时,就像一个邻家大哥哥。

“嗯,跳过两次。”

“老师呢?”

“我?”秦戎有点意外,似是没想到,这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学生这样询问。

“似乎年龄也不太对?”

秦戎嘴角弯着,来了兴趣:“怎么不对?”

黎燕姝淡淡道:“衡英是京城乃至全国都很有名的中学,只招收名校毕业的硕士研究生,高三一班又是全校最好的班级,而你这么年轻,却能在众多资历颇深的老教师中脱颖而出,想必学历很丰富吧!

正常人,十八岁高中毕业,二十二岁本科毕业,二十五岁硕士生,三十二岁博士生”

黎燕姝跟在后面笑了笑:“老师这么年轻,要么天资聪颖,要么背景深厚。

不过老师这衣服穿的又这样好,校长又这么恭敬,想必也是二者相结合吧!”

黎燕姝是个心里放不住话的人,对聪明人就要说聪明话 ,只有提前说明白了,以后才不会有麻烦。

秦戎眼底闪过一丝诧异,眼底暗了暗,不过很快就恢复过来, 嘴角依然挂着淡淡的笑。

“你很聪明,也很敏锐。不过女孩子有时候太过聪明也不见得是一件好事,尤其是在京城这个地方。”

黎燕姝笑了一声,不再说话。

高三一班

全校最好的班级,重点名校的升学率在百分之九十,这里的学生大都是有钱有势的富家子弟,名副其实的富二代,当然,也有自己考进来的,极少数而已。

真正的富豪千金,从小就被要求学习各种兴趣,应对各种场合,可以娇纵,但不能跋扈,父母可能会溺爱,但不会惯养,真正做到学识涵养相统一。

而那些,是非不分,仗势欺人的富家子弟,往往都是半路出家的暴发户。

至少她遇到的那些人都是这样,包括她自己。

秦戎走进教室里时,上课铃声刚好响起,原本吵闹的教室也慢慢安静下来。

秦戎拍了拍讲桌,看到底下的人都抬起头看着前面时,才看向外面:“进来吧!”

底下的学生看到进来的女生后,先是震惊再是议论纷纷。

“我艹,这颜值,他妈绝了!”

“妈呀,我的缪斯是要换人了吗?”

“天,新同学吗?以前没见过啊!”

坐在中间的贺颜看到黎燕姝的那一时刻,瞬间睁大了双眼 :“我去,这不酒吧那姐妹吗?”

黎燕姝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又转身介绍自己:“你们好,我是黎燕姝,新来的转校生。”

少女站在讲台上,不惧,不怯,又带着疏远。

台下渐渐传来掌声,声势越来越大。

秦戎巡了一眼教室,看着倒数第二排靠窗的那个空位:“暂时先坐那吧,月考之后会再排座位。”

“嗯。”

一堂课结束,秦戎走之后,还是没人说话,总是人有意无意的看向后排。

程悦柠也看着新来的漂亮同桌,也时不时的看向她,总感觉有点眼熟。

黎燕姝看向她,和她对视小声调笑道:“怎么,救命恩人给你当同桌,不乐意啊?”

程悦柠脑子一白,几天前的场景接种而来,眉头紧蹙,神色紧张,低下头不在说话。

也是,一个高三学生在那种地方工作,还跟那种人吵闹,换谁都会不想让人知道吧!

小说《夫人才是真大佬,总裁甘愿做她裙下臣》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谁知道呢?那家伙向来阴晴不定,做事不按常理出牌。”

商行周听到贺逸的话,意味的笑了笑:“也不全是。”

“白家回来了。”

裴铮听后,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暗了暗,先是惊讶,又有些玩味:“难怪。”

京城的这个上流圈子,混乱不堪。要说这京城女人最想爬上的,那必然是裴三爷和祁二爷的床。

裴铮和祁枭,商业中的奇才,天之中的骄子,一个严谨自律,一个纸醉金迷,天生的对头。

祁家这一辈,人丁兴旺。祁老爷子是开国将军,把自己的大半辈子奉献给了国家,受人敬仰,到退休时才与祁老夫人安定生活。

只有祁渊这么一个儿子,祁渊年轻时也是个混的,爱玩,又没个分寸,一不小心就把白家的小女儿给弄怀孕了,气的祁老爷子把人打的半死,连夜和祁老夫人上门给人家道歉。

那可是白家最受宠的小女儿啊,上头有一个姐姐,两个哥哥,全家人的宝贝疙瘩。

为了避免外人闲言闲语的,只好早早就订了婚,领了证,本来以为就是奉子成婚,豪门塑料夫妻,没想到两人到最后都动了心。

婚后这些年,祁渊气质沉稳,心性内敛,成了金融圈顶尖的大佬,却也是出了名的宠妻,祁夫人白忆茗也是京城一带的美人,才年过三十,却如同二十岁的美丽姑娘。

更别提还为他生了两个儿子,也就是祁肆和祁枭。

本来还对祁渊有些不满的白家人,也变得顺意起来。

祁夫人怀第三胎的时候,被查出是一对龙凤胎,两家人都高兴坏了,尤其是祁渊,做梦都想要个女儿。

可惜啊,天算不如人算。

祁渊出差的时候,祁夫人早产了一个月,那两个孩子,哥哥还算正常,妹妹出来连三斤都不到。

医生把那小婴儿放在保温箱里,都认为不可能活下去。

确实,没活下去,第二天早上就没气了。

祁夫人伤心不已,在医院混混厄厄的过了半个月,整天以泪洗面,就这样祁渊还没回来。

又过了半个月,祁渊回来了,不过不是一个人,还带着一个女人和一个一岁大的小女孩。

据说那女人还是他初恋。

祁老爷子大怒,拿着鞭子一下又一下的抽在祁渊身上,问她们是谁,祁渊吭都不吭一声,只说这是他的孩子,他要负责。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了,再不明白就是傻子了。

就这样,一个月前还恩爱的两个人,离了婚,断了情,祁肆和祁枭跟了祁渊,那个刚出生不久的小儿子跟了白夫人。

白家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为了女儿,整个家族迁离到欧洲,与祁家老死不相往来。

……

“啧啧啧,真是可惜啊!”贺逸懒散的靠在沙发上,听着这些事儿,一边吃着香蕉,一边感叹。“不过行周,这些豪门秘事,你怎么这么清楚啊?”

裴铮望向商行周,也挺好奇他的回答。

商行周喝了口水,不急不慢的说道:“奥,我母亲是白家的大女儿,所以从血亲上讲,我也算半个白家人。”

“所以!祁枭的母亲是你的小姨,你俩是表兄弟”贺逸瞪大了双眼:“艹,老子跟你兄弟这么多年,你特么也不说一声。”

裴铮也有些意外,商行周的家族一直都是医药世家,不算顶尖,却没想到他的外祖家这么显耀。

原来的白家那是能与裴,祁两家三足鼎立的存在。更别说这些年在海外拓展。

“你都说了这是豪门秘事,我跟你说干嘛。”商行周顿了顿,又冷淡道:“还有,祁枭姓祁,我母亲姓白,我跟他可没关系。”

一句话,表明了他的立场。

“那白家好端端的,怎么又回来了?”

“我外祖母年纪大了,身体不好,又想家,所以搬过来养身体。”商行周看了看手中的药检,确定没有问题后:“行了,我先去忙了,阿铮,你好好休息,有什么需要的,吱会一声。”

“辛苦。”

商行周还是那副温润的面容,朝外走去。

“那三哥,我也先回去了。”

“等等。”

贺逸一脸迎笑:“怎么,舍不得我啊!”

“带着你的垃圾一块滚。”

贺一看了看那堆满香蕉皮,橘子皮的垃圾桶:“………”

小说《夫人才是真大佬,总裁甘愿做她裙下臣》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周围的同学看着这一幕,有些不可思议,纷纷拿着手机拍着照片,有些人觉得黎燕姝过分了些,不过一想到卢婉之前做过的事,只能摇头感叹:自作孽,不可活啊!

也有两个女生实在看不过去:

“黎同学,要不你就帮帮她吧,她已经知道错了。”

“是啊,她家现在也挺可怜的。”

卢婉曾想到,她之前也让同学给她跪下过,当时她只觉得高兴,甚至当着别人的面,撕扯着她们的衣服,猩红的烟头烫着她们的脸颊。

现在只觉得抱歉。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是她毁了她们的人生。

黎燕姝脸上依旧带着笑,骨子里的玩世不恭尽显出来,她可不是什么圣人:“两位同学可真有意思,这世上根本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你们被烟头烫过吗?被扒过衣服吗?被泼过豆浆吗?被剃过头发吗?”

“既然都没有,那有什么资格替她说话,我们这位卢同学可全都给别人做过呢!”

那两人似乎被惊到了,也没再说话。卢婉也被惊到了,她怎么知道这么多。

黎燕姝看着手表,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

学校不远处突然响起了警笛的声音,三辆警车停在校外。

“请问,卢婉同学在吗?”两个穿着警服的女警察进来教室。

一名女警察把手铐戴在了她的手上,也没了好脸色:“我们怀疑你校园欺凌,手段残忍,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我艹,你们快看热搜。”

几段校园欺凌的视频被连在一起,受害者全部都被打了马赛克,看不清面容,不过那张扬的施暴者不是卢婉又是谁。

“这种人简直就是人渣,社会败类。”

“我真是脑子有病,居然觉得她可怜。”

一旁的裴子钰看着黎燕姝淡淡的表情:“是你做的?”

疑问的语句却是肯定语气。

黎燕姝淡笑着:“你猜!”

因为卢婉的事情,学校延迟了一上午的考试时间,也发了通报,做开除处理。

最后,卢婉因为刚成年,被判了两年的有期徒刑。

同时因为这几段视频,闹上了热搜,引起了社会关注,教育局领导也重视起来,向各个学校进行心理疏导,严重抵制校园暴力。

两天的考试说过去就过去,考完试后,有人叫苦有人叫难,这也是京城的八校联考,考试难度可想而知。

“试卷怎么样,难吗?”裴铮轻声问着身旁的少女。

黎燕姝忙着玩游戏,恰巧碰到个猪队友,直蹙眉:“还行”

但这在其他人看来就是没考好,心情不佳。

坐在副驾驶座的裴子钰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坐在这,但还是安慰着:“黎燕姝,你也别太难过了,这逼题,别说你了,我一道都没看懂,有的字儿都不认识,不过衡英的试卷基本上都这样,多习惯就好了。”

黎燕姝没说话,塞着个耳机,她确实是没听见。

不过在别人看来就是更伤心了。

裴铮瞅了一眼自家那傻弟弟,嗓音威严起来:“一道题都看不懂,你看着还挺开心。”

“没,不是哥,我心里可伤心了,这不是为了安慰她嘛!”

“景策,既然他这么伤心,把他的那些东西全都扔了,什么时候上到四百五,什么时候再给他捡回来。”裴铮吩咐道。

“是。”

“别呀哥,我错了还不行嘛!”

“没得商量。”

“……”,裴子钰拍了一下嘴,都怪这张破嘴,说什么屁话呢!

裴家老宅,占地万亩的东郊庄园,以中式为主,田园假山,真的就是寸金寸土,车子开进去还要绕个六七分钟才到主宅。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