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1980崛起当首富

重生1980崛起当首富

石龙过江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秦刚在醒来后,看着眼前陌生的一切有些发懵。他是身价几十亿的上市公司老总,此时应该正在跟客户谈生意,怎么一转眼出现在了一个破败不堪的房子里?直到接收完脑海中陌生的记忆,他才恍然大悟,竟然重生到了八十年代!原主不学无术,是个小混混,对妻女十分苛刻。开局抓了一把烂牌,他该如何是好?

主角:秦刚,龚萍   更新:2022-07-16 00:0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刚,龚萍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1980崛起当首富》,由网络作家“石龙过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秦刚在醒来后,看着眼前陌生的一切有些发懵。他是身价几十亿的上市公司老总,此时应该正在跟客户谈生意,怎么一转眼出现在了一个破败不堪的房子里?直到接收完脑海中陌生的记忆,他才恍然大悟,竟然重生到了八十年代!原主不学无术,是个小混混,对妻女十分苛刻。开局抓了一把烂牌,他该如何是好?

《重生1980崛起当首富》精彩片段

“妈妈,妈妈,他要卖我,救救我啊!”秦刚怀里的岚岚,发出尖利的叫声。

秦刚恶狠狠地低吼道:“不许叫,我打死你!”

说罢,用手捂住岚岚的嘴。

岚岚一张嘴,狠狠地咬了秦刚一口,秦刚的手掌上,当即出现了五个血印,痛得秦刚呲牙咧嘴的。

“玛的,敢咬老子!老子打死你!”秦刚怒吼道,抡起巴掌向岚岚打去。

“砰!”

一道闷钝的响声传出,秦刚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地上。

岚岚从秦刚怀里挣脱出来,扑向站在秦刚身后,手上拿着一根木棒的龚萍,紧紧抱着龚萍的大长腿,哭喊道:“妈妈,我怕!”

龚萍弯腰抱起岚岚,劝慰道:“岚岚别怕,有妈妈呢。”

原来龚萍正在厨房做饭,听得岚岚的哭喊声,跑到厨房门口,见秦刚抱着岚岚已到了门口,情急之下,她来不及多想,顺手抓起门后的一根木棍,跑到秦刚身后,一棒打在了秦刚的头上,把秦刚给打昏过去了。

龚萍抱着岚岚回到厨房,三两下吃了饭,抱着岚岚,匆匆忙忙出了门,到玩具厂上班去了。

“哎哟!这头咋这么痛啊?”

秦刚发出了一道痛呼声。

他睁开了眼,发觉到自己躺在冰凉的地上,触目所见是简陋狭小的屋子,墙体斑驳,屋子里弥漫着一股潮湿气味。

“我怎么会在这里?”

声音飘散,没有回应。

他从地上爬起来,脑袋发出一阵一阵的刺痛,他想到床上去躺着,刚一迈脚,一个趔趄,脚步踉跄地往一边扑去,幸好不远处是一面墙,忙用手撑住墙,总算站稳了。

墙上有一面镜子,从中间破成了两半,他拿着镜子照了照,脸上浮现出惊愕的神情。

这是谁啊?二十多岁,头发比鸡窝还乱,一张脸蔫巴巴的,像霜打过的菜叶,身上穿的是地摊货。

秦刚用手捏了下脸,有点疼,这不是幻觉,而是真实的。

“我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秦刚自问道,慢慢走到床边,重重地倒了下去。

那床发出沉重的吱呀声,似乎不堪重负,要被砸塌了。

头落在枕头上,发出锥心地痛,痛得秦刚五官扭曲,脑海里不断重叠浮现出记忆的片断。

秦刚,二十二岁,初中只读了一年,小混混,好吃懒做,已婚,妻子龚萍,有个女儿,曾天伙同狐朋狗友到处惹事生非,对妻子轻则骂重则打……

“这不是我啊?”

秦刚痛苦地叫喊道。

之前的他三十三岁,毕业于名牌大学,事业有成,创办了两家公司,是世界五百强企业,2030年达到了五百多个亿,单身贵族。这个人是与他同名同姓的另一个人。

头上的剧痛缓解了许多,秦刚从床上坐起来,看见墙上的挂历,是1980年6月6日。

啊,我这是重生到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了。秦刚在心里惊呼道。

过了一段时间,秦刚脑子里那些片断的记忆,都整合在一起,完整而清晰。

秦刚与龚萍是经媒人介绍认识的。媒人隐瞒了秦刚是混混这事,只是说没什么文化,憨厚老实,家庭条件一般。

龚萍与秦刚有夫妻之名,并无夫妻之实。龚萍要秦刚改过自新,不再做混混,两人一起去城里打工。

到了城里,秦刚在工地上干了一段时间,老毛病又犯了,曾天不干活,与新结识的酒肉朋友,到处闲逛,没钱就叫龚萍拿,龚萍不拿,他就对龚萍拳脚相向。

龚萍对秦刚已死了心,她向秦刚提出离婚,秦刚说,如果龚萍敢跟他离婚,他就杀了龚萍和她的全家。

像秦刚这样的混球,真要混起来,没什么事他不会做的,龚萍只能忍,绝口不再提离婚二字。

有人见龚萍活得这么苦,告诉龚萍一个法子,说是女人拴不住男人,那就用孩子来拴住他,那样就能浪子回头了。

可龚萍与秦刚没过夫妻生活,哪来的孩子?

龚萍便领养了一个女婴,秦刚不但没改,反而还认为这个女婴是累赘,扬言说要把女婴拿去卖掉。

这可吓得龚萍时时刻刻都把女婴带在身边。

今天中午,秦刚醉醺醺跑回来,叫龚萍拿钱给他,龚萍说没有钱,他龚萍狠狠地打了一顿,然后抱起岚岚,要把岚岚拿去卖掉,这样他就有钱了。

岚岚可是龚萍的命根子,他就是拼死也不能让秦刚把岚岚拿去卖掉,于是便有了开头的一幕。

只是秦刚醒过来时,成了重生的秦刚。

“吱呀!”

开门声响起。

秦刚望向门口,看见一个花骨朵似的小女孩蹦跳着进了屋,一眼看见坐在床上的秦刚,像看见魔鬼似的,小身子猛地颤抖了两下。

“妈妈……”

小女孩回转身,跑回去,紧紧抱住妈妈的大长腿。

接着,秦刚看见一位年轻漂亮的姑娘走了进来。这姑娘身材高挑,五官精美,一双美眸好似两泓深潭。

只是姑娘鼻青脸肿,身上的衣服皱巴巴,脏兮兮的,即便如此,也掩盖不了脸上的精美与青涩。

放在现在,绝对是个出场即惊艳所有人的一线女星!

那姑娘站在门口,与秦刚对视着,眼里带着惊恐与警惕,秦刚咧嘴笑了笑,问了一句:“你回来啦?”

龚萍听得这话,呆愣住了。

她把他打昏过去,按理说,他应该扑上来打她,要是这样,她会抱着岚岚往屋外跑去。

在屋外,如果打得实在太凶,会有人劝和拉的,比在家里由得他打会好很多的。

没想到,他会主动向她打招呼,语气还那么温和,好像把她打他这事,全部忘记了。

过了一会儿,龚萍回过神来,低低地回了一句:“噢,我这就做饭给你吃。”

“谢谢你。”秦刚很是客气地说道。

龚萍的美眸眨巴了两下,以为她的耳朵听错了,不由得反问了一句:“你刚才说什么了?”

“谢谢你!”秦刚重复了一遍刚才那话。

他说谢谢我,难道说他真不记得自己打他的事?莫非自己那一棒,把他的打得失忆了?而且人也变成另外一个人了?

不可能不可能!事情绝不会这么巧的。龚萍在心里直摇头。

龚萍俏脸上浮现出一抹凄然的笑意,摇着头道:“别说什么谢谢,以后少打我,别拿岚岚去卖就好了。”


秦刚知道龚萍把他当作小混混秦刚了,想解释一下,可他想到,不管他怎么解释,龚萍是不会相信的,就连他自己都还不大相信的。

一个人会重生,这是开什么国际玩笑?看电视剧看多了吧?

龚萍才二十岁,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这样的女人很难得的。

她把岚岚放在厨房门外一只小板凳上坐着,走进了厨房。

厨房里只有点面粉,还有瓶已见底的香油,眼见得就快要断炊了。

别的家男人是顶梁柱,她这个家恰恰相反,她是这个家的顶梁柱,她在做了一份主职外,还去做了一份兼职,帮别人缝补衣服,以贴补家用,即便她这样累死累活的,家里还是入不敷出,因为家里有着秦刚这么一个无底洞。

秦刚看着坐在小板凳上花骨朵般可爱的岚岚,他的记忆里储存着她的名字——岚岚。

“岚岚,来,爸爸抱!”

小女孩听得这话,一脸地惊吓,瘪了瘪嘴,抽泣了起来。

秦刚这才想起,混混秦刚曾抱岚岚去卖,已在岚岚心里留下了浓重的阴影,想要去掉这阴影,可没那么容易的。

与此同时,秦刚觉得混混秦刚真该死,从今以后,这母女俩不会在惊恐中生活,日子也会比过去好很多。

“岚岚,进来帮妈妈拿筷子。”龚萍在厨房里叫喊道。

岚岚站起来,用小手抹了抹眼泪,飞快地往厨房里跑去。

不一会儿,岚岚拿着三双筷子,跟在端着三碗刀削面的龚萍身后走了出来。

龚萍把那只飘浮着香油的碗,放在秦刚面前,又从岚岚手里拿起一双筷子,摆放在那碗上。

其实,那瓶香油全被秦刚吃了,龚萍母女俩连颗油腥子都没沾着。

“岚岚,吃。”龚萍向岚岚说道。

看着眼前没有作料,只有香油的刀削面,秦刚如果不是饿极了,真的吃不下去。

龚萍见秦刚只是看着,没动筷子,用略带生气的语气说道:“香油只有这么点,全放你碗里了,你想吃香的喝辣的,去找你那些哥儿们。”

“家里都快没吃的了,还吃什么香的辣的?”秦刚回了一句,并没有生气。

秦刚把泛着油腥子的汤倒了些在岚岚和龚萍碗里。

龚萍看着秦刚,感觉到很是不对劲。这家伙不管吃什么,只顾他自己,从来不顾她和岚岚的。

难道说他良心发现,觉得他抱岚岚去卖错了,想用这种方式来弥补他的过错?

想到这里,龚萍在心里摇了摇头。秦刚这种人,良心都被狗吃了,这连良心都没有了,又何来良心发现?

很快,龚萍想到了一个解释得通的理由,秦刚这么做,是为了她能拿钱给他。

“你想要钱吧?我们家买吃的钱,都是我给别人借的,说好了发工资还他们,你现就是打死我,我也拿不出钱来的。”龚萍说到这里,眼泪双滚,打在碗里的油腥子上。

她的命太苦了,竟然摊上了这么个玩意儿,如果不是为了岚岚,她早就走极端了。

“妈妈妈妈!”岚岚叫着,也跟着哭了起来。

屋子里的气氛异常沉闷凄清。

秦刚受不了这样的气氛,忙说道:“别哭了!这都怪我,曾天游手好闲,只知道乱花钱,让你一个女人来支撑这个家。你放心,以后我不会向你要钱,也不会打你。你多吃点,身子更重要。”

秦刚说着,倒了小半碗刀削面在龚萍碗里。

“这这这……”龚萍心里惊得不知该说什么。

秦刚何时这么体贴关心过自己?在她的记忆里,秦刚就是一个恶魔,对她是非打即骂。难道说真的那一棒起了作用?

龚萍脑子里再次冒出这么一个问题,不过她心里是真的不相信。

“别发愣啊?吃啊?”秦刚提醒龚萍道,他自己却是稀里呼噜地吃了起来。

这碗没有作料的刀削面,竟然很好吃,秦刚之前吃的作料齐全的面,都没这好吃。

不一会儿,秦刚把刀削面连汤一古脑儿吃得精光,脸上浮现出很享受的神情。

秦刚曾以为,他苦难的童年和草创初期住地下室的艰苦生活,是别的人无法承受的,可拿来与眼下的情形作比,那根本就不算什么苦难。

龚萍也把面和汤都吃了个精光,她放下碗,想收其它两个碗,秦刚却是把她的碗与岚岚的碗叠在他的碗上,把筷子捏在他手上,说道:“你做饭我洗碗,这样才公平。”

“这这这……”龚萍看着走进了厨房的秦刚,觉得眼前的秦刚颠覆了她的认知。

显然,这已不是她之前认识的那个秦刚,完全变成超级好男人了。

很快,厨房里传出秦刚刷锅洗碗的声音。

就连岚岚也察觉到了秦刚跟以前完全不一样,小脸上浮现出疑惑之色,眨巴眨巴着一双小眼,低声问道:“妈妈,他洗碗了?”

龚萍没答岚岚的话,此时的她真不知秦刚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但她觉得,秦刚是这是在跟她下软套子。因为他见硬的不行,便来软的,想从他这里得到钱。

她跟他说家里没有一分钱,他肯定是不会相信的,他应该是死死地盯着那一千块彩礼钱。

他这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这是城里,不是乡下,处处都得花钱,哪怕是走步路都要花钱,那彩礼钱就像敲麻汤一样,零敲碎打地就敲完了。

要是秦刚下软套子仍得不到钱,不知会怎么打她,龚萍的心降到了冰点。

“他要是能天天这样就好了!”岚岚一脸期盼地在心里说道。

只是这种期盼不过是幻想,这么些年来,秦刚是怎么样一个人,她最清楚的了,要他变好,除非重新投胎转世。

龚萍没答岚岚的话,因为她不忍心让岚岚失望,随后用满是爱溺的目光盯着岚岚,语气温和地说道:“等下跟妈妈去玩具厂。”

岚岚小脸上显露出很厌烦的神情:“妈妈,我不想去,我在哪里找不到人玩。”

“找不到人玩,你一个人玩呗。你要不在妈妈身边,妈妈会很不放心的。”龚萍劝说岚岚道。


龚萍也知道岚岚在玩具厂没什么可玩的,他们做的那些玩具,岚岚倒是很喜欢,却是不能拿给她玩的。

要玩的话,得出钱。家里连生活都是大问题,哪还有钱买玩具?所以岚岚只能眼巴巴地盯着那些玩具,龚萍见了,很是心疼,可她也没法子啊。

岚岚丢给秦刚带,那是万万不能的。这次,她还在家里,那不是人的东西都敢抱着岚岚去卖,这要丢给他,他转眼就会把岚岚拿去卖了,叫她是哭天无路。

龚萍很珍惜玩具厂这份工作,这是通过人托人才找到的,一个月的工资,除了介绍人的提成,她能领十五块,节省着用,一家人还是够用的。

然而家里有秦刚这个无底洞,再多钱也不够用,即便龚萍做了份兼职,帮别人缝补衣服,一个月有十块钱,可还是不够。

秦刚在把龚萍的工资用完后,还要逼着龚萍拿钱给他,龚萍实在没办法,只得从那十块钱里拿些出来给他。

只是这么一来,家里还没到月底,便揭不开锅了,龚萍便只能厚着个脸皮,求爹爹告奶奶地到处借,承诺月底发工资还。

在厨房洗刷锅碗的秦刚,刚是紧皱着眉头,思考着他是怎么来到这个时代,挑这么一个混混重生,心里很是抱怨,怎么不挑选一个人品好,家庭条件好的呢?

之前,秦刚才不相信穿越啊重生啊等等,觉得这纯粹是在扯淡,然而,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重生却落到他的头上来了。

他是最不愿意重生的。

他打拼十年,资产达到五十亿,他又作出了更加宏大的计划,让他的资产翻番,结果重生到这个时代,变成一个穷光蛋。就像那时的人说的,辛辛苦苦几十年,一下回到解放前。

不行,他不能留在这个时代,得回到他的那个时代,成为人人羡慕的大富豪。

只是要怎么样才能回去,这是让他很头疼的一件事,但他相信他会找到回去的办法。

至于这娘儿俩,那个混混秦刚死了,那真是天大的喜事,她俩的日子也就会越来越好,她娘儿俩是用不完这二十五块钱的,每个月都会有剩余,把这些钱积攒起来,一年还是很可观的。

说实在的,这娘儿俩是与他无关的,他也就用不着去管她俩,所以,他能安安心心地重生回去,不会留在这里受苦受难。

“怎样才能重生回去呢?跳楼?车祸?自己看的电视剧里,有人就是用的这些方法重生的。可是,这样的死相很惨,也很难看,还有,这要是重生不了,那不是白死了吗?”

“那就干脆用上吊的办法。只要不把板凳踢倒,如果不能重生回去,脚踩在板凳上,那人就不会死,还能活过来。对,就用这种办法。”

秦刚想到这里,重重地点了点头。

秦刚从厨房出来,看见屋子里的母女俩在低声说着什么,他没听清楚,也没问,而是脸上带着关切的神情问道:“你脸上的伤去看过医生了吗?”

龚萍惊得睁大了眼:秦刚问这话什么意思?后悔了吗?后悔他对自己下手,还把自己给打伤了?

想到这里,龚萍脸上浮现出自嘲的笑,觉得她想多了。这么些年来,秦刚打她不知打了多少回,下手比这次重的也有,他后悔过吗?根本就没有过。

不过,她见秦刚直直地盯着她,怕她不答话,秦刚会发怒,忙摇头道:“只是皮外伤,不用看医生,过两天就好了。”

说到这里,龚萍想到了什么,用诚恳的语气说道:“秦刚,你别装,也别费心机,我们家真的是一分钱都没有了。现在要买吃的,我都得去跟人借,如果找不到人借,我们都只有饿肚子,借的这些钱,得用工资来还。”

龚萍说完这话,咬紧了牙关,做好了挨打的准备。

按照惯例,该是秦刚的拳头劈头盖脸落下来了。

而她不能躲,她越躲,会被打得越惨。

“该看还是得看,不能拖,越拖会越严重,你可不能病倒的,这个家得靠你呢。”秦刚说了这么一句,随后又补了一句,“今下午把岚岚放家里吧,我反正没事,就带带她吧。”

龚萍惊得差点儿跳了起来。

这下她算是明白过来了,原来秦刚唱这一出戏,是冲着岚岚来的。看来,他知道她已拿不出钱来,便对岚岚下手,把岚岚卖得钱供他用。

想到这里,龚萍肺都气炸了,心里一个劲地骂秦刚不是人,是畜生是魔鬼。

接着,龚萍一把将岚岚拉在面前,冲秦刚低吼道:“秦刚,你特么真不是人,竟然拿岚岚去卖钱。我可告诉你,岚岚是我的命根子,你要是把岚岚拿去卖了,我也不活了,我要跟你拼个你死我活,如果我死了,我变成厉鬼也要来抓你。”

秦刚双眼瞪得又大又圆,一副惊呆了的样子。

他压根儿就没想拿岚岚去卖钱,只是想给龚萍减轻点负担,毕竟岚岚跟着她,她走哪儿都得抱着岚岚,真的很累。

“岚岚,等妈妈换好衣服,我们去厂里。”龚萍吩咐道,便去换衣服了。

“好的,妈妈。”岚岚很是乖巧地回答道。

秦刚看着岚岚,觉得这小女孩很可爱。

岚岚偏着头,看着秦刚,低声问道:“你还会抱我去卖吗?”

“啊……”秦刚啊了一声,不知该怎么回答岚岚这话。

想了一下,秦刚回答道:“岚岚这么乖,我怎么会抱你去卖?我那是故意吓唬你和你妈妈的。”

“那你还会打我妈妈吗?”岚岚似乎相信了秦刚的话,接着问起另一个问题。

“不会不会。”秦刚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岚岚脸上显露出欢喜的神情,往秦刚那边跑了几步,随后停了下来,像个小大人似的对秦刚说道:“你不卖我,不打我妈妈,我就叫你爸爸。”

龚萍换好衣服走出来,看见岚岚正在跟秦刚说话,便对岚岚说道:“岚岚,我们走了。”

岚岚走到龚萍身边,龚萍弯腰把她抱了起来,往门口走去。

秦刚脸上带着笑容,他是觉得岚岚这个小女孩挺有趣的。同时,他也想不通,那个混混秦刚怎么忍心抱岚岚去卖,看来那家伙真的是狼心狗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