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新欢是我白月光

新欢是我白月光

江豫茶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六年前,少女时期的姜姝情窦初开,喜欢上了江迄时,两个人却没能善终。六年后,熟悉江迄时的人都知道,他的心底放着一抹白月光,心心念念,爱而不得。再见到姜姝的时候,江大律师开启了追妻模式。就算她说自己有男朋友了,可他不信,他始终相信,她对待感情的态度和自己一样,从一而终,绝不会改变!

主角:姜姝,江迄时   更新:2022-07-16 01:1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姝,江迄时 的女频言情小说《新欢是我白月光》,由网络作家“江豫茶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六年前,少女时期的姜姝情窦初开,喜欢上了江迄时,两个人却没能善终。六年后,熟悉江迄时的人都知道,他的心底放着一抹白月光,心心念念,爱而不得。再见到姜姝的时候,江大律师开启了追妻模式。就算她说自己有男朋友了,可他不信,他始终相信,她对待感情的态度和自己一样,从一而终,绝不会改变!

《新欢是我白月光》精彩片段

“小姝,你在发呆吗?”

悠扬轻荡的小提琴奏乐在耳畔环绕着,眼前昏黄旖旎的灯盏朦胧着视线,服务员身着绅士的燕尾服,偶尔从身后经过。

姜姝被绾之初一声叫唤猛地拉回了神,眼睫剧烈颤动了几分,对上她的目光:“嗯?”

绾之初坐在她对面,托着腮看她,“你刚才拿叉子叉牛肉,叉三次才叉中。”

“......”姜姝眼睛有些烫,啊一声:“最近有点累了。”

绾之初:“噢。”

她应着,又打量了下姜姝,不确定问:“真的吗?”

姜姝对她笑:“当然。”

第五次,姜姝眼神不受控制地,往餐厅落地窗那个方向望去。

昏暗的苍穹映在透明的落地窗上,偶尔有人撑伞略过,给冷寂的街道添了几分生机。

男人就坐在那处的座位上,扶手搭着深黑色的西装外套,身上穿着白色的衬衣,手腕的衣袖紧贴着小臂,露出一截白皙的腕骨。

他侧着头,仰望着窗外的景物,没感觉到旁人偶尔投来的目光,眸子微敛,似乎在发呆。

姜姝咬着叉子,回过头,就看见绾之初在瞪着自己。

“......”

绾之初:“看帅哥,很累吗?”

干笑了声,姜姝眼神不敢再往那个方向过去,低头老实地咬了口牛肉。

谁知绾之初却被吸引住了目光,夸张地转过身,眯着眼睛打量,还一边啧啧出声。

绾之初:“尤物啊!尤物!”

姜姝:“?”

绾之初回过头,给她扔了一个“我懂”的眼神,“那帅哥长得不错啊,穿得也挺正经......不过你看他,坐的是双人座的位置,对旁人的目光都熟视无睹,说明什么?说明他在等他的女朋友!”

她一副过来人的模样,给姜姝来了一通分析,姜姝也很配合,当了全程的听众。

“啊!你看!”说着说着,绾之初突然又浮夸地叫了声,“他女朋友来了!”

像是有块石头坠入急湍的江流,咕咚一声,沉不见底。

姜姝手颤了颤,掀起眸子往那个方向望去。

从这个角度看,男人坐着的身子被一道巧倩的背影遮住,只能看见他闻见动静回头,然后和女人交谈的模样。

绾之初感叹不止:“看那个大波浪!看那个大长腿S腰!脸肯定也差不到哪里去!”

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姜姝直直地盯着那个方向,握着餐具的指尖隐隐泛白。

任何声音在此时传进她的耳朵,都被潜意识自动消音,姜姝大脑一片空白,耳畔“嗡”了起来。

大概是她们这边的动静有些大了,对面那个男人帮女人移开椅子后,忽的抬起头,朝她们这个方向望来。

姜姝迅速起身,转过身:“我去上个厕所。”

绾之初:“啊?”

姜姝连自己都没意识到声音发抖:“...很快回来。”

姜姝在水龙头下用水泼了好几把脸才清醒过来,抽过一旁的纸巾囫囵擦了脸,才从镜子中抬起头来。

洗手间的灯光鹅黄旖旎,空气中还弥漫着若有若无的香意,姜姝双眼失神,慢慢在镜子中对上自己的眸子。

大概是沾了水的缘故,她的眼角发红,下巴还有没擦干净的水痕,被风吹得冰凉。

她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保持着这个动作,有好几分钟,背脊都是僵直的。

绾之初等得急了,给她发了消息:小姝,你好了没有?

姜姝看了眼,并没有立刻回复,而是伸手拦住了一旁路过的清洁工:“您好,问一下。这里有后门吗?”

清洁工奇怪地看着她,还是回答了她的问题:“出了洗手间左拐,一直直走就可以看见了。”

姜姝道了声谢,边往外走,边给绾之初发消息:初初,不好意思,舍友临时有事,我先走了,下次补偿你。

消息发送出去后,她也没再管绾之初回了什么,收回视线,跟着清洁工说的话从后门出去了。

天空阴沉沉的,已经淅淅沥沥下起了绵密小雨。

见雨势不大,姜姝闭着眼睛,头也不回一下猛地扎进雨雾中。

她心里只告诉了自己一个字:跑。

天色在几秒内迅速变幻着,姜姝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一步一脚像是踩在棉花上,轻轻荡荡,等她再睁开眼。

自己已经站在一家咖啡厅门外支起来的大棚下,站着腿直发麻了。

眼前的雨势渐大,马路旁边的树枝都已经模糊了身影,雨滴凛冽如箭,姜姝伸出去接了点,就被打得手疼,缩了回去。

身上的衣服又湿又潮,黏在皮肤上,有难以忍受的黏腻感。

姜姝双手抱臂,正想摩擦几下取暖,口袋里的手机嗡嗡嗡响了。

舍友戚阮汐给她发了消息:雨挺大,你还没下班吗?

姜姝:下了,和同事去吃了个饭,回来就遇见这么大雨。

戚阮汐:真倒霉。带伞了吗?

姜姝:没带哦,你要来给我送伞吗?

热心舍友戚阮汐瞬间掉线,不回了。

姜姝盯着屏幕,无语几秒,最后还是收了手机,视线重新回到眼前的大雨上。

“为什么。”

记忆中,少年垂着头,声音低低的,像是要落进泥土里,“你要走...总得给我一个原因吧。”

他微微扬起头,脖颈的弧线收紧,眼尾发红,“姜姝?”

少年熟悉的眉眼轮廓和方才所见的男人渐渐重合,冰凉的雨滴打在脸上,姜姝只感觉眼底发热。

其实这么多年过去,姜姝已经很少去刻意回忆他的模样,以及关于他的种种往事。

他像是纸张上一笔浓墨张扬的颜料,终究抵不过时光荏苒般的冲刷,磨砺太多,最后的颜色也失了真。

姜姝勾着唇,有些自嘲。

正想得入迷,一辆黑色的路虎劈开了雨雾,由远及近行驶而来。

没有预料到的,停在了姜姝旁边。

心突然往下一沉,姜姝有种不好的预感。

下一秒,副驾驶座的车窗被人降下。

男人眉眼像是融进了漆黑的夜里,鼻梁高挺,眸子泛着润色,扯平的唇角却透露着几分疏离。

姜姝呆了呆。

他道:“上来。”


说是这样说的,姜姝并没有动。

他侧着头和狼狈的她对视,面上似乎没什么表情,声音也淡极,“不要让我重复第二遍。”

“姜姝。”

“......”

姜姝硬生生将那句“我认识您吗”压在了喉咙里面。

她下意识咬住下唇,大脑飞快地对此作出应对的策略,还没等她绕过弯来。

就听见狂风暴雨中,他笑了声,情绪好像更冷,“怎么,六年没见,连上我的车都不敢了?”

“......”

爱他吗谁谁吧。

她姜姝就是受不了激将这一招。

姜姝顶着深明大义的脸,打开了副驾驶座的门。

路虎车在雨中闪烁了几下前照灯,转了个弯,飞快地行驶进了大马路上。

车上静极,广播电台似乎受这糟糕的天气影响,一直沙沙沙地无法出声。

感觉到车内的温度渐渐升高,姜姝吸了吸鼻子,偷偷看了眼旁边的江迄时。

江迄时却没去看她,双手搭在方向盘上,连余光都没有分给她,从侧面看,他的睫根根浓密,恰到好处地掩盖住了他眸里的情绪。

姜姝无声地嗅了半天的空气,也没有闻到车内有什么女人香的存在,背僵得跟个木板似的,看着江迄时开车,终于后知后觉,想起了一个问题。

“你要带我去哪儿?”

默了几秒,江迄时道:“住哪?”

姜姝小声跟他说了地址。

江迄时似乎挺熟悉南城,姜姝语音刚落,他便当机立断拐了个弯儿。

姜姝:“谢谢。”

江迄时瞄她一眼,没回。

从他这么冷漠的态度,姜姝已经能想象得到,他心里面在冷笑,在嘲讽她:要说谢谢,你说得完吗你?

抿了下嘴,姜姝放弃理他,撇回头,双手又无意识地搭上手臂。

车开了一阵,江迄时突然伸出手过来。

姜姝吓了一跳,往车玻璃窗的方向躲。

江迄时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将后座的毛巾拿到前面来,“擦干净。”

他惜字如金,姜姝抓着手臂松了又紧,讷讷接过,又是一声:“谢谢。”

江迄时还是没回。

姜姝慢吞吞地擦着头发,见他没什么表情的脸,终于勾了下唇角。

却是个嘲讽的弧度。

这莫名其妙的态度......

离开这座城市六年,姜姝最大的长进就是有话直说,周围的人也一向不藏事,这次难得碰壁,遇上的还是自己的前男友...

像是一拳打向了空气,这期间她一直在等江迄时开头。

骂她也好,打她也罢。

像现在这样不冷不热地晾着她——

真的,很让人难受。

姜姝脸色也不好看了,喊他:“喂,江迄时。”

江迄时瞄她一眼。

姜姝:“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眸子流过了浅淡的光,江迄时道:“这句话,不是应该我来问你吗。”

“那对不起。”姜姝很识趣,几乎没有停顿,“和你说分手是我不对,但是我们都长大了,思想也逐渐成熟......”

“什么意思?”

男人声音清越,温润之下又含几分清冷,忽的出声打断,“这事,就算了?”

姜姝眨了下眼:“那你看,你还想怎么办?”

车速慢慢降下来,江迄时的眼底隐晦不清,像是在隐忍着什么,他猛地停了车。

“姜姝,真不错。”江迄时开口夸赞道。

“......”

姜姝无论怎么用心体会,都感觉他这副表情和这种语气,都像在说“你去死吧”。

六年前的记忆全在这一刻涌上头脑,姜姝张了张嘴,想解释,却发现好像并没有什么值得狡辩的。

极轻的一声叹息,姜姝道:“我知道我说什么,好像现在在你面前都没有什么用,这样吧,无论你骂我还是打我,我都不会还手的......”

“打你?”江迄时冷声重复。

姜姝点头。

“骂你?”

姜姝还是点头。

“我哪里舍得?”

姜姝下意识点头,半途又反应过来,一个急刹车,看着江迄时,微微瞪大眼睛。

江迄时与她深深对视着,右眼下那颗棕褐色的痣愈发显眼。

他的眼像是带了蛊惑,让姜姝不知不觉沉浸在里面, 感知到他沉重的情绪,胸口隐隐发闷。

“姜姝。”

男人声音又低又轻,似乎还喟叹了声,千言万语汇聚到心头,最后只能说出一句:“总算是...找到你了。”

心尖因他说的话颤动了下,姜姝眨了眨发酸的眼,开口说话时,竟然发现自己喉咙发苦。

她问:“什么意思?”

车外喧嚣的雨声作背景音,指尖温热,呼吸之间,有什么东西被打破。

“咔嚓”一声,江迄时解开安全带。

他半只手臂支在副驾驶座的肩背处,俯下身来,气息逼近。

姜姝身上还带着外面雨水的潮意,她看着江迄时张开手,向她而来,似乎想要抱她。

她后缩了些,背撞到车门。

但是姜姝已经全然无暇顾及,她直勾勾盯着江迄时,捏着手里的毛巾,掌心冒汗。

“江迄时...”

她对上男人怔愣一刹的眼,稳了稳心神,“你到底什么意思?”

江迄时默然几秒,似乎从她的一举一动中读取到了什么,嗓子发哑:“再问你一次。”

“还要我吗?”

记忆中的少年倔强地红了眼,仰头看她,将自己的迷茫和无助毫不掩盖地展露在她面前。

“姜姝...”

少年带着哭腔,却没有落一滴眼泪,只是执拗地问:“还要我吗?”

当时是怎么回答来着?

姜姝沉默着,努力去回忆,却已经找不到原本的答案了。

指甲盖在泛白,姜姝抿着唇,极力保持着镇定:“你不要问我这个问题。”

“那该问你什——”

“我有男朋友了。”

“......”

江迄时的脸色陡然一变。

像是难以置信,额上的青筋都跳动了下,“......什么?”

“我有男朋友了。”

姜姝跟他重复。

她的声音很轻柔,似乎生怕打破他的梦境。

江迄时再没动静。

一阵后。

他才像是终于清醒般,仰起头,与她直视,勾着唇轻笑。

他脸色发白,低声道:“是我唐突了。”


电梯门打开的窸窣声终于将姜姝拉回了现实。

她愣了愣,看着外面应声而亮起的走廊灯,四肢冷得发麻。

戚阮汐打开门,看见电梯这边开了门,走过去,看见是她,“哦豁,你回来了。”

姜姝看向她。

被这阴森森的视线一盯,戚阮汐心虚,忙把手里的伞放在她面前给她看:“哝,本来打算去给你送个爱心小伞来的。”

她上下打量了一番姜姝,不屑出声:“你这也没湿多少啊?还骗我外面雨大。”

“雨确实大。”姜姝走出来,拉上戚阮汐回家,“只不过遇上好心人。”

“好心人?谁啊?”

“江迄时。”

戚阮汐:“哦。”

她迟钝了几秒,看着姜姝脱鞋的背影,猛地反应过来:“江迄时?!”

姜姝点头。

“那不就是你初恋吗!”

戚阮汐声音很兴奋。

姜姝麻木地继续点头,“是啊。”

“那那那你们有没有做些什么?或者或者,是说些什么?他现在还长得跟以前那样帅吗?还是说长残了?你们会不会旧情复燃啊姝姝?”

“......”

姜姝:“你要我先回答哪个问题好?”

戚阮汐跟在她身边,叽叽喳喳的,脸上露出八卦的神情,“都可以啊!都可以啊!我们新闻系的学长告诉我,要学会适当理解当事人的话来了解事件,你只要回答我这几个问题,我大概就能猜到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姜姝没她那么高的兴致,衣服湿哒哒地黏在身上,仿佛自带束缚,让她憋得难受。

随随便便应付了戚阮汐几句,姜姝进了浴室,打开了花洒。

淅淅沥沥的水声在逼仄的浴室里回荡,热气氤氲,很快将玻璃镜晕染,只能映出她朦朦胧胧的身形。

鬼使神差的,姜姝看过去。

她动作有几秒停顿,突然走过去,用水把模糊的玻璃镜擦开。

玻璃镜清晰了一瞬,很快又被热气盖上了一层水雾。

但这也足够了。

姜姝看见,自己锁骨之下,铜白的肌肤之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陈年旧疤。

呼吸都是温热的。

姜姝闭上了眼睛。

“男朋友......”

屋外大雨滂沱,屋内空气却散发着木质香薰的气息,月色摇曳,被百褶窗切割成犀利的条影,逶迤在脚边。

男人坐在椅子上,只手撑着下巴,似乎在思索,目光落在面前的钢笔,镜片下的眸光隐晦。

“江哥!”

一声大吼从门外传来,没等江迄时抬眼,门啪地被人推开,那人一愣:“怎么这么暗啊?你省电费呢?”

江迄时冷冷抬眼,虽没有说一句话,淡漠的神情足以凭着月光看清。

柯冬瞬间把正欲去开灯的手缩回来,借着走廊灯大致看清楚江迄时的位置,笑着上前:“...这不是找您老有事嘛,这屋什么味儿啊,咋这么香?”

“木质香薰,掩盖一下刚装修好的味道。”江迄时动作自然地将眼镜放进盒子里,“嗒”一声,“什么事?”

柯冬猥琐地用力吸了吸鼻子,“就是南城这里本地的大学最近刚走了一位法学教授,正缺人呢,知道你来这里发展了,想请你去做一下临时的律师顾问,给学生们讲讲课。”

江迄时没什么兴致的眼落在自己脚步的月光,“推了吧,事务所刚开,很忙。”

“啊?”柯冬想再劝劝,“别吧,南城大学。这里最牛逼的大学了。”

被某个字词吸引,江迄时抬眸:“南城大学?”

“对啊,南大。”

“我去。”

“......”

什么人啊?

柯冬想说您简直是我见过翻脸最快的角儿,看他一副兴致缺缺的模样,也不便多说什么,领完旨立刻就跑了。

江迄时呼了口气,回想起前不久姜姝的眉眼,抬手捏了下眉骨。

“男朋友…”他喃喃着。

他拿过手机,点进联系人。

江迄时:帮我查个人。

“小姝,你知道吗?”

下了课,绾之初抱着书,面色神秘地凑过来:“法学系今天新来了个律师顾问,准备在教堂开讲座,不限人数!你要去看看吗?”

姜姝近日心神飘忽,连给学生讲课都没多大兴致,闻言表情都懒得给:“我们中文系的,为什么要去听法学系的人讲课?”

“这不是重点!”绾之初恨铁不成钢,“重点是,我听我一个双修中文法学的学生说,这是外地来的一个律师,在律师界很有名的!而且人嘛...长得也不错,让我们去养养眼!”

姜姝摇头,“不去。”

“别嘛,”绾之初意外地坚持,“我也想去看!你之前不还答应过我,补偿我的饭吗?不用补偿了!你陪我去看看就好了。”

姜姝对人总是没脾气,绾之初多磨了她几遍,她便同意了。

她的性子就是这样,对任何人都不冷不热,很难有玩在一起的人,绾之初又有些马大哈,来南大当教师的日子,玩的最好的就是她。

因此绾之初一撒娇,姜姝叹口气,只能答应。

绾之初人缘好,姜姝刚同意,她没过多久就能找来人给她俩准备位置,万事俱备只差那名大律师的讲座开始。

戚阮汐知道这个事情后,直翻白眼,微信语音一个劲骂姜姝:“你什么玩意啊说去就去你不知道那些律师讲那些有的没的的法条很啰嗦啊你不想去就直说啊干嘛不好意思说出口?”

“......”姜姝语音回她,“亲爱的,你忘记断句了。”

戚阮汐:“我是给您气的谢谢啊你怎么就这么没脾气啊你迟早给我嫌弃死!”

姜姝听着,有些啼笑皆非,摇摇头正想回复她,就看见绾之初进来。

“小姝!下午的时间都安排好了嘛?快快快!那个帅逼开始讲课了,我们快去!”

如果时间能重来。

如果姜姝能自己预知未来会发生什么。

那么她想她可能会给戚阮汐长出息了。

姜姝死都不会答应绾之初来凑这个热闹。

教堂灰蒙蒙一片,只有讲台上打满灯光。

男人身着正装,一米八几的身高衬得他身姿玉立,金丝框眼镜架在硬挺的鼻梁上,右眼那颗棕色的痣被掩盖。

他端着温润清雅的贵气,眼底淡淡,声音清明:“大家好,我是南大这次聘请过来的临时律师顾问。”

“江迄时。”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